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性溃疡、出血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5-10-01) 医药生命 4109 0

消化性溃疡、出血

    5·1肝胃百合汤(董建华)

    〔组成〕柴胡10克黄芩10克百合15克丹参15克乌药10克川楝10克郁金10克

    〔功能〕疏肝理气,清胃活血。

    〔主治〕胃、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十二指肠球炎及胃神经官能症等属肝胃不和、肝郁气滞血瘀、肝胃郁热者。

    〔用法〕日一剂,水煎服,分早晚两次取。

    〔方解〕胃主受纳,腐熟水谷,喜润恶燥。脾主运化水谷精微与水湿,喜燥恶湿。胃气主降,水谷得以下行;脾气主开,水谷精微才能输布全身。而脾胃要完成其正常功能,又离不开肝的疏泄作用,脾胃得肝之疏泄,其升降才能正常,功能方可健旺。肝还能为脾散精,疏泄胆汁助消化,条达情志以舒畅气机等。脾、胃、肝在生理上密切相关,一旦发病,又无不相互影响。肝失疏泄,则横逆犯胃克脾,致脾胃受损,运化失司,肝失滋养则疏泄失常,致肝亦病。

    胃脘痛的表现虽主要在胃,但无论在临床验证上,还是在病理方面,又无不与肝脾密切相连。本病病因大体可归纳为精神因素和进食因素两个方面。精神因素如忧思恼怒,久郁不解,伤及于肝,肝气不舒,横逆犯胃,胃气失其和降,以致胃脘胀痛。若迁延不愈,可出现肝郁化火犯胃,耗伤胃阴而口干苦,饥而不欲食;灼伤胃络而呕血,黑便;久痛伤及脉络,气滞瘀结,故痛有定处而拒按,甚则脉络破伤而出血;以上均涉及到肝,同时涉及到脾。

从上分析,本病主要由肝、脾、胃此病及彼,相互影响,使三者功能失常所致。治疗胃脘痛,若只治脾胃而不治肝的方法显然欠于周全。故近代医家夏应堂氏指出:“至于胃脘痛大都不离乎肝,故胃病治肝,本是成法”。    余既往治疗胃脘痛时,曾用“柴胡疏肝散”、“小柴胡汤”等方,也注重了治肝,而疗效却不明显。经临床反复揣摩体验“用药须避刚燥”乃第二心得。前贤夏应堂氏云:“胃病治肝,本是成法……但治肝应知肝为刚胜,内寄风火,若一味刚燥理气,则肝木愈横,胃更受伤矣。”清代医家陈修园在谈治胃脘痛方“百合场”时指出:’“久病原来郁气凝,若投辛热痛频增”余拟“肝胃百合场”乃是取“百合汤”、“丹参饮”、“小柴胡汤”、“金铃子散”、“颠倒木金散”方意,筛选化载而成。方取丹参饮而不用檀香、砂仁;选“小柴胡汤”而去法夏;取“颠倒木金散”而不用木香,盖檀香、砂仁、法夏、木香均属辛温香燥之品,虽能收到暂时止痛之效,但久用则症状反而加重,对治疗本病是不利的。

  本病的发生、发展,气滞为其重要的病机之一,故取性平之柴胡,微凉之郁金,性寒之川间,微温之乌药以疏肝解郁,理气和胃。乌药虽温,但不刚不燥,能顺气降逆,疏畅胸隔之逆气,与苦寒性降之川间为伍,相互抑其弊而畅其长,于气阴无损也。久病入络,气滞血瘀,络损血伤,故用丹参、郁金以活血通络,祛瘀生新。气郁久之化火,血瘀久之生热,本方又取黄芩以清解肝胃之热。久病致虚,当以补之。但温补则滞胃,滋腻之药又碍脾,故重用百合、丹参清轻干补之品,,以益气调中,生血,养胃阴。

本方在归经上,或入脾胃,或走肝经。合而为之,不燥不腻,能取得多方协调,标本兼顾,疏理调补,相配得当的作用。不仅缓解病情较快,而且宜于久服,从而达到根治的目的。

    〔加减〕上腹痛有定处而拒按,舌质滞暗或见瘀斑者加桃仁10克;腹痛而见黑便者加生蒲黄10~15克;便秘者加火麻仁或瓜篓仁  15~20克;口燥咽干,大便干结,舌红少津,脉弦数者加沙参、麦冬各15克,或加生地12克,瓜萎15克;神疲气短者加太子参  15克,白术  12克。

    〔按语〕本方药简量轻,集寒热补泻气血于一炉,肝胃同治,疗效颇著,是不可多得的一首良方。这种组方配伍方法也值得学习师法。

      5.2健胃散(郭谦亨)

    〔组成〕鸡子壳80克甘草20克贝母20克佛手20克枳实 10克

    〔功能〕理气解郁,制酸健胃。

    〔主治〕胃痛泛酸.(相当于胃、十二指肠溃疡)。症见上腹隐隐作痛,进食缓解,饥则痛显,痛处固定,发作规律,或灼热嘈杂,院闷腹胀,恶心呕吐,暧气吞酸。

    〔用法〕鸡子壳拣去杂质,洗净烘干,枳实放麸上炒至微黄色。同其它药共研成细粉,放入玻璃瓶内贮存备用。每日饭后1小时,调服4克。

    〔方解〕胃、十二指肠溃疡,在中医则属“胃痛”之一。其病位在上腹(偏右)或当“心窝”处,多由胆胃不和,气机阻滞,以致邪郁胃脘。健胃散功能理气解郁,和中健胃。其中鸡子壳制酸消饥止胃痛,止血敛疮治反胃;甘草和中护胃,缓急止痛。据药理研究,前者含碳酸钙、磷酸钙有制酸作用;后者能使胃酸高者降、低者升而起调节作用,其浸膏对“消化性溃疡”有抑制作用。二者相偕,更增强制酸和保护粘膜作用而敛疮。再合浙贝母之辛散苦泄,开郁散结;佛手、枳实之理气解郁,降浊升清,既可使木郁解而不克胃;又能防甘草之甘腻壅滞,合为治脘痛、泛酸之通用方。此方经数十年临床应用,治例甚多,效亦称著。然而,疾病是不断变动进退的,脘痛也一样。此证初起多实,久则寒热交错,虚实间见。始则在经多气滞,久则入络血亦瘀,故又必须辨明虚实、寒热、气血而随证加减。

    〔加减〕疼痛势急,心烦易怒,嘈杂日苦,舌红苔黄燥,为热郁,加石膏  20克、大黄  15克、芦根  20克、川谏子  12克;痛而喜暖,涎冷,肢凉乏力,舌淡苔白,为虚寒痛,加黄芪40克、白芍20克、肉桂10克;痛处固定,拒按,舌紫脉涩,为血瘀,加丹参 3 0克、郁金 15克、三七 15克、桃仁 15克;兼有黑便,或便血,加大黄2 0克、三七 15克、花蕊石 15克、地榆炭 2 0克、元胡  15克

  〔按语〕本方 药少、平和,舒肝理气、制酸、护膜,且散剂调服,故最宜胃病。堪称简、便、廉、验之方。

    附郭谦亨简介:生于1920年,陕西省榆林人,现为陕西中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郭氏出身中医世家,幼承庭训,并从医于当地名医。1938年行医塞口,1955年在陕西中医进修学校任教担任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善长内科,尤精于脾胃病的诊治。

      通讯地址:陕西省中医学院。邮编:710000。

    5.3理脾愈疡汤(李振华)

    〔组成〕党参15克白术10克茯苓15克桂枝6克白芍12克砂仁8克厚朴10克甘松10克刘寄奴15克乌贼骨 10克生姜 10克元胡 10克炙甘草 6克大枣 3枚

    〔功能〕温中健脾,理气活血。

    〔主治〕适用于胃、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糜烂性胃炎等病。症见胃脘隐痛,喜暖喜按,俄时痛甚,得食痛减,腹胀暧气,手足欠温,身倦乏力,大便溏薄,舌质淡暗,舌苔薄白或白腻,舌体胖大边见齿痕,脉沉细等,中医辨证属于脾胃虚寒。气滞血瘀者。

    〔用法〕取冷水先将药物浸泡30分钟,用武火煎沸,再改文火煎30分钟,取汁约150毫升,再将药渣加水二煎。每日1剂,分早晚两次温服,以饭后两小时左右服用为宜。

    〔方解〕本方以《伤寒论》小建中汤合《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四君子汤为基础,通过临床实践加减化裁而成。用于治疗因饮食生冷不节,损伤中阳,或久病脾胃阳虚,复加饮食寒冷所伤,中阳不振,虚寒凝滞,气血不畅而成溃疡者。方中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益气健脾;桂枝、白芍、生姜、大枣配炙甘草调和营卫,温中补虚,缓急止痛;砂仁、厚朴、甘松、刘寄奴、元胡疏肝和胃,理气止痛活血;乌贼骨生肌敛疮,制酸止痛。共奏健脾温中、活血止痛。生肌愈疡之效。

    〔加减〕如溃疡出血,大使色黑如柏油样,加白芨10克。三七粉3克(分2次冲服)、黑地榆12克;如语言无力,形寒畏冷,四肢欠温,加黄芪15一30克,甚者加附子10—15克;如嗳气频作,加丁香5克、柿蒂15克;如食少、服满,加焦山植、神曲、麦芽各12克。

    〔按语〕本方多香燥,易伤阴津,故于阴虚者不直使用。对于脾胃虚寒者也应中病即止,不宜久服。

    〔典型病例〕王某,男,34岁,司机,于1972年11月18日初诊。患者自述间断性胃脘隐痛8年余,每于春秋季节疼痛加剧。现胃脘隐痛,饥饿时痛甚,得食痛减,痛处喜暧喜按,腹胀嗳气,时泛吐清水,身倦乏力,手足欠温,大便如柏油状,日行2一3次。诊视中:面色萎黄,形体消瘦,舌质淡暗,首薄白,脉沉细。曾多次经钡餐检查,均提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李氏认为本病属脾胃虚寒、气血瘀滞之胃院痛,故应以温中健脾、理气活血为治。方用理脾愈疡汤加三七粉3克、黑地榆12克,水煎服。上方服3剂,胃痛明显减轻,柏油样便消失,食后仍腹胀嗳气,方中去三七粉、黑地榆。加丁香5克、柿蒂15克,继服。三诊:上方又进9剂,胃痛、腹胀、嗳气、泛吐清水等症状消失,大便正常。李氏认为此时症状虽得控制,但仍应继续服药,作为善后治疗,以强健脾胃。用理脾愈疡汤共研细木,每日3次,每次6克,于饭前冲服。患者又服散剂I月余,精神、饮食均好,无明显不适,经钡餐检查提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愈合。2年后随访未再复发。

    5.4健中调胃场(李春山)

    〔组成〕党参15克白术10克姜半夏6克陈皮6克降香10克公丁香6克海螵蛸15克炙甘草6克

    〔功能〕益气健中,调胃止痛,愈疡制酸。

    〔主治〕消化性溃疡、慢性胃炎。症见胃痛、嘈杂、泛酸、空腹尤甚,得食稍减,喜暖喜按,噫气矢气,大便或溏或燥,舌质淡红,苔白滑,脉象沉细或强,中医辨证属于脾气虚偏寒夹饮者。

    〔用法〕先将药物用冷水浸泡20分钟,浸透后煎煮。首煎沸后文火煎30分钟,二煎沸后文火煎20分钟。煎好后两煎混匀,总量以200毫升为它,每日服1剂,早晚分服,饭前或饭后两小时温服。视病情连服3剂或6剂停药1天。俟病情稳定或治愈后停药。服药过程中,停服其它中西药物。

    〔方解〕方中党参、白术益气健中,调补脾胃;姜半夏、陈皮理气化痰,降逆和胃;降香化瘀止血;公丁香温中降逆;海螵蛸制酸愈疡;炙甘草和中缓急、共奏健中调胃、愈疡止痛之功。对脾胃虚弱,气滞停饮,偏虚偏寒之胃痛、嘈杂、泛酸话症有良好效果。

    〔加减〕胃中冷痛较重者,加良姜、华澄茄;既腹胀满,噫气矢气多者,加佛手、香椽皮;泛吐清水,或胃有振水音者,加茯苓、生姜、三七粉(另冲服)。

    〔按语〕本方系由《外科发挥》六君子汤加减组成。

    〔典型病例〕房某,男,44岁,1985年10月15日初诊。患胃院隐痛10余年,每届秋冬加重。近因嗜食凉饮,胃痛发作,空腹尤甚,得食稍缓,喜暖喜按,噫气、嘈杂泛酸,胃有振水音,大便先硬后溏。上消化道钡透及拍片,诊为胃及十二指肠复合溃疡,曾服胃仙-U、甲氰脒胍不愈。诊脉沉细,舌淡红,苔白滑,予健中调胃汤加茯苓15克、生姜6克,水煎早晚分服。进药3剂,胃痛止,偶有不适,少顷即安。原方加减服30余剂,临床症状完全消失,复查上消化道钡透拍片,病灶愈合,龛影消失,随访2年一切良好。

    5.5溃疡止血方(粉)(谢昌仁)

    〔组成〕黄芪15克太子参12克白术6克炙甘草5克当归6克白芍10克阿胶珠10克地榆炭10克侧柏炭10克乌贼骨12克煅龙牡各15克溃疡止血粉乌贼骨3份白芨2份参三七粉1份

    〔功能〕溃疡止血方;健脾益气,养血止血,和营定痛。溃疡止血粉:收敛止血,活血化瘀,制酸止痛,生肌护膜。

    〔主治〕上消化道出血,不论便血与吐血,尤以溃疡出血疗效最佳。

  〔用法〕溃疡止血方以水两碗约1000毫升左右,煎煮滤液约350-400毫升,每日1剂,每煎2次,早晚分服。溃疡止血粉以乌贼骨、白发、参三七粉按比例配制,共研极细末,每次5-10克,每天2-3次,温水服下。

  〔方解〕上消化道出血者,以脾胃虚寒证型为多,即所谓“阴络伤则血内溢”是也。所以然者,脾胃络损,气不摄血而溢出。气与血密切相关,“气为血帅,血为气母”,内经》早有所云,故治血当治气为其原则。《类证治裁·血证总论》即日:“气和则血循经,气逆则血越络”、“治血直调气”。

    治气者,又有降气、清气、益气之别。此因脾胃虚寒,阴络损伤,治当益气。是以参、芪、术、草补脾益气,又取其甘温之性,祛脾胃之虚寒,得以温中摄血固脉,使血行经脉之中;伍当归。白芍、阿胶珠,气血双补,阳中有阴,和营血而能止痛,乌贼骨收敛止血、且能制酸止痛,本草纲目》言其主治“唾血,下血”;血“见黑即止”,故用地榆炭、侧柏炭;更以龙牡收敛止血。益气固脱双重作用,防止随气脱之变。本方功能益气摄血、气血双调。固涩而能护膜,且能防止虚脱,临床治愈率达98%。

    溃疡止血粉中乌贼骨功可收敛止血、制酸止痛,对胃脘痛伴吞酸、嗳气、便血者颇有功效;白芨收敛,药性粘涩,止血颇佳;参三七既可止血,又能活血散瘀定痛,合而成方,收敛止血,生肌护膜,收效较佳。

    〔加减〕若肝郁气滞,暴怒伤肝动血,则直加疏肝和血之郁金6克、焦栀6克、当归6克、赤芍10克、丹皮6克、牛膝12克,去益气生血之品如生芪、太子参等;热郁气滞、和降失调、久病伤络者可清中止血,加炒川连3克、陈皮6克、姜夏10克、炒竹茹6克、茯苓12克、甘草4克;胃阴亏虚,内热耗津伤络者宜养胃阴,酌加沙参12克、麦冬10克、川石斛12克、玉竹12克等,去生芪、白术。

    〔按语〕上消化道出血大致分为脾胃虚寒型与肝胃不和型,临床治疗益气摄血为主。本方即是根据上消化道出血病人大多为脾胃虚寒,并以溃疡出血为多而设。即使是肝胃不和型患者,大多因久病或曾出血等因素而致脾胃虚寒,不能统血者屡见不鲜,根据辨证属虚多实少,治疗大法仍以益气摄血为主,仍用本方。但胃脘胀痛明显,舌苦厚腻者不直使用本方。

    〔典型病例〕潘某,男,32岁,某厂技术员,住院号41565。患者1971年起即有胃脘瘤病史,钡餐拍片诊断为“十二指肠球部溃疡”。1980年7月1日上午突然解柏油样便约600克,伴胃脘疼痛,纳谷减少。化验大便隐血(++++)乃收入院。

    入院时面色少华,神倦乏力,四肢欠温,纳谷不香,大便色黑如柏油样,日解一次,苔薄白,脉濡。此属久痛入络,脾胃虚弱,中阳不运,气不摄血,血从下溢,治以益气摄血法:

    黄芪15克太子参12克白术6克炙草5克当归6克白芍10克阿胶珠10克地榆炭10克乌贼骨12克煅龙牡各 15克。

    服药2剂,加溃疡止血粉10克,1日3次,大便转黄,隐血转阴,上腹部无不适,精神较佳,纳谷亦香。

    5.6脘腹蠲痛汤(何任)

    〔组成〕延胡索9克白芍12克川谏子9克生甘草9克海螵蛸9克制香附9克蒲公英20克沉香曲9克乌药6克

    〔功能〕缓解脘腹疼痛。

    〔主治〕凡急、慢性胃炎,胃、十二指肠溃疡,胃神经官能症,慢性肠炎,慢性胆囊炎,胆石症,慢性胰腺炎,内脏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等病引起的脘腹疼痛或连及胁肋,属肝脾(胃)气血不调者,均可服用。

    〔用法〕水煎服,一日一剂。或将上药研未为散,开水吞服。

    〔方解〕朱丹溪口:“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佛郁,诸病生焉。”引起脘腹痛的病因有多种,但气血郁滞则一。气血郁滞,责之于肝。《素问·至真要大论》有“木郁之发,民病胃脘当心而痛”。故肝胃气郁则脘痛,肝脾气郁则腹痛,“并且均可连及胁肋,以其部位为肝气所郁也。本方即抓住肝胃(脾)气郁这一关键病机,方中除首选治“心痛欲死”的延胡索外,并辅以降气行气止痛的乌药、香附、沉香曲。“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放方中入芍药、甘草,酸甘化阴,缓急止痛,与理气之品相伍,既疏肝气,又缓肝急,一鼓一收,相辅相成,切中治肝要旨,故取效甚捷。从临床上看,许多脘腹痛都是寒热错杂的。本方即有性偏寒凉的川谏子、蒲公英,又有属于温性的沉香曲、乌药,寒温并用而步理气血,因而适应面较为广泛。蒲公英为清热解毒佳品,余以为此药味甘性寒,除用于乳痈及疮疡之外,用以治胃,常能起养护之作用。故凡脘痛偏于热者,亦可加大剂量至30克,每获良效。

    〔加减〕脘腹疼痛并有泛酸呕吐者,可酌加姜半夏9克、吴茱萸  3克;噫暧气多者亦可加越鞠丸(包煎)15—30克。

    〔按语〕本方名日“脘腹触痛汤”,旨在止痛,验之临床确收良效。但药多香燥,易伤阴耗气,故应中病即止,不可久服。

    〔典型病例〕罗某,男35岁,职员。1989年4月25日初诊。

    曾患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经常胃脘作痛,空腹时为甚,亦常于午夜痛醒,苔微腻,脉弦,先予触痛:延胡索9克、白芍12克、川谏子9克、乌药9克、制香附9克、海螵蛸9克、蒲公英20克。沉香曲12克,三剂。服药后痛即缓解,再取五剂巩固。

    附何任简介:1921年生于浙江杭州市,其父何公旦乃浙江名医,幼得庭训,精研医典,尤崇仲景之学,深得医道之真谛。 1941年毕业于上海中国医学院后,悬壶故里,名声日噪。1959年筹建成立浙江中医学院后长期从事医、教、研工作。曾先后任杭州市中医协会会长、浙江中医进修学校校长、浙江中医学会常务理事、浙江中医院院长。从医50余年来,临证注重实效,对疑难杂证、肿瘤病的诊治均有独到之处,屡起沉疴。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