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山歌概说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5-29) 网络资料 2238 0

客家山歌概说
徐登志
一,山歌略说
客家民谣有九腔十八调之称,一般而言是因为客家民谣种类繁多故谓之;在赖碧霞所著的台湾客家民谣薪传则有另一种说法.她认为是因广东省有九种不同的口音,也就是因乡音的不同而导致唱腔的不同.
所谓的九腔包括有;海陆腔,四县腔,饶平腔,陆丰腔,梅县腔,松口腔,广东腔,广南腔,广西腔等.
所谓的十八调指歌谣里有;平板调,山歌子调,老山歌调(亦称南风调),思恋歌调,病子歌调,十八摸调,剪剪花调(亦称十二月古人调),初一朝调,桃花开调,上山采茶调,瓜子仁调,闹五更调,送金钗调,打海棠调,苦力娘调,洗手巾调卖酒调(亦称粜酒),桃花过渡调(亦称撑船歌调),绣香包调等十
八种调子.严格的说,客家民谣不只九腔十八调,但由於其他腔调,较无特色以致失传无法考据罢了!
但赖女士这样的说法尚有争议,有学者认为客家民谣是无法只以九种腔或十八种调子可包含的.更有人认为九腔十八调是客家三角采茶戏所唱的曲子.虽然有诸多的争议,但定义的问题并不足以影响我们欣赏的本质,不是吗
客家民谣据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起初是为了抒发喜怒哀乐情绪所哼出来单调的欢呼或哀叹声,后来配合了撑船,挑担,砍树,走路,等自然活动哼出声音以表达情绪,壮胆,或为对岸,远山的人对话高声喊叫,而逐渐演变成歌调.
目前台湾流传的山歌,可分为老山歌,山歌子,平板三种主要的调子,任何歌词都可以由唱的人自己去整理与创作.而小调如:桃花开,思恋歌,十二月古人等等,特色是每首小调的音调与词句都是有心谱出而永不改变的,所以它有一定的歌词,歌谱,比较容易用现代五线谱及简谱来记载.
老山歌
又称大山歌,是最原始的客家民谣.曲调悠扬,豪放,节奏流畅自由,声音拖得很长.只要是同一类型的歌词,不管内容为何,都可以用这一种曲调唱出.
山歌子
又称山歌指,由老山歌变化而来.但节奏固定不若老山歌自由且较为快速.
平板
又称改良调,是由老山歌,山歌子改变而来.也是山歌由荒山原野慢慢走进茶园,家庭,戏院的产物.就音乐本身的角度来说,平板使山歌由原始的自然小调进入了大调的雏型.听来更感开朗,诙谐.
山歌子与平板的曲式,体裁,格局均相同,甚至所使用的歌词也可相互适用.因此很多人分不出何者为山歌子,何者为平板.有人说山歌子较婉转动人,平板则较平淡;山歌子较高亢嘹亮,平板则较低沈浑厚.其实唱得好的人,照样能把平板唱得婉转动人.平板固较低沈,但也有高亢嘹亮,把结尾提高上扬的唱法
.音域,音质因人而异,殊难定论.唯一不同的即为调性,山歌子是小调,平板有大调的味道.曲子中以La,Do,Mi为主的是山歌子;若有Do,Re,Mi,Sol,Si 等音,而结尾的音又落在Sol 的应为平板.
二,山歌的曲
骨架
客家民谣的演唱者,除了是即兴的作词家外,往往还是个即兴的作曲家.虽然老山歌,山歌子,平板是有固定的曲调,但套上歌词后可以发现:同一类的歌曲没有一首是完全一样的!除了因演唱者的不同而有个别差异外,主要是因为使歌词和曲调配合.可能一首歌的第一段起头和第二段不同,但与客家话的声调,
口气吻合.若将二段曲调改为相同,那麼歌词可能就唱不顺了.而擅於利用滑音(Portamento),振音(Vibrato),连音(Mordento),倚音(Appogiatura),回音(Grupetto)等各种方法装饰中心音,甚至已经打破半音的界限,已实际在使用比半音还小的音.这也是使客家民谣看起来虽然只有三个主要的音,却甚富音乐性与表达性的因素.
所以,这里所归结出来固定的曲调只是一个模糊的骨架.如何使它长肉,穿衣,灌注灵魂,端看演唱者的造诣了.
前奏
客家民谣有很多绝妙的前奏曲.不但曲调优美,节奏生动.而且仅从简短的几小节就隐约可体会整首曲子的味道,所以听到不同的曲子用同样的前奏时,大概可断定是属於同一类的曲子
间奏
一般山歌,前段唱完之后不要马上接后段,因为中间有间奏.就山歌子和平板来说,其间奏的旋律,节奏大致各与其前奏相同.唯独老山歌的间奏只是几个长音或短暂的一,两小节而已,唱者可以自由地紧接第二段.因为没
有标准的拍子,所以打击乐器无法加入.故老山歌的间奏没有打击乐伴场.
三,山歌的词
体裁
客家山歌的形式除小部分外,大多是七言绝句,也要讲求平仄,押韵.通常第一句,第二句和第四句的末字用平声,第三句的末字用仄声.至於其他字的平仄则没有近体诗那样严格.
客家民谣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即兴创作.无论是触景生情,或是与他人对唱.那些随口而出的歌,不但有极妙的比喻,深奥哲理,而且还能合乎平仄的韵味,使人感佩不已!
相传,以前有一善唱山歌的人叫刘三妹,住在广东梅县松口.远近慕名求见领教者不计其数.有一天,有位秀才坐著船,且满载山歌书,准备和三妹一较长短.
船到松口,刚好三妹在那里洗衣服,这位来挑战秀才不知她就是刘三妹,於是开口问:「请问三妹住那里 」三妹问他什麼事,秀才就说:「听说三妹很会唱歌,想和她较量一下.」三妹问:「你有多少山歌 」秀才答道:「我载了满满一船来哩!」三妹听了心里暗笑,於是停下洗衣服的手,引吭高歌:
河唇洗衣刘三妹 借问阿哥那里来
自古山歌从口出 那有山歌船载来
那位秀才这才知道她就是刘三妹,且口才如此地好,吓得赶紧掉头而去.
这种随兴出哼唱的特性,正是山歌趣味所在.在采茶,在割稻插秧,在山野,在渡河如此地对唱,岂不妙哉!
加字与虚字
所谓加字,是一句歌词除了固定的七字,另外加几个习惯用的口语.可以使旋律更有变化,增加歌曲的婉转流利.比如「三更半夜寻哥聊」,如果唱成「三更半夜阿妹来寻哥聊」,这样十字一气呵成,活泼生动,别有一番风味!这些加字的例子很多,困难的是有些被使用的加字只是客家话的口语,无法用北京话写
出来.只有常听专家演唱才能发现其中奥妙,久而久之也就能使加字的技巧变自然了.
虚字是句子中插入「哪」,「嗳」,「唷」,「罗」,「嘿」等,与其说是字不如说是音来的恰当.虚字虽然无意义,却是唱民谣少不了的调味料.虚字的应用在中外民谣中极为普遍.客家民谣当然也不例外,要唱好山歌的条件很多,但虚字要唱得生动,有变化,这也不可等闲视之.
谐音与双关语
客家山歌因受到七言四句的限制,每首歌要在短短二十八个字中表达一项完整的意思,所以谐音和双关语被用得很广.由其是涉及感情,色情或讽刺方面的文字,往往借用同音异字或隐喻字表达.例如:
锡打戒指皮包金 送哥带在手中心
人人都说金戒指 久里正知锡在心
谐音字锡与惜同音,用来表示惜在心.此处惜当爱怜解.又如;
八月十五是中秋 交到新情老情丢
九月重阳放纸鹞 纸鹞断线乘风留
因为客家话中被风吹走是说成被风留(流)走,所以借风筝来讽刺风流成性.
引自徐登志《台中县客语歌谣》,台中县立文化中心出版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