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掣签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0-29) 历史札记 3708 0
金瓶掣签 
 

--------------------------------------------------------------------------------
 
  从理论上讲,活佛转世是一种宗教制度,其仪轨、程序、内容都与佛教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实际上,它是西藏政教合一的必然产物,在它产生的初期阶段就与政治发生了一定的关系,到了后来,这种关系就显得越来越紧密,活佛转世须由政府认可,一般它是用金瓶掣签的方式实现的。
  
  降神、问卜、观湖等手段认定活佛的方法,在过去一定时期内显示出了良好的效果,然而后来渐渐暴露出它的弱点。达赖、班禅等大活佛去世后,一些贵族中收买降神者,降神者受嘱妄加指定其转世灵童。在六世班禅时期,身居高位的清高宗亲眼看到六世班禅、仲巴呼图克图、夏玛尔巴都出自一家,而且都是由降神决定的,他知道其中必有连通作弊之事,且这种某个家族长期把持西藏政权的现象,对清政府来说,也是一个不利的因素。因此,清政府认为,以降神认定活佛灵童的方法似乎已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这种做法还引起了许多高僧大德的不满,土观洛桑却吉尼玛在他的《章嘉国师若必多杰传》中发了这样的议论和感慨:“现今多数寻认活佛转世者,总是努力在前辈活佛去世后不久出生的有钱有势的家族的孩子中寻求,一经找到,就不顾护法和喇嘛的授记,真伪莫辨,互相串通,即予认定。另外,在执行问卜认佛等规程时,有的以重金贿赂喇嘛的左右侍从和扮护法者,让他们按自己的意愿做出预言,甚至伪造盖了印的假文书等,种种弊端如妓女的舞步,花样翻新,不胜枚举。由此可见,现在不要说寻认一个真正的活佛,就是像章嘉活佛那样仔细认真,一丝不苟的正直僧人也是比青莲花还稀少,此外,现在某个地方出了一个地位较高的活佛,其他大小活佛就像鹿聚草山一样都在那里转世。安多、卫藏都盛行这种风气,这到底是一种凡夫俗子所难以理解的大德圣贤的特点,还是一种浊世的明显迹象?”由此可见,以降神问卜等寻访认定活佛灵童的方法越来越难以确定真正的灵童,其中掺杂了很多人为的因素,对此,清政府自然不会视而不见,放任自流。因此,清高宗即决定制造金瓶两个,一个放置在北京雍和宫、供内外蒙古活佛使用。另一个放在拉萨大昭寺内,供西藏、青海、西康等地的活佛转世使用。1792年,乾隆派御前侍卫惠伦、乾清门侍卫阿尔塔锡弟恭贲金瓶至藏。金瓶掣签规定,寻访或确定新的灵童时,首先由拉穆吹忠等四大护法降神,将已预选出的灵童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各写一签,贮于金巴苯瓶内,召集僧众连续祈祷七天,由驻藏大臣亲自监视,如吹忠等四大护法神所指的只有一名,亦须将一个有灵童名字的签牌和一个没有名字的签牌共同放进瓶内,假如抽去没有名字的签牌,还要另找灵童。
  
  西藏历史上第一个经金瓶掣签认定的是第十世达赖喇嘛。据《十世达赖喇嘛传》记载:最初选了五个灵童,工布、仁蚌、嘉德嘎如各一名,昌都地区两名,经筛选,最后选出三人做为金瓶掣签的候选人,即昌都地区两人,理塘地区一人,经奏禀,批准可以掣签。将大昭寺金瓶迎到布达拉宫。驻藏大臣文干及灵海和汉藏官员以及诺门汗、三大寺及上下密院等僧俗官员都临场,三位灵童及其父母也到场。掣签开始前,先由满文秘书用满文将三个灵童的名字写在三支签面上,接着藏文秘书用藏文将三名灵童的名字写在签上的另一面,待写好之后,驻藏大臣灵海向金瓶行礼三次,然后驻藏大臣文干又向金瓶顶礼三次,将金瓶内的三支签适当摇动,在毫无疑义的情况下,将一支签从瓶中取出,高高举起,观看签文,大声呼道“理塘”,接着把此签送给班禅、诺门汗、灵海大臣以及僧俗众人等观看,对未抽出的签也随后拿出,同样对众宣读以除疑义。随后将所中之签插在金瓶上的盛满作供奉用的青稞钵内,并当场面告理塘灵童父亲洛桑年扎,说所掣之签是其子强白坚赞,令其父向皇帝顶礼,又向驻藏大臣、班禅、及诺门汗敬献哈达。掣签之后,驻藏大臣呈报皇帝,请求批准,并请予坐床,皇帝逐一诏准。
  
  金瓶掣签制施行之初,经过“先行试掣”而后积累经验推而广之。然而,在特殊情况下,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由政府直接册封,不经过金瓶掣签。1804年8月18日,八世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圆寂,当时,金瓶制度已经确立,而他的转世灵童将首次用金瓶掣签来决定,但是,七世班禅、摄政济隆呼图克图、三大寺代表、全体噶伦等领衔、清驻藏大臣玉宁写了一道奏折转呈嘉庆皇帝,内容是邓柯灵童,确系第八世达赖喇嘛的转世,请求免予“金瓶掣签”。驻藏大臣也向嘉庆帝奏称,经过种种核验,实系第八世达赖喇嘛复出无疑,请求“免其入瓶掣定”,嘉庆破例批准了这一请求。为了使先帝所立的这种规章不致半途而废,嘉庆随后又下一道谕旨,说“此系仅见之事,且征验确凿,往后自应仍照旧章,不得授以为例。”但实事上,后来仍然不时出现过免予掣签的情况。如,第十三世达赖喇嘛,经寻访,噶厦认为朗敦灵童已经肯定为达赖的灵童,因为其它地区未发现有同样的灵童。乃由八世班禅、摄政通善呼图克图、三大寺和扎什伦布的全体僧俗官员联名向当时驻藏大臣松桂上了公禀,要求驻藏大臣转奏清朝皇帝,由于灵童只有一名,且经各方公认,请免予金瓶掣签。1877年3月,光绪帝在奏折后面批示:“贡噶仁钦之子罗布藏塔布开甲木措,即作为达赖喇嘛呼毕勒罕,毋庸掣瓶。钦此”。
  
  一般而言,这种免予掣签的情况发生在所寻访到的灵童只有一个,并且通过问卜、降神、观湖、认领遗物等测试后,确实无任何疑义的时候。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