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洲文明问题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10-11) 网络资料 3189 0
中美洲文明问题 
 
 
   中美洲文明,是中美洲地区存在于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数十个部落的文化,在上万年的时间里融合而成的一种独特的文明。这种文明具有许多缺陷,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事实上,中美洲文明几千年间的发展是十分缓慢的,而这种缓慢的发展在西班牙人到来前夕几乎陷于停滞。笔者不揣谫陋,尝试指出一些问题,希望能在某种程度上解释这种停滞。

  纵观旧大陆能够存留较长时间的文明,就社会生活领域而言,宗教的发展起到了直接或间接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一般理解上,宗教是人类在与自然抗争的过程中所创造出的一种能够在精神上给予人类支持,使人类摆脱由于对自然力量的困惑而产生的迷茫和恐惧的工具,而且作为社会力量,在一定时期内,要比世俗的民政机构更为有力的组织社会进步。在神学勃兴的同时促进各类科学的更新从而使人类的心智达到可以由世俗民政机构领导的水平。但中美洲地区宗教力量长期稳固的占据社会生活的首要地位,经济对于宗教表现在其全然围绕宗教并服务于宗教,世俗势力的成长与宗教势力的强大不成比例。中美洲文化圈内人们的思想仍停留在公社时代的群体主义阶段,很少有个体精神存在,这种群体主义使人们断定为群体献身是理所当然的。中美洲人认识到了生命的宝贵,正因如此,个体的生命才被大量的用于祭祀。这种牺牲并非仅是以战争中得来的俘虏充当,本族人的血才是最普遍使用的祭品,尤其是祭司,虽然他们不必付出生命,但必须经常性的在祭祀中献出自己的血液。在一些大型的祭祀活动如“新火仪式”,“四运动”中,所有人都要奉上取自本体的鲜血。这些情况反映了中美洲人一种极为重要的宗教思想,即他们认为自己是在以生命推动整个世界的运行,并以此维护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存,整个宗教处在无比崇高的地位上。从而,为整个世界的牺牲思想及宗教地位的崇高严重压制了世俗势力的发展,高级经济活动也仅限于满足宗教的需要。

  宗教势力的强大可造成严重后果,如仅以信众的立场考虑,世俗的困境完全不成为问题,一个城邦的强大源自神的恩赐,为了保持这种恩赐就必须兴建更多的庙宇,奉献更多的鲜血和祭礼,进而为获得牺牲来源,不得不与邻近部落频繁进行“鲜花战争”,并向失败者索要大量供品,因为无论祭祀活动,“鲜花战争”还是建筑神庙都必须耗费许多物资。而频繁的“鲜花战争”使邻近部落人口大幅下降,付出过多物资则导致经济恶化,部落实力下降,从而本部落所供奉的神就无法得到满意的供奉。于是邻近的弱小部落联手对处在衰败中的大城邦发动攻击,并在毁灭它之后获得众多俘虏和大片的土地,物资,以取悦曾被怠慢的神灵,并最终步上被灭亡城邦的后尘,重新经历一次又一次强大和毁灭的游戏。因此,中美洲的总人口一直无法上升,经济也就无法得以持久稳定的发展。 

  在中美洲古代的某些区域,人祭不是那么疯狂,但那里的人们却选择了另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该地区河流很少,植物生长完全倚赖于自然降雨,故而雨神被作为重要神灵受到崇拜,为了取悦包括它在内的各种神灵,宏伟壮丽的神庙建筑必不可少。中美洲人多认为白色是纯洁而最接近于神的颜色,于是巨大的神庙内外都涂满了白色的石灰,实际上普通房屋也都须用石灰粉刷。获取足够的石灰需要大量木炭进行烧制,研究表明,现在的印地安人烧制石灰时使用的木材重量往往达到石灰石的十倍以上,而中美洲人并无现代的工具,如果以石斧来砍伐树木,工程无疑是非常浩大的。也许他们直接放火烧林以获得木炭,无论如何,许多平原和山丘都沦为童山,地面蒸发量的降低使得降雨也随之减少,水土流失则导致农作物产量下降,一座巨型城邦往往因此弃用。典型的例子如著名的特奥蒂华坎,今天的参观者仍可以看见四周“黄土高坡”一般的山丘平原,无怪被发现它的西方人称为“黄泉城”。

  中美洲文明还有无数迷团未解,我尝试写下自己不成熟的想法,希望与同好进一步讨论。


    ——本家友人:伯多禄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