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白虎通》与汉代经学之关系

风清扬斈 15年前 (2006-05-28) 网络资料 2744 0
论《白虎通》与汉代经学之关系
台湾.淡江大学中文系.周德良
摘要:《白虎通》向来被视为东汉白虎观经学会议之资料汇编.此书不仅是经学发展中之产物,更是当时上自天子,下迄儒生之学术共识,具有保存当时经学样貌之典范价值,故《四库全书.总目》评论《白虎通》曰:「方汉时崇尚经学,咸兢兢守其师承,古义旧闻,多存乎是,洵治经者所宜从事也.」然而,截至元.大德本(1305)《白虎通》重新问世之前,「是书韬晦於世何止数百岁而已」!史书自《后汉书》以降,皆只记载会议事件过程,但未记录其书;即使后世史书有登录其书者,亦仅止於书名与卷数;而类书与其他典籍凡有引《白虎通》之文句者,亦只是个别零星数则条文而已.质言之,自白虎观会议以降,至宋元《白虎通》见世之前,所谓「白虎通」,仅止於史书之记载与流传中之书名而已,至於「白虎通」之文本,未有睹其全貌者.
今年(2005)适逢元大德本《白虎通》问世七百周年整,在此时刻,重新省视《白虎通》与东汉经学之关系,更具有深意.本文即以此为题,由汉代经学之发展进程推论《白虎通》与汉代经学之关系,申论《白虎通》与东汉经学之关系.论述程序如下:首先,由汉代经学之发展过程探讨白虎观会议之缘起.其次,由会议之缘起动机推论会议之结果,从内容上,探讨《白虎通》文本性质与白虎观会议之关系;从形式上,比较《白虎通》与「石渠礼论」之同异,说明《白虎通》非有意仿效「石渠礼论」之作;最后,以《白虎通》文本比对白虎观会议之目的,讨探文本与会议两者之关系,进而寻求《白虎通》在汉代经学发展过程中之历史地位.
关键词:《白虎通》.汉代.经学.白虎观会议.
一,前言
《四库全书.总目》评论《白虎通》曰:「方汉时崇尚经学,咸兢兢守其师承,古义旧闻,多存乎是,洵治经者所宜从事也.」一直以来,《白虎通》被视为东汉白虎观会议之具体成果,故此书不仅是经学发展中之产物,更是当时上自天子,下迄儒生之学术共识,具有保存当时经学样貌之典范价值.然而,截至元代大德九年间(1305)《白虎通》重新问世之前,史书自《后汉书》以降,皆只记载白虎观会议事件过程,并未记录其书;即使后世史书有登录其书者,亦仅止於书名与卷数,甚至连书名都未见一致;而类书与其他典籍凡有引《白虎通》之文句者,亦只是个别零星数则条文而已.质言之,自东汉章帝诏开白虎观会议以降,至宋,元《白虎通》文本见世之前,所谓「白虎通」,仅止於史书之记载与流传中之书名而已;至於白虎观会议资料之文本,一千二百年间未有睹其全貌者.
今年(2005)适逢元大德本《白虎通》问世七百周年整,在此时刻,重新省视《白虎通》与东汉经学之关系,更具有深意.本文即以此为题,由汉代经学之发展进程推论《白虎通》与汉代经学之关系,申论《白虎通》与东汉经学之关系.论述程序如下:首先,由汉代经学之发展过程探讨白虎观会议之缘起;其次,由会议之缘起动机推论会议之结果;最后,以《白虎通》文本比对白虎观会议之目的,讨探文本与会议两者之关系,进而寻求《白虎通》在汉代经学发展过程中之历史地位.
二,白虎观会议缘起与宗旨
东汉章帝所以诏开白虎观会议,实与汉代经学之发展息息相关.自西汉武帝立《五经》博士之后,以利禄劝诱儒生钻研经学,造成「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之盛况;武帝又从董仲舒之议,禁绝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之诸子传记之学,开启儒学主导中国学术二千年於不坠之端绪.亦由於学术以利禄劝诱,在有限学术利益下,造成学术资源分配之问题,形成一种无资源者据以力争,而既得利益者全力巩固之权力倾轧;《春秋》三传相互论辩孰胜,今古文经学之争立博士,与章句风气之流行,即是汉代经学发展过程中最为鲜明之课题.东汉经学之发展,促使学术界结党营私,形成一种「学阀」型态,当学术争论不休之际,最终唯有靠政治力量之介入调和与仲裁,方能排除纷乱之学术争论,西汉宣帝之石渠阁会议与东汉章帝之白虎观会议即是汉代经学发展过程中之产物.
建初元年(76),杨终上疏曰:
终又言:「宣帝博徵群儒,论定《五经》於石渠阁.方今天下少事,学者得成其业,而章句之徒,破坏大体.宜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於是诏诸儒於白虎观论考同异焉.
杨终有鉴於当时治经学章句者离析经义,导致各家解经产生严重分歧,於是上疏建议章帝宜仿效西汉宣帝之时,博徵群儒论定《五经》经义於石渠阁之做法,以平息日益分裂之学术纷争.依《后汉书》记载,杨终此疏与章帝「於是诏诸儒於白虎观论考同异」,两者显然具有因果关系.越三年,建初四年 (79),章帝乃下诏诸儒与会白虎观,论考《五经》同异:
十一月壬戍,诏曰:「盖三代导人,教学为本.汉承暴秦,褒显儒术,建立《五经》,为置博士.其后学者精进,虽曰承师,亦别名家.孝宣皇帝以为去圣久远,学不厌博,故遂立大,小《夏侯尚书》,后又立《京氏易》.至建武中,复置颜氏,严氏《春秋》,大,小戴《礼》博士.此皆所以扶进微学,尊广道艺也.中元元年诏书,《五经》章句烦多,议欲减省.至永平元年,长水校尉儵奏言,先帝大业,当以时施行.欲使诸儒共正经义,颇令学者得以自助.孔子曰:『学之不讲,是吾忧也.』又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於戏,其勉之哉!」於是下太常,将,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承制问,侍中淳于恭奏,帝亲称制临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作白虎议奏.
史称「白虎观会议」於焉诞生.
白虎观又称白虎殿,在未央宫之内.因会议在白虎观处,故所作议奏名之曰「白虎议奏」,李贤注曰「今《白虎通》」,《隋志》以后便通称此次会议资料为「白虎通」.可知,称白虎观会议之资料为「白虎通」,乃是以地名书.《后汉书》载:
建初中,大会诸儒於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肃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顾命史臣,著为通义.
此处称白虎观会议之资料为「通义」,故《新唐书.艺文志》称之曰「白虎通义」.《后汉书》又载:
(班)固自以二世才术,位不过郎,感东方朔,杨雄自论,以不遭苏,张,范,蔡之时,作〈宾戏〉以自通焉.后迁玄武司马.天子会诸儒讲论《五经》,作《白虎通德论》,令固撰集其事.
故白虎观会议资料又有「白虎通德论」之名,《崇文总目》亦以此称之.白虎观会议之资料或称「白虎议奏」,「白虎通义」,「白虎通德论」及「白虎通」,虽有四名之别,其实一也.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白虎观会议」(Balhuguan Hulyl)条释之:
东汉章帝时召开的一次讨论儒家经典的学术会议.东汉初年,经今古文学的门户之见日益加深,各派内部因师承不同,对儒家经典的解说不一,章句岐异.汉光武帝刘秀于中元元年(公元56),″宣布图谶于天下″,把谶纬之学正式确立为官方的统治思想.为了巩固儒家思想的统治地位,使儒学与谶纬之学进一步结合起来,章帝建初四年(公元79),依议郎杨终奏议,仿西汉石渠阁会议的办法,召集各地著名儒生于洛阳白虎观,讨论五经异同,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白虎观会议.这次会议由章帝亲自主持,参加者有魏应,淳于恭,贾逵,班固,杨终等.会议由五官中郎将魏应秉承皇帝旨意发问,侍中淳于恭代表诸儒作答,章帝亲自裁决.这样考详同异,连月始罢.此后,班固将讨论结果纂辑成《白虎通德论》,又称《白虎通义》,作为官方钦定的经典刊布于世.这次会议肯定了″三纲六纪″ ,并将″君为臣纲″列为三纲之首,使封建纲常伦理系统化,绝对化,同时还把当时流行的谶纬迷信与儒家经典糅合为一,使儒家思想进一步神学化.
此条释文描述白虎观会议之由来,与《白虎通》一书之内容,大致吻合史书对白虎观会议之记载与现存之《白虎通》文本所反映之内容,此条释文大致可做为目前学界对白虎观会议与《白虎通》文本之基本共识.
白虎观会议之缘起:首先,诏开白虎观会议之重点,乃由於当时治经学之学术形态已经呈现出「《五经》章句烦多」之迹象,遂有「议欲减省」之反制声浪,且希望制定出一套多数人同意之解经系统,「颇令学者得以自助」,并抑制章句之学无限漫延.而章帝下诏「太常,将,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会白虎观」,由与会者之身分言,几乎涵盖官方学术各层代表,甚至天子亦参与其中,会议进行「连月乃罢」,盛况可谓空前.因此,章帝诏开白虎观会议之目的,主要在试图透过会议之手段以解决当时所产生「《五经》章句烦多」之经学问题.至於白虎观会议之进行形式,先由五官中郎将魏应承制问,再请「诸儒共正经义」,此后侍中淳于恭奏,最后由章帝亲称制临决做成结论,希望藉此会议达到「讲议《五经》同异」之目的.而这种以天子诏开会议以讨论经学问题之方式,乃是仿效西汉宣帝甘露时之石渠故事,此亦呼应杨终疏中所言之「宜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之目的.因此,白虎观会议之诏开,乃是以讨论经学相关问题为宗旨,以西汉甘露石渠故事为形式范本,而以「讲议《五经》同异」为目的.因此,白虎观会议之缘起,正适度反映出当时之学术环境,而会议之结果,应可忠实记录当时代表官方之经学论述,故白虎观会议实与汉代经学息息相关,甚至在经学发展过程中,具有历史性与指标性之地位.
从经学发展历程而言,章帝诏书明白旨示,白虎观会议之缘起,就内容而言,乃是以「讲议《五经》同异」为目的,就形式而言,则是仿效西汉之石渠故事.因此,白虎观会议之会议资料,理应能反映此一会议之宗旨.
三,《白虎通》文本性质
《白虎通》一书,韬晦於世何止以百岁数!张楷在序中详细记载《白虎通》重新问世之过程:
《白虎通》之为书其来尚矣.……平生欲见其完书,未之得也.余分水监历常之无锡,有郡之耆儒李显翁晦识余於官舍,翌日携是帙来且云:州守刘公家藏书旧本,公名世常字平父,乃大元开国之初行省,公之子鲁斋许左辖之高弟收书不啻万卷,其经史子集士夫之家亦或互有,惟此帙世所罕见,郡之博士与二三子请归之於学,将镂板以广其传,守慨然许之.今募匠矣,求余识於卷首,余谓:是书韬晦於世何止数百岁而已,…….
最初,李显翁持刘平父家所藏是书善本见张楷,因「此帙世所罕见」,东平郡守允然以此书镂板重印,时在元大德九年四月(1305),此即后世所称之「元大德本」.目前所见《白虎通》之版本,如《抱经堂丛书》,《汉魏丛书》,《两京遗编》,《古今逸史》,《秘书二十一种》等均有此书,亦大多沿袭此本.而卢文弨再校刻《白虎通》时言:
案:古书不宜轻改,此论极是.……特初就何允中《汉魏丛书》本校订付雕,於其语句通顺者,不复致疑.后得小字宋本,元大德本参校,始知何本闲有更改之处,因亟加刊修以还旧观,书内不能改者,具著其说於补遗中.
(《白虎通》)元明以来,讹谬之相沿者,几十去八九焉.梓将毕工,海宁吴槎客又示余小字旧刻本,其〈情性〉篇足以正后人窜改之失,盖南宋以前本也,与其余异同,皆於补遗中具之.此书流传年久,闲有不可知者阙之,然要亦无几矣.
卢文弨所校刻之《白虎通》,乃是就何允中之《汉魏丛书》本校订,但是卢文弨在其校刻本付梓之际,始见南宋以前之小字旧刻本,遂舍弃小字宋本,其校刻仍依《汉魏丛书》之重印本.而其所刻之版本与小字宋本相参校,间有更改者,具著其说於「补遗」之中,此即《抱经堂丛书》所收之《白虎通》.
目前所见之抱经本《白虎通》目录共:四卷(各分上,下),四十三篇(不含阙文),三百一十一章.其「阙文」以下七篇乃庄述祖所辑,卢文弨校刊增订,为旧本所无.至陈立作《白虎通疏证》则分成十二卷五十篇(含卷十二以下阙文七篇),其篇目排列顺序悉依卢本.陈立本分卷如下:
卷一:〈爵〉
卷二:〈号〉,〈谥〉,〈五祀〉
卷三:〈社稷〉,〈礼乐〉
卷四:〈封公侯〉,〈京师〉,〈五行〉
卷五:〈三军〉,〈诛伐〉,〈谏诤〉,〈乡射〉
卷六:〈致仕〉,〈辟雍〉,〈灾变〉,〈耕桑〉,〈封禅〉,〈巡狩〉
卷七:〈考黜〉,〈王者不臣〉,〈蓍龟〉,〈圣人〉,〈八风〉,〈商贾〉
卷八:〈瑞贽〉,〈三正〉,〈三教〉,〈三纲六纪〉,〈性情〉,〈寿命〉,〈宗族〉
卷九:〈姓名〉,〈天地〉,〈日月〉,〈四时〉,〈衣裳〉,〈五刑〉,〈五经〉
卷十:〈嫁娶〉,〈绋冕〉
卷十一:〈丧服〉,〈崩薨〉
卷十二:〈郊祀〉,〈宗庙〉,〈朝聘〉,〈贡士〉,〈车旗〉,〈田猎〉,〈杂录〉
至於篇数及其篇目名称问题,抱经本所存《白虎通》四十三篇目录,除第一卷〈爵〉,〈号〉,〈諡〉三篇,一卷下〈封公侯〉,三卷〈王者不臣〉,以及三卷下〈三纲六纪〉外,其余皆以二字名篇,此篇名系依庄述祖所考;而庄述祖以为,四十三篇篇名乃后人类编而成.庄述祖曰:
古书流传既久,字蚀简脱,会有好事者表章之,亦不过存什一於千百而已,故卷数,篇数皆减於昔,惟《白虎通义》不然.……《崇文》目四十篇,而今本则有四十三篇,文虽减於旧,而篇目反增於前,是〈爵〉,〈号〉以至〈嫁娶〉,皆后人编类,非其本真矣.
如庄述祖所言,《隋志》以下不分篇,至《崇文总目》始分四十篇,而元大德本则有四十三篇,是篇目反增於前,故篇数与名称,乃后人依《白虎通》之内容离析合并而有.故《白虎通》成书之时是否即有其篇数与名称,亦不得而知.因《白虎通》之篇数名称出於后人类编而成,故其各篇之细分章节(陈立称细目),亦当出於后人之手.各篇之章数不一,少则一章,(如:〈致仕〉,〈耕桑〉,〈八风〉,〈商贾〉,〈寿命〉等);多则三十三章,(如:〈嫁娶〉),亦当是后人类编之结果.
《白虎通》文本之中所引述之典籍种类及其次数如下:
《诗》类:
《白虎通》文本称引《诗》之经传者,共五十八则.
《尚书》类:
《白虎通》称引《尚书》之经传者,共七十九则.
《礼》类:
《白虎通》称引《礼》之经传者,共二百三十一则.
《易》类:
《白虎通》称引《易》之经传者,共二十则.
《春秋》类:
《白虎通》称引《春秋》之经传者,共一百一十四则.
《孝经》类:
《白虎通》称引《孝经》之经传者,共九则.
《论语》类:
《白虎通》称引《论语》者,共五十一则.
《尔雅》类:
《白虎通》称引《尔雅》者,只一则.
《管子》类:
《白虎通》称引《管子》者,只一则.
「谶纬」类:
《白虎通》称引「谶纬」者,共三十一则.
合计《白虎通》文本引述典籍,凡十一类,共五百九十五则.各类典籍占全书引述之总数比例如下:
《诗》类:五十八则(9.74%)
《书》类:七十九则(13.27%)
《礼》类:二百三十一则(38.82%)
《易》类:二十则(3.36%)
《春秋》类:一百一十四则(19.15%)
《孝经》类:九则(1.51%)
《论语》类:五十一则(8.57%)
《尔雅》:一则(0.16%)
《管子》:一则(0.16%)
「谶纬」类:三十一则(5.21%)
《四库全书.总目》评论《白虎通》曰:
书中徵引六经传记,而外涉及纬谶,乃东汉习尚使然.又有〈王度记〉,〈三正记〉,〈别名记〉,〈亲属记〉,则《礼》之逸篇.方汉时崇尚经学,咸兢兢守其师承,古义旧闻,多存乎是,洵治经者所宜从事也.
《白虎通》文本,向来被视为东汉白虎观经学会议之具体成果,原因之一,固然是此书问世之时已冠其名;更重要者,乃在於史书已明确记载白虎观会议之始末,故后人视《白虎通》为白虎观会议之产物,乃是理所当然之事.然而,若从汉代经学之发展而言,白虎观会议之缘起与《白虎通》文本内容,存在著许多不相应关系.
从与会者之官职学历而言,章帝下诏「太常,将,大夫,博士,议郎,及诸生,诸儒」等人所开之白虎观会议,由与会者之头衔,大概可分为二系:一,以太常为首,以经学为主轴之博士,儒生一系.二,以光禄勋为首,以顾问论议为主轴之大夫,议郎一系;与会者足以代表当时官方之学术立场,且会议「连月乃罢」,更可以想见此会议工程之浩大.《后汉书》虽然详载章帝诏书之内容与会议日期,然而,究竟有那些人,有多少人实际参与会议,《后汉书》并无明确登录.因此,若欲得知实际参与白虎观会议之人士,则需从与会者之个别传记中考证.
在白虎观会议讲议者,其中治《春秋》者:杨终以深晓《春秋》,李育少习《公羊春秋》(且博览书传),楼望少习《严氏春秋》.治《尚书》者:丁鸿少年从桓荣受《欧阳尚书》,桓郁传父业以《尚书》教授,张酺少从祖父张充受《尚书》,三者系同出桓荣《欧阳尚书》.治《诗》者:召驯少习《韩诗》(且博通书传),鲁恭习《鲁诗》.而贾逵悉传贾徵学业(贾徵从刘歆受《左氏春秋》,兼习《国语》,《周官》,又受《古文尚书》於涂恽,学《毛诗》於谢曼卿),刘羡则「博涉经书」,二人非专治一经而名.至於成封之学术则无可考.
依史书所载,与会者中,魏应「承制问」,淳于恭「奏」,班固「撰集其事」,三人职责分明,最后由章帝「称制临决」,此四人应非会议中之讲议者;故实际参与讲议之成员可考者,凡以上所述十一人.然而,章帝下诏太常以下,以至於诸生,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历经「连月乃罢」,其规模之大不难想像;因此,实际参与讲议者,理应不止上述十一人,且此十一人之学术背景亦不能代表与会全体.至於诸生,诸儒,乃是一种总称,概指博士门下之诸弟子,若诸弟子无显赫成绩,则史书省略.
若以今古文学之立场区分,与会学者中,除贾逵(「从刘歆受《左氏春秋》,兼习《国语》,《周官》,又受《古文尚书》於涂恽,学《毛诗》於谢曼卿,作《左氏条例》二十一篇」,「兼通五家《谷梁》之说」)具有鲜明之古文学立场,与班固(「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所学无常师,不为章句,举大义而已」)兼通古今学之外,大要皆属今文经学者,故皮锡瑞以为《白虎通》是集今文经学之大成者.然而,《白虎通》文本所引经传文句,与白虎观会议之与会者所学并不一致.庄述祖曰:
《白虎通义》杂论经传.……《论语》,《孝经》,六艺并录.傅以谶记,援纬证经,自光武以《赤伏符》即位,其后灵台郊祀,皆以谶决之,风尚所趋然也.故是书论郊祀,社稷,灵台,明堂,封禅,悉檃括纬候,兼综图书,附世主之好,以绲道真,违失六艺之本,视石渠为驳矣.
由此可知,《白虎通》所论之经传典籍文句,往往博采众说,今古并陈,甚至杂以谶记之文,援纬证经,乃风尚所趋,附世主之好,并非今文经学家之「集大成者」.
章帝诏开白虎观会议之目的,乃在讲议《五经》同异,然由与会者之学术背景言,要皆集中在《尚书》(如丁鸿,桓郁与张酺等),《春秋》(如贾逵,杨终,李育与楼望等)与《诗》(如召驯,鲁恭等)三经,即使再加魏应治《鲁诗》,淳于恭治《老子》,班固治《齐诗》,依然缺少《易》,《礼》二经专家.与会者之专长所以集中在《春秋》,《尚书》,《诗》三经,固然是由於代表齐学之公羊家与代表鲁学之谷梁家,自西汉以来对《春秋经》之诠释不同,使《春秋经》之诠释於《五经》之中最具争议性;更重要之因素,乃在於刘歆於西汉哀帝建平元年(B.C.6)请建立《左氏春秋》,《毛诗》,《逸礼》与《古文尚书》皆列於学官,所引发之今古文经之争论;因此,与会学者大多集中於《春秋》,《尚书》,《诗》三经.然而,章帝诏书明白宣示,白虎观会议之目的乃在「讲议《五经》同异」,与会代表之学术所长,岂可偏废《易》,《礼》二经专家 再者,从上述《白虎通》文本引述之典籍而言,引《礼》经传者近四成(38.82%),几近引《春秋》(19.14%),《尚书》(13.27%),《诗》(9.74%)经传者之总合(42.15%),十一位与会学者竟然独漏治《礼》学家 相较於历史对「白虎通」之论述,实与《白虎通》文本差距甚大;若非史书之记载缺漏太多,今就与会者之学术背景而言,可能无法满足白虎观会议「讲议《五经》同异」之目的,且与现行之《白虎通》文本内容不相应.
就《白虎通》之篇章结构而言,主要论述之对象,乃是以王者(天子,诸侯)为核心之政治组织,以及环绕自王者以下至士,大夫之贵族之礼法制度;所论述之范围,上起天子之爵号,以至嫁娶,丧服之礼仪秩序.因为《白虎通》所论述之对象与范围极为广泛,且其内容呈现出缜密而具体之组织结构,反映出《白虎通》一书,并非散漫无目的之杂论,而是具有强烈企图之长篇钜构.事实上,自元大德本《白虎通》问世以来,学者对於《白虎通》文本性质之研究与诠释向度,已由「讲议《五经》同异」之会议记录资料,转向国宪礼制之成文法典性质.就《白虎通》之篇章结构而言,夏长朴肯定《白虎通》「是一部粗具规模的组织法」;而侯外庐则把《白虎通》视为「法典」,「国宪」;至任继愈意识到《白虎通》文本与白虎观会议两者并不相应,并试图化解文本与会议缘起两者之不相应问题;而林聪舜更进一步解释说:
白虎观会议的召开,正是与章帝制定「国宪」的热切企图心息息相关.我们可以把《白虎通》的产生,视为章帝制定「国宪」的努力的一部分,而且就今日的角度来看,《白虎通》的重要性甚至远超过本想作为「国宪」的汉礼百五十篇,因为《白虎通》探讨的是更为根源性的经义统一的问题,唯有作为汉帝国指导思想的经义整合成功了,才能有效论证整个体制的合理性,包括「国宪」的合理性,也才能企求「永为后世则」.
林聪舜认为,为有效论证整个汉代体制之合理性,必须先统一经义;反之,唯有经义统一,才能使「国宪」合理化.故《白虎通》乃为整合经义与制定「国宪」之桥梁,是章帝欲制定「国宪」之手段工具.因此,《白虎通》不仅具有「国宪」性质,而且更能够提供在往后制宪过程中最重要之指导思想之根源依据.林聪舜所论,一方面确认《白虎通》为经学会议之结果,毕竟不同於法定制度,应避免与成文法典混淆;但同时顾及《白虎通》内容具有法典性质,并为《白虎通》成书之缘起与其著述之性质提出合理之说明,因此,《白虎通》便成为章帝欲制定「国宪」过程中之重要阶段,并为往后之制宪工程提供理论基础.
依上述学者所论,现存之《白虎通》文本乃东汉章帝诏开白虎观会议之资料,并肯定《白虎通》内容属於为汉制作之成文法典,为顾及《白虎通》之成书背景,与真实反映其书内容性质,并试图化解「讲议《五经》同异」之经学会议结果与建立「国宪」之礼法制度间之两难,因此,《白虎通》成为东汉时期政治指导学术,学术服务於政治之历史见证.然究其实,不论从篇目之名义,或是书中问答之内容,以至於由各项问答所构成之性质,在在显示出:《白虎通》乃是一套具有缜密组织之成文法典,建立东汉礼法制度之企图十分明显,此乃无庸置疑.但是,相较於白虎观会议之缘起,与章帝诏书对该会议之期许,《白虎通》在内容上所呈现之「国宪」性质则显得突兀.况且,白虎观会议后四年,建初八年(83)章帝复诏曰:
《五经》剖判,去圣弥远,章句遗辞,乖疑难正,恐先师微言将遂废绝,非所以重稽古,求道真也.其令群儒选高才生,受学《左氏》,《谷梁春秋》,《古文尚书》,《毛诗》,以扶微学,广异义焉.
章帝感叹《五经》之「章句遗辞,乖疑难正」,故令群儒选高才生受《左氏》等古文四书,以扶微学,广异义.由此建初八年之诏书所言可以推测,四年前「讲议《五经》同异」之白虎观会议资料,极可能并未集结成册,公诸於世 即便是有「白虎通」公诸於世,亦显然未达到「欲使诸儒共正经义,颇令学者得以自助」之预期成效.否则,以统一经说为目的之「白虎通」,通行四年之后,章帝为何依然质疑「《五经》剖判,去圣弥远,章句遗辞,乖疑难正」 而当时太常博士与鸿儒诸生从未曾提及此书
其实,经学会议之研究成果与国宪法典,两者并非不相容,讲论经义同异问题与建构礼法制度,可以同时并行;换言之,白虎观会议之结果同时具有之国宪性质,此一论点并非矛盾.然而,问题是:白虎观会议诏开之目的乃为「讲议《五经》同异」,《白虎通》未见其目的,而其具体成果形成国宪法典,亦非章帝诏开会议所宣示之结果,因此,可以说:白虎观会议诏开之目的与《白虎通》文本之内容两者不相应.此外,有学者认为,因为《白虎通》具有统一经义之义意,同时能有效论证政治体制之合理性,故其「国宪」内容当可「永为后世则」.若就一部法典而言,「永为后世则」之企求当属合理;然而杨终上疏建言之目的在「论定《五经》」,且杨终上疏言「宜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依其疏之语脉而言,所谓「永为后世则」,当是指白虎观应以西汉宣帝之「博徵群儒,论定《五经》於石渠阁」,以天子之名诏诸儒讲议经学同异,且「亲称制临决」为模仿对象,模仿之目的,在解决「章句之徒,破坏大体」所衍生之经学问题,实与建立「国宪」,「法典」或「组织法」无直接关联.
四,石渠礼论与《白虎通》
观汉代经学发展过程,经学会议之诏开乃是时势所趋,亦是历史之必然;然而,早在西汉宣帝时便已诏开经学会议,发凡起例,为日后解决类似学术问题建立一套具体模式.钱穆言:
自汉武帝置《五经》博士,说经为利禄之途,於是说经者日众,说经者日众,而经说益详密,而经之异说亦益歧.经之异说益歧,乃不得不谋整齐以归一是.於是有宣帝石渠会诸儒论《五经》异同之举.其不能归一是者,乃於一经分数家,各立博士.其意实欲永为定制,使此后说经者限於此诸家,勿再生歧也.
石渠阁会议之诏开,其目的在使日益严重之经说歧异,归於一是,若有不能统一之说经者,则另分数家,并各立博士,期待藉此一会议之讲议结果,确立一经分数家之说以为定制,往后之说经者亦以此数家之说为限,终止经说再生歧义.故钱穆之「永为定制」,当指石渠阁会议之后,凡说经者,必以会后所立之《五经》数家博士之说为限,不得逾越各家博士之说.然而宣帝以天子之尊下诏诸儒集会讨论经学问题之创举,乃是暂时性解决经学问题之方法,并无意就此树立典范;但是,杨终上疏之意,则是不仅建议章帝学习宣帝之方式,以解决当前经学问题,更希望此一方式能够建立一套固定程序,成为后世仿效之常模.章帝建初四年诏书所揭示,白虎观会议之所以诏开,乃是为解决「《五经》章句烦多,议欲减省」,目的在「欲使诸儒共正经义,颇令学者得以自助」,於是下诏太常以下及诸生,诸儒等,集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其做法一「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
杨终上疏与章帝诏开白虎观会议之宗旨中,所谓「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可以有几种解读义意:一,就讨论内容而言,石渠阁会议所得结论,可以做为后世诠释《五经》之准则.二,就学术之功能而言,后世若对《五经》有疑虑,可以仿效石渠故事,透过天子诏开会议,以讨论方式解决纷争.三,就会议之形式而言,石渠阁会议乃群儒以问答形式讨论《五经》同异,其结论由宣帝做最后裁决,此一「上亲称制临决」之方式,便是后世讲议学术之典范.夏长朴言:
……而开会的形式方面,由一人「承制问」,另一人奏,最后由皇帝「亲称制临决」,两次会议几乎完全相同.这和当初建议召开会议的发起人校书郎杨终所说的「宜如石渠故事,永为后世则」,也若合符契;足见石渠阁会议的进行方式,已经成为汉代朝廷的「故事」.
夏长朴所论,即指第三意.白虎观会议所效法之石渠故事,乃在於石渠故事之会议形式与程序,而杨终上疏之意,亦当如是.并且《后汉书》载「帝亲称制临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肃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亦特别强调以天子亲临裁决学术争端之方式,方是白虎观会议仿效石渠故事之主要内容与目的.
目前虽然无法得知石渠阁会议讨论内容全貌,但依唐代杜佑《通典》所辑,与清代洪颐暖撰集《石渠礼论》残存部分佚文,差可窥探石渠阁会议之梗概.《通典》与《石渠礼论》可考石渠阁议佚文者,有十三则.基本上,石渠议奏十三则条文皆以「问答」方式记录,而构成「问答」之要素,可分为「问题」,「回答」与「结论」三种;其体例可分成下列几种:
一,「问题」,「回答」与「结论」三种皆有.如第(六)则:
(六),汉石渠议:「问:『父卒母嫁,为之何服 』萧太傅云:「当服周.为父后则不服.」韦玄成以为:『父殁则母无出义,王者不为无义制礼.若服周,则是子贬母也,故不制服也.』宣帝诏曰:『妇人不养舅姑,不奉祭祀,下不慈子,是自绝也,故圣人不为制服,明子无出母之义,玄成议是也.』」(《通典》,卷八十九,礼四十九,〈父卒为嫁母服〉,页2455)
此例条文直接提问问题,萧太傅与韦玄成则分别提出不同意见,最后由宣帝下诏,以韦玄成之议为是,并且在诏制之中补充说明韦玄成之应答.
二,「问题」,「回答」二种.如第(二)则:
(二),汉石渠议曰:「『乡请射告主人,乐不告者,何也 』戴圣曰:『请射告主人者,宾主俱当射也.夫乐,主所以乐宾也,故不告於主人也.』」(《通典》,卷七十七,礼三十七,〈天子诸侯大射乡射〉,页2105)
此例条文仅记大会问题与戴圣之回答;又如第(一)则:
(一),汉石渠礼议曰:「『经云:「宗子孤为殇」,言孤何也 』闻人通汉曰:『孤者,师傅曰「因殇而见孤也」,男二十冠而不为殇,亦不为孤,故因殇而见之.』戴圣曰:『凡为宗子者,无父乃得为宗子.然为人后者,父虽在,得为宗子.故称孤.』圣又问通汉曰:『因殇而见孤,冠则不为孤者,《曲礼》曰「孤子当室,冠衣不纯采」.此孤而言冠,何也 』对曰:『孝子未曾忘亲,有父母无父母衣服辄异.《记》曰「父母存,冠衣不纯素;父母殁,冠衣不纯采」,故言孤.言孤者,别衣服也.』圣又曰:『然则子无父母,年且百岁,犹称孤不断,何也 』通汉对曰:『二十冠而不为孤;父母之丧,年虽老,犹称孤.』」(《通典》,卷七十三,礼三十三,〈继宗子〉,页1998.)
先有大会之问题,闻人通汉与戴圣相继发言,虽然后有戴圣两问与闻人通汉两答,基本上,仍不脱此一「问题」,「回答」之架构.
三,「回答」,「结论」二种.如第(八)则:
(八),汉石渠礼议:「戴圣曰:『大夫在外者,三谏不从而去,君不绝其禄位,使其嫡子奉其宗庙.言长子者,重长子也,承宗庙宜以长子为文.』萧太傅曰:『长子者,先祖遗体也.大夫在外,不得亲祭,故以重者为文.』宣帝制曰:『以在故言长子.』」(《通典》,卷九十,礼五十,〈齐縗三月〉,页2472)
此例条文未记「问题」,有戴圣与萧太傅两人发言,最后有宣帝之「结论」.
四,仅「回答」一种.如第(九)则:
(九),汉石渠礼议:「戴圣对曰:君子子为庶母慈己者,大夫之嫡妻之子,养於贵妾,大夫不服贱妾,慈己则缌服也.其不言大夫之子而称君子子者,君子犹大夫.」(《通典》,卷九十二,礼五十二,〈小功成人服五月〉,页2504~2505)
此例条文仅记戴圣之发言内容.
构成石渠议奏文本之体例,不外以上四种基本型态,或是以此四种基本型态随机组合而成.《汉书》载:「诏诸儒讲《五经》同异,太子太傅萧望之等平奏其议,上亲称制临决焉」,会议资料之产生顺序,理应是诸儒讨论《五经》同异,其结果再交由萧望之等平奏其议,最后由宣帝裁决.现存辑佚条文之中,有些是宣帝之诏制,有些则是并陈发言者内容,而无「大会共识」或者宣帝之制之「结论」,甚至有些条文是无「问」而有「答」.
石渠阁会议与白虎观会议,两会同属於以天子下诏诸儒参与讨论之会议,籍由会议讨论之形式以解决学术之纷争,且白虎观会议乃是有意仿效石渠阁会议之方式,故「白虎通」在形式上理应与石渠佚文相当.然而,庄述祖考证《白虎通》时提出质疑:
今所存本凡四十四篇,首於〈爵〉终於〈嫁娶〉,大抵皆引经断论,却不载称制临决之语.
……《论语》,《孝经》,六艺并录.傅以谶记,援纬证经,自光武以《赤伏符》即位,其后灵台郊祀,皆以谶决之,风尚所趋然也.故是书论郊祀,社稷,灵台,明堂,封禅,悉檃括纬候,兼综图书,附世主之好,以绲道真,违失六艺之本,视石渠为驳矣.夫通义固议奏之略也.
庄述祖虽已发见《白虎通》虽然「引经断论」,「却不载称制临决之语」,「《论语》,《孝经》,六艺并录」等诸多疑点,实与会议之缘起目的不符,亦迥异於石渠佚文.但是,庄述祖只以《白虎通》与石渠佚文有纯驳之分,而未进一步说明原因.至於书中杂以「谶记之文」,致使是书「以绲道真,违失六艺之本」,亦只将此一现象归咎於世主所好,风尚所趋使然.
孙诒让就《白虎通》与石渠议奏之比较关系言:
窃谓建初之制,祖述甘露,议奏之作,亦袭石渠,白虎议奏,虽佚其卷帙,体例要可以石渠议奏推也.《汉书.艺文志》《书》九家内议奏四十二篇,…….盖石渠旧例,有专论一经之书,有杂论五经之书,合则为一帙,分则为数家,《礼》,《春秋》,《论语》议奏专论一经者也,其书晋以后独《礼》家三十八篇存,《五代.志》谓之《石渠礼论》.
孙诒让考证《白虎通》时,响应庄述祖之论,以为章帝建初之白虎观会议既袭宣帝甘露之石渠阁会议,在形式上,石渠阁会议有专论一经之书,有杂论《五经》之书之「旧例」,故白虎观会议亦应有如是之编制.然而蔡邕时之「白虎议奏」至少百篇以上,今之《白虎通》卷数不过四十四篇,故两者分属两书,特同出於白虎观.至於在《白虎通》体例方面,孙诒让言:
白虎讲论,既依石渠故事,则其议奏必有专论一经与杂论五经之别.今所传通议,盖《白虎义奏》内之《五经杂议》也.诸经议奏既各有专书,杂议之编意在综括群经,提挈纲领,故不以经为类而别立篇目.且文义精简,无问答及称制临决之语,与专论一经之议奏体例迥别.
孙诒让以为,白虎观会议既是仿效石渠阁会议之模式,其会议成果,亦当仿效石渠阁编列专论一经与杂议《五经》之议奏形式.故石渠阁会议有《五经杂议》,白虎观会议「必亦有」「五经杂议」,而《白虎通》即是由白虎观会议之「五经杂议」部分编写而成,流传至今;其余专论一经之议奏均己亡佚.至於「五经杂议」中无问答论辩者之名及其过程,更无章帝称制临决之语,孙诒让解释是:「杂议之编意在综括群经,提挈纲领」,「且文义精简」,故其体例不与专论一经者同.
《汉志》将石渠议奏之《五经杂议》置於《孝经》类,其用心不明,且《五经杂议》之内容已无从考证,孙诒让并未说明:为何杂议之论是「提挈纲领」,「文义精简」 且,「提挈纲领」,「文义精简」之杂议为何不必问答论辩及称制临决之语 而孙诒让又如何知道石渠议奏之《五经杂议》无问答论辩及称制临决之语 孙诒让就《白虎通》之篇数与蔡邕时之「白虎议奏」至少百篇以上之不同而分属两书,此乃合理之怀疑;然而孙诒让迳自以此证明《白虎通》乃「白虎议奏」中「五经杂议」,并以《白虎通》之体例推断石渠议奏之《五经杂议》,杂议之编意在综括群经,提挈纲领,故无问答论辩者之名及其过程,及章帝称制临决之语;反之,又以石渠议奏之《五经杂议》证明《白虎通》之无问答论辩者之名及其过程,及章帝称制临决之语,乃是白虎观会议仿效石渠阁会议之结果,孙诒让以《白虎通》之「实」证石渠议奏《五经杂议》之「虚」,又以其「虚」证《白虎通》之「实」,形成一种循环论证.
今以庄述祖所提之疑点,再比较《石渠礼论》与《白虎通》之文本内容,仍有几点不同:
(一),就「讲议《五经》同异」之议题而言:目前有关石渠阁会议之「议奏」虽然多已亡佚而无从考察,今且依现存之《石渠礼论》,内容以讨论《礼》一经为主,辩论大抵专注於经文同异之说,亦只限於讲论经义为范围.《白虎通》之内容则明显以立建礼制为主,解释当时名物制度方是本书用心所在,且更有部分条文仅有问题与回答,并非每一条文必然引据典籍以证成其说,故引述《五经》之文句乃沦为建立礼制之注脚.此外,《白虎通》在《五经》之外,尚引《论语》,《孝经》,《尔雅》,《管子》与「谶记之文」,显然逾越会议「讲议《五经》同异」之范围与目的.
(二),就文本记载与会者之差异而言:《石渠礼论》每则条文或不记大会问题之发问人,然必明载与会诸儒发问者,发言人之名及其发言内容,并详细记载与会诸儒间相互论难之过程,若偶有天子之意见参与其间,亦记载之.而《白虎通》文本只有问答内容及其引述经典文句,全书通篇不载发问人,发言人之身分姓名,更无从稽核与会诸儒相互答辩之过程.
(三),就文本之「结论」部分而言:两会最大之特色,乃在於不仅会议由天子下诏所开,其会议研讨所得结果上呈天子,最后由天子「帝亲称制临决」,以为大会之定论.《石渠礼论》每则条文之结论,辄有天子称制临决之诏制,若无天子之诏制,亦有与会诸儒之意见做成共识,此大会共识虽出於与会者之同意,亦当是经过天子所认可.但是《白虎通》文本每则条文之结论,未见天子诏制之记载,其结论是出於天子称制临决或学者共识则毫无所悉.
(四),就文本之「问题」与「讨论」部分而言:两会之目的乃在使诸儒「讲议」《五经》同异之问题,《石渠礼论》与《白虎通》均是以「问答」形式为其基本体例,似乎吻合「讲议」之要求.《石渠礼论》固以问题为中心,问题或由大会提供,亦可由与会者提出,与会诸儒针对问题提出自己见解,而讨论过程之中若有歧出另一问题,亦可由与会者提出一并讨论;会议最终之结论,或是宣帝诏制,或是与会诸儒达成共识,皆是由讨论过程中产生,且必择其中一说以为定论,因此,《石渠礼论》记载可见当时大会之「讲议」过程.然而,《白虎通》通例只是一问一答,即便有一问二答之例,亦只是并存二说,并未申论二说之优劣而做一取舍;且《白虎通》所预设之问题,实已隐含结论,无论是论证之内容为何,或是援引其他经典文句,其结论皆为阐发此一问题而来,因此,《白虎通》并无类似石渠阁会议之「讲议」过程.
再从两会与会者之学术背景比较,亦可突显《白虎通》可疑之处.据《汉书.儒林传》中可考石渠阁会议出席者名单之中:《诗》家有韦玄成,张长安,薛广德;《书》家欧阳地余,林尊,周堪,张山拊,假仓;《易》家施雠,梁丘临;《礼》家戴圣,闻人通汉;《公羊》家严彭祖,申挽,伊推,宋显,许广;《谷梁》家尹更始,刘向,周庆,丁姓,王亥,萧望之等二十三人.此一名单,不仅包含《五经》,《五经》家皆有人员出席,且出席人员之头衔包含博士,议郎等,完全符合《汉书.宣帝纪》载甘露三年:「诏诸儒讲《五经》同异」之论述.且就现存之《石渠礼论》之记载,论《礼经》之中,除《礼》家戴圣,闻人通汉之外,又有《诗》家之韦玄成,《易》家之梁丘临,《谷梁》家之萧望之等,可见诸儒讲议《五经》同异,并非专就各人所长而分组讨论《五经》,而极可能是每位与会成员均可参与《五经》讨论同异.反观白虎观会议,同样是诏诸儒「讲议《五经》同异」,可考十四位与会者之中,并无治《易》,《礼》二经之专家,而《白虎通》文本引述《五经》之比例,却是以引《礼》之经传近四成最多;若谓这部深具「国宪」,「法典」意味之《白虎通》出於上述十四位非治《礼》专家之手,岂不启人疑窦
比较《白虎通》与《石渠礼论》之文本形式,两者之表现方式大相迳庭.《石渠礼论》纯粹记录与会者及其发言内容,并载宣帝之诏制,明显是会议记录之汇编;《白虎通》则不载与会者之名与章帝之诏制,预设之「问题」呈现礼制法典之完整结构,实不与《石渠礼论》同类.因此,若将《白虎通》视为史书所谓之「白虎通」,则杨终上疏与章帝之诏书中所揭示,冀望白虎观会议仿效石渠故事,显然未能一致;而诏开白虎观会议所欲达到「讲议《五经》同异」之目的,亦未如预期.换言之,《白虎通》文本与白虎观会议两者不相应.
五,结语
从汉代经学发展过程来看,白虎观会议之缘起,乃是因应当时之学术环境而产生,故白虎观会议与汉代经学存在著密不可分之关系,白虎观会议可说是自西汉武帝立《五经》博士后之历史结果.从白虎观会议之缘起而言,会议之诏开无非是想透过政治手段达到统一经义之目的;虽然《白虎通》亦大量引述经传文句,然而,《白虎通》引述经传之目的,不在讲议《五经》同异问题,而是利用经文以强化问答之有效性,进而成为所欲建立制度之注脚.再者,杨终之疏与章帝之旨,皆以「石渠故事」为效法对象;而在《白虎通》之中,其文本体例与石渠佚文迥异,其引述《五经》文句之外,又有非《五经》之文,甚至夹杂「谶记之文」 凡此,皆是《白虎通》在汉代经学发展过程启人疑窦之处.白虎观会议确是汉代经学发展中之产物,在经学历史上标志著以天子为首,官方学术代表共襄盛举之壮盛阵容;但是若将《白虎通》视为东汉白虎观会议之产物,进而将《白虎通》视为东汉章帝时代之经学共识,则存在於文本与会议间名实不相应之问题,必须寻求解答.
《后汉书.儒林传》曰:「自武帝立《五经》博士,开弟子员,设科射策,劝以官禄,讫於元始,百有余年,传业者寖盛,支叶蕃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大师众至千余人,盖禄利之路然也.」(刘宋)范晔撰,(唐)李贤等注:《后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5月),页3620~3621.
《后汉书.杨终传》卷四十八,页1599.
《后汉书.章帝纪》卷三,页137~138.
《三辅黄图》曰:「未央宫有宣室,麒麟,金华,承明,武台,钓弋等殿.又有殿阁三十有二,有:寿成,万岁,广明,椒房,清凉,永延,玉堂,寿安,平就,宣德,东明,飞雨,凤皇,通光,曲台,白虎等殿.」撰人不详,(台北:艺文印书馆,《百部丛书集成》据《平津馆丛书》本影印)页7.
《后汉书.儒林列传》卷七十九上,页2546.
《后汉书.班固列传》卷四十下,页1373.
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中国大百科全书》(上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2年3月),页17.
(汉)班固等撰:《白虎通》(台北:艺文印书馆,1969年《百部丛书集成》据《抱经堂丛书》本影印).「白虎通序」,页1.
抱经堂本《白虎通》,「元大德本跋后」,页1.
抱经堂本《白虎通》,「校刻白虎通序」,页1.
抱经堂本《白虎通》卢文弨记「《白虎通》雠所据新旧本并校人姓名」於庄述祖下注曰:「考及目录,阙文皆所定」,页2.
抱经堂本《白虎通》附〈《白虎通义》考〉,页2.
以上所计,只就《白虎通》书中所引述之典籍名称或其篇名统计,凡同一条文之内引用同一典籍之文句,而文句分二段或二段以上解说者,不另标示出处者,则不重复计算.此外,《白虎通》书中有引书名而未引典籍中之文句者,意即在书名之后未用「曰」,「云」或「言」明示其引述之内容者,亦不列入计算.
(清)纪昀等总纂,《四库全书.总目》(台北:艺文印书馆,1989年1月),页2355~2356.
(清)皮锡瑞撰:《经学历史》曰:「《白虎通议》犹存四卷,集今学之大成.十四博士所传,赖此一书稍窥崖略.」(台北:艺文印书馆,1987年10月),页117
〈《白虎通义》考〉,页6~7.
〈《白虎通义》考〉:「《易》则施,孟,梁丘经.《书》则伏生,传及欧阳,夏侯,大指相近,莫辨其为,解故为说义也;经二十九篇外,有厥兆天子爵与五社(祀)之文,在亡逸中.《诗》三家,则鲁故居多,〈艺文志〉所云,最为近之者,《韩内传》,《毛故训》亦间入焉.《春秋》则《公羊》,而外间采《谷梁》,《左氏传》与《古文尚书》,当时不立学官,书且晚出,虽贾逵等以特明古学议北宫,而《左氏》义不见於《通义》,九族上凑高祖,下至元孙,书古文义也,在经传之外备一说,不以为尚书家言.《礼经》则今礼十七篇,并及《周官经》,传则二戴,有〈諡法〉,〈三正〉,〈五帝〉,〈王度〉,〈别名〉之属,皆记之逸篇也.《乐》则河间之记.」页6~7.
夏长朴在《两汉儒学研究》言:「……从这些大纲及分目(参疏证细目)看来,上自天文,下至地理;阴阳五行灾异,及政治社会的制度,教育学术的定规,钜细靡遗,无所不包,是一部粗具规模的组织法,也是自天子以至於庶人,立身行世的根本.就这一点而言,这部书的出现,象徵著汉帝国成立以来,定思想於一尊的目标实现.」(台北:台湾大学文史丛刊之四十八,1978年2月),页36.
侯外庐在《中国思想通史》言:「到了章帝建初四年(公元七十九年)把前汉宣帝,东汉光武的法典和国教更系统化,这就是所谓″白虎观奏议″的历史意义.……我们认为白虎观所钦定的奏议,也就是赋予这样的″国宪″以神学的理论根据的谶纬国教化的法典.」(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第二卷,页224~225.
任继愈主编《中国哲学发展史》言:「从形式上看,这套决议虽然只涉及到五经同异中的一些问题,属于经学的范围,不算作国家正式颁布的法典,但是它的内容规定了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基本原则,确立了各种行为准则,直接为巩固统治阶级的专政服务,所以它是一种制度化了的思想,起著法典的作用.」(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年2月),页474.
林聪舜:〈帝国意识形态的重建——扮演「国宪」的基础的《白虎通》思想〉,发表於中研院社科所主办「85年度哲学学门专题计划研究成果发表会」,单印本,页4.
《后汉书.章帝纪》卷三,页145.
部分学者常引用「永为后世则」此语,做为《白虎通》之法典意义之注脚,如林聪舜即有此意;又如于首奎言:「《白虎通》下产生在这个时期,它反映了地主阶级想以法典形式巩固其既得利益,使之千秋万代永恒不变的狂妄企图.正如杨终建议章帝召开白虎观会议的奏文所说:『永为后世则』(《后汉书.杨终传》).」《两汉哲学新探》,(四川: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页179`180.用此语形容《白虎通》之法典意义,并无不妥,不过,此语既出於杨终之疏,其语意当另有所指,非杨终之本意.
钱穆:《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钱宾四先生全集》第八册(台北: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98年5月),页218.
〈论汉代学术会议与汉代学术发展的关系——以石渠阁会议的召开为例〉,夏长朴著,《第三届汉代文学与思想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台北:政治大学中文系,2000年12月 ),页105.
(唐)杜佑撰,王文锦等点校:《通典》(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6月).
(汉)戴圣撰,(清)洪颐暖撰集:《石渠礼论》(台北:艺文印书馆,《百部丛书集成》,经典集林卷三).
〈《白虎通义》考〉,页2.
〈《白虎通义》考〉,页7.
孙诒让:〈白虎通义考〉,《国粹学报》第五年第二册第五十五期(1909年)(台北:文海出版社,1970年2月),页2114~2115.
〈白虎通义考〉,页2115~2116.
孙诒让於文中言:「《五经杂议》杂论《五经》者也.……而石渠论经,刘向校定,或录其奏於篇首,故误题其名也.其书未见援引,体例无可考,以意推之,似系隐括经义,标举闳旨,不与《礼论》载问答者同.」〈白虎通义考〉,页2115.孙氏明知其书不可考,却以意推之,以为杂议者隐括经义,标举闳旨,故不载问答者;是否载问答者之体例不能隐括经义,标举闳旨
王四达言:「若就现存的《白虎通义》的内容来看,它根本不涉及对《五经》章句的减省,因为它并没有针对各经重新进行简约的注疏,而只是零散地引用经文对国家礼制的有关问题进行斟酌,讨论,并由皇帝作出裁决性的解释.虽然不能说它与经学无关,但经文的引用与其说是为″正经义″不如说是为″正礼义″服务的,这与石渠阁会议曾分别作出《书议奏》,《礼议奏》,《春秋议奏》,《论语议奏》,《五经杂议》等是明显不同的.」〈是″经学″,″法典″还是″礼典″ ——关于《白虎通义》性质的辨析〉,《孔子研究》第六期(2001年),页55.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