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夕阳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0-28) 历史札记 2939 0
废都夕阳
    夕阳就象饿坏了肚子的小孩,急不可耐地往山下赶,才下午四点钟,牡丹江
畔的宁安大地就已暮色苍茫。我站在渤海国上京龙泉府的废墟之上,徐徐而来的
黑暗不动声色地撩拨我,让我深沉,让我感叹。人容易在落寞孤寂中忆念曾有的
奢华艳福,却不易在欢宴笙歌中想起惆怅往事。在我的视野里,一道道隆起的土
岗就是历史的脊背,被岁月磨砺得万分苍凉的脊背,此刻在残霞的笼罩之下,呈
露一种顽固的美丽。
    时下中国很时髦搞“锦绣中华”等袖珍景观,其实追溯起来,历史上的袖珍
景观也搞得轰轰烈烈。渤海国作为唐玄宗时期我国东北地区的地方性民族政权,
所辖疆域东到日本海,北至黑龙江以北,南达辽东半岛,也算是东北各民族的盟
主了,自然其京城的建设马虎不得。为此,渤海国王大钦茂派出能工巧匠,到唐
朝的京城长安学习考察。可以想象从荒凉边疆到大唐帝国的繁华都城,无异于二
十年前我们的一些同胞到美国考察,忙于游玩体验都来不及,哪有什么心事搞研
究设计。当时正值盛唐时期,长安建筑的恢宏气派足以让考察者眼花缭乱,局部
借鉴不如全盘照抄,于是755年启用的上京龙泉府就成了“小长安”。别看它
小,长方形的外城周长也有32华里,城墙高约3米,尚有内城、宫城的富丽堂
皇相映衬,工程之大对于渤海国来说也是史无前例了,所有建筑材料都就地取材,
城墙均采用玄武岩筑砌,玄武岩是一种黑色的细粒致密状火山岩,具有气孔构造,
并有耐磨耐酸等特点。至今,在宫城的南北中轴线上有七座宫殿的遗址,玄武岩
地基依然清晰可辨。其中,第二处殿址规模最大,东西长84米,被认为是渤海
国的金銮殿。在其东侧,有一座六柱小亭,亭内是著名的“八宝琉璃井”,灰色
细质岩石的井壁与冷幽的井水相映衬,显得玲珑精美,据说当年的帝王、嫔妃就
饮用此井之水。
    在东北的林海雪原之中,猛然出现了这么一座繁华的都城,确实显得十分突
兀。我们从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看到的威虎山离此不远,当时座山雕只霸占了
一座山头,靠打家劫舍为生,实在不怎么风光。当然,渤海国的气派也没有维持
太久,926年契丹(即辽国)攻陷上京龙泉府,也就宣告了渤海国的灭亡。我
们可以为纯洁的变质、青春的不再、美丽的毁灭而落泪,但是,却不必为一个地
方政权的衰亡,或一个少数民族特征的消失而感伤。以历史眼光看,世界总是在
纷争中趋于大同,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都有殊途同归的时
候。在东北历史上,先秦的肃慎人、秦汉的乌桓人、魏晋的高句丽人、隋唐的渤
海人、辽时的契丹人、金代的女真人……,他们或被征服,或被融合,或被同化,
到清朝可以呼风唤雨的就剩下满人了,如今满族的风俗习惯似乎也成了久远的记
忆。有专家预测,五千年后,人类将说同一种语言,使用同一种货币……。谁能
说得清这历史变迁中的是是非非!
    有稀疏的几株杨树,坦然地承受着秋风的强劲,秋天不是青翠的季节,所以
杨树不必为自身的光秃忧伤。这是一种开明的心态,以这样的心态来面对眼前的
废都,我们才能欣赏一个不断吸收外来先进文化的少数民族博大的胸襟,才能从
容领略晚霞下的废都苍凉的美丽。站在外城遗址的高处,依稀可见牡丹江上五座
桥的遗址,当年渤海国交通的发达及城市经济的繁荣由此可见一斑。当然,渤海
国对盛唐文化的吸收,绝不仅仅局限于建筑上,而且在语言文字、宗教信仰、官
制礼仪等方面都广泛借鉴。据史书记载,渤海国的十五个郡王执政期间,派往唐
王朝的使团就有132个。840年,渤海国派出的使团中有渤海国王子大文萼,
他到长安后,学习唐朝的文化、礼仪、典章制度,并与著名诗人温庭筠结下深厚
友情,在他即将返回渤海国时,温庭筠为他赋诗饯行:
  疆理虽重海,车书本一家。
  盛勋归旧国,佳句在中华。
  定界分秋涨,开帆到曙霞。
  九门风月好,回首是天涯。

    这首《送渤海王子归国诗》流传甚广,不少史册均有记载。至今保存完好的
两件实物,则能证明唐朝宗教文化对渤海国的影响。在外城遗址的西南侧有一座
兴隆寺,陪同我们遛达到寺前的是一弯月牙,寺门紧闭,友人翻墙而过,在后殿
找到守门人。寺内没有电灯,守门人打着手电筒当向导。大凡到兴隆寺的人,都
是奔石灯幢和大石佛来,它们是渤海国时期的佛教石雕艺术珍品。石灯幢又称石
灯塔,高6米,用玄武岩雕刻叠筑而成,塔盖形似亭榭,八角八面,塔身镂空,
整座灯塔雕刻精细,刀法娴熟,敦实古朴;在三圣殿中供奉的大石佛,高丈余,
坐在莲花宝座上,形象端庄,线条流畅,酷似唐朝龙门石窟的佛像。由于大石佛
是用带气孔的黑色玄武岩雕刻而成,所以看起来显得更为沧桑,也更为慈祥。
    忽然随风飘来一股炖鸡的香味,一下子冲淡了石佛前的香火味,不禁悟觉自
己还是一个俗人,对历史的诸多感怀,是吃饱了撑着的时候才涌上心头的。一闻
到鸡肉的香味,历史骤然就飘渺起来,遥远起来。

--
生在水之湄,
死在山之崖。


--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象朵永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了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换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