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2-25) 历史札记 3701 0
通过对宗教改革背景及其过程的介绍,使学生了解德国、瑞士及英国等国的宗教改革历史。
第三节 宗教改革(The Reformation)

一、宗教改革的背景

宗教改革兴起于16世纪的德国,随即席卷整个西欧。在前文中曾提及早期基督教的发展史略,耶酥、保罗时期的基督教未形成庞杂的体系,392年被罗马帝国定为国教并推广。此后基督教形成了两个中心,一为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二为罗马的天主教。东正教此处暂且不论,而天主教在西欧与封建统治的世俗政权则始终摩擦不断。在经历了"阿维尼翁之囚"和"天主教会大分裂"后,罗马教廷的威信和权力急剧下降,再也无法回复英诺森三世在位时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教廷则依旧延续着往日的生活。世俗权力虽有削弱,但在精神上的统治地位仍然牢不可破,而教廷更是利用这种特权来获取各种现实利益诸如领地、免税等。这种状况显然不是世俗政权统治者所愿意看到的,因此正在兴起中的西欧诸国迫切需要某种理论或是论争来摆脱罗马教廷的精神控制,以便切断其对本国的现实控制。这也是1500年左右西欧诸国世俗政权所面临的共同任务。对于新兴中的资产阶级而言,天主教的清规戒律无疑是一种极大的阻碍,诸如反对高利贷等。另一方面,天主教的地产与特权早已让他们垂涎三尺。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宗教改革是西欧诸国对罗马的决裂。

二、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与德国农民起义

理解本段需要明白两个问题。为何马丁·路德会跳出来进行宗教改革?为何德意志诸选侯会支持马丁·路德?首先来看下第一个问题。

马丁·路德,早年进入爱尔福特大学主攻法律,但在1505年他却进了修道院。(教材中提到了"断然放弃学业",这种说法显然不如《文明史》中反抗其父意志的说法来得可信)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放弃学业进修道院的决心倒是极为虔诚的。起初年轻的路德所遵循的作法显然是极为传统的中世纪方法,即通过一切努力来达到自我拯救,包括绝食和祷告。他忏悔的次数是如此的频繁,以至于被他弄得精疲力竭的忏悔神父曾开玩笑地对他说,与他那虔诚的祷告相比,他的罪行实是在太微不足道了,因此他实在应该多去犯点重罪再来祷告。然而这一切并不能使可怜的路德平静下来,在他眼里那狂怒的上帝似乎根本不会满足。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513年,按照禅宗的说法就是那一年他悟了。在阅读《圣经》时,他开始有了新的认识。在读到《诗篇》中"凭你的公正搭救我"时,他对应当如何获取救赎的方法发生了转变。早年他曾不知疲倦试图通过自己的善行来获取拯救,现在他却认为,拯救不是自身的力量所能获取的,而是靠上帝的怜悯来获得的。依靠上帝的仁慈,只要人们信仰他,就能使人获得救赎。这便是后人所称的"因信称义"。至此,早年路德眼里那狂怒的上帝变成了仁慈而怜悯的上帝。这种获取拯救与自身的努力无关的说法在圣奥古斯丁的神学体系中便早有提及。公元400年前后,希波的圣奥古斯丁便曾坚定地认为,关于该拯救谁和该惩罚谁,是上帝通过永恒得到启示来完成的,人们在这个世上所作的一切功过是非均于事无补。显然,这种极端的看法否认了人类的一切自由和责任,对人们在现世的行为没有任何的约束。因此在中世纪,圣奥古斯丁的神学体系被大幅改动,形成了以"托马斯主义"为主体的神学体系。

完成了这种思想转变后的路德,所面临的现实却是宗教的种种陋习与教会的黑暗腐败。今日的人们或许不会更多地体会到疾病的痛苦,但在鲁迅笔下那沾满鲜血的馒头中我们还能隐隐看出人类对于疾病的恐惧。在一个被疾病和天灾所围困的世界里,脆弱的人们不由自主地抓住超自然的稻草来寻求现世的健康与来生的得救。教会所代表的就是这些稻草中最大的一根。中世纪的欧洲教会陋习之多,简单列举几个例子就可见一二。比方说有些信徒相信吃圣饼就能避免某种疾病;而在治疗方面,流行的作法是使用所谓基督和圣徒的遗物,因为他们相信这些遗物有着神奇的治愈效果。因此在这一时期,遗物的交易发展非常迅速。以至于路德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萨克森地区的选侯,外号智者的腓特烈,便在其城堡教堂里收集了大约1.7万件遗物,其中有所谓摩西燃烧的毛发残烬、神圣摇篮的部件、基督襁褓的碎片和33块神圣十字架的断片。马克·吐温曾讥讽地说过,在全欧洲,圣十字架的断片足够盖一座谷仓。

1517年之前的路德仅仅是维登堡大学里一名普通的讲师,与吾相仿。最终促使路德站出来的却是一起偶然的事件。1517年亚尔伯特通过贿赂当上美因兹大主教后,开始大肆发行赎罪券。赎罪券最初是在11世纪末开始实行的,而这种特权是由教皇授予人们参加东征十字军的奖励。但是,原本作为有特殊业绩而赐予的特权,渐渐变成可以用金钱购买的商品。14世纪时,教皇们开始用赎罪券来筹集资金用于建造教堂或医院。发展到极至是在1476年教皇西克斯图四世时期,他宣布这种赎罪券不仅适用于活人,也能适用于已死之亡魂,即可为死去之亲朋好友购买赎罪券的方法来帮其进入天堂。至此,赎罪券已彻头彻尾地成为天堂入场券,只要有钱便可换取。此时的路德在得知此消息后,并非如教材所述那样怒不可遏,而是应其同僚的要求,于1517年10月31日提出了《九十五条论纲》,反对赎罪券的作法。这篇文章原先旨在学术上的辩论,且是用拉丁文写成的而非德文。此后的发展便如教材所言,1519后路德参加了著名的莱比锡辩论,坚持认为教皇和所有教士都只是一些难免有错误的人,而罗马教廷的某些做法明显已使其失去了神圣的权威。

走上与天主教信仰决裂的路德得到了德意志选侯的庇护。在教皇宣布开除路德的教籍后,他潜心写作,通过三本广为流传的小册子(其中一本名为《教会被囚于巴比伦》),迅速构建了新路德教的大纲。他的主要观点为:只要信仰耶稣便可得救赎,《圣经》是第一位的(而吃圣餐等均属形式),以及所有信仰者均为教士(而非任圣职的特殊集团)。他还认为牧师可以结婚,应当废除修道院制度等。当时的德意志诸侯们很快便发现,这时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首先是经济上的因素,路德在《告信奉基督教的德意志诸贵族》一文中曾指出,"红衣主教已经吸干了意大利,现在要到德意志来了"。诸侯们发现,如果采用路德教,就无需每年向罗马进贡大批税收款项。此外,更重要的是,1500年左右的欧洲各民族国家正在兴起,德国也不例外,这种趋势在政治上的表现就是使君主成为各行各业的主导,无论是在宗教方面还是世俗方面。因此,此时的封建统治者们纷纷要求在自己的领地内有权任命教职,限制并削减教廷独立的管辖权。后期的路德由于和诸侯们达成了联盟,思想变得极为保守。在《论世俗的权威》中他坚持认为应永远服从"神圣的"统治者,并猛烈抨击闵采尔和他的农民起义。

闵采尔早年曾追随路德,后来当路德依靠德意志诸侯的力量从而变得保守后,开始与路德分道扬镳。他与路德最大的分歧在于,他否认《圣经》是唯一无误的启示,信仰的主要依据是圣灵的启示而非圣经,这种圣灵的启示表现为人的理性。同时闵采尔还认为可以在现世建立一个天国而无需在来世。这些观点显然极度地超出了路德的神学框架,更令路德难以忍受的是,闵采尔还直接参与了农民起义。在闵采尔的鼓动下,德国于1524—1525年爆发了规模宏大的农民战争,约有2/3的农民投入了战争。这次农民战争有三个中心:士瓦本、法兰克尼亚、萨克森和图林根。其中萨克林和图林根的农民起义是德国农民战争的顶点,由闵采尔直接领导。

路德进行宗教改革后,北部和中部的德意志诸侯国成为路德派新教国家,而南部的则仍为天主教国家,双方在1546年—1555年的战争后缔结了奥格斯堡和约,和约规定了"教随国定"的原则,即诸侯有权决定其臣民的信仰,而1552年之前为新教诸侯所夺取的天主教会的财产由其继续占有。至此,路德派新教得到了正式承认并在德意志北部和中部地区推广。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