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5-09-27) 医药生命 4009 0
     《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湖南中医学院教务处 吴润秋*摘 要:成书于2000 多年前的《黄帝内经》对人体生命的起源、本质,生命的生长、繁殖、发育、运动形式、思维等生命现象发生的机理及其与自然环境变化的关系等,有着极为丰富的论述。本文对《黄帝内经》关于生命的论述,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研究,并从生命的分类、生命的起源、生命的现象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发掘和阐述,尤其是对胎孕、男女性别、人体生长发育、人体寿命、人体感觉功能、人体精神思维、健康、体质等方面,作了客观而深入的论述。中医学理论就是在《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的理论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黄帝内经》关于生命科学的理论反为中医学理论所掩盖,不为人们所注意。本文发掘《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旨在光大《黄帝内经》的学术成就,对现代生命科学的研究亦有一定的启迪作用。

    关键词:《黄帝内经》;生命科学

    Theory of life sciences in Huangdi NeijingRunqiu Wu(Hunan College of Tradition Chinese Medicine)Abstract: Written about 2000 years ago, Huangdi Neijing expounds on life mechanism and its relationswith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covering the origin, nature, growth, reproduction, activity and thinking of humanlife. This article makes a systematic study of views on life in Huangdi Neijing by thoroughly elucidating theclassification, origin and phenomena of life. We find that in Huangdi Neijing human life is closely observed andthe narration of pregnancy, sex, growth, life span, senses, mental activity, health and constitution is bothobjective and profound. The theory of life sciences in Huangdi Neijing is the basis of the theories of traditionalChinese medicine, yet it is neglected. This article is to exhume its academic achievement and develop it to ahigher degree and this, we think, will give some enlightenment to the modern studies of life sciences.

    Key words: Huangdi Neijing; life science

    *吴润秋(1949-),男,硕士,湖南中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以来,从事中医基础理论的教学和研究,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著作10余部;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中路113号, 湖南中医学院教务处,邮编:410007;E-mail:wurunqiu2004@yahoo.com.cn

    “生命”一词,首见于《战国策·秦三》:“万物各得其所,生命寿长,其年而不夭伤。《灵枢·寿夭刚柔》:“此天之生命,所以立形定气而视寿夭者。”

    生命科学是现代新兴学科。她是以生命的起源、本质、特征及现象为主要研究内容的一门学科。

    纵观成书于2000 多年前的《黄帝内经》,洋洋20 多万言,大则天地,小则动植飞潜,特别是对人体生命的起源、本质,生命的生长、繁殖、发育、运动形式、思维等生命现象发生的机理及其与自然环境变化的关系等,有着极为丰富的论述。与其说《黄帝内经》是一部医学著作,不如说她是一部古代生命科学的巨作。正如明·张介宾所说:“《内经》者,三坟之一。..其文义高古渊微,上极天文,下穷地纪,中悉人事,大而阴阳变化,小而草《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2木昆虫,音律象数之肇端,藏府经络之曲折,靡不缕指而胪列焉。大哉!至哉!垂不朽之仁慈,开生民之寿域。其为德也,与天地同,与日月并,岂直规规治疾方术已哉”(《类经》序),并明确提出《内经》书名的含义是:“内者性命之道,经者载道之书”(《类经》卷一)。

    我们研究《黄帝内经》中古代生命科学的理论,不仅对现代生命科学的研究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而且对其发展亦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1. 生命的分类

    《内经》将自然界有生命的生物划分为两大类,即“根于中者”和“根于外者”(《素问·五常政大论》)。“根于中者”是指动物类的生命。因为动物类生命具有血气、心知,且其生命力来自于动物自身体内的特征。张介宾指出:“凡动物之有血气心知者,其生气之本,皆藏于五内,以神气为主,故曰中根。”(《类经·岁有胎孕不育,根有神机气立》卷二十五),动物的知觉运动称为“神机”,神去则机息而死亡。“根于外者”是指植物类生命。

    因为植物类生命没有心知,主要依赖外界的自然条件而生存。张介宾指出:“凡植物之无知者,其生存之本,悉由外气所化,以皮谷为命,故根于外。”

    (《类经·岁有胎孕不育,根有神机气立》卷二十五),植物的根去皮剥,绝其外界生化之本而死亡。

    这就是《素问·五常政大论》所说的:“根于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则机息;根于外者,命曰气立,气止则化绝。”

    《内经》运用五行的理论,又将动物和植物各分为五类。动物有毛、羽、倮、介、鳞五类,各类又有三百六十种。唐·王冰有更深入的论述:“毛虫三百六十,麟为之长;羽虫三百六十,凤为之长;

    倮虫三百六十,人为之长;鳞虫三百六十,龙为之长;介虫三百六十,龟为之长。”植物按五色五味及其变化,有无数种。《素问·六节藏象论》指出:

    “草生五色,五色之变,不可胜视;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胜极”。值得注意的是,人类生命属于动物倮虫类范围。

    《内经》的生物分类方法,是以生物的生命特征为依据的,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2. 生命的起源

    《内经》明确提出,自然界生物的生命,起源于天地阴阳的运动变化。《素问·生气通天论》说:“生之本,本于阴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也说:“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在数十亿年以前,天地未开之时,宇宙是一个混沌状态,《易经》称之为“太极”,其中阴阳二气相混,但运动不止。随着时间的推移,阴气逐渐下降,凝而成地,阳气逐渐上升,聚而成天。天地成而有春温、夏热、秋凉、冬寒四时的气候变化。此时,宇宙间就具备了产生生命的环境条件。

    但生命的产生又经历了十分漫长的历史过程。

    现代研究证明,由于地球的物质运动,一部分气态物质如CO2、CO、CH4 等物质上升,进入原始大气圈;由于天体的运动,原始大气圈中的水蒸气放出热量,逐渐冷却,凝结成雨滴,降落到地面,形成地球上的原始水圈。在诸如闪电、雷击、流星、火山、射线、风化等物理、化学的作用下,原始大气圈中的各种无机物发生反应,逐渐产生出如氨基酸、核苷酸、糖、卟啉等有机物质。这些有机物随雨降到原始海洋中,逐渐形成能进行新陈代谢、自我复制的生命体。

    关于这种漫长、复杂的生命起源,《内经》解释为“故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素问·天元纪大论》)。“天地形气相感”,是关于生命起源学说的高度而合理的概括。自古以来,国内外关于生命的起源,有着各种不同的学说,但都不如两千多年前的《内经》所论述的这样客观、合理。“天地形气相感”产生生命的理论且已由现代研究所证实。

    《内经》认为“精”是生命的原始物质。《灵枢·本神》指出:“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

    “精”是自然界天地之气的精华。只有一种精是不能产生生命的,必须在两种不同性的精相结合的基础上,才能产生生命,如阴阳两精、雌雄两精、父母两精。

    “神”指生命活动。《内经》同时也认为生命的产生离不开自然环境的条件,如《灵枢·本神》又指出:“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

    四时六气、阳光雨露,是“天之德”;五行、五味是《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3“地之气”。天德地气上下交通,为自然界的万物化生创造了条件。

    《内经》这种关于生命起源的认识,实际上是在《周易》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如《周易·系辞絪緼传下》曰:“天地,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天地阴阳二气密相交感,有生物、无生物产生了;“男女”在此指飞潜动植之雌雄牝牡二性。两性之精相交构,则产生了生命,人体生命亦无例外。

    3. 生命的现象

    《内经》对生命的现象有大量的论述。

    3.1 胎孕

    胎孕是生物繁殖、不断延续生命种属的主要形式。因一种生物固有的生命特征,繁殖出代代相同的生物,这是人们在长期的观察中得来的常识。

    《内经》更注重自然环境对生物胎孕的影响。如《素问·五常政大论》说:“帝曰:岁有胎孕不育,治之不全,何气使然?岐伯曰:六气五类,有相胜制也。同者盛之,异者衰之,此天地之道,生化之常也。”因自然界五运六气有盛衰的变化,对生物的胎孕产生影响,故有些年份,有些生物胎孕足,繁殖旺盛;而有些生物的胎孕不足,繁殖减少。如《素问·五常政大论》指出:“故厥阴司天,毛虫静,羽虫育,介虫不成;在泉,毛虫育,倮虫耗,羽虫不育。”岁当厥阴风木司天,毛虫类生物,胎孕无损;羽虫类生物,胎孕繁殖旺盛;而介虫类生物则胎孕不足,繁殖减少。岁当厥阴在泉,毛虫类生物胎孕繁殖旺盛;而倮虫类生物胎孕受损,羽虫类生物胎孕不足,繁殖减少。

    关于人体胚胎的形成,《灵枢·天年》论曰: 楯“人之始生”,“以母为基,以父为”,“血气已和,荣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如上文所述,人体生命,是由父母二精相结合而产生的。新生命的产生是以胚胎的形成为标志。具体而言,胚胎的形成,是以母之精血为基础,以父之精气为外卫,二者相互作用,促成了胚胎的形成、发育。胚胎的生长发育过程,首先是气血荣卫开通,使胚胎得以母血的不断营养;其次,由于母血的营养,脏腑组织逐渐形成;伴随着形体的生长发育,包括精神思维意识在内的各种生命功能也逐渐得到了发育。经过十月怀胎,由胚胎变为胎儿,发育成熟后分娩而为人。

    3.2 男女性别

    关于男女两性的区别,《周易·系辞传上》论以乾坤,如“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内经》则以阴阳论,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男性属阳,女性属阴。《周易》和《内经》,不仅指明了男女的属性,更论述到男女两性的形成原理。父母二精结合,形成胚胎,在发育过程中,逐渐分出男女两性。这是因为父精属阳,母精属阴,二者相互作用,阳胜阴则成男,阴胜阳则成女。关于成男成女的问题,正如张介宾所说:

    “若必欲得其实理,则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阳胜阴者为男,阴胜阳者为女,此为不易之至论。”(《类经·有子无子,女尽七七,男尽八八》三卷)。现对胎儿性别鉴别方法之一,是抽取羊水作基因分析,XX 为女性,YX 为男性。X 代表阴,Y 代表阳,道理是一致的。

    男女两性的外在特征区别之一,是胡须之有无。《内经》明确地提取了这一问题,并作出了解释。《灵枢·五音五味》说:“妇人无须”,是因为妇人“有余于气,不足于血,以其数脱血也,冲任之脉,不荣口唇,故须不生焉。”男性一般生须,但有少数男性终生无须,称为“天宦”,其原因是先天不足所致。“宦者”之须去,是因为“伤其冲脉,血写不复”所致。

    3.3 人体生长发育过程

    从脱离母体环境(分娩)那一刻起,人就开始踏上了生、长、衰、老的人生历程,任何人概莫能外。通过长期的观察,《内经》对人体生长发育过程,有了规律性认识。女性以七岁为一个阶段,男性以八岁为一个阶段。大多数女性经历七个阶段,男性经历八个阶段,就完成了从生长到衰老的过程。丧失生殖生育能力是衰老的重要标志。一般而言,女性到了四十九岁,男性到了六十四岁,就进入了更年期,生殖生育能力基本丧失。如《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男不过八八,女不过七七,而天地之精气皆竭矣。”证之实际,这种认识,具有普遍的规律性和客观性。

    《内经》还提出,齿、发、生殖生育能力是观《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4察人体生长发育的重要标志。女子七岁,男子八岁,“齿更发长”,处于发育阶段;女子十四岁,男子十六岁,一种能促进生殖生育的物质“天癸”发育成熟,故女子出现“月事以时下”,男子出现“精气溢泻”,从此时开始,男女交合,就可怀孕生育。

    女子二十一岁,男子二十四岁,“真牙生而长极”,说明生长发育成熟,形体高矮已定型。女子三十五岁“发始堕”,四十二岁,“发始白”;男子四十岁,“发堕齿槁”,四十八岁,“发鬓颁白”,说明此年龄段,人体开始走向衰老。女子四十九岁,男子六十四岁,“天癸竭”,在女子“地道不通”即绝经;

    在男子则“齿发去”、“无子”,说明此年龄段,人体生殖生育能力丧失,已经衰老。

    3.4 人体寿命

    人体寿命之数,成为历朝历代人们所探索的重大问题。《内经》关于这一问题,提出了三个基本观点:一是人的寿命应该达到一百多岁,这就是所谓的“天年”;二是“人之寿各不同”,有先天、后天的因素;

    三是人的寿命与地理环境有关。

    《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衰”,是因为那些懂得养生之道的人,能做到“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天年”,即自然之寿命数。人的自然之寿命,《尚书·洪范》说是“百二十岁”。唐·王冰《黄帝内经·素问》亦指出:“以其知道,故年长寿延年。度百岁,谓至一百二十岁也。”《灵枢·天年》提出“人之寿百岁”,并以十岁为期,论述了各年龄段的生命活动的特征。十岁,气血脏腑处于生长发育阶段,生命力较强,故“好走”;二十岁,生命力旺盛,故“好趋”;三十岁,成熟稳重,故“好步”;四十岁,始趋衰老,活动减少,故“好坐”;五十岁,肝气始衰,“目始不明”;六十岁、七十岁,心、脾气虚,气血大减,故“好卧”;八十岁,思维意识障碍,故“言善误”;九十岁、百岁,脏腑经脉空虚,“神气皆去,形骸独居而终”。现代生物学家认为,哺育动物的寿命为生长期的5~7 倍,人的生长期为25年,那么,人的自然寿命应该是125 岁~175 岁。按《内经》的观点,女子21 岁、男子24 岁时,生长发育到了“极”点。用5~7 倍计算,女子的天年应该是105 岁~147 岁,男子的天年应该是120 岁~168岁。

    实际上,不是每个人的寿命都有百岁,这与其先天的禀赋、后天的调养有密切关系。

    关于先天禀赋厚薄与寿命的关系,《灵枢·寿夭刚柔》提出以“立形定气”的方法来判断夭寿。具体而言,观察人的皮肤、骨骼、肌肉和气。皮肤有缓急,骨骼有大小,肌肉有坚脆,气有盛衰,根据它们之间的关系,可判断人的寿命。一般而言,形气相称则寿;

    不相称则夭,如形体肥胖,其脉常小无力,说明气血虚,气不胜形,则夭。但平常无病之人,气胜形亦寿。

    骨肉相称则寿,不相称则夭,面部的轮廓要清晰方大。

    “去之十步,皆见于外,如是者寿必中百岁”(《灵枢·五色》)。若“墙基卑,高不及其地者,不满三十而死”(《灵枢·寿夭刚柔》)。“墙基”指面部四旁的骨骼;“地”指面部的肌肉。“基墙高以方”,“骨高肉满,百岁乃得终”(《灵枢·天年》)。若面部的肌肉丰满,而骨骼小,骨不胜肉故多夭。判断骨骼大小,以颧骨为标志,颧骨起者骨大,颧骨不起者骨小。所谓“夭”,即寿命短。先天禀赋与寿命的关系,和现代基因与寿命的关系的认识是一致的。

    关于后天调养与寿命的关系,《内经》有更多的论述。《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上古之人,百多岁而动作不衰减,而后世之人,年半百而动作就衰减了,其主要原因是:不懂得养生之道,“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衰也。”正确的养生能“却老全形”,延年益寿。《内经》养生的要点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一是“法于阴阳”(《素问·上古天真论》)。取法于四时阴阳变化的规律,即春天养生之气,夏天养长之气,秋天养收之气,冬天养藏之气。因四时有生、长、收、藏的生化特点,顺应四时的生化特惔点,五脏功能正常。二是“恬虚无”(《素问·上古天真论》)。在精神情志方面,要做到心地安静,少有欲望,精神内守而不外驰。“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素问·上古天真论》)。对所处的生活环境、生活条件、社会地位,感到知足,知足则常乐。如唐·王冰所说:“《老子》曰:‘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盖非谓物足者为知足,心足者乃为知足矣”

    (《黄帝内经·素问》)。《内经》十分重视精神情志《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5的自我调养,防止五志太过伤五脏。三是“食饮有节”。饮食是人体新陈代谢、维持生命所必需,但饮食不节,损伤人体。食饮有节,主要体现在食量、食时、食温和五味调和等方面。四是“外避邪气”。

    对外界的致病因素要及时防避,以免生病。《素賊问·上古天真论》指出:“虚邪风,避之有时”。

    避邪气如避矢石,不避则伤人,伤人则病,病则正气受损,多病则减少人的寿命。五是“起居有常,不妄作劳”。生活起居要有规律,人体需要劳作活动,但不能过度,过则伤人。“劳”包括劳心、劳力、房劳。以上几个方面得不到很好地调养,就会发生疾病,疾病就会损伤人体的元气,元气伤而不能复,则寿命减少。有人对造成人死亡前8 位的8 种疾病作过调查,发现多数与生活方式不良有关。说明后天调养在延年益寿中的重要性[1]。

    《内经》明确指出,人的寿命与地理环境有关。

    如《素问·五常证大论》说:“阴精所奉其人寿,阳精所降其人夭。”东南方地势低、气候温热,属阳胜之所;西北方地势高、气候寒冷,属阴胜之所。

    阳胜、阴胜的地方,其天地精气之升降有所偏。阳胜的地方,精气偏降于下,阴胜的地方,精气偏奉于上。“阳胜者先天,阴胜者后天。”意即阳胜之所,生物的生长发育先于天时,而阴胜之所,生物的生长发育后于天时。“此地理之常,生化之道也。”人的生命也必然受到地理生化规律的制约。一般而言,东南方由于地势低,气候炎热,人体腠理常开,阳气发泄易于耗散;西北方由于地势高,气候寒冷,人体腠理致密,阳气内守。故相对而言,地势高和西北方人群的寿命较地势低和东南方人群的寿命要长一些。据1984 年西藏第三次人口普查,100 万人口中80 岁以上的老人有9792 人,90 岁以上的寿星729 人,100 岁以上的72 人。这一比例居全国第二,高于平原省份2~3 倍[2]。

    3.5 人体感觉功能

    《内经》认识到目、耳、鼻、舌等器官组织分别具有视、听、嗅、味等感觉功能。这些器官组织之所以有这些功能,是因为五脏六腑气血通过经络的联系对其不断濡养。肝藏血,开窍于目;肾藏精,开窍于耳;肺主气,开窍于鼻;心藏神,开窍于舌;脾藏营,开窍于口。但这些官窍组织并非仅为一脏所主,五脏六腑的气血,通过经脉,上走头面,濡养诸窍,而产生感觉功能。如《灵枢·邪气藏府病形》指出:“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

    其精阳气上走于目而为睛;其别气走于耳而为听;其宗气上出于鼻而为臭;其浊气出于胃,走唇舌而为味。”所谓“精阳气”,就是五脏六腑之精华。然而,人体的感觉功能都在心神的统摄之下才能得以实现。

    心神明,则感觉正常;心神乱,则感觉异常。关于皮肤的触、痛觉,《内经》认为,肺藏魄,主皮毛。“魄之为用能动能作,痛痒由之而觉也”(《类经·本神·卷三》)。耐痛不耐痛与“皮肤之薄厚,肌肉之坚脆缓急”

    有关,与勇怯无关(《素问·论勇》)。

    3.6 人体的精神思维意识

    人体的思维、意识、情志等精神活动,都属于“神” 的范畴。《内经》认为神是随着形体的生长发育而逐渐发展的。神从心始而归于心。人的一切精神活动的产生,是从心开始的,又统归于心。《灵枢·本神》指出:“所以任物者谓之心。”人体的“心”是用来感受外界事物的。凡声音、光线、温度、频率等一切外界信息,都由“心”来感受,从而对外界事物有了初步的感性认识,即意念,如“心有所忆谓之意”。这种意念得以保存,就称为“志”,即记忆,如“意之所存谓之志”。在记忆的基础上,进行思维活动的过程称为“思”,如“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在思维的过程中,作更广泛、更深入的考虑,这就是“虑”,如“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在周密思考之后,再去处理事物,在处理事物的过程中,获得了知识,增长了才干,人就逐渐聪明起来,产生了智慧,这种过程称为“智”,如“因虑而处物谓之智”。实际上,《内经》从唯物的认识论高度,阐述了人的思维意识等精神活动的发展过程:首先,提出人的认识来源于实践,在实践中感受事物,在实践中处理事物,不断增长知识、增长才干,知识不是先天获得,才干不是天成;其次,指出人对外界事物的认识,有一个由感性到理性、由低级到高级的逐渐发展过程。

    《内经》认为,人有喜、怒、悲、思、恐等精神情志活动,这是五藏功能的表现。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思恐。”

    五志与五藏的关系是,心主喜,肝主怒,肺主悲,脾主思,肾主恐。然五志的活动必须在心神的统摄之下才能正常进行。因心在脏腑功能活动中属于起主导作用的“君主之官”,“主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黄帝内经》生命科学理论之研究6危”。如心神一旦错乱,或喜怒无常,或悲思太过,或惊恐万状。五志属于正常的情志活动,出现太过而致病,因此,要注意调摄情志,如何调摄情志,《内经》有诸多的论述。

    3.7 关于健康

    关于健康的定义,近现代西方医学为之研究探索,做过多次修订。实际上,两千多年前,《内经》就有了科学的论述。《内经》从“自然——心理——生物”医学模式出发,提出人体“形与神俱”是健康的最高标准。如《素问·上古天真论》说:“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形体与精神协调一致,形神与自然环境协调一致,人体才是健康。这不仅包括人无形体的疾病,而且无精神心理的疾病,更加强调人的精神与形体的协调关系、人的精神形体与自然环境的协调关系。这就是“形与神俱”的科学内涵。按照这种理论去理解健康的含义,必将对医学模式带来根本性的变革。

    3.8 关于体质

    《内经》关于人的体质有二类的论述。分别为五态人,五形人,各有不同的特征。

    五形人 按木火土金水五行特征,结合心理情性,将大部分人群分为五大类,即木形之人、火形之人、土形之人、金形之人、水形之人。《灵枢·阴阳二十五人》指出:“先立五形金木水火土,别其五色,异其五形之人”。木形之人,形体方面,“苍色小头,长面,大肩背,直身小手足”;情性方面,“好有才,劳心,少力,多忧于事”。火形之人,形体方面,“赤色”,“锐面小头”,“小手足”,“肩背肉满”;情性方面,“轻财,少信,多虑,见事明,好颜,急心”。土形之人,形体方面,“黄色,圆面,脛大头,美肩背,大腹,美股,小手足,多肉”;

    情性方面,“安心”,即性静,“好利人,不喜权势,善附人”。金形之人,形体方面,“方面白色,小头,小肩背,小腹,小手足”;情性方面,“身清廉,急心,静悍”,性慓急,不动则静,动则悍。水形之人,形体方面,“黑色,面不平,大头”,“小肩大腹”,背部长;情性方面,手足好动,行走时身体摇摆,“不敬畏”,即任性,“善欺绐人”。《内经》在五形人的基础上,每一形又分五种,共二十五种。

    五形人,是对大众人群的体质分类。

    五态人 按阴阳禀赋的多少,心理情性之不同,将人群中的一部分分为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态不同,其筋骨气血各不等”(《灵枢·通天》)。

    太阴之人,面色黑,膝若屈,血浊气涩,阴阳不和,筋缓皮厚;“贪而不仁”,“好内恶出”,吝啬;“动而后之”,城府深,奸狡不露。少阴之人,行走时如伏状,多阴少阳,肠胃不调,气血易虚;“小贪賊而心”,“好伤好害”,残忍;“心疾无恩”,嫉妒。

    太阳之人,形体高大,挺腹直腰,多阳少阴;“好言大事,无能而虚说”,只讲大话,不做实事;“志发于四野”,心妄好强;“举措不顾是非”,“事虽败而常无悔”,毛躁粗疏,不知悔改。少阳之人,立好仰,行好摇,习惯于两手放于背部;“好自贵”,妄自尊贵,不知大体;“好外交而不内附”,务虚文而无真学。阴阳和平之人,“居处安静”,言行举止端庄;“无为惧惧”,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无欣欣”,不为利欲所引诱;“与时变化”能识时务,与时俱进。“尊则谦谦”,谦虚谨慎。“五态之人,尤不合于众者也。”说明五态之人,只是大众人群中的极少数。

    此外,《内经》关于睡眠、发梦、悲哀时流泪等人体生命、生理现象也有论述,在此不赘。

    本文对《黄帝内经》关于生命科学的理论,进行了系统地阐述。2000 多年前,中国古代就对生命的分类、生命的起源以及各种生命的现象,已经有了客观的观察和深刻的论述,且许多理论和观点已为现代研究所证实。中医学理论就是在《内经》生命科学的理论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而《内经》关于生命科学的理论反为中医学理论所掩盖,不为人们所注意。本文发掘《内经》生命科学理论,旨在光大《内经》的学术成就,对生命科学的研究有一定的启迪作用。

     参考文献:

    1. 薛君. 人能活175 岁. 决策探索. 2004, 9.2. 丁玲辉. 高原气候环境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与养生健身.西藏民族学院学报. 2000, 2.(责任编辑:毛庆菊、生秀梅、赵颖琪、陈静)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