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话对联求绝对

风清扬斈 17年前 (2005-10-05) 国学散记 5807 0


 入夏以来,荷塘人气旺盛,佳作纷纭,尤其以征求对联这一文学形式特别活跃。如橄榄树的“春秋争霸争春秋”、如梦令的“荷花莲蓬藕”、“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稻花香里话谷城,众香国中赞石花:谁不说俺家乡好!”、苦乐随缘的“和风细雨化干戈”、linlin的“李广射石,弓虽强,石更硬”,等等,征联格调高、意境美,引来众多的文友热心参与,争论激烈,正如雪莲所言:“荷塘旖旎,道来蛙鸣俱美妙”。 

对联这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学形式,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受到我国人民的广泛喜爱,可说是妇孺皆知、老少咸宜、雅俗共赏。在任何一个城镇乡村,都有群众自己创作并引以自豪的应景应情的对联。 由于对联是中国语言文字的完美表现形式,它又能作训练、游戏、考试、助兴等各种实际用场,因此,它成了一种最普及、最有趣、最基本的文学创作活动,也成了一种最广泛、最有效、最受欢迎的艺术品。 

我国历史上出现了不少“对联专家”,如明朝的解缙、清朝的纪晓岚,近现代的梁启超、毛泽东、郭沫若,都有惊人的联句本领,留下了不少“绝对”,也留下了不少对联佳话。在上中学时,老师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个故事:纪晓岚满腹经纶、才高八斗,乾隆很想出个题难为他一下,以压压他的才气。一天,君臣来到关帝庙,乾隆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个怪题,对纪晓岚说:“纪爱卿,关武帝君是个大忠大义之人,歌颂他的联语随处可见,可是从没有见过吟咏他妻子的对联。朕命你吟一联,颂扬关夫人的品德。”此题的确很难,因为不论史书《三国志》,还是小说《三国演义》,都只字未提这个关夫人。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材料,如何“歌功颂德”呢?不过,纪晓岚毕竟是纪晓岚。只见他略一思索,就吟了出来:“生何年,殁何月,皆无从考;夫尽忠,子尽孝,岂不谓贤?”妙!关夫人的事迹,书无所载、史无从查,自然是生和死“皆无从考”了,然而,既然其夫大忠、其子大孝,那么她理所当然可以称为“贤”了。乾隆皇帝听后龙心大悦,重赏了纪晓岚。 

在一本书中,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清朝年间,广东有两个自认为很有才气的秀才,一李一宋,他俩结伴旅游,一路观山赏景,联诗对句,好不自在。游了半天,又累又渴,见前面树荫下有一位年逾古稀的和尚在纳凉,身边放一葫芦,便上前讨水喝。老和尚打量两人一眼说,两位贵姓?有水,不过要对对子,对得上方可饮水。两秀才欣然同意,并自报李、宋二姓。老和尚听罢,便将两人姓氏嵌入联说:“李宋二先生,木头木脚。”两秀才听毕,见对联是讥笑自己,对了半天也没对上,不仅得不到水喝,还讨了个没趣,怏怏而去。这个故事在民间流传了几百年,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广东农民报》一读者将这故事整理成文,投至该报,有几十位对联爱好者热心对下联,其中只有一幅对的较好:“龚庞两小姐,龙首龙身。” 

在我国几千年对联史上,有很多脍炙人口的佳联。如蒲松龄的“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方志敏的“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郭沫若的“无情岁月增中减; 有味诗书苦后甜。”等等,这些佳联,如璀灿的明星装点着我国的文学之夜空。 

在对联史上,还有许多至今无下联的“绝对”。在明朝时期,一学子进京赶考,路过一村庄时,见一老者斜倚在村庄入口处的石桥上苦思冥想,学子好奇地问老人在做什么,老人指着结满霜的石桥对学子说:“你看,前边鸡犬互相嘻戏着跑过霜桥,把石桥两旁的梅花和竹叶震落了一路,这是一幅很好的上联,苦思了许久也不能应对啊!”学子忙恭敬地询问上联,老人说:“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 这上联出的颇有诗情画意,又有生活情趣及感受,堪可称绝。学子想,就这呀,不很简单嘛?这有何难!忽然想到昨夜下大雪时路过松树岗,听到满耳的狼吠虎啸、心惊肉跳的情景,就出口应对:“松石逢雪夜,满岗虎踞龙盘”。老人听罢,忙道:“不妥不妥,你的‘满岗’对我的‘一路’还勉强可以,但我这‘梅竹’就在这里,你的‘龙’在哪里?”学子无言以对,只得怏怏地走了。后来,学子终其一生也没有对出满意的下联。 

苏东坡主政杭州时,某日与友人携家中侍女游西湖,一侍女提一把锡壶给东坡斟酒,不慎将壶掉入湖中,席间有人触景生情,当即撰出下联,请东坡应对上联,下联是这样的:“ 游西湖,提锡壶,锡壶落西湖,惜呼锡壶!”见“西湖”与“锡壶”不同意思、而谐音相同的联句,东坡一时语塞,竟不能应对,后再没对出,成为一生憾事。 

在我学联的过程中,也有一则多年未解的绝对。十年前,我还在部队陆军学院读书时,一班上同学抽烟特别厉害,有一天抽烟竟把被子烧着了,同学问他为啥抽的忘乎所以?他说,家乡的女朋友与他分手了,心里苦闷啊!这是个实际情况,军旅生活少了许多花前月下的浪漫,又与家乡的女朋友天各一方,缺乏沟通,很多战友都成了“苦闷的单身汉”。学院里一名老教授听说了这件事,就把我这个学习委员叫过去,他出了一上联让我交给那位同学,说:“你请那位同学对对这个联,也许能解除他的苦闷。”教授出的联是这样的:“因火成烟,若不撇开终是苦”。此联出的真是好!其中巧妙地将烟字拆成了“因”、“火”二字,又利用了“苦”与“若”二字中一撇笔画不同的特点,劝我这位同学撇开抽烟恶习。我这位同学也是位文学爱好者,拿到这幅对联后,我与他整整两晚未睡,决心攻下这个“堡垒”,可最终没有结果。好笑的是,联没对上,我这位同学竟然奇迹般的把烟戒了!他口出豪言壮语:“联都对不上,怎么好意思抽烟?” 

大学士纪晓岚曾说:“天下无对不上的对联。”此话自有他的道理,“绝对”绝在人们的认知水平和生活范围所限,“绝对”并不绝对,随着人们认识的加深,许多“绝对”都会出现新的生机,对出绝妙的联句,产生更“绝”的新意。 

“因火成烟,若不撇开终是苦”。真的是绝对吗?我苦思至今,几叫惊绝,然终未能有对,借此小文《趣话对联求绝对》一文,求教荷塘诸贤。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