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岑寂的碎片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9-24) 写作文摘 3638 0
穿过岑寂的碎片
曾经试想过,楼兰对于我来说,已不是地域上的一个名称了.而是一种神秘,荒芜的代名词.一开始我不曾知道它的具体方位,只为它那种莽原气象和苍凉气息所吸引.心想什么时候也走去看看.后来有人告诉我,楼兰在罗布泊附近,也就是在我国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那儿.不由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啊!行动的信念顿时萎缩了不少.暗暗决心到,今生离那远一些.倘没有天赐的力量.是断断难以进入这死亡的领地的.难道余纯顺不是个佐证吗 
对黄沙的恐惧是始于前一时期去北京的.那漫天的沙尘暴,顿使的东,南,西,北,天,地,人回到了那遥远的盘古开天时的浑沌时期.对于常住江南的我,何以遭受如此摧残.回上海的一路上还一直咒骂着什么.脸上的皮肤还是有些红肿.不过,劫后之余不免庆幸上海地处华东,更有长江天堑.怎容它沙尘肆虐,可是回到上海后.不免叹服沙尘暴的肆虐程度了,马路上的车辆总有些像是吹尽黄沙始得车的滋味.从中不难看出治沙已是刻不容缓了.
这不免使人想起我国西汉时期,罗布泊地区有一个楼兰古国.它的城郭----楼兰城,曾经是古丝路上的重要交通枢纽.《汉书·西域传》曾记载:"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四万四千一百."法显曾曰:"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就是这样一个活跃了几个世纪的国度,到公元四世纪后竟然完全消失于历史记载.沦于沙漠之中.据科学家论证,提出了:植被砍伐过度,沙漠南侵,土地盐碱化等环境因素变化,使这个乘传着西域文明;孕育着丝稠商机的国度就这样被历史和沙漠湮没了.
前人的教训还不少吗 汉,唐之间,公卿贵戚开馆列第于东都.号千有余邸,那些高亭大榭的背后是森林的大面积砍伐.至使后人只能哀叹黄土高坡上的那一丘一丘的砂石了.教训已是够多的了.可是后人仍不以为戒,仍然续写着前人的愚昧.地球已有1/5的陆地是干旱,环境恶劣的沙漠.那儿除了少数几种植物,能耐苦旱的动物和游牧部落外,几乎是空荡荡的一片.如果人们砍光树木,或是任由牲畜吃光植物的过度放牧行为都可能出现新的沙漠.据统计,我国是受土地沙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全国已有27%的地表沙漠化,而且其面积每年还在以2500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试问国人还有多少楼兰国要在我们这代断送 难道我们至今还没醒悟吗 难道真要让沙尘暴吹至海南岛之时,中华大地上寸草不生之际我们才能觉悟吗 希望人们在敬佩余纯顺的壮举之时,我们应该仔细想想,这位挑战极限的英雄可是死在前人一手造成的死亡之海啊!
人类只有一个赖以生存的地球,但同时我们却还拥有着六大沙漠!我们这代人注定要担负起治沙的重任.让我们行动起来,营造我们的绿色家园吧!
后记:写完这篇文章后,不免使我忧心重重.好在目前我国政府在西部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方面的工作进展顺利.一九九八年至去年上半年,累计植树造林八十六万公顷,封育治理十七万公顷,治理水土流失面积二点六万平方公里,治理荒漠化土地七千五百平方公里,治理退化,沙化,碱化草地二十六万公顷.亚洲开发银行环境与社会发展局局长罗夫··泽留斯在他的报告中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亚行总共提供了二十三亿多美元贷款和六千二百万美元的技术援赠款,援助中国改善环境.与环境有关的项目贷款几乎占到亚行向中国贷款总额的四分之一.从这可以看出我国政府和人民的决心.我有理由想信国人一定能战胜沙漠的.让世人试目以待吧!奇迹将会在中国出现!
闵行二中 张慎毅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