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80后女生的六年网恋回忆录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7-05-02) 网络资料 3789 0

导语:曾几何时,那画面粗糙的网络游戏带给我们的是触及灵魂的感动,而现在却只能看着各类的性丑闻,望着远去的真爱背影叹息。在此将网友“只喝一杯茶”的六年网恋回忆录带给大家,共同回忆那美好的过去。

文:只喝一杯茶

  我生于80年代初, 生长在一个幸福而又普通工薪阶层的家庭, 98年开始接触网络, 01年开始接触网络游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网络游戏的确像一剂毒药, 让我沉迷并使我失去了许多东西。从对学业的漠不关心,到现在的不如意的工作。 当然网络游戏带给我的快乐, 也是难以忘记的。

  1. 初涉网络

  在97年的时候,电脑还是一件奢侈的物品, 我没有电脑, 对于网络, 更加只是电视上,报纸上,书本上的传说, 那时候, 网站很少, 聊天室经常人满为患.

  在某一天的下午,我去了同学家玩, 那是个颇富有的同学, 有台电脑, 并可以上网, 于是我和几个同学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地看着那个同学演示如何拨号, 登陆网络, 打开一个网站, 进入了一个聊天室. 我们好奇地看着在电脑里打出的话, 显示在聊天室内, 并很快有人和我们回应起来. 我们几个傻丫头, 就围坐在电脑旁, 聊了一个下午, 意犹未尽.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 让我傻西西地开心得意了好一阵, 逢人就说起这段“神奇的聊天经历”.(其实我总共估计也就打了2~3句话而已…)

  这段现在看来傻到不能再傻的经历,让我在心里产生了一种对网络无限向往的情愫,到后来的完全沉迷。

  2. 电话费事件

  98年的时候,爸爸在我日缠夜缠下,帮我买了一台电脑,花了1万3千元,在那个时候,电脑似乎都是这样贵的,这笔费用,对我们家来说,绝对不是个小数目,然而,我实在是个不会乱花钱的女儿,(当然,除了电脑,游戏,这是后话),因此爸爸在考虑良久后,还是满足了我的愿望。

  电脑搬回家的第一天,晚上,我乘父母都睡着了,开始偷偷地上网。

  那时用的是猫,拨号时的鸣叫声响得可以,开始,我只会傻傻地用枕头盖住猫,不让父母发现。后来学聪明了,原来用个耳机插在猫上,就听不见了。

  刚开始我用的是163拨号还是8888拨号,不记得了,那时候上网,一个小时4元,加上电话费。后来才知道有个号码,不用上网费,只要电话费,具体是哪个,早忘记了:)

  第一次用IE, 第一次用自己的电脑进聊天室,第一次用搜索引擎,当时的我,激动得手都是微微颤抖的(丢人呐~~~)

  那时,我很喜欢一个新加坡的明星,于是,搜索到了新加坡的网站上,看他的新闻。

  事后,报纸上传出了,很多网民上网时,被一些软件控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拨打了国际长途,话费无数。

  而我,惊出一阵冷汗,惊恐地问着同学,

  “我上了国外的网站,是不是也算国际长途??”

  没有人给我确切的回答,毕竟,那时候,网络还是新鲜的东西。

  后来我经不起煎熬,向爸爸坦白:“爸爸,和你说件事情,你不要骂我。。。”

  爸爸奇怪地问我:“什么事?”

  我:“如果,如果,这个月的电话费很恐怖,你不要被吓到好吗,我用我的压岁钱付。”

  爸爸:“什么意思啊?你上网?”

  我:“不是……上网倒没多少钱,可是我好像上了国外的网站,估计要算国际长途。”

  爸爸:“不会的吧。”

  我:“我也不知道……”

  说着说着,我眼泪都要掉下来。心里那个后悔啊……

  于是,爸爸也不再说什么。

  第二个月,当电话帐单寄来的时候,我被爸爸狠狠地嘲笑了一顿。。。

  现在想来,怎一个傻字了得。。。

3. www.ladynow.com

  也许不会有多少人记得这个网站,但,对于我来说,那是我第一个注册过的网站,唯一一个混过聊天室的网站。

  那是个很漂亮的女性网站,我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于是ladynow成了9年网络生涯第一个亲密接触的网站。

  在ladynow还有热闹起来的时候,我就去了,等她开始热闹了起来,我也逐渐离开了聊天室。

  后来听朋友说,ladynow倒闭了,果然,已无法登陆。

  4. OICQ

  我并不是最早的QQ用户,但我注册QQ的时候,QQ还只是OICQ,一个国内模仿ICQ制作的软件。

  QQ聊天是第二次让我激动得颤抖的经历。

  那是第一次和一个人面对面的聊天,那时我特别钟爱“二人世界”,能看着对方一个一个字打出来,显示在自己的屏幕上,多么美妙的感觉。(真傻,傻得可以。)

  我的OICQ内的好友,在我夜以继夜偷偷摸摸地聊天中越来越多,有印象的有一位北京做IT的大哥,一位在财大读书的姐姐(我第一个见的网友),一个在华东理工读书忙着写论文的男孩,还记得我加的第一个好友,网名:项少龙。

  那时候的OICQ,很好,没有那么多广告,没有那么多用不着的功能,也没有现在那么多收费的项目,一切都是免费的。(后来,当全网民都开始挂QQ的时候,我开始无比怀念98年99年这段时间的OICQ.)

  然而,学业也是在那时候开始荒废。

  那时正值高三备考阶段,后果可想而知,加上填写志愿的种种原因,我有些冤枉以及有些自食其果地进入了一所大专。

  很长时间,我远离了QQ,聊天室,上网,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新闻,一篇又一篇新闻,听着一首又一首歌,而后,我迷上了上游的四国军旗。

 5. 金庸群侠传Online

  这个游戏的名字,是我曾经,在梦里也会梦到的名字,我6年的网络游戏生涯,真正的沉迷网络,从我登陆这个游戏的第一天开始。

  在上游玩了许多时间军旗后,我开始淡出网络,一口气玩了许多单机的RPG游戏。

  大一的暑假,01年的7月份也不知道8月份,表弟来我家玩,带来一盘游戏光盘,他告诉我,那是一种上网玩的游戏,也是属于RPG一类。

  我看着他创建人物,选择性别的时候,他选择了一个女性,我问为什么,他说,女孩子在游戏里容易混。。。(传说中的人妖,嘻嘻)

  他说要入灵柩宫,在大地图上找啊找,而后我看着头晕,吃饭去了。

  我吃完饭,表弟才出来吃,我处于好奇,去玩了一下那个游戏里的人物。

  我在装备栏,点击了一下一个斗笠,女孩子本来盘起来的头发,一下子披了下来,好漂亮啊。。。谁知道,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原因,我一下子被迷住了。

  6. 初入江湖

  那个传说中的灵柩宫,我整整找了3天……最后,在我在全屏撕声竭力求助了半天的情况下,一个好心人告诉了我去灵柩宫的诀窍……

  成功成为了灵柩宫的门徒后,我喜滋滋地开始了江湖之旅。

  我用着最笨的办法赚钱(手动地运镖),用最慢的速度练功,一个礼拜后,我仍然是孤单的小虾米。有一天晚上,我走在从西夏去衡山运镖的路上,路过终南山后,遇到了一群山贼,我根本不是敌手,正准备逃走,有个人参战了进来,嗖嗖的两下,山贼变成了一堆白骨。我看了看他,没有作声,又继续行走。

  他犹豫了一下,便追了上来,开口便说:做我老婆好吗?

  坐在电脑前的我看到这句话,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去……

  然后我镇定地打了2个字:好的。

  奇怪吗,就这样,这个人成了我游戏里的老公,第一个老公。

  当很久以后,和组织里的人聊天时,他们问起星如何在游戏里把我追到手,得到了上面那个答案,所有的人都晕倒。

  那时的想法真的傻得可爱,我完全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古代江湖中的一员,我想试试,当别人的妻子是如何的。

  于是我按照我心目中贤妻良母的方式扮演着星的老婆。

  星把我带入了一个组织,我又离开灵柩宫,入了他所在的门派——华山。

  由于对练武的失望,我开始转练技能——厨师,吼吼~

  7. 渐入佳境

  由于俺本着贤妻良母的态度,致使星在游戏里小老婆不断的找,终于有一天,在组织频道,我和他其中一个小老婆发生了巨大的争吵。

  争吵的结果是,我一气之下脱离了组织,一个人在大地图上乱逛。

  星为了表示诚意,删了当时的号,重新开了一个新号。我就这样被感动回去了,他也不再放肆,全身心投入到练级当中。

  我则整天泡在西夏厨房练厨师技能。

  那时候晚上真的很热闹,组织里很多人都跑去全真教练级,饿了渴了,就在组织频道狂喊,叫我们这些在城里的人买一些吃的喝的,通过拍卖频道卖给他们。大家边练级边聊天,有时候还有人讲故事,几个小时一转眼就过去。

  慢慢地,星武功等级越来越高,而我也算是进入了十大厨师的排行榜,日子就这样快乐过着。

  可是,突然有那么一天,外挂出现了。

  所有的人蜂拥而去,用着各种外挂,拼命地练级,练级的时候星通常不开聊天频道,于是,我和渐渐减少了交流。在他等级突飞猛进的同时,我也逐渐开始学着去认识新的朋友。

  那时候的网络游戏和现在的不一样,金庸这个游戏又和其他网游不一样,里面太多的热血青年,做着闯荡江湖的梦,在游戏里,快意恩仇。

 8. 认识丸子

  丸子是我自己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一个人在西夏厨房烧着腊肉,突然有个星宿派的小男孩跑了进来,穿着练武的衣服,颇为搞笑地也烧起了菜,而且进进出出忙得不亦乐乎。

  我一直没有说话,饶有兴趣地看着,终于他开口了:“你烧的也是腊肉吗?”

  我点点头:“嗯。烧腊肉比较赚钱?”

  后来我们就聊了起来,他比我小,一定要认我做师姐,我十分高兴地答应了。

  当时的我又怎么能想到,后来,他竟成了我感情生活中不能忽略的一个人。

  我和丸子都是技能人,武功低微,但玩得却很开心。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丸子同时放弃了厨师,他去练伐木,我则改行练起了木匠,这两个技能的关系就是,只有伐木等级高了才能砍出好木头,而也只有木匠才能用好木头做出高级装备。

  那段时间我对游戏的投入是惊人的,我可以一天16个小时盯着电脑,手动练级,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想象。

  我和丸子技能的等级就这样不断地升高升高,在组织里也越发受到重视,而我也不再被别人介绍成星的老婆,大家开始慢慢认识我。帮主想给我一个组织的阶位,我拒绝了,我不喜欢领导别人,也不适合领导别人。

  在我慢慢在游戏里自己立足的时候,星仍然沉浸的无止境地练级中,只有PK的时候,他会出现,解决掉敌人后,继续关频练级。而练木匠是亏钱的,我每次练到亏钱了,就去烧腊肉赚点小钱,这样周而复始,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时而星练级没了开销,也能从我这里拿一些。只是好看的衣服,高级的装备,对我来说,要不可及。

  直到某一天,我和丸子同时成为了技能宗师(满级),一切慢慢开始改善。

  9. 外遇

  游戏适时地开放了结婚系统,我和星形式化地举行了婚礼后,他又投身于他的武学事业中去了……

  由于星对练级日以继夜地痴迷,而我又将木匠练满,无所事事,开始在各大城市,山野间闲逛。

  又是某年某月某日…我在大理街头闲逛,与枫邂逅,问他去哪,曰:峨嵋迷宫。

  于是我俩结伴去了峨嵋迷宫,那时候瞬移的外挂以及很普遍,他却说要走进去。

  就这样,他带队,我跟着(就是说不用动鼠标了,吼吼~),花了整整30分钟,才走到了迷宫尽头,一路上欢声笑语,嘻嘻哈哈。

  后来我恋上了这样的闲逛,上游戏第一件事情,看枫在不在,在的话就结伴同游,不在,就莫名的失落。而枫,上线也会小心翼翼地密我。

  大漠,玉门关,峨眉山,光明顶,华山,百花谷我们几乎走遍了金庸所有的场景,到后来,每次分开,变得无比地难舍。

  终于,忘记了是谁捅破了那张纸,我前所未有地喜欢上了枫,并放弃了自己的主ID,开了新号和他结婚。

  那时真觉得自己可耻,枫和星是组织里的兄弟,枫带着我的新号认识了一遍其实我早就认识的朋友,我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

  没过了几天,我就再也装不下去,决定用回自己的主ID,和星坦白。

  我:“星,你有空吗,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星:“什么事?老婆?”

  我犹豫了将近5分钟,再星的再三催问下,我一咬牙打出:“我们离婚吧。”

  星:“呵呵,我就知道你要说这个。”

  我:“……”

  星:“是枫对吗?”

  我:“……”

  我不知道星是真能预感到还是怎么的,他的回答让我略感意外。

  然后沉默……

  然后,在组织频道里,星打出这样一段话:“枫,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不再兄弟了。”

  组织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我,则已经哭得眼泪哗啦啦。

  毕竟和星平淡却读过了将近1年的游戏时间,我对他并不是全然没有感觉的。

  星和枫轮番密我,问我在哪里。

  我想办法去了华山监狱,告诉星和枫谁先找到我,我就和谁在一起。

 10. 删号

  丝毫没有悬念地,枫先找到了我,我告诉星,我在监狱,枫已经找到我了,结束吧。

  星不甘心也来到监狱,和枫开始了对峙。

  那是一件不为我知的往事,星游戏里的一个姐姐,我也认识的,已婚,有个可爱的女孩,而枫在几个月前,曾经信誓旦旦要从他的那个城市飞到我们这个城市来看她,姐姐被急得在网吧哭。

  枫沉默,沉默代表默认。

  我笑了,我说:这巴掌打得真响,一下子把我打醒了。

  我飞快地离开了监狱,一个人在野外乱走。

  我对枫说了无数绝情的话,又拒绝了星求我回到他身边的要求。

  第二天,我慢慢平静下来,一个人在野外静静发呆,这时候,枫的也是星的一个大哥密我,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枫的事情,我什么也没记得,只记得自己哭成了泪人,突然觉得,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背叛了星,知道枫虽然欺骗自己,却也真的对自己动过真情,也忘不了和枫在一起时光,也不可能回头和星在一起,除了逃离这个游戏,我还能怎么办。

  于是,和丸子道别,闭上眼睛,咬牙按下删除角色按钮。

  电脑显示:角色已成功删除

  我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我心里明白的知道,这眼泪,不是为了星也不是为了枫,而是为了游戏。

  1年多来,游戏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我花了多少精力,付出多少感情,都在刚才的一秒钟内,化为虚无。

  丸子依然平静地在Q我说:“刚想对你说三思而后行,密你却已经《此人物不存在》了…”

  那天晚上,我哭了大半夜。

  11. 失魂落魄

  而后的一个礼拜,我像失了魂一样,上课走神,下课发呆,晚上睡在床上,偷偷地哭。想到玩金庸一年多来的点点滴滴,和星的,和枫的,和丸子的,还有和组织里的兄弟姐妹的,想到练技能的辛苦等等等等,往往早上起来,胃部都还会因为伤心而酸痛。

  枫在qq上告诉我他不玩金庸了,星告诉我,如果我不玩,他也不玩了,其他的哥哥们也劝我。

  而我依旧沉浸在删号的巨大痛苦中,一天和丸子在qq聊着聊着就哭了,丸子依旧保持着他一贯淡定地作风,东扯西谈,

  丸子:“还记得你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吗?”

  我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么一句,别说当时我思路混乱了一个礼拜,就算我思路清晰,我也早想不起来1年多前和丸子说过的话了。

  我:“……不记得了”

  丸子:“唉,没良心啊。”


  我:“难道你还记得啊?”

  “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丸子轻描淡写地打出 一句话,

  “你烧的也是腊肉吗?”

  不知道为什么,本以平静下来的我,看到这一句话,眼泪失控一下流下来。

  一年了,原来认识丸子一年多了,一年多来几乎每天都和他似有似无的聊天,我们一起练技能那么久,聊天就有多久,甚至我在游戏里的外遇,除了枫不算,他也是第一个知道的,我从没瞒过他什么。

 12. 重回游戏

  丸子比我大半年,和我一个城市,在外地念书,每天放学都会去学校附近的私人小网吧包夜上网。网吧很小,四、五台电脑,几个平米的房间,在那里,丸子常常和我一聊就是大半夜。

  我曾经在学校附近的网吧内通宵过,1个礼拜1~2次,2个月下来已经难以支持,后来我放着付了钱的宿舍不住,每天花着十几块钱的车费来回学校与家之间,只是为了更舒适地上网游戏。

  从2001年11月份开始装了ADSL,除去停电,断网,以及电脑故障,我家的电脑就没有关过,2005年换了新电脑后,依然如此。

  终于在大家的劝说下,我最终还是回到了游戏,开了一个新号,但是那是外挂已开始风行,我为了快速恢复以前的等级,也买了外挂。

  外挂练技能的速度是手动所不能及的,我花了大半年的时候手动练到的等级,外挂1个月,也许更短就能完成。

  回到游戏后,星像变了个人,不再练级,整天练技能,打材料,一次为了一件旗袍,他打了一个晚上的羊毛,第二天喜滋滋地将旗袍送给我,这在以前,我是想也没有想过的事情。

  02年的4月底,丸子说:五一我回上海了,我们见个面吧?

  我当时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和丸子互见过对方的照片,丸子长得并不好看,人挺高的。

  于是我们约定了时间地点,那是我第二次见网友,第一次见异性网友,第一次见游戏里的网友。

13. 初恋

  我18岁高中毕业,19岁开始玩游戏,20岁和丸子见面,开始了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见面的时候我其实挺茫然的,对丸子根本没有任何想法,而且丸子极力要求我请他去看电影。

  我也是第一次去那么奢侈的电影院,(当时的确觉得奢侈,50元左右的一张票),我记得那个电影叫《嫁个有钱人》,看着看着,他就说我说话老是手舞足蹈,顺势抓住了我的手。

  我当时心里还是一片茫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当然也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丸子一直抓住我的手到影片结束都没放。

  散场时,我去了洗手间,洗了手,却发现没有擦手纸,丸子很自然地用他的衣服帮我把手擦干了,这个小细节让我怦然心动。

  后来我央求他偷偷带我去见见他们组织里的一些朋友,我都认识,也都认识我,当然只是游戏里的我:)过了好久,他们组织里的一些人都还惦记着丸子曾经带过一个MM见过他们,当然不知道是我。

  那天的晚饭在哪里吃的,我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晚上又看了一场电影,名字叫什么,指环王?还是别的什么?不记得了……是丸子回请我的,看完电影,居然连初吻都没了-.-

  丸子送我上汽车的时候,我还是呈茫然状态,喜欢丸子吗?丸子喜欢我吗?都不知道。

  但是既然我没有拒绝,那我们就默认地成了男女朋友。

  14. 第一次分手

  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和丸子第一次分手是在什么时候,只记得,我真的是想清楚了,自己对丸子并不是喜欢,于是提出了分手,那次丸子很伤心,坐在我面前哭了,我也哭了。

  分开后,丸子和我仍然一起玩游戏,和以前一样,没有变过。

  就这样,我在金庸里面渡过了最平淡,最快乐的几个月,星一直对我很好,甚至在他兄弟问他万一我是个男人,他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居然说,如果是男人,也是好兄弟。

  丸子开了个新号说要练武,我开始还嘲笑他,可是到了后来,他一发不可收拾,成了门派第一高手,在服务器里声名显赫,一切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当我习惯了丸子无微不至的默默关心的时候,服务器合并了,而新合进来的服务器里,居然有一大帮子人认识丸子,突然有一天,丸子告诉我,他也要在游戏里结婚了。

  突然之间,我整个人变了。

  我开始接受不了丸子对另外一个女孩子好,接受不了他对我冷淡,接受不了他叫别人老婆,接受不了他在游戏里结婚。

  我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和丸子说话也变得尖锐起来。

  但是丸子依旧保持着他淡定的性格,不顾我的反常表现,和那个女孩在游戏里结了婚。

15. 第二次删号

  我觉得整件事情最无辜的莫非星了,当我告诉他我决定不玩金庸的时候,他仍然以为我是因为枫,然而我没有再多解释,决然地删了号。

  这次删号显然没让我怎么伤心难过,我全副心思都沉浸在丸子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孩的悲痛中,难道这就是现世报?报我当初抛弃丸子之恨?

  我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那时候前所未有地伤心,什么事情也不管,还去学抽烟,拼命的抽,可是就是学不会:(

  就这样我顾自伤心了1个多月,转眼到了寒假。

  我觉得是时候坚强起来了,不能再伤心了,于是QQ不再隐身。

  果然,丸子和我说话了。

  淡定,要淡定,我告诉自己,要淡定…

  于是淡定的我,淡定的丸子,很淡定地聊起来。

  丸子:“我在吃草莓。”

  我:“我也要吃。”

  丸子:“那我送过来?”

  我:“好的”

  于是,丸子很淡定地带了一大袋草莓,坐公共汽车来到我家。

  我很淡定地坐着,看丸子很淡定地拿出草莓送到我嘴巴里。

  一颗、两颗、三颗、然后我哭了,丸子顺势抱着我。

  就这样,我们又在一起了。

16. 三国演义ONLINE

  因为我记不清玩这个游戏的具体时间了,玩了3个月,是服务器第一个炼药满级的(很无耻滴用外挂练的-.-

  这个游戏是跟着丸子去玩的,但是我忘记了具体的时间,只能一笔带过,画面比金庸的还漂亮,及时战斗的RPG游戏,无奈我电脑配置太差,没玩多久,因为丸子在金庸娶妻事件,放弃。

  丸子当初在这个游戏里耕地挖出了一颗黄宝石,卖得RMB400元…

  17. RO

  RO是和丸子合好之后玩的一个游戏,只可惜,我们最终因为这个游戏而分手。

  RO在我当时看来,简直漂亮之极。有别于金庸三国演义的中国古代风格,RO完全是另外一种问道,可爱到不行。

  我记得我从用法杖打玻璃,到在蚯蚓以及泥人区和小服士忙于奔命,到蜈蚣区的步步为艰,再到勇闯古城,全军覆没…

  后来鉴于我那台古老的电脑,经不起网络间歇性得卡住,重新练了一个小服士,苦苦熬到转身当牧师,终于扬眉吐气,不再一碰就倒,和丸子练的猎人,以及丸子的2个朋友,刺客和另外一个牧师4个人一起去古城练级。到最后,我一个牧师,在古城solo…

  RO的服务器老是会间歇性卡住(然而很奇怪,怪是不卡的),一卡,苦了那些在野外奋战的人们,卡完后的几秒内,在各大城市出生点,无数闪光…

  18. 第二次分手

  那时候的梦想是后冠和天夹,无奈太贵,转而求其次,梦想有个恶夹,只可惜,这个梦想到我离开RO都未曾实现。

  由于精炼系统的改革,精炼失败物品将同时消失的消息传出,铝的市价飞涨,人们都想乘着改版之前将手中的装备精炼到所期望的高度。

  由于手中没有任何好装备,我开着我的商人号在城里无聊地摆着摊。

  这时候丸子兴冲冲地跑过来让我看他的新装备,我看到,那是个天夹,我兴奋地拿过来戴了几下,还给了丸子,我知道,那不是送给我的,丸子几乎用尽了所有的钱去买铝,精炼,然后失败,那些买铝的钱,足足可以买一个恶夹也不止,我突然心里很伤心,往日的一腔愤怒全部爆发出来,将身上的所有钱给了丸子之后,黯然下线。

  我知道丸子是知道我生气的,但是他没有来哄我,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一个礼拜后,在毫无联系一个礼拜之后,丸子给我打了电话,仍然装作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淡定地自顾自说着,终于我忍不住了,问他:

  “你终于想到打电话给我了”

  “就是突然想打你电话,于是就打了。”

  我愤怒地手都在颤抖,恶狠狠地扔出一句:“那你为什么不是一年以后再想到打电话给我?”

  丸子沉默。

  我再也抑制不了自己激动的情绪,说完:“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挂了”,就匆忙挂了电话。

  然后,真的,就真的在一年之后,我们才恢复了联系。这已是后话了。

19. 失恋

  当RO开始了全面的挂机时代,我已经快满级了。

  和丸子在RO里形同陌路,自从那个电话后,他真的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我一个人独自去了许许多多以前练级的地方,一个人自言自语,或者呆做在城市的出生点,主动为空血的人们加血,或者为别人开着免费的飞机。

  RO是因为丸子去玩的,可是因为RO,我和丸子真正意义上分开了。

  和丸子在一起的一年,我和他相聚的时间不多,他在外地念书,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和丸子出去,我得负责大部分的开销,记得那次相识周年纪念日,他约我出去,然后告诉我他只带了1元钱,我不知道当时的我是怎么想的,居然忍住了,那天我们看了电影,吃了饭,但是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丸子没有手机,为此我特地开通了移动QQ,和他联系。有时他不能上网,会让他的朋友发消息给我,只是,全是关于游戏挂机的事情。我时常站在公共汽车站,收到这样的短信,然后哭了。

  那时我已经大专毕业在实习,所谓的实习就是自己贴交通费,去一个公司上班,包你一顿午饭,没有任何补贴和实习工资,整整3个月,那正式非典肆匿的日子,丸子因为延误了回学校的日子,遇到了这段非常时期,耽误了去学校的日子。后来学校方对丸子平时的成绩也很不满意,居然要求丸子考虑休学或退学。

  那时我很担心,时常在实习的时候偷偷上qq问丸子的事情。我永远记得丸子对我说过的这辈子我都会记得的话: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和阿姨,你对我最好了。

  他在qq上说这话的时候,我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心里想以往那些苦都值得了。

  可谁又想到,离他说完这句话没有多久,我们就分开了。

  20. 关于我对传奇的认识

  传奇这个游戏的名字在我玩金庸online(专区 下载 免费金庸 搜狗 说吧)的时候已经如雷贯耳,我曾经通宵的网吧里面的人,10有八九是玩传奇的。

  很可惜我没有接触过传奇,只能只字片语对传奇有一点了解。

  传奇的装备卖得很贵,我听我表弟说,他的同学的哥哥(真复杂。。)曾经在那个年代花2000元,买了把极品武器,很炫耀地在安全区外摆显,然后被人pk,武器爆掉,被人拿掉。。。

  听说传奇等级非常难练,在我开始玩jy那会,四十几级已经是服务器可以数数的了。那时玩传奇的人,那叫是多,听说传奇pk起来非常滴爽-.-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认识玩传奇的都说是玩私服的,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21. 关于大话西游

  这个游戏的活人好多呀~~~~

  我的几个表弟都在玩这个游戏~~~,据说没有包月没有外挂。。。唉,多好的游戏,不适合我玩-.-

  看过我弟弟玩,挺花哨的,人真多,不像我现在玩的游戏,难得看得到活人啊~~~

  不过也真烧钱,我表弟在这个游戏上买装备就花了5000多了。。。

  22. 吞食天地Online

  当我在RO满级后,RO改版,凡是满级的人,都会有一个光环。

  在古城挂机的某天,看到轻频有人说:都99了还抢怪。

  我想应该是外挂打死了别人先打的怪,我哑然失笑,抢怪,多么可耻的词,于是,下线,从此离开了RO。

  在玩RO的最后一个月的时候,以前一起玩金庸的哥哥叫我去玩了一个叫吞食天地的网络游戏,我第一眼的感觉,就像RO和金庸的结合体,中国古代加上可爱的风格。

  我记得刚登陆时,我站在新手和广场,指着某个人的宝宝说:“我要那只企鹅!!!”

  1个月以后我才知道那不是企鹅,那是巴豆妖,一个在当时看来非常高级的宠物。

  当我彻底离开RO后,我开始了我吞食天地之旅。

  这个可玩性并不高,名声并不响的游戏,我竟然玩了3年多,而且仍然在继续…

 23. 吞食之旅


  初玩吞食那会,虽然处于失恋期,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以前网金组织的兄弟姐妹都在玩,真热闹,仿佛又回到了网金时代,想想都觉得激动。

  因为我去得比大家晚2个礼拜,所以只能靠别人带着我练,那时候最热闹的包子区,等级稍微高一点,过桥去打木头人,过界桥的地方,整天都好热闹,高手忙着带人过河,新手排队等着,到后来第一次打盘古,等等等…

  可是不到2个月,大家突然都散了,离开网金后,原来组织的那些哥哥们,就没有在哪个游戏多留恋过,之多不超过3个月。

  我没有走,一个人留了下来,枯燥地重复着练级,然后等级高了,加入了一个团,游戏开始慢慢丰富起来,攻城战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了。

  那是吞食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于城战,大家在那个时候都是团队协作,使出浑身解数,和其他团抗争。

  吞食是回合制的RPG网游,讲究团队协作,pk的时候只能分2方,每方可以有5个队员,带5个宝宝。于是配合成了胜负的最关键,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网游最重要的就是人与人的交流,于是渐入佳境。

  24. 遇到“冤家“

  本来以外自己已经不会再接触网络恋情,吞食里半年,心里没有动半点杂念,也因为等级颇高,找不到下嫁的理由,吼吼~~开玩笑…

  又是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天,我坐在新手边合朋友聊天,边合装备。

  正在讨论用什么材料合鞋子比较好的时候,一个人加入到了我们的讨论,开始以为是一位MM, 因为名字颇女性化,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姐姐的号。

  后来城站,那个人在朋友的邀请下来到了我们的团,和我们一起守城,他问我有没有好一点的防头,我给了他一个55级的,他把换下来的50级的给我,让我随便用用,(严重鄙视!)

  我练的是水医生,他练的是火战士,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冤家的嘴很贱,他和团里的mm们熟了以后,就开始口无遮拦地贫嘴。

  可能是认识我比较早,所以贫嘴我的时候最多,我时常被他说得又可气又可笑,拿他没有办法。

  有一次,我去散关练级,用外挂飞到散关门口,上游戏打关卡,发现他在那里坐着,我很好奇地问他怎么也在那,他说,他特地过来陪过打关卡,我心里猛然心动了一下。(后来他向我坦白,那次他正好路过那里而已,再次鄙视!!!)

  七弄八弄下来,我竟半主动地成为了他在游戏里的老婆,然后发现他虽然等级不高,服务器里认识的mm可不少…这个花心大萝卜…

  冤家的性格当时;令我很着迷,我正处于感情低迷期,他却常常能令我开心起来。

  25. 见面

  冤家有高血压,年纪轻轻啊,唉,吃药常常有副作用,使得他的脾气不太好,加上他本身的脾气也挺火爆,爱面子的狮子座,我和他在游戏认识半年后开始经常吵架,终于有一次我累了,他也累了,他说不玩了,我也没有挽留,那个晚上我在洗澡的时候一下子哭了很久,然后就再也没掉过眼泪。

  最后是他没忍住,回来找我,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于是我们又合好了。

  回来后,他的火爆脾气还是不改,发起脾气来,我和他还是猛吵猛吵,真TMD从来没和男人这样超过(我对他说的原话。)

  日子就在快乐与争吵中过去了,后来冤家停了药,争吵开始少些了。

  冤家那时是有女朋友的,后来怎么分手的我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冤家在认识我一年后开始约我出去见面,我开始一直推托着,最后忘记为了什么,答应了。

  那是04年的国庆节,我和冤家第一次见面,那次见面经历非常不愉快,整个过程都是我在说话,我一停下来,就冷场…回家路上,冤家陪我坐地铁,一路无语,我在心里骂了无数边冤家:“死胖子,臭胖子!”

  冤家那时好胖的,(不过现在也很胖,吼吼),还剃了很短的板刷头,看上去像刚从里面放出来-.-

  第一次见面后,冤家连续约了我2个月我都没再和他见面,后来他一咬牙买了2张演唱会的票子,我正好挺想看的,就出去了""

  第二次见面感觉好一些了,于是后来他再约我出去,我也不故意推托了。

 23. 吞食之旅


  初玩吞食那会,虽然处于失恋期,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以前网金组织的兄弟姐妹都在玩,真热闹,仿佛又回到了网金时代,想想都觉得激动。

  因为我去得比大家晚2个礼拜,所以只能靠别人带着我练,那时候最热闹的包子区,等级稍微高一点,过桥去打木头人,过界桥的地方,整天都好热闹,高手忙着带人过河,新手排队等着,到后来第一次打盘古,等等等…

  可是不到2个月,大家突然都散了,离开网金后,原来组织的那些哥哥们,就没有在哪个游戏多留恋过,之多不超过3个月。

  我没有走,一个人留了下来,枯燥地重复着练级,然后等级高了,加入了一个团,游戏开始慢慢丰富起来,攻城战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了。

  那是吞食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于城战,大家在那个时候都是团队协作,使出浑身解数,和其他团抗争。

  吞食是回合制的RPG网游,讲究团队协作,pk的时候只能分2方,每方可以有5个队员,带5个宝宝。于是配合成了胜负的最关键,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网游最重要的就是人与人的交流,于是渐入佳境。

  24. 遇到“冤家“

  本来以外自己已经不会再接触网络恋情,吞食里半年,心里没有动半点杂念,也因为等级颇高,找不到下嫁的理由,吼吼~~开玩笑…

  又是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天,我坐在新手边合朋友聊天,边合装备。

  正在讨论用什么材料合鞋子比较好的时候,一个人加入到了我们的讨论,开始以为是一位MM, 因为名字颇女性化,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姐姐的号。

  后来城站,那个人在朋友的邀请下来到了我们的团,和我们一起守城,他问我有没有好一点的防头,我给了他一个55级的,他把换下来的50级的给我,让我随便用用,(严重鄙视!)

  我练的是水医生,他练的是火战士,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冤家的嘴很贱,他和团里的mm们熟了以后,就开始口无遮拦地贫嘴。

  可能是认识我比较早,所以贫嘴我的时候最多,我时常被他说得又可气又可笑,拿他没有办法。

  有一次,我去散关练级,用外挂飞到散关门口,上游戏打关卡,发现他在那里坐着,我很好奇地问他怎么也在那,他说,他特地过来陪过打关卡,我心里猛然心动了一下。(后来他向我坦白,那次他正好路过那里而已,再次鄙视!!!)

  七弄八弄下来,我竟半主动地成为了他在游戏里的老婆,然后发现他虽然等级不高,服务器里认识的mm可不少…这个花心大萝卜…

  冤家的性格当时;令我很着迷,我正处于感情低迷期,他却常常能令我开心起来。

  25. 见面

  冤家有高血压,年纪轻轻啊,唉,吃药常常有副作用,使得他的脾气不太好,加上他本身的脾气也挺火爆,爱面子的狮子座,我和他在游戏认识半年后开始经常吵架,终于有一次我累了,他也累了,他说不玩了,我也没有挽留,那个晚上我在洗澡的时候一下子哭了很久,然后就再也没掉过眼泪。

  最后是他没忍住,回来找我,我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于是我们又合好了。

  回来后,他的火爆脾气还是不改,发起脾气来,我和他还是猛吵猛吵,真TMD从来没和男人这样超过(我对他说的原话。)

  日子就在快乐与争吵中过去了,后来冤家停了药,争吵开始少些了。

  冤家那时是有女朋友的,后来怎么分手的我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冤家在认识我一年后开始约我出去见面,我开始一直推托着,最后忘记为了什么,答应了。

  那是04年的国庆节,我和冤家第一次见面,那次见面经历非常不愉快,整个过程都是我在说话,我一停下来,就冷场…回家路上,冤家陪我坐地铁,一路无语,我在心里骂了无数边冤家:“死胖子,臭胖子!”

  冤家那时好胖的,(不过现在也很胖,吼吼),还剃了很短的板刷头,看上去像刚从里面放出来-.-

  第一次见面后,冤家连续约了我2个月我都没再和他见面,后来他一咬牙买了2张演唱会的票子,我正好挺想看的,就出去了""

  第二次见面感觉好一些了,于是后来他再约我出去,我也不故意推托了。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