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最爱-三毛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04-20) 网络资料 3776 0

 

作家简介:
     三毛,女,原名陈平,台湾当代著名作家,现已辞世。其作品介于自传性散文与小说之间,描写一个女子在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及在异域的生活,将传奇的浪漫与别样的面对世界的态度结合一处,吸引许多读者的关切。三毛的世界也许带有某种虚幻的成分,但她带给读者的却是真实的阅读乐趣,而穷究作品内容是否真实,也实在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宇慧)

自然资料:三毛 (1943~ 1991) ,女,本名陳平,浙江省定海縣人,1943年三月二十六日生於四川重慶,1991年一月四日辭世,享年四十八歲。
   1964年,進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當旁聽生。1967年隻身遠赴西班牙,在三年之間,前後就讀西班牙馬德里大學文哲學院、德國哥德書院,在美國伊利諾大學主修陶瓷,並在法學圖書館工作。回國後,曾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組。1984年,因建康關係,辭卸教職,而以寫作、演講為生活重心。曾以西班牙文所寫之中篇小說獲西班牙塞萬提斯文學獎。   
  1973年,結婚後定居西屬撒哈拉加納利群島,即以當地的生活或四處旅行的觀感為寫作素材。她以豐富的浪跡天涯經歷,用敏銳的感觸,融以感情的文筆,打動讀者的心。1981年回國定居。   
  除了寫作散文,三毛也翻譯漫畫《娃娃看天下》及丁松青神父的散文,並有《三毛說書》、《流星雨》、《閱讀大地》等有聲書。
  
作品目錄
  
  散文
  1.撒哈拉故事:臺北,皇冠出版社,1976年5月,32開,259頁。
  2.雨季不再來:臺北,皇冠出版社,1976年7月,32開,250頁。
  3.稻草人手記:臺北,皇冠出版社,1977年6月,32開,273頁。
  4.哭泣的駱駝:臺北,皇冠出版社,1977年8月,32開,254頁。
  5.溫柔的夜:臺北,皇冠出版社,1979年2月,32開,274頁。
  6.背影:臺北,皇冠出版社,1981年8月 ,32開,285頁。
  7.夢裡花落知多少:臺北,皇冠出版社,1981年8月,32開,288頁。
  8.萬水千山走遍:臺北,聯經出版公司,1982年5月,32開,232頁。
  9.送你一匹馬:臺北,皇冠出版社,1983年7月,32開,252頁。
  10.清泉故事:臺北,皇冠出版社,1984年3月,32開,177頁。
  11.傾城:臺北,皇冠出版社,1985年3月,32開,301頁。
  12.談心:臺北,皇冠出版社,1985年3月,32開,223頁。
  13.隨想:臺北,皇冠出版社,1985年3月,32開,125頁。
  14.我的寶貝:臺北,皇冠出版社,1987年7月,25開,276頁。
  15.鬧學記:臺北,皇冠出版社,1988年7月,25開,342頁。
  16.親愛的三毛:臺北,皇冠出版社,1991年5月,25開,159頁。
  17.我的快樂天堂:臺北,皇冠出版社,1993年1月,25開,207頁。
  18.高原的百合花:臺北,皇冠出版社,1993年6月,25開,175頁。
  
  劇本
  1.滾滾紅塵(電影):臺北,皇冠出版社,1990年12月,25開,205頁。 

 

三毛一生大事记

本名陈平,浙江定海人,

1943年3月26日(农历2月21日)生于四川重庆。幼年期的三毛即显现对书本的爱好,5岁半时就在看《红楼梦》。初中时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初二那年休学,由父母亲自悉心教导,在诗词古文、英文方面,打下深厚的基础。并先后跟随顾福生、邵幼轩两位画家习画。

1964年,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昀先生的特许,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课业成绩优异。1967年再次休学,只身远赴西班牙。在三年之间,前后就读西班牙马德里大学、德国哥德书院,在美国伊利诺大学法学图书馆工作。对她的人生历练和语文进修上有很大的助益。

1970年回国,受张其昀先生之邀聘,在文大德文系、哲学系任教。后因未婚夫猝逝,她在哀痛之余,再次离台,又到西班牙。与苦恋她6年的荷西重逢。1973年,于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与荷西公证结婚。在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她潜藏的写作才华,并受当时担任《联合报》主编平鑫涛先生的鼓励,作品源源不断,并且开始结集出书。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在1976年5月出版。

1979年9月30日,夫婿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三毛在父母扶持下,回到台湾。1981年,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在国内定居。同年11月,《联合报》特别赞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回来后写成《万水千山走遍》,并作环岛演讲。之后,三毛任教文化大学文艺组,教小说创作、散文习作两门课程,深受学生喜爱。1984年,因健康关系,辞卸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生活重心。

1989年4月首次回大陆家乡,发现自己的作品,在大陆也拥有许多的读者。并专诚拜访以漫画《三毛流浪记》驰名的张乐平先生,一偿夙愿。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完成她第一部中文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1991年1月4日清晨去世,享年48岁。

   走近三毛
山风
  一直认为三毛不过是个喜欢四处流浪,喜欢摆弄点文字的怪女子,至于她的自缢身亡,更是懒得议论。今夜无聊,捧着厚厚的《三毛全集》,消磨时光。深入其中,渐感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夜的另一边袭来。点起一支烟,抬头望窗外月瘦如钩,耳边不时涌进声嘶力竭的歌声。看表,快近午夜了,整座城市还在创造着与庆祝着。关于三毛的思绪,如断线的风筝,在笑声与歌声的上空挣扎着游荡,无处落脚。
  一个活得如此充实的性情女子,竟也终究逃脱不掉思想的谋杀。

  天生她就是个思想者,尚是童年,便开始将自己高悬在这个尘世的上空,冷眼相看生命之轻,看芸芸众生如何舍家弃子而追名逐利,执拗着不肯“入乡随俗”,迷失与苦痛仿佛便是童年三毛的全部,然而,我始终不能明白那种迷失和苦痛究竟源自何方?难道仅仅是那幅《珍妮的画像》?或是上帝的恩赐?

  龙的血脉、斗牛士的爱情与撒哈拉的根,究竟是谁攻破了三毛本就脆弱的防线?苦心经营的城池在离开

  岛的那一该便轰然倒下了,

  白驹过隙,三毛开始回首二毛,她似乎觉得十年的流浪使自己有了个质的蜕变,变得凡事有爱起来,而给我的感觉即使是二十年后的三毛也始终未能摆脱二毛作为一个天生思想者的纠缠。正如她自己所写“一个聪明敏感的孩子,在对生命探索和生活的价值上,往往因为过分执着,拚命探求而得不着答案,于是一份不能轻视的哀伤,可能会占去他日后许许多多的年代,甚而永远不能超脱。”,我不知道三毛是否最终探求到了可以满意的答案,但能肯定的是她终未能超脱那童年的哀伤。

  雨季果真未再来么?

  从台北到香港,从马德里到伦敦再入撒哈拉,一路走来,三毛一直用一种淡然而又执着的眼光冷冷地看那些可笑的人和可爱的人如何在创造文明的同时制造荒谬,以及如何繁殖“新人类”。最后又看回了台湾,她一直企图将那年的雨季趋赶出自己灵魂的殖民地,然而许是台湾多雨的原故吧,回居台湾的三毛,灵魂的最深处又渐渐下起了久违的小雨,最终漫过了心头。或许一个思想丰富者注定要以苦痛陪伴终身。

  三毛终是走了,而我们依然呼吸如故,仍旧疯狂地追逐着,繁衍着,歌声依旧,笑声依旧。这一切都不会因为三毛的走而带走一点什么,所有的城市都在重复上演着有关创造、收获与庆祝的人生喜剧,思想与苦痛正被所有人不遗余力地唾弃,一切都在自觉地向文明挺进,野蛮正在被人类遗忘,仿佛已遥远地可以不去管了。听说撒哈拉沙漠不久也将被改造成美丽而繁华的城市,如果孤独的三毛有灵欣然再往的话,定会住上豪华的宾馆,远离野蛮地袭击了,安息吧!三毛。

  又一阵莫名的悲凉与刻骨的孤单如黑暗中的小鬼丢上来的灰披风,哗啦一下罩住我的全身。我赶紧放下《三毛》,走出户外,全力以赴地听那撕破夜幕的吼声,以不至于被三毛的阴影吞噬。有支麦克风该多好,但我不知道应用怎样的声调呤唱“一身冷月,三步徘徊,今宵酒醒何处,断琴又与谁人听?”。

九八年秋于七步斋

三毛:生命的绝唱

--------------------------------------------------------------------------------

作者:佚名

  “如果选择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这是三毛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第一篇《不死鸟》中对父母亲说的一段话。八年了,想来三毛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吧,在生命的尽头,三毛留下了她的最后:

  三毛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

  中国广播流行网《小燕有约》,去年年底,派员到荣民总医院访问躺在病床上的三毛。当时三毛很有精神,看不有厌世的异状,三毛还对来访者说:“我已把新的一年工作计划安排到明年三四月份。”
  这段专访是由中广流行网《小燕有约》的助理吴利君前往医院访问,并于去年12月底,将访问内容分两天在《小燕有约》节目中播出。
  吴利君说,三毛是个很好客的人,当她走进病房时,看到眭浩平及另一名男子陪着三毛,当她说明来意后,眭浩平及这名男子即离开病房。
  三毛随即滔滔不绝地说出她躺在病床上的感受,“我怀疑自己得了子宫癌,浑身不舒服”,吴利君回忆道,虽然三毛说出这句话,但精神很好。
  “我要把《滚滚红尘》这本书拿到电影院门口兜售“,虽然三毛躺在病床上,但心系《滚滚红尘》的卖座情形。
  访问的内容大都绕着三毛的话题转,最后,三毛告诉来访者说:“我十一月中旬,即到书店逛,想买本新的行事历,当时有个书店老板觉得很奇怪,这么早就买新的?我回答尽快安排新的一年工作,当我拿到行事历后,一口气将各种计划安排到明年三四月,只要把春天的事情做好就够了。”
  中广流行网对这段访问内容考虑再重播。
  华视《今晚有约》节目最近曾多方联系作家三毛,希望进行一段专访,据了解,三毛对于“上电视”十分慎重,前晚三毛的母亲还代三毛婉拒邀访,不料昨天即传出三毛自杀的消息。
  据透露,三毛十分在意自己在荧光屏上的模样,尽管制作单位多次透过三毛的好友丁松筠神父发通告,但三毛始终未爽快答应,至于目前接受张小燕主持的另一广播节目《小燕有约》访问,理由之一是广播只有声音,用不着亮相。
  前晚,《今晚有约》再度与三毛联系,据称,三毛的母亲谈话口气不似以往热切,只是急促地推说“以后再说”,昨天得知三毛已过世,《今晚有约》制作单位颇感惊讶,主持人张小燕也表示相当难过。

                         1991年1月5日
  三毛写的最后一封信

  1月15日上午,大陆著名青年作家贾平凹在西安收到三毛寄自台北的信函,从时间上推测,此信可能是三毛的绝笔。
  三毛在信中倾诉了她在人生与艺术两个世界中的渴望和探寻,同时也剖露了她内心深处无法摆脱的狐独和落寞。三毛这封信写于今年元月1日凌晨2时,发于元月2日23时。元月3日她在医院手术冶疗,元月4日凌晨2时自缢。海内外舆论曾普遍认为三毛死前未留下只言片语。
  三毛在信中向贾平凹说:“在当代中国作家中,你的文笔最有感应。看到后来,看成了某种孤寂。一生酷爱读书,是个读书的人,只可惜很少有朋友能够讲讲这方面的心得。”三毛还告诉贾平凹,她是“吃了止疼药才写这封信的,后天将住医院开刀去了。一时里没法出远门,没法工作起码一年了,有不大好的病”。但她接着又表增:“如果身子不那么累,也许四五个月,可以来西安看看您……”信楣上还特意留了详细地址和电话号码。
  身居海峡对岸的三毛,对大陆作家一直怀有深切的关注和喜爱。她在信中对贾平凹说:“您所赠给我的厚礼(指寄给她的书),今生今世当好好保存珍爱,这是我极为看重的书籍。”
  去年12月上旬,三毛曾托人转达她对贾平凹的问候,以及索要名片和书籍的意愿,贾平凹立即将自己的《散文自选集》等四部著作寄给三毛。这封信当看作三毛收到书、信后的回音。

  三毛的最后心声

  我的这一生,丰富、鲜明、坎坷、也幸福,我很满意。
  过去,我愿意同样的生命再次重演。
  现在,我不要了。我有信心,来生的另一种生命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喜欢在下次的空间里做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或许做一个妈妈。在能养得起的生活环境到此为止,我要养一大群小孩,和他们做朋友,好好爱他们。
  假如还有来生,我愿意再做一次女人。
  我觉得目前做为一个男人,社会的背负力、被要求的东西比女人多太多了,我不喜欢。
  是否有来生,谁也无法回答。
  命运的搬弄,我们身不由己的离离合合。
  18年前,当我第二次出国的时候。
  有两个妈妈,各带一个女儿,在香港一家伊人服饰店选购衣服。其中一个女儿就是我,当时我的手拿着一件翠绿色的旗袍。耳边传来服务员的声音:
  “你看!你看!那就是林青霞,演《窗外》的那个女学生。”
  我不禁抬起头去看,就看到现在《滚滚红尘》里的国中女生头的林青霞,我看她的时候,手里还握着旗袍,心中有一种茫然感,好象不只是看着她而已,这时候耳边传来的是妈妈的声音了:“妹妹,这件旗袍,你到底要不要?”我说“好,也好。”妈妈就帮我买了。
  我跟自己说:“这个女孩即将进入她的电影事业,她的前途会怎样?而我又要远走到欧洲去,我的未来又在哪里?”
  这样一交错,睽别十多年。我和秦汉、青霞三个人,因为《滚滚红尘》的工作关系,成为很谈得来的好朋友。
  回忆起初见青霞的情景,想及命运的问题,真是一个谜。

  三毛留下的最后声音

  三毛死了。她却把最后的声音留在新加坡。
  去年11月22日,新加坡丽的呼声广播电台中文部高级监制张美香,通过长途电话,访问三毛。美香的这次访谈,怎料到竟是录到下三毛的最后声音。
  在长达一个小时的谈话中,三毛透露:“过去几年,我付出的许多代价,都是我不应该付出的代价;受过的许多折磨,都不是因为我错误的决定,而是社会的错误。”
  在访谈中,三毛也透露,今后她会努力工作。她要游遍整个中国,她要出个人专辑,她要来探望新加坡的朋友,她要……
  美香说,三毛轻柔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我认为在前二三年,我才又真正的开始我的旅程,而且面对现实,知道荷西之死已经是一个过去了,不很悲伤,可是跟以前不同了。以前我比较爱惜生命,现在我也很爱惜生命,可是我胆子更大了。就是说过去很多我不敢放手去做的事情,现在我可以在人生的战场上去策马中原,可以去奔驰了。为什么我胆子会变得这么大呢?就是我先生的死亡给我很深刻的教育,让我知道:这个生命是不长久的,有的人走得早一点,有的人走得晚一点,于是我问我自己说:‘我也是要走的,既然我的另一半在那个世界,如果我大胆点,做一些有一点点挑战性的工作,或者旅行,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实上也等于是回家吧!因为我先生在那边为我布置一个家,在等我呢!所以,这样一来,人生反而过得很好,我对现在这个人生不是很介意了,就反而好起来了,无忧无虑的好。’”
  这段话是1990年11月22日晚上10时30分,三毛在台北健康路的独居阁楼里,通过长途电话接受丽的会客室节目访问时说的。
  在近40分钟的访谈中,三毛的情绪保持得还算平稳,可是中间有许多矛盾的话语及语调变化极大的现象出现。她一会儿频呼《滚滚红尘》获提名,是她的壮年时代的来临,同时兴奋宣布将展开许多计划,其中包括制作另一张三毛歌曲专辑,但是刀子不不但强调,她对这个世界已经不再介意,她极爱孤独寂寞,因为那象征了真正的自由自在与解脱,她并在访谈中许下心愿,要继续从呈“生命创作”,不是用笔而是用心用生命,她要走完整个中国,走世界!

  三毛写的最后一篇文章

  三毛背弃了她的读者?因为,她不但没有向喜爱她的成千上万的读者道别,甚至还在最后写的文章当中,邀请亲爱的朋友,“跳一支舞也是很好的”。
  三毛告诉读者:“对于这全新的一九九一年,我的心里充满着迎接的喜悦,但愿各位朋友也能有同样的心情。”结果,她却是这样的离去。
  三毛在元月号最新一期的《讲义》中,在她的《亲爱的三毛》专栏里,题目是充满喜悦的《跳一支舞也是很好的》,内容谈三个电影的故事:《老人与猫》、《穆里爱》、《浩气盖山河》。这三部电影分别诠释三种对“时间”的态度。三毛要读者“自己选择、分析,再看看自己是如何对待时间——也就是我们的生命。”
  三毛谈她自己,“至于目前的我吗?我跟在《老人与猫》那个夏利后面,是另一个谢茜。既然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那么现在来跳一支舞也是很好的。”
  文章最后,三毛说:“生命真是美丽,让我们珍爱每一个朝阳再起的明天。”结果,谁放弃了明天?

  三毛获得的最后一个大奖

  塞万提斯是西班牙最伟大的作家、诗人和戏剧家。西班牙为了纪念这位作家,特别设立了一个“塞万提斯文学奖”。这时西班牙政府在1976年创设的最早的文学奖,每年授奖一次,凡以西班牙语进行创作,不论其国籍,只要是有杰出成就者,都可以成为这个奖项的候选人。评奖方法是由西班牙科学院和拉丁美洲学院提名,西班牙文化部长主持成立评选委员会,其中委员8人,秘书1人(无投票权),均为西班牙语文学界名作者(包括上届获奖者),每年年终颁奖,最初四届的奖金额为500万比塞塔,1979年增至1000万比塞塔、授奖仪式由西班牙国王亲自主持,于塞万提斯的故乡阿尔卡拉德埃纳雷镇(在首都马德里附近)举行。这个奖项被誉为是“诺贝尔西班牙语文学奖。”历届获奖人众所周知的,就有1976年的西班牙诗人纪廉,以及1990年出炉不久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克塔维奥 帕斯(墨西哥人)。
  1990年度的“塞万提斯文学奖”颁奖给谁呢?她就是近日在台湾自缢身亡的女作家三毛。三毛于1964年曾远赴西班牙就读于马德里大学文哲学院,读了3年。她精通西班牙文,最近以西班牙文撰写中篇小说得到“塞万提斯文学奖”,对一个东方人来说,这可说是极高的荣誉。可惜这个奖项,三毛已无法前往领受,她已然香消玉殒。

  三毛最后一次大陆之行

  面对台湾社会的波涛汹涌和大陆的急速改革,三毛在两岸纵横后,脑袋里的价值观翻了几翻。说到对大陆的感受,她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完全是个颠倒国!”
  对大陆人的生活优越,物价廉宜,庸庸碌碌便可饱足的生活型态,三毛表示非常羡慕。她算着数,一双大学毕业的夫妇普遍收入在大陆是400元(人民币,下同),台湾则是4万元台币,但一间房子的租金在大陆是3元,台湾则是1万元台币;半公斤白米,大陆是一角3分,台湾是120台币。收入是台湾高100倍,但支出是大陆的1000倍,相比之下,大陆生活是轻松多了。可是大陆人总嫌穷,说台湾人有钱。
  谈到追求,三毛说,对一般在27岁至40岁的年轻人来说,台湾人追求金钱、梦想买一栋房子,于是各施各法。炒股票、摆地摊、兼职和补习等式式俱全;而大陆人也想钱,但却非常鄙视那些“个体户”,“恨”钱又恶有钱人,在三毛看来都十分古怪。
  归结中国的问题,三毛认为是人口过多。她又认为,埋没了许多优秀人才,却养了一大批懒人,窝窝囊囊地度过一生。

  三毛的最后一部电影剧本

  在读者的眼中,三毛是一位相当浪漫与感性的成功作家。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编写的电影剧本《滚滚红尘》为她赢得金马奖原作剧本的提名。《滚滚红尘》获金马奖12项提名,最后还囊括最佳影片、导演、女主角等在内的8项大奖,唯独三毛获提名的最佳原作剧本却榜上无名。《滚滚红尘》的英文片名叫做《TILL THE END OF THE WORLD》(直到世界结束),难道都预告了三毛之死? 
   

关于三毛(Echo CHAN) 
--------------------------------------------------------------------------------

  本名陈懋平, 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生, 浙江省定海县人, 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肄业。曾留学欧洲, 婚后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迦纳利岛, 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 写成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一九八一年回台后, 曾在文化大学任教, 一九八四年辞去教职, 而以写作, 演讲为重心。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去世, 享年四十八岁。 

  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 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 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 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 

  “懋 ” 这个字是家谱上的排行,而“ 平”则是她老爹期望和平而选取的。洋名叫“Echo”,但“三毛”这个名字,真是不知从那里钻出来。从三毛的《闹学记》一序中只提及“三毛”二字中暗藏一个易经的卦。 但又是什么玄机呢?真是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个“懒”得可爱的名字。 

  爸爸说 : 她很复杂 

  妈妈说 : 好, 狼又来了。 

  三毛说 : 暧, 这你们就不懂了。 

  生平 

  1943年3月26日 ( 农历2月21日) 生于四川重庆。 幼年期的三毛即显现对书本的爱好, 5岁半时就在看《红楼梦》。 初中时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 初二那年休学, 由父母亲悉心教导, 在诗词古文、英文方面, 打下深的基础。 并先后跟随顾福生、邵幼轩两位画家习画。 

  1964年, 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均先生的特许, 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 课业成绩优异。 

  1967年再次休学, 只身远赴西班牙。 在三年之间, 前后就读西班牙马德里大学、德国哥德书院, 在美国伊诺大学法学图书馆工作。 对她的人生历练和语文进修上有很大助益。 

  1970年回国, 受张其均先生之邀聘在文大德文系、哲学系任教。 后因未婚夫猝逝, 她在哀痛之余, 再次离台, 又到西班牙。 与苦恋她6年的荷西重逢。 

  1973年, 于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 与荷西公证结婚。 在沙漠时期的生活, 激发她潜藏的写作才华, 并受当时《联合报》主编的鼓励, 作品源源不断, 并且开始结集出书。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在1976 年5月出版。 

  1979年9月30日夫婿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 三毛在父母扶下, 回到台湾。 

  1981年, 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 在国内定居。 同年1月, 《联合报》特别赞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 回来后写成《万水千山走遍》, 并作环岛演讲。 之后, 三毛任教文化大学文艺组, 教小说创作、散文习作两门课程, 深受学生喜爱。 

  1984,年因健康关系, 辞卸教职, 而以写作、演讲为生活重心。 

  1989年4月首次回大陆家乡, 发现自己的作品在大陆也拥有许多的读者。并专诚拜访以漫画《三毛流浪记》驰名的张乐平先生, 一偿夙愿。 

  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 完成她第一部中文剧本, 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 

  1991年1月4日清晨去世, 享年48岁。 

  三毛生平 

  三毛本名陈平,一九四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生,浙江省定海县人,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肄业曾留学欧洲,婚后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迦纳利岛,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一九八一年回台后,曾在文化大学任教,一九八四年辞去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重心。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去世,享年四十八岁。 
  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 
  三毛英文名叫ECHO,三毛本是笔名,从三毛的《闹学记》序中只提及“三毛”二字中暗藏一个易经的卦。但又是什么玄机,就不得而知了。但三毛本人又曾说过:起初起此名,是因为这个名字很不起眼,另有一个原因就是说自己写的东西很一般,只值三毛钱。 
  三毛于1943年3月26日(农历2月21日)生于四川重庆。幼年时期的三毛就表现对书本的爱好,5岁半时就在看《红楼梦》。初中时期几乎看遍了市面上的世界名著。初二那年休学,由父母亲悉心教导,在诗词古文、英文方面,打下次坚实的基础。并先后跟随顾福生、邵幼轩两位画家习画。 
  1964年,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均先生的特许,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课业成成绩优异。 
  1967年再次休学,只身远赴西班牙。在三年之间,前后就读西班牙马德里大学、德国哥德书院,在美国伊诺大学法学图书馆工作。对她的人生经验和语文进修上有很大助益。 
  1970年回国,受张其均先生之邀聘在文大德文系、哲学系任教。后因未婚夫猝逝,她在哀痛之余,再次离开,又到西班牙。与苦恋她6年的荷西重逢。 
  1973年,于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与荷西公证结婚。在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她潜藏的写作华,并受当时《联合报》主编的鼓励,作品源源不断,并且开始结集出书。 
  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在1976年5月出版。 
  1979年9月30日夫婿荷西因潜水意外事件丧生,回到台湾。 
  1981年,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在国内定居。同年1月,《联合报》特别赞助她往中南美洲旅行半年,回来后写成《万水千山走遍》,并作环岛演讲。之后,三毛任教文化大学文艺组,教小说创作,散文习作两门课程,深受学生喜爱。 
  1984年,因健康关系,辞卸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生活重心。 
  1989后4月首次回大陆家乡,发现自己的作品在大陆也拥有许多的读者。并专诚拜访以漫画《三毛流浪记》驰名的张乐平先生,了确夙愿。 
  1990年从事剧本写作,完成第一部中文剧本,也是她最后一部作品《滚滚红尘》。 
  1991年1月4日清晨去世,享年48岁。 

  三毛作品全集 

  《撒哈拉的故事》 1976年5月初版 
  《雨季不再来》 1976年7月初版 
  本书可归纳为表现心灵生活经验的写作,一种人类深思默省存在的意义,灵魂的归依,命运奥秘等问题的写实.这些作品构成三毛生命的一个阶段,亦是日后成熟三毛的基石. 
  《稻草人手记》 1977年6月初版 
  《哭泣的骆驼》   1977年8月初版 
  《温柔的夜》 1979年2月初版 
  《娃娃看天下(一)》 1980年2月初版(译成) 
  《娃娃看天下(二)》 1980年2月初版(译成) 
  季诺笔下的玛法达,跟玩伴菲力普、马诺林、苏珊娜、米盖、自由、吉他,他们的喜怒哀乐二十年来感动了成千上万的世界读者。作家三毛将他们带来中文世界,是一套感人的漫画。《娃娃看天下》出版至今畅销不绝,是你一能错过的一套感人漫画 
  《背影》 1981年8月初版 
  《梦里花落知多少》 1981年8月初版 
  《万水千山走遍》 1982年5月初版 
  《兰屿之歌》 1982年6月初版(译作) 
  《送你一匹马》 1983年7月初版 
  《清泉故事》 1984年3月初版 
  《倾城》 1985年3月初版 
  《谈心》 1985年3月初版 
  《随想》 1985年3月初版 
  《刹那时光》 1986年1月初版(译) 
  《三毛说书》   1987年3月初版(有声书) 
  《我的宝贝》 1987年7月初版 
  《流星雨》 1987年7月初版(有声书) 
  《闹学记》 1988年7月初版 
  《阅读大地》 1989年7月初版(有声书) 
  《滚滚红尘》 1990年12月初版(电影原著剧本)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