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文化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0-09) 历史札记 4584 0
玛雅文化  
  玛雅文化是世界最著名的古代文化之一,有美洲印第安文化摇篮之称。玛雅文化发展的地域包括现今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半岛、危地马拉的提卡、洪都拉斯西部的科潘、瓦萨克通(已知最古老的玛雅城市)、以及伯利兹和萨尔瓦多部分地区,共约32.5万平方公里。

  玛雅文化的发展分三个时期:前古典时期(约公元前1500-公元317年),古典时期(公元317-889年)和后古典时期(889-1697年。1697年最后一批有组织的玛雅人被西班牙人征服)。

  玉米农业是古代玛雅人最主要的经济活动。他们采用原始刀耕火种的耕作方式,最早培植了玉米和甘薯等农作物,并掌握了饲养火鸡、狗和密蜂的技术,织布用龙舌兰纤维和木棉,并能制作彩陶。在商业上,玛雅人主要进行以物易物的贸易活动,有时以可可豆作为通用货币。 玛雅人还在建筑、雕刻、绘画艺术、象形文
字、天文、历法和数学等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约在公元前1500年初,玛雅人进入定居的农业生活时代。公元前后,逐步形成城邦。公元300-900年左右是玛雅文明发展的鼎盛时期,先后出现了大小100多个城邦。这些城市人口众多,组织完善,建筑宏伟,文化丰富。宗教在玛雅文化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举行盛大祭祀活动的庙宇建筑在作为祭坛的金字塔上,蔚为壮观。供奉牺牲品是玛雅人祭拜的重要形式,包括食品、饰品乃至活人。 

一一玛雅人无论在半身雕塑还是在浅浮雕方面都取得了较高造诣。玛雅绘画一般采用壁画形式,其中人物的刻画富有表现力。此外,陶器和金属盘上也有绚丽的画面。

  公元前后,玛雅人独立创造了象形图画文字,他们将树皮条压平并浸透树胶,然后涂上一层熟石灰,在树皮条上绘画,书写象形文字、数字、众神和动物形象。古玛雅文由800多种图形和符号组成,文字与彩色图画并列在一起,图文并茂。许多抄本中记载了玛雅人的历史、神话传说和历法等,但绝大多数被西班牙殖民者当作“魔鬼的                      
作品”付之一炬。迄今仅保存下来三本玛雅文古抄本,均被收藏在欧洲的博物馆中。除抄本外,古玛雅文还保存在石柱、石碑和古建筑的铭文之中。玛雅人十分重视历史,每隔20年并在一些城邦内树立一个石柱,用玛雅文记载重大事件。因此,玛雅文化是美洲古代历史上唯一有明确纪年可为依据的文化。玛雅人立柱记史的传统绵延1200多年,后因西班牙殖民者入侵而中断。

  玛雅历法产生于公元前,该历法以13天为一周,20天为一月,18个月为一年,外加5天为禁忌日,一年365天,52年为一轮回。玛雅历法比古希腊历法和罗马历法更精确。玛雅人还建造了一些天文观象台,可以推算出日蚀时间以及月亮和行星的运行周期。 

一一玛雅人在数学方面成就显著,他们通过手指和脚指的共用来进行计算,采用二十位计算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玛雅人懂得应用零的概念比欧洲早七、八百年。

  在玛雅文化的后古典时期,由于飓风、瘟疫和战乱等天灾人祸,古玛雅文明迅速衰落,所有大城市都被遗弃。当西班牙人入侵时,尤卡塔半岛上的玛雅城邦已是支离破碎、衰微破败的景象。 

一一如前所说,玛雅文化是美洲最先进的古文化之一,它在物质和文化方面的成就十分可观,至今仍对墨西哥和中美洲部分国家产生着重要影响。但与同时代的欧洲大陆先进文明相比,显得原始而落伍。因此,16世纪西班牙入侵时,脆弱的玛雅文化遭到严重的摧残。 
 
 昨天,《神秘的玛雅》大型展览在中华世纪坛正式开幕----探寻玛雅文明之谜。

  昨天,《神秘的玛雅》大型展览终于开幕了。

  世纪坛北侧,临时搭建起来的9座金字塔吸引着人们好奇的目光。它平平的塔顶,以及塔前草地上散落的12根石柱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它不是来自埃及,而是来自另一处古老的文明之地———玛雅。

  顶着骄阳先攀上45级台阶,再下19级台阶,穿越金字塔来到展览入口处时已是气喘吁吁。一想也对,古老的玛雅文明本来就是遥远而有点高不可攀的。

  穿过一段幽暗的通道(设计者把它称为时光隧道),我们就这样走进了玛雅文明的世界,去探寻一个又一个难以破解的千古之谜。

  他们是神秘的天外来客?

  参天的古树,密布的藤蔓,树丛间一根石柱突然闯入眼帘。这根1.8米高的石柱上雕刻着华丽的图案,画面中有两个人身着盛装,正在举行某种庄重的仪式。他们的头顶上有着形状奇特的“花纹”,那是已无法破译的古老的玛雅文字。

  玛雅人很重视历史,他们每隔20年就会立起一块石碑或一根石柱,把所发生事情的内容及时间都刻在上面,这就是闻名世界的玛雅碑。这种传统保存了长达1200多年之久,林立的石柱使玛雅成为古代美洲唯一的有纪年历史的奴隶制国家。

  与石柱比肩而立的是一尊武士像。这位墩实的武士曾“站”在一座雄伟的建筑门口。

  而今,记事柱还在,它上面所记载的历史却再也无法读懂;武士还在,而它守卫的建筑却已坍塌成丛林中不易发现的一堆堆碎片。

  那是文明的碎片。

  像第一次面对玛雅遗迹的发现者一样,我们都会问:他们从哪里来?

  从巢居树穴,以渔猎为生的原始生活,到上百座分布于广阔区域内的城邦突然崛起,几乎没有什么渐进的迹象,玛雅人似乎是一夜之间撕开密林,建造了一个又一个城邦———他们用巨石修建起高大雄伟的金字塔刺破林莽的密网,他们发明了能够运行六千年无误差的历法,他们创造了精美的象形文字,在巨大的石柱上刻下他们的历史,他们进行着超过几十亿的大数字繁复运算……

  在没有金属工具的遥远古代,是什么样的手建造了这样的建筑?是什么样的脑创造了这样的文明?

  作为目前已知的世界上唯一一个诞生于热带丛林而不是大河流域的古代文明,玛雅是湮没在丛林深处的谜语。

  但比出现更神秘的是它的消失。

  公元800年前后,玛雅人放弃了高度发达的文明,放弃了宏伟的建筑、宽阔的街道,大举迁移。

  当探险家偶然走进密林深处的玛雅古城时,大多数的玛雅城市早已荒废了几百年。昔日喧闹的街道早已苍苔漫漶,破土而出的各种植物无情地掀翻了石板。记载着无数光荣与梦想的纪念碑被野藤紧紧缠裹,湮没于衰草荆棘之中。曾经被万人景仰的金字塔上长满了碗口粗的树木,早已失去了冷峻陡峭的外表,变成一座座高大的荒丘。“森林中弥漫着庄严的寂静,像是上天在默默追怀一个民族的消逝”。
  越考证越令人困惑的是:考古学家没有找到类似战争、瘟疫、地震、洪水、火山等能够灭绝整个文化的灾难性的讯息。

  难道,他们真的是天外来客?

  超前的文明与残酷的宗教

  玛雅人有一个独特的数学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最先进的便是“0”这个符号的使用。玛雅数字“0”的发明与使用,比亚非古文明中最先使用“0”这个符号的印度数字还要早一些,比欧洲人大约早了800年。

  玛雅人创立了一个具有自身民族特色的玛雅历法体系,它由3种历法构成:每年260天的“神历”、每年365天的“太阳历”和五个级别组成的“长纪年历”。其中太阳历是根据天文测算而来的。他们的一年分为18个月,每个月为20天,另外的5天作为禁忌日,共365天。玛雅人经过周密计算,认为一年实际上是365.2420天,这同现在计算的一年为365.2422天的数值,只相差0.0002天。

  玛雅的祭司不仅掌管历法,而且观测天体的运行,在奇钦·伊查遗址中,有一座著名的天文观象台,在右边可以恰好看到春分和秋分落日的半圆,南边窗口的对角线则正好指示着地球的南极和北极。其天文观察结果之精确,令人惊讶。他们不仅能算出日蚀和月蚀出现的时间,还掌握了金星运行的周期是583.92天,这个发现和现代科学的实测完全一致。不仅如此,他们还将七大行星都列入了研究范围。

  巨大的文明背后,是巨大的疑问。

  玛雅的文化成就远远超过了它自身的生产力———他们知道圆周率却没有发明车轮;数学知识足以应付几十亿的大数字运算,人们却不知怎样称量一袋玉米的重量;高大的庙宇蕴含着精确的天文数据、装饰着美丽典雅的雕刻,但石匠们从没想起去打制一把翻土用的犁铧或锄头。

  同样令现代人难以理解的是有着高度文明的玛雅人对宗教的狂热———他们建造庄严雄伟的金字塔以接近上苍;树立神圣的碑刻记载时光流逝;他们在战场上勇往直前,抓获俘虏作为祭神的供品;在球赛中尽显技巧与毅力,胜利者赢得的是带着微笑向太阳神进献自己头颅的荣誉。1487年,曾有两万人被挖出心脏奉献给神祗。

  国王、贵族们还必须在自己的舌头、阴茎等敏感部位忍痛放血作为祭品,或者伤残四肢、忍受苦刑,自我牺牲的繁文缛节不一而足。阿兹特克人在这方面最有名,据说他们继承了玛雅人关于太阳轮回的宇宙观,但精确计算世界末日的方法却失传了。所以他们只得常年四处征战,大批地宰杀俘虏向太阳神献祭,以致他们圣殿的四壁和台阶上蒙着一层厚厚的凝血和人脂肪,令远道而来的早期殖民者触目惊心。

和中国人五千年前是一家?

流连在展厅中你会时不时惊喜而恍惚———

你看,那个从海纳岛出土的陶俑眼睛修长,姿态安详,墨西哥学者称他们“具有中国风格”。要不是明显的鼻环装饰,也许我们真有可能把她当作魏晋—隋唐时代的陶俑。传说中,上帝用玉米粉塑造了玛雅人。现代体质人类学研究表明玛雅人与其他印第安民族一样,都属于蒙古人种。典型的玛雅人体格强壮结实,腿部粗短,宽肩阔颅,眼睛呈黑褐色,头发黑而直。

再看那个高15.3厘米、直径24.9厘米人面纹彩陶锅,据说有近4000年的历史了,人面两侧的图案是八角星纹。这种纹饰,在中国新石器时代的安徽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器上就有,后来又普遍地出现在商周时代的铜器上。在西亚史前考古学文化中也发现过同样的图案。墨西哥古代文物上出现这种图案,是巧合?

带盖的彩绘陶锅是古典期早期玛雅人的重大葬礼中最普遍使用的随葬品,这件出土于卡拉克穆尔考古区墓葬的彩锅是这类器皿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彩锅上用红、黑、白三种颜料描绘的图案展示的是一种隐藏在繁复羽毛花纹之中的爬行动物。专家介绍说,那是玛雅人信奉的造物神———羽毛蛇。你看它是不是有点像中国的龙?

由木材、绿松石、贝壳、硬玉等材料镶嵌而成的四蛇纹镶嵌圆盘是件精美的装饰品。据说,后古典期早期,将这种圆盘挂在腰后是玛雅武士和统治者普遍的着装方式,在图拉和奇钦伊察的肖像中经常可以看到。盘子上,四个蛇头分别指向四个方向。这种图案可能与大地的方位有关,美索亚美利加的印第安人相信大地的四方各有一位神灵把守,并以不同的颜色为标志,东方为红色、北方为白色、西方为黑色、南方为黄色。这种说法是不是也有点曾似相识的感觉?有的学者认为,用铁矿石制作的这种圆盘有实际的指示方向的作用,类似中国的指南针。

乳状袋足是中国史前陶器中最有特色的器形,可是在这里你也能看到。那个袋足彩陶罐上,大的乳状袋足和夸张的色彩赋予这件器皿特殊的吸引力,对比强烈的红、黑色几何图案非常醒目。

还有那串从墓葬中出土的项链。珍爱玉石并且将琢玉工艺发展到较高水平的,在世界上的民族中只有中国人和中美洲的印第安人。更为巧合的是这两个民族都有把玉与生命、繁衍联系起来的信仰,都有用玉为死者殉葬的习俗,甚至把玉珠放在死者口中的做法也完全相同。这件玉胸饰呈“T”字形,中部又有一个镂空的“T”形文饰,玛雅人认为这个符号象征着风和元气。而“T”字形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也非常重要,象征着天,在汉代以前的许多文物上都有表现,学者称之为“规”,由划圆的工具演化而来。

展览的最后一件石雕是一座高67厘米、宽79厘米、厚46厘米的太阳神雕塑。螺旋形眼睛是他的标志。他坐着的姿式非常古怪,双手僵直地拄在腿上,大概是以此来体现他的威严吧。这种姿式和翅膀形的羽毛披饰会不会令我们联想到良渚玉器纹饰中在兽背上的神人?

还有,玛雅人的文字和我们的古人一样,是象形文字;玛雅人也有自己的纸,发明的时间与中国的纸张出现时间差不多;从众多展出的雕像中你会惊异地发现,玛雅人的头是扁的———他们崇尚变形美,越是贵族越要把头夹得扁扁平平,这种独特的美容品位是不是有点像中国的裹小脚?就连他们祈求神灵时把孩子抛进井底的作法也有点像中国的河伯娶亲……如此众多的巧合,难道真的仅仅是巧合?难怪有一些学者说,玛雅人与中国人五千年前是一家。

尾声

180多件文物,与我们以往看过的许多大型展览相比,数量算不上众多;许多人像、器物只是巴掌大小,实在说不上宏大。

但从墨西哥远渡重洋来到北京的这些文物都是考古学家们在丛林遗址中悉心发掘出来的,它们代表着奥梅克、玛雅、特奥帝华坎等印第安古文明的杰出成就,是代表墨西哥古代文明特别是玛雅文明的标志性经典文物,需要细细地品味。

展厅出口处有一个草棚,棚下或坐或立着几个没有面容的人偶。那是展览设计者心中的玛雅人。

因为,这些精致的文物只能拼接出一个民族依稀的背影———随着古典期的结束,玛雅人陆续离开城市隐入丛林。而居住于玛雅地区的后人们世代相传下来的一些古老的文明传统,也被殖民者灭绝、销毁了。当殖民者将凝结着高度天文成就的黄金历盘熔铸成金条,将写满美丽象形文字的玛雅古籍付之一炬时,人类永远失去了解读和学习一个伟大文明的机会。在下面一层的展厅里,挂满了孩子们的画,画出了他们心目中的玛雅。让我们学学孩子吧,在心中画出一个神秘而美丽的玛雅。最后提一句:展览中有这样一段文字:目前生存的玛雅人还有200多万,使用着25种玛雅语……

玛雅文明

玛雅文明孕育、兴起、发展于今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恰帕斯和塔帕斯科两州的大部分地区,伯利兹、危地马拉大部分地区,洪都拉斯西部和萨尔瓦多。从公元前1800年左右最早的玛雅猎人开始引种玉米从事农耕活动,一直到1697年佩滕地区的最后一个玛雅城邦中的居民与殖民侵略者浴血奋战,玛雅文明在这片32.4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土地上绵延达3500年之久。

玛雅人将美索亚美利加各民族共同拥有的一套以神权政治为核心的文明体系推上了它的高峰;他们掌握着精深的天文学知识、完善的历法系统、繁复的数学运算以及高度抽象的思维方式;他们根据岁月轮回信仰树立的纪念碑上不仅有精美典雅的图案和肖像,更有大量纪年确切的有关城邦历史的象形文字碑文,使玛雅文明成为古代印第安民族创造的唯一年代可考的文明。在它的全盛期,确切地说是公元292年至928年,玛雅的低地地区,尤其是雨林低地,树立起数以百计的纪念碑,上面用象形文字记录的历史事件、国王生平等内容都置于“长期积日制度”的年代序列中,每条记载都可以精确到天。

由于这个时代玛雅地区城邦纷立、艺术精美典雅等特征都与旧大陆古典时代的希腊非常相象,所以学者们称之为“古典期”。此前为“前古典期”(也称“形成期”),此后为“后古典期”(或称“衰落期”)。三个大的段落构成了墨西哥古代文明的大致年代框架。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