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凿空

风清扬斈 16年前 (2006-09-09) 写作文摘 3500 0
矛盾的凿空  □ 雨飒


  先哲们常说:人是很难认识自己的,而镜子的存在则使人们认识自我的过程大大简化了。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尚未完全认识自己的人。我不止一次迷信镜子的这种特异功能,孰不知那种怪异的感觉会袭击我。那是一种几近凿空自我的感觉,类似于真空的感觉。我的意识仿佛被格式化了,所有的记忆瞬间丢失。
是的,我承认自己始终是矛盾的。
  我从不拒绝热情。在灵魂被世俗压得太重时,压抑充溢着我的胸口,忧郁霸占着我的记忆。在缝隙间生存的我试图寻找解脱。我忍着伤痛用时间这把凿子把自己的记忆凿空。随之而来的是自由。我喜欢回忆的感觉,因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容易对现实失望,我只有活在那种被自己装饰的理想化的过去。但我不感理想化我的未来。我寄生在记忆里,对它深深的依恋。我对记忆的依赖就像余华对记忆的态度一样,但我与他又是很不同的,因为我对记忆是一种几近疯狂的痴迷,因为我很少面对现实。
其实,生命中充盈着许多记忆。有些记忆需要忘记。但有些记忆试图忘记的次数越多,记得越牢固。我习惯于孤独地数自己的记忆,直到不能自拔。在已逝的日子里我很难做到忘记过去。
  但我终究是矛盾的,那种自由很快成为空虚。我又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小心翼翼地捡拾自己的往日,用热情填充空虚。那种热情并非火热,是淡淡的,轻轻的。
在记忆中沉沦成为一件很容易的事,既美丽又残忍。我绝望站在现在憧憬我的未来时,我又幸福地珍惜自己的过去。对于很少有人理解的叔本华,我可以轻松地同情他。悲观不是他个人的错,或说不止是他个人的错,那是一个错误的时代错误的经历造就的一个具有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哲人。
  我把自己的矛盾称为“黄宗羲怪圈”,它在现在和未来孤独地存在我的记忆里。最好的解释是我的矛盾的凿空的过程,是一种无奈的生存状态,这是一种最佳的解释。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