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理论是一门当今最大的伪科学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5-09-27) 医药生命 3589 0

作者:思想贩

伪科学是科学和人类社会进步的大敌。不过,伪科学本身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从长远的角度看,伪不敌真、邪不压正,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伪科学终将会被人们抛弃。但可怕的是那种贴着“国粹”标签,受到国家保护的伪科学。这种伪科学则不大好对付,因为它头顶上有一把由政府提供的保护伞,它可以同科学进行不公平的竞争。它有宣传邪说的自由,而别人没有批评邪说的自由,你一批评就可能被人扣上“贬低民族文化”、“崇洋媚外”等大帽子。中医理论就是这种受到国家保护的伪科学中的第一大户。

国家为什么要保护这一伪科学?没啥正经理由,不外呼就是因为那是“国粹”。即使是癞疮,那也是咱们中华民族头皮上长出来的。否定了它,岂不是给咱五千年的辉煌民族文化抹黑吗?

不仅政府加以保护,而且很大一部分民众也赞同这种保护,并且把中医理论视为是一门科学。为什么会如此,一种说法是,中国民众的科学教育水平普遍较低,因此对伪科学缺乏足够的鉴别力。这种说法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我认为它还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仍然在于国家的保护。

在知识信息高度膨胀和社会生产高度分工化的现代社会,任何人都不可能是每一个学科领域的专家。隔行如隔山。例如我是学文科的,对自然科学了解就不多,因此一个学理工科的人拿他专业中的一个很低级的把戏就能把我骗了。但我同样也能拿我专业中的一个低级把戏把他骗了。别说文理这种大的分科,就是在同一个专业里,有时隔门也如隔山。记得有一次我就一个数学问题去请教中国科学院数学所的一个研究员兼博士生导师,他看了以后说,“我不懂”。我十分诧异,问,“你不是专门研究数学的吗?”他回答说,“这很正常,在我们所,经常是你研究的东西我不懂,我研究的东西你不懂。数学的学科分支越来越多,你即使研究一辈子,也不敢说自己懂数学。”所以,法轮功的信众中会有许多专家学者,一点不奇怪,因为他们虽是某个方面的专家,但他们对人体生理学却可能是一无所知。因此,当有人在这方面吹得神乎其神时,他们就有可能上当。所以,对于一个专业性的问题,无论你懂不懂,你只要假装懂,并且有一个很好的口才,闭眼瞎说一气,总会有一部分人相信,因为总会有一部分人比你还外行。例如数学先生之所以能在网上赢得一批崇拜者,就是他深明这一原理的结果。他在网上只管求异、求邪、求怪,而从不求真,但也总能赢得一批头脑简单者们的喝彩。相反,一些网友的严肃求真的帖子,反倒可能平淡无奇,引不起人们兴奋。

那么在这种信息膨胀、分工日细的时代,伪科学是不是就可以大行其道了呢?也不一定,因为伪科学还有一个天敌,那就是---言论自由。伪科学能骗得了外行,但它却骗不了内行。无论其骗术多么高明,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只要人们有学术批评的自由,内行人总能够轻而易举地将其揭露,让其露馅。但是,一旦这种批评自由受到了限制,那就完蛋了!中医的那些荒谬理论,之所以在科学高度发达的当今还能够大行其道,蒙骗和坑害大众,主要就是依赖了政府的保护,依赖了政府对批评自由的限制。

我想,肯定有人会这样来反驳我:“你纯粹是在胡说八道!我明明看到中医治好了很多人的病呀?中医理论要是伪科学,它怎么还能治好病呢?”

这些人的糊涂认识产生于如下两个原因:

(1)他们不懂得中医理论和中医经验的区别

中医经验是一种发现,而中医理论则是一种解释。发现是客观的,而解释则带有主观性,甚至可能完全是一种胡说八道。比如,有一种什么植物,人吃了会中毒身亡,人们领教了以后就不敢再吃了,这就是经验。人们纳闷,为啥吃了这东西会死人呢?于是有人就出来解释了,说是这种东西吃进肚子后会在肚子里着起火来,把人的心肝烧焦,并且还能爆炸开来把人的肠子炸断。说的人可能是吃饱了撑得顺嘴胡说,也可能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故意招摇撞骗---反正也没人敢吃上一把,然后切开肚子看看。于是有些老实人们就信了。其后,人们以讹传讹,慢慢就成了一种理论。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讲,吉平给曹操喂毒药,被曹操一推,药汁洒到了地上,于是地上冒起一股烟火,并且地砖也裂开了一条大缝。稍有些药理学知识的人,看到这里岂不得笑破肚子吗?可见满腹经纶的罗贯中在医学方面也是个白丁。中医有时也能治好病,就是基于人们在千百年里所积累起来的一些实践经验,而跟它那胡说八道的理论一点关系也没有。

如果说荒谬的理论仅仅是对已获得的经验进行事后解释,对实践没有什么影响,那倒也不要紧。但其实不然。人们需要理论的目的是为了用它来指导实践,而这样一来麻烦就大了,错误的理论就成了误人害人的罪魁祸首。例如中医理论中那个最荒谬的五行说,最开始不过就是江湖术士们招摇撞骗的一种戏法。说是世界上一切东西都由金、木、土、水、火五种元素构成,而这五种元素之间又有一种相生相克的关系: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以现在的科学观点来看,这不纯粹是一种荒谬愚昧的原始人的概念游戏吗?这种概念游戏本身在逻辑上就漏洞百出,完全是靠偷换概念来建立牵强附会的联系。例如,说金能生水,啥理由?金属能熔化嘛。好,就算熔化的金属是水,那么从这种“水”里怎么会长出木来呢?显然后面的一个水又被偷换成了非金属的水。再如,火只是一种物质的化学变化过程,它本身怎么会成了一种物质呢?再如,“克”是啥意思?一个地地道道的糊涂概念!既然它与“生”的概念相对,那么它的含义就应当是“灭”啦?可是,金克木不过是改变了一下木的形状,怎么能叫灭?木克土,难道植被不是在保护土壤,而倒是在消灭土壤?土克水,那么黄河上游的土壤怎么会被水给冲跑了呢?就是这样一个江湖术士的诡辩游戏,中医居然把它拿来在人的身上胡套。先套五脏: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再套五腑(不是六腑吗?不行呀,六跟五套不上,所以只好扔掉一个啦):胆属木、小肠属火、胃属土、大肠属金、膀胱属水。既然把五脏五腑套进了五行的框子,那么再根据五行的相生相克关系,一大堆胡说八道就来了。例如什么:“肝属木,脾属土,故肝可以抑制脾。脾要是有了病,就应当‘抑木扶土’。”此外,中医不仅用五行说来胡套人的身体器官,还用它来套颜色,套味道,套这套那。什么青属木、赤属火、黄属土、白属金、黑属水;什么酸属木、苦属火、甘属土、辛属金、咸属水,等等。然后,根据那个跳大神的五行说,这“理论”就又来啦。例如什么:“肝色属青,味属酸,故如有面色发青,喜食酸味等症状者,则可诊断肝脏受病。”由此可见,中医的许多理论与那些巫婆大仙们跳大神的原理,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根据这种“理论”来给人治病,不纯粹是瞎胡闹吗?!

(2)他们不懂得“伪治疗”的原理

所谓“伪治疗”,就是装模作样的治疗,而实际上患者疾病的变化与痊愈跟这种“治疗”没有多大关系,即使有一点关系,那也只是推迟了疾病的痊愈过程。

伪治疗(包括巫婆大仙们的行当)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乃是基于这样一个重要的客观事实,而这个客观事实大多数病人是绝对不知道的,那就是:百分之九十病人的疾病是可以自愈的。也就是说,假设有100个人患了病,即使没有医生的治疗,其中一病不起而直至死亡的人,一般也不会超过10个。因为人体有一种很神奇的抵御疾病和完善自身的生理功能,90%的疾病它都能够将其克服。因此,即使你对医学一窍不通,你只要穿上一件白大褂,往医院的诊室里一坐,来了病人你随便给他开点什么药,比如维生素啦,消化散啦,止疼片啦什么的(只要别开那些极危险的烈性药就行),我保证你的治愈率能达到90%以上。病人们的头脑里永远有一个无法摆脱的误区,那就是他认为他的病不治就不会好。所以,你即使以100元的价钱卖给他一个羊粪蛋儿,他病好以后也会对你感激不尽,尽管事实是,他如果不吃你给的这个羊粪蛋儿,他的病可能好得还会更快一些,但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鄙人就曾学过几年医,当过几年医生,因此对医道的内幕略知一二。记得我刚在医院坐门诊时,就傻呼呼的。有时来了病人,我看了以后,就告诉他,“你这病不用治,顶多三五天就会好的。”于是很多病人背后就说啦:“某某某这个小年轻,根本就不会治病,对病人也很不负责任。老说你这病不用治,自己就会好。真没听说过还有这种道理。”我听到后感到很委屈,但我认为我是完全按照医学上的道理来办事的,你不信,我也没啥办法。但后来有一次,我看到我的一个同事老大夫,给病人开了一大堆与其疾病无关的药,我就问他:“你那些药是治他那种病的吗?”他笑笑说:“反正都是些营养药,吃了也无害。你要不给他开点药,他就会说你没有给他认真治。”一言点醒梦中人,我顿时开了窍。打那以后,我也就聪明了起来。来了病人,不管大病小病,有没必要吃药,我都给你开上一点药。不管有用没用,至少对你也是一种精神安慰嘛。如果不开药,你会骂我,而且你的病好了,也不领我的情。给你开上点药,即使根本没啥作用,你的病好了,你也会把帐记在我头上,而且药钱又不用我出,何乐而不为呢?这就叫“伪治疗”。但这有啥办法,又不是我愿意这样做,都是你们这些愚昧的病人们给逼的。尽管对很多病人,我采取的都是这种伪治疗办法,但如果有人说我不会治病,我的病人中肯定有90%的人会站出来说,“你说某某医生不会治病?纯粹是胡说!我的病就是他给治好的呀。”所以,当我说中医的理论是胡说八道时,肯定会有95%的病人会站出来反对我。怎么成了95%?因为除了90%的自愈病人外,还有5%的病人的病是被中医们以中医经验治好的。当然,我这里没有把具有副作用的伪治疗考虑在内,如果把它考虑在内的话,那么上述比例数大概还得改为90%,因为可能还有5%的本可自愈的病人,被那种以阴阳五行说为基础的伪治疗给治死了。

因此,我的主张是:彻底抛弃那些以原始迷信为基础的中医理论以及与其相关的各种伪治疗方法,同时把那些有实用价值的中医经验纳入到现代科学医学的研究视野中来加以研究提炼,并使其溶入到现代医学中,直至最终让中医这一门落后的原始医学寿终正寝。这样,我们国家的医疗治愈率就将会从90%提高到95%(当然,这个比例数只是一种理论描述语言,不一定与实际的数字完全相符)。


--------------------------------------------------------------------------------

气功和中医都不是科学

刨根

我这个判断很可能不受欢迎,那就耐着性子看吧!拒斥异己的主张本身就是不科学的态度。

气功这东西可以说历史悠久,在中华民族的健康史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单从“调心、调息、调身”的角度上定义气功,气功则不过是一种夹杂着自我心理暗示的体操或打坐手段,它根本与“气”无关,练习者获得某种程度的治疗效果也不足为奇,毕竟,即便是散步这样的运动也对身心健康产生益处,至于像打坐之类的调节方式,则主要利用自我暗示的作用,利用植物神经的自动调节(被某种东西吓着后心跳和呼吸的变化就是边缘神经系统起作用的突出例子),改变机体的生理状态,进而产生某种有益的效果(当然也可能事与愿违)……。遗憾的是,情况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气功的理论中首先假定了根本无从观察的“气”的存在,还有经脉之类的子虚乌有的东西,这就使得气功根本不具备科学的基础,即:它假定了一种不存在的东西来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这就决定了气功在强身健体方面表现出来的功效绝对与那种理论无关,而仅仅表现为经验上的成功。在“气”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没有分子生理学方面的支撑之前,气功就没有自己的物质基础。在经络没有获得解剖学方面的证实之前,经络就仅仅是一种神话,这个神话之所以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的原因无非是它通过间接的形式与真实的生理过程练习了起来。例如针灸就是如此,通过刺激某些“穴位”,影响到被刺激的区域的体液和神经调节,通过反馈,进而作用于身体的其他部位,产生某种作用。特别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所谓的穴位首先是经验的产物,得了某种病,到底应该刺激那些穴位本质上不是理论的产物,而是经验的总结(在此过程中,不知有多少代人艰辛的钻研---其中也包括临床的被试),正是有数千年的经验支撑,所以看上去那种理论也仿佛是一种科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经络学这种理论也不断经由实践而调整自己,以至于最终达到了仿佛可以按照理论了解决问题的地步,然而,问题就在于,科学是一个演绎和说明系统,除非通过经络学的几个最简单的原则,就可以理论上说明什么病应该怎样治疗,它便不是科学。

显然,气功是关于人体这样的物质系统的,由于根本没有发现“气”这样一种物质的东西(注意:迄今为止的观察手段已经排除了我们发现不了某种存在于人体中的东西的可能性),因此,它的理论前提根本就不存在,而不存在自己的对象物的科学本身就连神话都不是,它不过是一个描述经验效果的假说系统,不过是对经验的一种说法,而非对经验的有根有据的杰说,因此,它不是科学,而是经验系统。

再来谈谈中医。首先我的承认,假如没有中医这样的手段,中华民族恐怕早已被疾病灭绝,中医作为中华民族与疾病进行斗争的历史的产物,其包含着巨大的实用价值。中医理论作为对这一漫长的斗争史的理论总结,也多少有着自己内在的自恰性。尽管如此,中医尚不足以是一种科学,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中医在解释致病的原因上就存在着致命的缺陷,它的整个病理学中根本就找不到病毒和病菌的影子,换句话说,它的病理学仍旧停留在经验的水平上,而缺乏一个真实的物质基础。例如某人表现出口干舌燥等症状,中医也许会说“此人肝火太旺,应清热去火……”,我们自然要问:“肝火”是什么东西?答案自然没有!不过,事实上,“肝火”不是别的,正是被认为导致了“肝火”旺盛之后的那些症状的那个原因---这个原因的确存在,但不是有一种叫做“肝火”的实体存在着---遗憾的是中医偏偏假定了存在着这样的实体!……至于把性功能与肾联系起来,则更是笑话,这个笑话并不可笑的地方就在于:这里所谓的肾仅仅是关于性功能这一客观现象的“实体假定”,至于采用哪种方法可以起到强化性功能的作用,则不是一个理论上可以推演的问题,而无非是经验的总结或者尝试,于是错误的理论基础并不妨碍产生某种有效的治疗手段!

其次,中医在解剖学上对人体缺乏研究,以至于连血液循环和体验循环的理论都没有(尽管经络学也提到循环---可惜这个管道系统连同管道里循环着的东西都并不存在),至于神经理论则更使近乎空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医不可能具备一个坚实的科学基础,它只能是一个经验假说系统,而不是一个科学系统。另外,中医在生理学上对人体生理机能的解释也是似是而非的,由于没有细胞学和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科学基础,更谈不上遗传学方面的基础,它也只好在经验的基础上就事论事,它无法从理论上描述事实和过程,而只能把事实和过程变换成一种“像理论”的说法。比如说现在我们知道所谓的中风无非是大脑某些区域因淤血或其他病变导致的神经功能性损伤,而在中医中,则认为是经络不通之类(即认识到肯定是某种输出通道出了问题),至于该怎么治疗:活血通络。如何活血通络呢?在它的经验体系中有的是具有活血通络的药物(例如具有促进血栓溶解的药物)---至于那一种最适合于治疗中风,则不过是个经验问题。当然还可以用针灸的方式来刺激机体,以便机体产生某些反馈效应---这同样是经验,而不是科学……。

至于中医的药理学,在生物化学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它在理论上的落后程度就更是一目了然。不过,这不是说西药就一定比中药好,毕竟,知道某种药物中到底是那种物质在起作用,以及是如何起作用的,并不等于知道世界上哪些东西中存在着可以治疗某些疾病的物质,尤其是应该如何搭配它们的比例和进行加工处理……在这些纯经验的领域,中华民族数千年延续不断的文明史所积累的经验是西医无可比拟的,把传统医学的经验现代化,使中医成为真正的科学,摒弃那些神秘主义甚至虚无主义的东西,把自己的基础建立在近代分子生理学、生理学、解剖学、病理学、药理学乃至遗传学基础之上,我相信中医将获得巨大的发展。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