Home | Login | Contact | Readme 
 Home   Documents  |  Articles  |  Pictures  |  Downloads  |  Guestbook  |About MySelf  |  [繁體中文]
November 2017
SuMTuWThFSa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MONTH >  < YEAR >
Category
Ab-Myself My Diraries My Articles 國學散記 寫作文摘 網絡資料 醫藥相關 歷史札記 教學參考 信息技術 地理學習 时事观察 公益视野 信仰宗教 En Digest
Latest Comments
- Удобная аренда авто в ОА... - Hello. And Bye. - 毛主席万岁 - 呵呵 - 儒学是个坑,中国多少年毁在里面。 偶然经过贵站... - 找覃吧 - 是的吖说是 - 凄い夏達ちゃん 頑張れ!中国人の光栄ですよね!
Search For
Latest GuestBooks
- 一直都很想去了解,郭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回复   未回复
- 孝基金是团中央候补委员、全国道德模范杨怀保先生发...
回复   未回复
- 你好
我在书上看了你的文章
我想...

回复   可以,欢迎
- 郭老师你好!我 是一位历史爱好者,很喜...
回复   未回复
- 你的博客真好哦!
回复   未回复
Infomation
Total:
Recommending
如何卸载还原精灵 (归档)
怎么样追女孩子?
汉中女孩
一首别人给的英文诗《TEAR》
中国近代史[重点、难点]40题
怀念儿时偶像翁美玲
托收GOOGLE支票各个地区银行时间汇总表
雷锋
对中国古代史一些重要问题的精析
Readming TOP 10
常用物谜
免费电影
五行属金的字,起名字库
网络(归档)
国防知识竞赛参考资料
灯谜
毛泽东和邓小平好比上帝和魔鬼------
如何卸载还原精灵 (归档)
怎么样追女孩子?
中国近现代史试题汇总
郭雪个人博客 > 歷史札記 > 聂荣臻与美穗子

聂荣臻与美穗子 [2007-10-24]

文字 〖


   65年前,抗日战争中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战士从炮火中救出了父母双亡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姐妹。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精心照料姐妹俩,并派人专程将她们护送到仍在交战中的日本兵营。聂荣臻救助日本孤女传为一段佳话,成为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历史见证。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及美穗子获救65周年,经河北省井陉县与日本都城市日中友好协会筹备组织,在当年聂荣臻百团大战指挥所所在地洪河漕村建立了百团大战美穗子获救纪念馆。  

    纪念馆主体工程占地240平方米,共收集相关照片190余幅、实物40余件。分为“抗日烽火遍地燃”“百团大战震敌寇”和“中日友好谱新篇”3部分,展示了中国军民在百团大战中的英勇事迹以及美穗子获救的全过程。

guoxue_mmkey_com

1940年,聂荣臻将军与美穗子的合影  
 
聂荣臻元帅与日本小姑娘美穗子,在中日友好史上有一段感人的故事。1980年7月14日,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美穗子快步走到聂帅跟前,然后两人都以双手紧握住对方的双手,美穗子泪流满面,以额头触聂帅的手,表示最大的敬意,激动得哭出了声。聂帅也很激动,以慈父般的感情,腾出左手,不断抚摸着美穗子的头顶,恰似40年前抚摸坐在箩筐里的小美穗子一样。两三分钟过去了,谁也没有说话。这感人的一幕,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25年过去了,仍历历在目。 

故事得从头说起。1940年8月,聂帅为指挥著名的百团大战,来到前线,指挥所就设在正太路井陉站附近的洪河槽村。战役于8月20日发起,21日指挥所里电话铃声不断。其中一个电话报告说:“昨晚三团一营攻进井陉矿区,在东王舍车站激烈的炮火中,两名战士救出了两个日本小姑娘,大的四五岁,小的看来才几个月,她们的母亲当即死在炮火中,父亲负重伤,我们救治不及,也已经死亡,如果是中国女孩,好办,交给老乡就行可这是两个日本小姑娘,部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怎么办好?”接电话的参谋问:“部队有什么反映?”“战士们说,我们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救出来的虽然是日本人,但我们不后悔。”参谋放下电话,跑来请示正在紧张指挥作战的聂司令员。聂荣臻听后说:“部队的同志讲得好,我们实行革命人道主义,对放下武器的俘虏,八路军还以礼相待,何况是孩子,叫他们立即把小孩送到指挥所来。” 

洪河槽离东王舍不远,小孩很快就被送到了。 

百忙中,聂帅抱起只有几个月的小女孩(后来得知是美穗子的妹妹,送回石家庄后不久病故),亲了亲,叫赶紧在附近找奶妈喂奶,然后俯下身问美穗子叫什么名字?美穗子不懂中国话,面有惊恐,一个劲地说“兴子、兴子”。这个回答,深深地印在了聂荣臻的脑海里,见到孩子受惊吓,他没有再问什么,叫人找了几个当地的特产雪花梨,亲手递给美穗子。见孩子不吃,先是奇怪,他一会反应过来了,“哦,日本孩子爱干净。”于是亲自用水将梨洗了洗,再拿去。美穗子果然接过去吃了。这一来,美穗子对这位个子高高露着慈祥微笑的八路军伯伯,不再害怕了,愿意牵着他的手跟他随便走动。 

聂荣臻很喜欢孩子。他惟一的女儿聂力,当时还留在日本人统治下的上海,父女俩分别已经10个年头,生死未卜,平时见了孩子,他总要抱抱亲亲,以此寄托他对女儿的思念,如今触景生情,他更加思念聂力了。 

战事太紧张,如何安排这两个日本小女孩,需要很快作出决断。聂荣臻晚年回忆这个决断时说:“孩子是无罪的,应该很好地安置她们。我考虑或是由我把她们养起来,或是把她们送回去,我想,如果养起来,激烈的战事不知何时结束,边区的环境不仅艰苦,而且敌人‘扫荡’频繁,部队经常转移,照顾两个小孩子,将有不少困难。再说,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留在异国他乡,大的五六岁了,已经开始懂事,留下来她很可能会伤感的,她们失去了父母,只剩姐妹二人,不在本国的土地上,将来也会给她们造成痛苦,送回去,爸爸妈妈虽然死了,她们家里总还会有亲戚朋友可以照顾罢,想来想去,我决定还是把她们送回去。” 

聂荣臻是军事家也是位政治家,在送回美穗子的问题上,也没有忘记做日军的政治工作。当天夜里,他写了封给“日本军官长、士兵诸君”的信。这封信共800多字,大义凛然,历数日军暴行,说明侵华战争是日本军阀发动的,战争使中日两国人民都深受其害,信中说:4年来“中日两国人民死伤残废者不知凡几,辗转流离者又不知凡几,此种惨痛事件,其责任应完全由日阀负之。……中日两国人民,本无仇怨,不图日阀专政,逞其凶毒,内则横征暴敛,外则制造战争,致使日本人民起居不安,生活困难,背井离乡,触冒烽火,寡人之妻,孤人之子,独人父母,对于中国和平居民,则更肆行烧杀淫掠,惨无人道,死伤流亡,痛剧创深。此实中日两大民族空前之浩劫,日阀之万恶罪行也。”号召日军官兵与中国人民一起,共同反对这场侵华战争。信没有封口,为的是使经手的日军官兵都能看到。 

为什么在40年后,会发生在人民大会堂的那动人一幕呢?1980年4月24日下午,我接到总政治部办公厅电话:正在开全军各大单位政治部主任会议,要向聂帅汇报会议情况,听取指示。我报告后,聂帅表示同意。第二天上午,总政治部副主任华楠、副秘书长姚抗、《解放军报》社副社长姚远方3位同志,来向聂帅汇报。我作记录。汇报结束后,姚远方拿出3张照片,请聂帅看,那是百团大战中由沙飞同志拍摄的。照片很清晰,第一张,聂帅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注视前方;第二张,聂帅正在聚精会神地看战士给那个小女孩喂饭;第三张,一位老乡挑着两个箩筐,手中拿着一封信,聂帅正依依惜别地抚摸着坐在箩筐里的小女孩的头。 

姚远方问:“聂帅,您还记得这几张照片吗?”聂帅仔细看过照片后说:“记得、记得,那不是百团大战中我军从井陉煤矿那里救出来的日本小姑娘嘛!”“您的记性真好,这件事过去快40年了,但意义很大,我写了篇《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文章,目的是弘扬八路军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您还记得吗?”聂帅沉思良久,“好像她叫兴子。”姚远方请聂帅再回忆一下,把照片留了下来。下午,聂帅在办公室里再三审视那3张照片,回忆说:“好像就是叫兴子。”要我转告姚远方。 

1980年5月的《解放军画报》和5月28日的《解放军报》,先后刊登了姚远方《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文章。姚文图文并茂,强调了40年后聂帅没有忘记往事,呼唤着当年的日本小姑娘。文章在国内和日本,立即引起强烈反响。5月29日,日本《读卖新闻》全文刊登了姚远方的文章,配发的标题是,“战火里救出孤儿,聂将军四十年后呼唤兴子姐妹。”30日又派他们的驻京记者星野和荒井,约见姚远方,详细询问了聂帅关心此事的经过,表示决心要找到这两个日本小姑娘。 

6月10日,《读卖新闻》以“真的是兴子,她写信给聂将军,盼望着再会。”为题,报道日本小姑娘已经找到,她叫美穗子,住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已经43岁,与丈夫存昭男经营一家小商店,有3个女儿,全家过着幸福生活。与此同时,《读卖新闻》转来了美穗子写给聂帅希望能够访华的信。 

聂帅仔细看了美穗子的信和所附的照片后认为,《读卖新闻》的报道是准确的,“兴子”就是美穗子。他高兴地对我说:“看了美穗子热情洋溢的来信,看了她的近影和童年时的照片,很像她小时候的样子,阔别了40年,终于找到了,这很难得,我很高兴,我祝美穗子全家幸福。” 

说也巧,同一天,总政治部转来了“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赠送给聂帅的日本古代武士盔(又名鎏金狮子兜)。总政还转达了访华团的这样一段话:“赠送古代武士盔,是日本传统的崇高礼节。我们谨以此向聂荣臻将军阁下40年前在战火中救出日本小姑娘的人道主义精神,表示最崇高的敬意。我们中不少人曾在华北地区与八路军作过战,对聂将军很钦佩,一定要反省自己的侵华历史。”礼品单上有许多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旧军人的签名。武士盔金光灿灿,十分精致。聂帅看了也很高兴,当即要我记下他的口述,请总政向日本朋友传话:“这是干戈化玉帛,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永不兵戎相见。”聂帅还嘱将武士盔送交军事博物馆,供展出用。 

6月12日,聂帅应约会见国内新闻界的朋友,用50分钟时间,回答了有关美穗子的情况。第二天,电视台、电台、各报纷纷作了报道。就在这次会见时,聂帅提议情中日友协考虑,邀请美穗子访华的问题。6月15日的《解放军报》,又在头版刊登了“日中合作战友会访华团”向聂帅送武士盔及聂帅嘱转达的那段话的消息。 

据此,中日友协拟订了邀请美穗子访华的计划。至6月23日,这个计划得到外交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的批准,中日友协随即发出邀请信。 

6月30日,聂帅收到了日本宫崎县知事松形尧、都城市市长泷内正的来信,大意说:在不幸的日中战争中,美穗子的童年生命受到威胁时,蒙中国人民和阁下的热情关怀,被救了出来,现在又被邀请访华,这件事在日本国民中受到很大的感动,并且已经成为日中友好的佳话而被传颂,谨代表县、市人民,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深切的感谢,我们敬佩贵国注重人道爱惜生命和保卫世界和平的伟大方针。 

7月2日,聂帅分别给松形尧、泷内正回信,对他们的来信表示谢意,并应他们的要求,赠送了自己的近照。在照片背面,聂帅亲笔写了“祝中日友好万古长青”几个字,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美穗子要访华了,此事一时成为中日双方新闻界和有关各方关注的热点。姚远方接连写了“祝福你美穗子”、“敬礼,仁义之师”两篇文章。前一篇将美穗子写给聂帅的信和聂帅看到信后的反映,作了详细报道。第二篇文章,写了当年晋察冀军区第三团从战火中救出美穗子的详细经过。两篇文章都送请聂帅审阅过。 

日本国内对此事反映也极为强烈,我国外事部门将日本各大报的有关报道剪下来,送给了聂帅,聂帅还接到了大量从日本寄来的信件(有一部分是美穗子带交的)。其中日本旧军人的来信居多。他们普遍称颂八路军的人道主义精神,有的称聂帅是“活菩萨”,有的托美穗子带来了干贝、滴油壶、瓷坛、木刀、弓箭、娟人、唱片、诗词题字等等。最引人注目的是:有4位日本旧军人随信分别寄来了侵华战争中他们从中国得到的一张“晋察冀边区地图”,一本油印的抗日小报《洪钟》第五期,一本署名为“民渝”的知识青年于1938年5月写的参加抗战的日记,一张聂帅抗战初期身着戎装的照片。看了这些来信和礼品,聂帅很高兴,之后将礼品和重要信件,转给了军事博物馆。 

7月10日,美穗子一家来到北京,聂帅派女儿聂力到机场迎接。回家后,聂力向聂帅报告了与美穗子会面的动人场景。7月11日到13日,美穗子一家先后参观游览了军事博物馆、八达岭长城、工艺美术馆、北京动物园等地,接受了中日友协的宴请。 

7月14日上午,聂帅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了美穗子全家,当时的日本驻华大使吉田健三,经我方邀请,也出席了会见。出席会见的中方人员有,中日友协会长孙平化、国防部外事局局长柴成文,以及姚远方、聂力等。 

10时整,发生了本文开头说的一幕。摄影家抓住了这个感人的场面,这幅照片荣获国际摄影比赛大奖。聂帅边比划着边对美穗子说:“很高兴见到你和你的全家人,当年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女孩,只有这么高。” 

落座后互送礼品,美穗子送给聂帅的是一个栩栩如生身着和服的日本姑娘,日本叫“人形”,高约50公分,用玻璃罩罩着,据说这是日本人送给贵客的最高礼品。在美穗子送完礼品后,一个戏剧性场面发生了,美穗子最小的女儿15岁的留美子,突然跑到聂帅面前,把一个小白兔玩具送给了聂帅,逗得聂帅哈哈大笑。聂帅叫把“人形”送交军事博物馆,小白兔留给孙女聂菲玩了。聂帅回赠的礼品,是著名国画家程十发专为聂帅画的松竹梅“岁寒三友图”,画轴高约两米,由聂力和我高高举起,向大家展示。聂帅对美穗子说:“到了严寒的冬天,只有松树、竹枝、梅花可以经受考验,保持勃勃生机,我祝愿中日友谊像松竹梅一样经得起考验。” 

聂帅对赠送的礼品是有选择的,开始他曾想买些中国特产的丝绸作礼品,征求意见时,外事部门表示最好送张聂帅的照片,在背面签上名,日本人最喜欢这个。聂帅说上次送给宫崎县长、都城市长的就是照片,这次应该有所区别。我们建议送幅国画,拿来了几幅,聂帅看后选中了“岁寒三友图”,并用毛笔写上“中日友好万古长青”,签了自己的名字。 

美穗子非常珍惜这幅画,她回国后将这幅画挂在客厅里,因为日本的房子一般比较低,挂上这幅高约两米的画很不相称,为此她把房子拆了改建加高。 

互赠礼品结束,聂帅表示欢迎美穗子访华,说这是一次“探亲”活动。美穗子接着讲话,对聂帅40年前的救命之恩和这次被邀请访华表示感谢,她说:“我来的时候,许多日本人特别是参加过侵华战争的日本旧军人,托带口信,向中国人民表示道歉和谢罪。”聂帅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日两国人民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接到你的来信,知道你回日本后有一段苦难的经历,这次看到你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很高兴。你的事已经过去40年,在中日建交中日友好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才能够找到你,日本新闻界的朋友作了很大的努力,特别是《读卖新闻》的朋友,更要感谢他们。”美穗子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您救了我,才有我今天这样幸福美满的家庭。”聂帅说:“也不能这么说,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讲人道主义的光荣传统,过去我们对俘虏对放下武器的敌人,就不以敌人对待,俘虏愿意留下的可以参加我军,不愿留下的放回去,还发给路费。我们要向前看,全在今后的努力,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没有理由不友好,中日两国人民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日本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战后日本的经济发展很快,在短时间里变成发达的工业国家,应该向你们学习。”日本大使吉田说:“聂将军为促进日中友好关系作出的新贡献,是有历史意义的,要向你们学习。”聂帅最后表示“今天很高兴,希望能再见到你们。” 

美穗子临别时满含热泪,握住聂帅的手说:“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希望你能到日本都城市去访问。”聂帅说:“谢谢,从地图上看,离得很近,但我身体不好,没有机会了,你们还会有机会。” 

整个会见过程约40分钟,当天采访的中外记者达几十人。 

回到家中,聂帅对聂力和我说:“看来美穗子是位勤劳朴实的好姑娘,与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她的几个女儿也都活泼可爱,今天来这么多记者,想不到这件事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说明了中日发展友好关系的重要性。” 

下午,中日友协的同志转达美穗子家人愿望,请聂帅能为他们题字留念,聂帅欣然同意,为美穗子和她的丈夫写了“为中日友谊贡献力量”,为3个女儿分别写了“中日青年应懂得两国友谊之重要性,唇齿相依,世代和好”,为美穗子的堂兄加藤定雄写了“一衣带水,携手并进”。 

据《读卖新闻》7月25日报道,美穗子回国后,发表访华观感说:“这次见到聂帅,就像是自己的慈父,聂力就像是自己的亲姐姐,见面时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禁热泪盈眶。” 

1986、1989年,美穗子又两度随都城市日中友好访华团访华,聂帅都在家中热情接待了美穗子和访华团全体成员,同他们亲切交谈,鼓励他们为中日友好事业作贡献。1992年5月14日聂帅与世长辞,得知消息,美穗子发来唁电:“惊闻聂荣臻将军阁下不幸仙逝,深感悲痛,由于那场可怕的战争,使我在中国大陆沦为孤儿,承蒙聂将军相救,才使我有今天,从回国之日起到今天,我一向崇视聂将军为我心灵的依托,忽接慈父去世的噩耗!而因相隔甚远,不能前往凭吊,深感遗憾!”美穗子还在电话中对聂力说:“我非常想到中国来凭吊聂帅,以尽女儿的孝道,但因为丈夫突发脑血栓,卧病在床,需要照应,实在难以脱身,请求原谅。” 

聂帅和美穗子,共同编织了中日人民友好史上一个美好感人的故事,被广为传颂。 

聂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他从战略的层次,高度重视中日两大民族世世代代友好的重要性,他对美穗子访华问题,除了弘扬我军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和对美穗子父辈般的感情而外,最主要的着眼点,正如他说的,愿中日友好万古长青! 

聂帅逝世后,美穗子于1999年11月、2002年8月,又两度访华,我都随聂力同志同她会面。2001年4月,为日本都城市举办聂帅生平事绩展览,我作为顾问,应邀访日,又同美穗子夫妇会面。在多次接触中,深感美穗子及其家人,都很纯朴善良,我所接触的绝大部分日本朋友,也都热情友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这是中日关系的主流。前一阵子,日本少数右翼分子不思反悔,掀起一股反华浊浪,理所当然引起中国人民的无比愤慨!我作为曾目睹过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种种暴行的过来人,对这些右翼分子的所作所为,当然也义愤填膺!但重温和学习了聂帅同美穗子的故事,深刻体会到中日友好事业的重要性,我们始终应该把少数日本右翼分子和广大日本人民区分开来,要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坚定不移地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事业,声讨和反对日本少数右翼分子的所作所为。 

郭雪个人博客

  聂荣臻元帅之女聂力(右二)在京与现年69岁的美穗子(左)相见时拥抱在一起。
国学个人博客

  1940年8月,抗日战争中百团大战期间,八路军战士从炮火中救出了父母双亡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姐妹。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精心照料姐妹俩,并派人专程将她们护送到仍在交战中的日本兵营。聂荣臻救助日本孤女传为一段佳话,成为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历史见证。8月24日,应邀来华参加由中日友协和日中友协联合举办的“中日和平交流北京大会”的美穗子一行抵达北京。
  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摄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5年08月25日 第四版) 国学个人博客

郭雪个人博客

  聂荣臻司令员与美穗子在一起(资料照片)。
  1980年7月14日,聂荣臻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美穗子。
  美穗子(右二)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老八路杨仲山和日本遗孤美穗子相隔65年的握手



    1980年5月29日,中国报纸曾经刊登了一位抗日老战士的文章《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文章说,1940年8月,八路军对日寇发动大规模进攻的“百团大战”打响了。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聂荣臻将军所率部队的两名战士从炮火里救出两个日本小姑娘。消息传到前线司令部,聂将军亲临看望和关照,并设法将两位小姑娘送回日军驻地。文章发表后,引起读者的热烈反响。 

    日本媒体对聂荣臻将军在40年后还记挂着日本小姐妹十分感动,很快弄清了当年两个小姑娘中的姐姐就是住在日本宫崎县都城市的美穗子。随即中日友好协会盛情邀请美穗子一家访华,年过八旬的聂帅于1980年7月14日在北京会见了美穗子一家。此事成为中日友好的又一段佳话。 

    昨天晚8点,在北京的国际饭店,当年营救美穗子的八路军战士杨仲山与美穗子相隔65年后终于相见了。相隔65年的握手,使双方都很激动。82岁的杨仲山眼神不好,耳背,行走不便,可是,嗓门却异常的大。在国际饭店的邀月厅里,不用扩音设备就可以在每一个角落里听到他洪亮的战争回忆。

    69岁的美穗子当年被八路军战士杨仲山营救时只有5岁,她对当年的记忆不太多。她只记得八路军战士给他吃饼,后来还吃过梨。八路军老战士杨仲山回忆当年营救美穗子时给她吃过自己的干饼,会面时,杨仲山还特意拿出自己带来的饼干请美穗子尝尝。可能是吃饼的情节,使美穗子回忆起当年在枪林弹雨中八路军的人道主义营救,她不觉边吃边用手帕擦起眼泪来。

    陪同美穗子一同来华访问的日中友好协会的副会长来住新平说:“日本都城的市民听说美穗子要到中国来访问,都纷纷捐款,有的人还给美穗子送衣服和物品表示支持。”来住新平先生说:“日本国的小泉首相不断参拜靖国神社,使中日关系日趋紧张,这是日本国民不愿意看到的现实。美穗子一行来华,正是为了中日友好事业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来住新平最后强调:“抗战胜利60周年,美穗子来中国的意义就更重要了。日中两国人民都希望和平,让罪恶的战争悲剧不再重演!”

    相隔65年老八路杨仲山和当年他营救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们互相祝福健康幸福,并约定有机会再次相见。(中国作家协会作家   方军)
国学个人博客

杨仲山
  采访时间:2005年4月27日

  采访地点:天津市

  见证人:杨仲山 河北省蔚县人,1923年出生。1940年5月参加八路军,1940年6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一营四连通讯员。



  1940年8月20日下午五六点钟,部队出发了。战斗异常艰苦。第二天凌晨,我们连才攻占碉堡。硝烟弥漫中,我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地上横着的几具日军尸体中间,还有一位穿着和服的妇女尸体。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小姑娘,木然地站在那里,或许是惊吓过度,她并没有哭,只是惊恐地看着我们,又看看地上的妇女。死去的日本妇女应该是小姑娘的母亲。

  连长韩金铭对我说:“这里太危险了,你赶快把小孩送走。”我立刻就抱起孩子冲出去了。

  我抱着这个小姑娘,沿着小土山的交通壕,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下坡的时候,地上的道也看不清,抱着孩子就怕万一摔一跤,我不敢抱了,领着她一步一步地往下挪。走到山下的铁丝网时,看到被砍倒的铁丝网乱七八糟的,我怕小女孩受伤,就把她抱在怀中迈开大步跨了过去。

  过围墙的时候,突然在我们前方打起了遭遇战。我抱着小姑娘往左一拐,拐进了一片高粱地。东方发白、枪声渐止时,我带着小姑娘找了一个土坎坐下来。这时才发现,过高粱地的时候,她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瘦小的身体在微微地发抖。可能是由于过度的惊吓和疲劳,小姑娘的眼窝也深深地凹了下去,但天真的面庞依然很逗人喜爱。

  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小姑娘披上,然后搂着她,让她能暖和点儿。她不哭也不闹,很乖。我只会几句战场上喊话的日语,无法与小姑娘交流。我只得用手比画着,问她肚子饿不饿?然后我就从背包里掏出黑干粮饼干,拿出一块给她。她摇摇头,不吃。我心想,日本人生活好,不会吃这种东西的。我自己吃了两三块,又把一块递给她。饼干很硬,当时我们也没水,她不太咬得动,只吃了半块。

  等到村里已经有人来回走动了,我知道情况好了,就带着小姑娘往东王舍村走,找到了营部救护所。我把小姑娘交给李医生说:“这个小姑娘是日本人,母亲死了。她一夜都没睡。”因为要把她从营部往团部送,营长赖庆尧说:“赶快招呼好,走不动就用担架抬。”

  把小姑娘顺利送到营部后,我随即就返回了连队。

  几天后,我在《晋察冀三日刊》上,看到了聂荣臻司令员已派人把日本小姑娘连同后来被发现的她那不满周岁的妹妹一起,送回日军驻地的报道。

  ■记者手记

  1980年,报纸上发表了《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在中国,在日本,都引起了很大反响。日本的《读卖新闻》记者经过认真仔细地查找,在九州找到了那个大一点的小姑娘。

  当杨仲山在报纸上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激动得他随即向日本寄去了书信。同年8月20日,日本《神户新闻》发表了杨仲山的来信并刊登了他的照片。两天后,美穗子得知救命恩人的消息,立即给杨仲山写来一封感谢信,对在战火中最初救出她的杨仲山先生表示深深的谢意,说:“我的幼小生命的得救,证明你们是人道主义的,热爱世界和平的。”

  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这个春天———2005年4月25日,一封日本都城的来信再次被送到了居住在天津市河东区的杨仲山手里。信中写道:“65年前,你救过我的命,回想起来这件事,我深深地感谢你。现在寄去的是我春节(参加)日中友好活动的照片……祝你健康长寿。”

  ■采写/新华社记者张宝印徐壮志黄明通讯员杨湘彬王逸涛雷雨赵瑄


美穗子喜会“恩人”老八路 



2005-8-26 6:15:12 


 

 
  颤抖的双手紧握在一起,喜悦的泪花在眼里闪烁。24日晚,曾在抗日战争中被聂荣臻元帅救护过的日本小姑娘———如今69岁的美穗子在获救65年后,终于与在炮火中将自己安全送抵救护所的八路军战士———82岁高龄的杨仲山见面了。

   难捺激动的心情,腿脚不便、被人搀扶着的杨老先生在美穗子走进会客厅的一刹那,放开手中的拐杖,迎向美穗子,与她紧紧拥抱在一起。美穗子送上精心准备的鲜花,连声对杨仲山说:“非常感谢您65年前救了我,非常感谢!”杨仲山也激动地回应说:“65年漫漫离别路,今天终于走到了头。多少个10年,我都盼望着与你相见,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在美穗子的搀扶下,杨仲山慢慢地坐到沙发上,询问起美穗子家里的近况,并回忆起当年护送美穗子到救护所时的情景。听到那些与自己密切相关、却又显得那么久远的情节,美穗子不禁潸然泪下,不住地用手绢擦着眼泪。

   1940年8月20日晚,杨仲山所在的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三团一营奉命攻打河北井陉煤矿的东王舍新矿。17岁的杨仲山与战友冲进煤矿制高点的小土山碉堡里时,发现了在炮火中父母双亡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枪林弹雨中,杨仲山所在连的连长命令杨仲山护送美穗子到营部救护所。杨仲山迅速抱着美穗子从碉堡中撤离,带着她躲避流弹,穿越铁丝网,翻过封锁墙,在漆黑一片的高粱地里穿梭……途中,杨仲山脱下外衣给美穗子披上,又掏出干饼给她吃。天亮时,一夜未合眼的杨仲山终于将美穗子安全送到了救护所,并随即返回部队。

   这一别,就是整整65年。

   1980年,一篇《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的报道和聂帅手牵小美穗子的合影照片使得杨仲山知道了美穗子的下落,两人在分别40年后终于联系上了,美穗子给杨仲山写来一封信,对在战火中救出她的杨仲山表示深深的谢意。美穗子在信中说:“我幼小生命的得救,证明你们是人道主义的,热爱世界和平的。”此后,两家人不时书信往来,互通电话问候。但由于种种原因,两人始终未能见面。

   再度相见,两人都十分激动。杨老先生兴致勃勃地拿出了送给美穗子的礼物,那是一枚小小的徽章,上面印有日本的富士山和中国的长城,象征着中日世代友好。

   还有一件令美穗子意想不到的礼物。杨仲山从一个信封里拿出了几块特意带来的饼干。他说:“当年在高粱地里又冷又饿,只有又黑又硬的干饼,你咬了两口,咬不动,就不吃了。现在我们在北京一起吃吃现在的饼干,看看好不好吃。”美穗子高兴地接过饼干吃了几口,连声说:“好吃,好吃。”

   受到中国军民无私救助返回祖国后,美穗子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她时刻也没有忘记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积极从事日中友好交流活动,受到日中友协全国本部的表彰,并被选为日中友好协会都城支部理事。在她的推动下,中国重庆江津市与日本都城市结为友好城市;她还和其他日本友好人士共同出资在当年聂帅百团大战指挥部所在地的洪河漕村建立了小学;为将聂帅人道主义情怀发扬光大,培养接班人,他们还在辛庄乡资助了几名中学生。今年8月21日,美穗子获救纪念馆在洪河漕村落成开馆。

   中国军民救助美穗子的行为不仅感动了美穗子本人,也感动了许许多多日本国民。美穗子一家在日本生活并不富裕,夫妻二人身体都不太好,她曾对中国之行抱有顾虑。但热情的都城市民知道这一消息后,纷纷捐钱捐物,很快就捐助了三四十万日元以及衣服、物品,使美穗子下定了来中国的决心。日中友好协会都城支部支部长来住新平先生说,美穗子这次访问中国时值中国人民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意义深远,而都城市市民表现出来的热情也表明,一般的日本国民都希望和平,愿意日中世代友好。

   等待是漫长的,而相见的时间总显得那么短暂。临别时,美穗子邀请杨仲山到日本做客,而杨仲山也希望美穗子能去自己在天津的家看一看。两人还手挽手,与同来的日本友人一起唱起了杨仲山年轻时曾学过的日本民谣《红蜻蜓》:“晚霞中的红蜻蜓,你在哪里哟……”———为这迟到的相见,也为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王晓梅黄明魏晓燕

   据新华社北京24日电 
 


  昨天上午,温家宝总理在日本国会发表题为《为了友谊与合作》的演讲,这场40分钟的精彩演讲不但博得了日本众参两院约480名国会议员的十几次热烈掌声,而且以真挚的感情、朴实的语言和形象的比喻深深打动了所有热爱和平的日本国民的心,温总理在演讲中作为中日友好典范提及的美穗子则再次成为日本新闻人物。
  “继续为日中友好尽力”
  昨天,70岁的美穗子在温总理的“关照”下再次成为日本媒体追逐的焦点,谈到温总理在国会的重要演说中提起自己,并将此作为两国友好关系的范例时,美穗子不禁百感交集,向记者表示,“我是得到了中国‘慈父’的救助才有今天的,而温总理在国会这样重要的演说中说到我的事,更是令我无比感动。今后一定要继续为日中友好尽力。”
  家乡也充满自豪感
  日本共同社昨天下午即对此事做出报道,并通过实地采访美穗子本人和其家乡的日中友好协会都城支部,将这段令人感慨的“中国情”详细地呈现在广大日本读者面前。由于共同社是日本第一大通讯社,该报道在日本国内引起很大反响。而美穗子家乡宫崎县(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县报也以最快的速度刊载了这一新闻,对于中国总理在国会这样重要而庄严的场合提到本县,字里行间更是充满了自豪感。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今年70岁的美穗子本姓加藤,婚后随夫姓改姓“栫”。她个子不高,皮肤白皙,远看根本不像是一个年已古稀的老人。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被伯父平安带回日本后,美穗子一直与外祖母相依为命。
  由于是在穷困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因此也尝遍了人间的苦难。而因为是战争孤儿的缘故,小时候的美穗子还经常遭受同学的欺侮。家境的贫寒使美穗子早早就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质,上中学时的她已经包揽了家中拾柴、担水、插秧、割草的所有重活,上高中时学校离家有五六里路,没钱买车票,美穗子只好每天来回走读。中学毕业后,美穗子原本想进入当地的纺织厂,但却因是孤儿而未能被录取。
  美穗子与丈夫昭男是在农业协同会打工时认识的,两人于1956年结婚,婚后共同经营起一家小五金店。1990年,不幸再次降临到命运多舛的美穗子身上,丈夫昭男得了脑梗塞,此后一直在家调养,十几年来,美穗子给予了丈夫无微不至的照顾。
  开五金店子孙满堂
  美穗子的家乡都城市位于日本九州岛南端的宫崎县,该市去年与周边4个镇合并后,成为一个拥有17万人口的小城市,目前,约有200多名来自中国的研修生正在都城市学习。美穗子家在都城市的梅北町,是一栋典型的日式小独门独院,靠近马路,门外就是她和丈夫的小五金店。美穗子生有3个女儿,都已婚嫁,其中两个女儿住在都城市。3个女儿给她生了7个外孙和外孙女,现在挂在她家中的一幅“全家福”照片,还是在参观聂帅展览时照的。
  长期以来,美穗子作为中日友好的特殊使者,又多次来到中国,致力于增进两国国民间的友好感情,不但与聂帅的女儿聂力将军结下姐妹深情,她的家乡日本宫崎县都城市还与聂帅的家乡四川省江津市结为友好城市。
  本报驻东京记者王开虎
  背景
  聂荣臻战地救助日本小姑娘
  1940年8月20日,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按照八路军总部的统一部署,晋察冀军区部队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指挥下,向正太铁路东段日军展开攻击。第1分区第3团重点进攻井陉煤矿,井陉煤矿火车站日方副站长加藤清利及其妻在炮火中身亡,遗下两个小女孩,大的五六岁,小的还在襁褓之中,脚跟被炸伤。3团的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把她们抢救出来。两个日本孤儿受到了聂荣臻的精心照料。小的随后去世了,大的就是美穗子。
  据新华社
  图为:2002年8月,美穗子在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参加中日和平交流大会。
 
 
国学个人博客

~相关日志

 4 聂荣臻与美穗子

At 17:08:47 | Comments [1] | 16048 views | From [Internet] UP

孫文 3 4 长沙名人——陈天华
Comments
By [at阿的负责人] 评论于 2011/3/17 18:17:22
是的吖说是
NickName:   头像 验证码:   
  
Links: BaiDu | GooGle | Yahoo | SkyCN | GouGou | TuDou | PcOnLine | Wikipedia | GuoXue | PKU | MySpace | Ifeng | MSN | ZGwww | 1ting | ...
Powered by Headwind | iCON Reserved by Mmkey.COM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