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志摩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7-30) 网络资料 3124 0

水·志摩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Jul 20 22:43:23 2006),

有人说志摩是天目山中的风,有人说志摩是印度洋上的月,有人说志摩欣赏意大利的天时,有人说志摩倾慕翡冷翠的闲居……但不管别人如何说,志摩永远还是志摩,他是康河的水,是西湖的雾,是巴黎天上的云。 
     
志摩之文,清俊平和;志摩之心,宁静致远。志摩自来就有的,是水一般的平和,是水一般的清新。他的性灵,他的聪慧,像江南古镇的细雨,抚着我们心的屋檐,湿了屋檐下沧桑的石板,润了石板间新生的苔藓,触动苔藓前深情的留连。 
 
志摩之笔,柔柔如恋;志摩之情,静静似天。他的心灵之湖里,有的只是横斜的月影和招摇的青荇。微风吹不皱那段碧绸,春燕点不破那片绿镜。志摩从不遮饰,从不矫情,从不情绪激烈,从不倾向明确。他的心至柔而至刚,至弱而至强。简单的行次若用眼乜斜,只有迷茫;深刻的内涵如用心静品,便生悸动。这就是志摩。 
 
志摩一生云游,不是用脚,而是用心。心的河流淌过山色苍苍,淌过平野茫茫,淌过人间百态,淌过世事沧桑。饱览的胜迹,只化作河中的水滴;踏遍的山水,尽变成河上的氲气。志摩之心河永不干竭,却永远静息。他用那细微的流,磨平了岩石的棱角;他用那清澈的水,淘尽了河底的浊泥。一切都在无声中改变,但雾霭迷蒙,有的只是神秘。 
 
志摩一生风雨,并非缘祸,实乃因情。他的目光,潭水般深沉的目光,诠释的是柔情似水,是佳期如梦。而一旦情长梦断,再抽刀去断那一江春水,只换得涕泪恣流。志摩没有爱得轰轰烈烈,可就是那水一般柔静的爱,倾倒的不只是一代人。 
 
志摩三十五岁因空难早逝。他的肉身没有归到水中,也许是个遗憾。但他、他的文字、他的一生,都浸透了水的分子,都浸透了水的性格——至柔而至刚,至弱而至强。 
 
天目山中的风吹送的是高山氤氲,印度洋上的月凝眸的是海波粼粼,意大利的天时多云多雨,翡冷翠的闲居,窗外是托斯卡纳河的美丽蓝裙……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