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的感觉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02-13) 网络资料 3232 0
作者:罗静  来源:新疆康普  

   月亮越圆越亮,心就越沉越慌,而到年末时,却是见不得月亮变成月牙儿,因为这样就表明过年了,身在异乡时,还有什么时候比过年更让人想家呢? 
    转眼又到春节,已经近两年没有回家的我,仰望挂在天空中的月亮,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想家,因为她带点怪异,带点温馨,涩涩的偏又甜甜的。 
    想家的那种感觉,不是肝肠寸断,也不是热泪欲零,而是淡淡的忧伤萦绕在心间,也许就象人们所说的牵肠挂肚吧。特别想家,特别想有爸爸、妈妈和姐妹的家。 
    家,在几千里外的地方,静静地等我,等我用思念履行那个在记忆的最深处,被乡恋涂抹了多少个月圆月缺的夜和风风雨雨的昼的心灵的约定。 
    家是寒夜里一点明明灭灭的温暖的光,是晴空里一片轻轻柔柔的洁白的云,是旷野上一棵屹立在孤独之中却又远离孤独的参天的树,是一张无形的却又深深打捞每一个游子思乡之情的记忆的网,是两鬓斑白老眼昏花的慈母用丝丝担忧与期盼编成的游子身上冬暖夏凉的衣。 
    总在梦中见到家中的水稻田,见到爸妈在田中耕作,播种,还有收获。梦见我家那小小的水塘,光脚举着小木棍钓龙虾的姐姐和妹妹,有碧波荡漾的菜畦……晚饭后的打闹,和着屋外的蛙鸣和蛐蛐的叫唤,合成一幅家的配乐图。而此时,才觉得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即使是我藏在心中的梦想,也是带着泥土气息的! 
    从我离开武汉,每周我都会给家里一个电话,“声声叮嘱父母情,丝丝白发儿女债”,一个电话有时候就会让我潸然泪下。家,一字抵万金,家,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天伦之乐。人没有爱不行,人没有家也不行,找到回家的路,才会找到心灵最深处最亲切最真诚的那份感觉,才能真正理解家的涵义:是家让我鼓足勇气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家让我淡化痛楚和悲哀,是家给我新生和温暖…… 
    乡愁是一种说不清的痛,想家是一种难表达的情,想家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手表的指针走得太懒。想家的时候,总会觉得自己永远是一个孩子,离不开自己的爸妈,离不开自己的家。才觉得,家就是一首歌,是首深情的曲子从我一出世的时候就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液和精神之中,不管走到天涯海角,只要在工作的间隙望一眼故乡的方向,或者在某一个宁静的夜晚,在走出办公室或者走出酒绿灯红之后,有意无意间举头望一下家的方向,不用低头,家就已经在我的思念中、记忆里了,感觉家人的声音随着我的脉搏在耳边轻柔地响起…… 
想家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家,是什么?家是我们受伤时的避风港;家是爱的组合体;家是一个很伟大的词! 
    家,是什么?我默默地问自己。原来,家,是心儿流浪的最后一站!  
  
 
想家的感觉 ︶ㄣ午夜の开心 
 
出来工作也有很久了,经常是在一个地方呆不了多久,就又去另外一个地方,接触不同的人,但是都是些浅显的交往,没有了时间去真正走进一个人的世界,麻痹自己,让自己在繁重的工程中不去想家,家的感觉曾经是那么的遥远与陌生,好象是一叶浮萍,没有了根基,也没有了归处,有的只是不断地漂泊,也曾经为此而兴奋,但是兴奋之后有的只是空虚与寂寞.

每天晚上看着周围村民的家里那或明或暗的灯光,呼吸着燃烧树枝后的青烟,独自坐在破败的院子里,望着星空发呆,只为远方的家人和朋友在我心中.

离家的日子里让我对家,对家人,对家里的一切有了从来没有过的眷恋,也让我的身心在对家的思念中煎熬着.我真的想家了,而且是那么的迫切与渴望.

在想家的时候读着短信,从中能体会到一些与家人的联系和温情.

家,我要回家,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中,去呵护它,去感受它,虽然我现在不能回家,可是我的心在家中,我愿做那风筝,无论飞的再高再远,维系的线绳确始终在家的那边......

感觉这两个字.不得不承认自己向来都是不太想家的,但这一次却突然的就想家了,很不能自我控制的那种.

人说其实思念才是一种能称之为幸福的东西.是啊,想家的人应该是幸福的,虽然首先是孤独的.心有所牵,直至牵肠挂肚,如同喝烈酒炽热的烫伤感觉.人类最伟大的幸福就是LOVE,亘古不变,绵绵不绝.
很是羡慕有所思之人,他们是幸福的,在我看来.
出门在外,随处漂泊,人就好像是风筝,而线头永远是家.
飞翔在外的风筝总是会想家的.
风起的时候,靠风风筝才能乘风破浪,自由飞翔.
家是最好的避风港湾啊.
暑假没回家,这五个字以为着我将会离家整整一年,一年的时间不在家啊.从来没试过离开家这么久,要到一年的时间.一年的时间,掐指算算好象也不是很长,或许闭上眼睛数数就过去了,但这其中的滋味不好受啊,就如同一个失散离群的孤雁一个人只身孤零零地漂泊,在寂寞中漂泊.在孤单的天空中游荡,嘶列的叫声只有自己听得见,没有人回应,在空荡荡的天空中空荡荡地回响.撕心裂肺,震撼自己的五脏六腑.
翻滚的空气凝聚成为风.
有风的时候,总是身不由己地随风飘荡,如果不是身上还系着一个细小的线,真的就会忘记了另外一端的家了.
而只有自己在风停下来之后,快要沉重坠落之际,才终于会想到了家.
今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该有七天了吧,自己一个电话也没给家里打去.很喜欢给妈打电话,虽然拿起话机时都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妈妈一个人在滔滔不绝地像黄河之水说个不停,而我只有做聆听者的份儿,静静地聆听.差不多每次打电话回去都是妈一个人在说,而自己好象也很习惯亦或喜欢上这种对话方式.在千里中外的异乡,能听到家人的熟悉才声音,本该就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幸福了,还要强求什么呢.
母亲老了.人说人越老越像小孩子,这叫返老还童吧.想以前我都是唯母亲之话是从,而如今,母亲好象都听我的了.
长大了,终于有了这种感觉.
父母在岁月的层层剥落之后逐渐老去,一天一天一层一层的剥落,直到在肌肤上铭刻了或深或浅的裂痕,见证着青春的痕迹.而我却在一天一天的长大着.
父母老了,也只能依靠他们的儿女了.
依靠,这意味着什么?责任?我想是的.突然之间又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又重了些许.这对于父母来说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如释重负的释然感.
昭华已逝,时光不再.
我不敢再去想.
一个人劳累了大半辈子,没过上什么好生活,一生只为自己的儿女,总盼望自己消逝的青春能在热女的身上延伸,自己退到了历史的角落旮旯.
默默到注视着,伟大的父母.
没有风的时候,总会想家.
一切尽在不言中.
爸妈弟,想你们了…….
哎,人生要是没有太多无奈该多好! 

  蝶飞莺舞的花季,
最爱看 阶畔初放的雏菊。
那种娇羞脉脉的风韵,
和那种浑然无知的静谧,
散发着生命的感动!
高阔的屋檐,呵护着这份美丽,
如同幼年的我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剪影,
印在脑海里,日日浮现,
回回都是温馨甜蜜。

云密风薰的雨季,
最眷恋流萤舞动的金翅。
那股绚丽辉煌的火焰,
和那股披肝沥胆的真挚,
洋溢着生命的渴望!
深邃的夜空托载着这份努力,
恰似我追逐梦想的少年心绪,
溶入血液里,时时跳跃,
刻刻充盈着浪漫希冀。

星稀雾淡的霜季
压抑着推窗望月的情愫。
那缕如泣如怨的清笛,
和那缕黯乡魂,追旅思的柔肠,
吟唱着生命的遗憾!
莹澈的月光削磨着这份心力,
仿佛成年的我郁闷已久欲诉无奈的孤寂,
映进双 眸里,渐渐感受,
年年添加的酸涩苦楚。

天寒地冻的雪季,
难再寻旷野漫步的逸致。
那条形容枯槁的花枝,
和那条空幽没有足迹的小路,
印证着生命的周期!
融化的冰水加剧了我的无力,
正是飘泊人难以遏止的回忆,
流出心坎里,滴滴蕴涵着,
即将爆发的灼热痛意。
     
(二)
街灯亮起,
故乡那盏灯也随之在心头亮起,
依然熟悉。
飞鸟归去,
游子那颗心亦伴它悄然而归去,
无法控制。
不忍听孤雁哀唳,
只听见自己空茫的低喟---
曾未停息。
不忍看满城风絮,
只看见自己丰盈的乡思---
扑朔迷离。
想家的感觉是一把刀:
离开的愈久愈远就愈锋利---
刺痛了你的心,镂刻了你的回忆!
想家的感觉是一张网:
撒开时总是此刻收回的却永远是往昔---
绊住了你的人,阻挡了你的风雨! 
想家的感觉是白糖,是黄莲,是红酒,
是一盏绿茶,是一杯黑咖啡:
是所有岁月遗留在你生命里的痕迹---
漫画了你的情,品尝了你的人生!
想家的感觉是案头那朵干燥花:
馨香不变,永不老去!  

我一直觉得想家的感觉是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才会有的,比方说到了美国,     或者到了海南,所有的月亮和风都是陌生的,身边来来往往的人说着听不     懂的语言,这个时候就会开始想家。
    
    所以我从不认为自己会想家,我离父母居住的城市只有一个多小时的火车     车程,车票连预定都无需预定,到了火车站,一个小时之内必定有回家的
    车,上了车八成还有座位。比去中关村还简单,身上只背一个小包,装读     物,装钱,装通讯录,装没做完准备拿回家做的项目。虽然有火车,却一
    点也不象旅行,连洗漱用具都不用带,家里有,全套的,用塑料袋封好放     在柜子里,单等儿子回家打开。儿子一直不回家,东西就永远在那里放着,     包括儿子住的房间,父母每天都要打扫一次,等着我也许下一分钟就会站     在门口。
    
    然而想家的程度,回家的频率,与离家的距离是成反比的,越近,反而越     很少想家,更难得回一次家。总觉得家就在身边,伸手就摸得到,连父母
    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水龙头在滴水,蔬菜下锅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     近在咫尺,一点也没有回家的冲动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回过无数次家     了,回得不能再回了,就是这样。
    
    今天中午,突然母亲打来电话。天气热,空调的一个功能她突然调不出来了,    打长途电话来问我,怎么办?因为当初是我按照说明书,一点一点调整到位     的。
    
    我想回答她,但是突然发现我忘了,我忘了那说明书上是怎样写的了,我连     空调的控制面板是什么样子都忘记了,忘得干干净净。我上次操作那个白色     的家伙的时候,好象是在几个世纪之前。
    
    也许有什么东西飞进眼睛里去了,因为眼前的一切景物突然变得模糊。
    
    也许,是该到回一次家的时候了,趁我还没有忘记家门是朝哪个方向开的时候。。。。"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