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的贵族性

风清扬斈 15年前 (2006-05-28) 网络资料 2707 0
诗经的贵族性
【叶国良(台大中文系教授)】
人文新境界讲座精华聚焦
研读典籍,应先掌握该典籍的属性,对其属性的了解若有所偏差,研读时的思惟必然随之偏差.因此,掌握典籍的属性,乃是研读的先决条件.
《诗经》为吟咏情性或歌颂先祖功烈的作品,是周代阶级社会中贵族的产物,反映的也是贵族生活的种种面向,贵族的情感思惟,自汉代以至清代,绝大多数的学者对这一点并没有异辞.自从「民歌说」兴起后,许多学者罔顾诗篇的时代性以及当时的阶级性,喜好将《国风》的若干篇章说成民谣,说诗中反映的是平民的生活,甚至指诗中的「君子」为农民,遂建构出一个不存在於历史的幻境.笔者认为这是极大的偏差,流弊甚多.
「民歌说」的出现,远绍「采诗说」,中承「废序派」的观点,近受社会主义的影响,然而其说难以成立.关於「采诗说」,迳指由平民向庶人阶层采诗的文献,仅见东汉末年何休的《公羊解诂》,其余并无明文指明是向庶人采诗,因而「采诗说」并不能支持《国风》是「民歌」的说法.关於「废序派」的观点,虽然宋代以后有不少学者批评《诗序》以政教说《诗》的迂曲,力主说《诗》应摆脱《诗序》,但并未强调其内容反映的不是贵族生活,该等学者即使运用「民间」一词,也不是指庶人阶层而言,因而「废序派」的观点也不能支持《国风》是「民歌」的说法.真正引出「民歌说」的动因,乃是社会主义,普罗文学风潮下的一些病态思惟,他们以为伟大的作品应该出自「广大的人民」.由於「民歌说」的支持者可能会辩称「民歌」一词乃借用西语,笔者遂检验《大英百科全书》及《大美百科全书》对Folk music和Folk song的定义,结果不能与《国风》的内容符合.足见「民歌说」其实缺乏立足点.
以上的说辞,自然牵涉极多的问题.要厘清问题,比较合理的处理方式是:避免陷入「主序」与「废序」争论的泥淖,先不讨论某篇为何人何事而作,而从全部诗篇的内容观察是否有平民生活的痕迹.四十年前,先师屈万里先生撰〈论国风非民间歌谣的本来面目〉,已指出《国风》各篇在篇章的形式,使用的语言,用韵的情形,语助词的用法,代词的用法等几个方面有其一致性,且和《雅》,《颂》有共通点,这自然不是反映各国风土特色的民谣应有的现象,因而主张:《国风》「一部分是各国贵族和官吏们用雅言作的诗歌」,「而大部分是用雅言译成的民间歌谣.」然而,用雅言译成的民间歌谣,显然不再是民间歌谣,因此屈师的说法,其实是主张《国风》各篇并非「民歌」.
在屈师该文的基础上,笔者再提出两项论证:一是逐篇考察《国风》一百六十篇作品,其中使用贵族的称谓(如公,侯,君子,子,姬,姜等),贵族的器物衣饰(如钟鼓,金罍,四牡,狐裘,绣裳,室家等),贵族的生活(如王事,威仪,田猎,万舞等)者合计一百三十四篇,另外二十六篇也没有纯粹描写庶人生活之作;二是贵族行礼用乐,杂用《雅》,《颂》与《国风》,贵族於外交场合赋诗,《雅》,《颂》与《国风》的比例约为三比二,这个现象,只能解释成《国风》本是各国贵族的作品,无法说成民间歌谣.
总之,《诗经》是贵族文学,《国风》不是民间歌谣,「民歌说」无法成立.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