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编户齐民”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1-01) 教学教育 6534 0
关于“编户齐民”

问题起源:新编高中《中国古代史》教材P36:“编户齐民 汉朝国家统一,人口众多。西汉人口最多时,近六千万;东汉末年,人口也达到五千六百多万。两汉对百姓的管理,实行编户制度。那些被正式收入政府户籍的平民百姓,称为编户齐民。编户齐民具有独立的身份,依据资产多少承担国家的赋税和徭役、兵役。”



课本上关于“编户齐民”概念的介绍,是准确的。但汉代的户籍,基本上沿袭秦代,既有一般平民的编户籍,又有其他不同等级和贵贱之别的特殊户籍。也就是说,国家人口中,除了编户齐民之外,还有其他人口类别。一般来说,汉代户籍制度统计的类别如下表:



秦汉时代,赋税收入构成国家财政收入的主体。秦汉赋税的种类颇多,大致可分为三项,即土地税、人头税和杂税。



土地税是国家向土地所有者征收的土地收益税,秦汉称之为“田租”。秦汉的土地所有者,包括地主与自耕农,每年须按其土地的数量及收获量,依一定的田租率,向国家交纳租谷和刍稿(牧草、禾秆)。田租的轻重是由田租率决定的。在秦汉时代,田租率经历了一个由高至低的变化过程。

汉初,社会经济残破,民生凋敝,汉王朝因而采取了减轻田租的政策。西汉最初的田租是“什五税一”,即田租率为1/15。但其后刘邦又加重了田租,到惠帝即位后才回落,恢复到十五税一。此后,终惠帝、高后之世,田租率大约未再变动。到汉文帝时,进一步减轻了田租,到景帝二年,以三十税一(即1/30)为定制,直至西汉末年。这里有一个地方注意,周代的亩制是100方步为亩,到春秋末年,晋国六卿制田,开始突破百步为亩的周制,秦国自商鞅变法以后,便实行240方步的大亩制,秦汉统一中国之后,仍有不少地区沿用周代100方步的小亩制,武帝改革亩制,在全国范围内统一使用240方步的大亩制,但田租额未变,仍按小亩亩产的1/30征收。由于小亩改大亩,农民所拥有的田亩数便减少了。《盐铁论·未通》:“田虽三十而以顷亩出税。”可知田租是依“顷亩”征收的。既然农民的田亩数减少,所缴纳的田租量也就相应降低。1大亩等于2.4小亩,对于原来实行小亩制的地区,田租率实际便由1/30降至1/72。一般的算法是,亩产3石,田租4升。

汉代田租的征收方法,主要依据田地的亩数,参照当时的平均亩产量,租率为1/30,租额固定。《盐铁论·未通》说:“田虽三十而以顷亩出税,乐岁粒米粱粝而寡取之,凶年饥馑而必求足。”表明田租是按田地的亩数而不是按当年的收成量来征收的,无论丰歉,农民都必须缴纳同样的田租。这与《食货志》所记李悝尽地力之教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李悝之制:“今一夫挟五口,治田百亩,岁收亩一石半,为粟百五十石,除十一之税十五石。”名为什一之税,但实际上是百亩的定额税收量。东汉时仍按百亩计征,安帝建光元年(121年),诏“京师及郡国被水雨伤稼者,随顷亩减田租”,其意即按百亩为单位视情况而减征,并非逐亩察看,按亩而减征。

汉代将按人、户缴纳的赋税称作“赋”,其征收单位是“算”。赋钱即人头税,通常每人1算,为120钱。但这只是一般的情况,迟嫁的女子、商人、奴婢出算要多于一般平民,加倍或至五倍。汉代的赋通常是征收钱,但有时也征收谷物,在产铁的地区曾经征收过铁,在少数民族地区则征收布帛,王莽时,在全国范围征收过布帛,东汉中期以后,赋税征收布帛的记载渐多。算钱不是按年而是按月征收,其派用和数额各不相同,这表明赋税制度在当时尚未完善,赋税的征收情况很不稳定。由于算无定额,这就便于官吏私自多征民赋。有一个案例记载,文景时代某地每个成年人每年可能要缴纳500钱左右的算钱,汉代一个五口之家,纳算钱者如包括妇女,大约应有四人,则四人一年所纳算钱为2000钱左右,若以当时谷价每石50钱来计算,“百亩之收不过百石”的小农之家,年收入约为5000钱,而算钱为2000钱,要用去5000钱的40%。可见,在所谓的“轻徭薄赋”的文景时代,人民的赋税负担也是相当沉重的。汉武帝时,成人的人头税是每人每年120钱,称为“赋钱”。这项命令大约是在武帝推行盐铁官营、均输平准等政策和颁布算缗令之后制定的,因为贾捐之曾说汉武帝时“民赋数百”。从“民赋数百”到“人百二十为一算”,下降的幅度不小,若无其他增加财政收入的相应经济政策的支持,是难以实现的。武帝晚年,对其以往曾加重民赋深感后悔。从武帝以后,“人百二十位一算”成为定制,这个制度基本上一直延用到东汉末年。

汉代的成年男子,每年要为官府提供一定的劳役,可以亲身服役,也可以出钱代役。在内地服役,一月一更,可由服役者雇人代劳,其工钱是2000钱;去边境戍边,每年3日,不去的人缴纳代役金300钱给官府,由官府发给戍者,每年3日。由于大多数人并不亲身赴边,而是缴纳300钱的代役金,这笔钱就成了一种赋税,称作“过更”,又称“更赋”。

课本中所谓编户齐民“按资产多少承担赋税”,恐怕就是指杂税中的资产税了。

汉代有资产税,其税率是每万钱出1算,1算为127钱。编户齐民的家庭财产包括田、宅、车、牲畜和奴婢等,但有时日常生活用品也被计为家资。资产税的征收,由本乡的有秩、啬夫主持。《续汉书·百官志》:“有秩、郡所署,秩百石,掌一乡人,其乡小者,县置啬夫一人。皆主知民善恶,为役先后,知民贫富,为赋多少,平其差品。”这说明贫富与纳赋的多少是相关联的。按家资出税,自然是以户为征收单位。这种资产税是目前所能确知的汉代按户征收的唯一的赋税项目。在文献记载中,没有找到它的专用名称。汉代的资产税同军费有着明显的联系。

如果课本中所说的按资产多少承担赋税,确是指这个资产税,那么它占整个赋税制度中的比重相当小,而仅凭此就说编户齐民的赋税按资产多少承担,更有误导之嫌。实际上,就汉代整个赋、役、徭制度来说,都说不上按资产多少承担的问题。至于徭役、兵役这些明显按人算的项目,更说不上按资产多少承担了。

Tony Deng,2003.10.14.

参考资料:
1.《中国经济通史·秦汉经济卷》,林甘泉主编,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年8月版
2.《中国古代经济史》,齐涛主编,山东大学出版社,1999年12月版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 2006-12-29 20:38:31 回复

      看完了这篇文章,我还是不怎么清楚,我想请教你,“编户齐民具有独立的身份,依据资产多少承担国家的赋税和徭役、兵役。” 与两税法中按照资产征收赋税有什么不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