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嘉言录

风清扬斈 15年前 (2006-04-24) 网络资料 3278 0
巴菲特嘉言录 
  
  
    被网路公司引诱的投资人就好像参加舞会的灰姑娘一样,没有在午夜的期限之前赶紧离开,结果漂亮的马车又变回南瓜。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场舞会上的时钟并没有指针。 
对于购并的对象,我们偏爱那些会‘产生现金’而非‘消化现金’的公司。

我不认为包含我自己本身在内能够‘成功’地预测股市短期间的波动。

与这群‘乐在其中’并以像老板一样心态经营公司的专业经理人在一起工作真是一种享受。

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去上班时,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到西斯汀教堂作壁画一样。(注:米开尔基罗名画‘最后的审判’完成处)

我们的集团总部占地仅1,500平方呎,约合42坪左右)总共只有十二人,刚好可以组一只篮球队。

依我们过去的经验显示,要‘找到’一家好的保险公司并不容易,但要‘创立’一家更难。

依我们过去的经验显示,从公开市场所买进部份股权的价格远比整笔购并所谈的价格要低的许多。

会计报表只是评估企业价值的起点,而非最终的结果。 

经理人在思索会计原则时,一定要谨记林肯总统本身最常讲的一句俚语:‘如果一只狗连尾巴也算在内的话,总共有几条腿? 答案还是四条腿,因为不论你是不是把尾巴当作是一条腿,尾巴永远还是尾巴!’,这句话提醒经理人就算会计师愿意帮你证明尾巴也算是一条腿,你也不会因此多了一条腿。

Managers thinking about accounting issues should never forget one of Abraham Lincoln’s favorite riddles: “How many legs does a dog have if you call his tail a leg?” The answer: “Four, because calling a tail a leg does not make it a leg。” It behooves managers to remember that Abe’s right even if an auditor is willing to certify that the tail is a leg。

o所谓‘市场效率学说’之类的投资教条,不过是为了增加投资的神秘性,好让投资顾问得以从中牟利罢了。 

o‘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谬论是错误的,投资应该像马克-吐温建议的‘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然后小心地看好它’。

o企业主须了解其利益,乃来自于企业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的成长,而不是其持有股票之短期波动。

o如何去维护股东最大的权益,不仅是监督一家企业最重要的项目,也是一个理想的管理团队首要之考量。

o 巴菲特说︰‘波克夏有两种低成本且无风险的资金来源︰应付所得税与保险浮存金。’

 

o若历史资料是致富之钥的话,那么富比士四百大富豪将会有一大堆图书馆员。

( “If history books were the key to riches, The Forbes Four Hundred would consist of librarians。”)

O巴菲特说︰‘买下波克夏纺织厂是他毕生投资所犯的第一个错误。’

o 谈到对于吉列刮胡刀持股的看法,巴菲特说他每晚都能安然入睡,只要想到隔天早上会有二十五亿的男性要刮胡子。

(Of Gillette holding: “It’s pleasant to go to bed every night knowing there are 2.5 billion males in the world who have to shave in the morning。”)

o 巴菲特说︰‘喜斯糖果会让吉列公司旗下的欧乐B牙刷销路更好。’

o 孟格说︰‘喜斯糖果是我们头一次为品牌付出代价。’巴菲特说︰‘若没有买下喜斯糖果,就不会有之后的可口可乐投资。’

o 巴菲特他自己报税,自称是电脑文盲,虽然他比惟一比他富有的比尔盖兹结为挚友。

(Completes own tax returns。 Proclaims computer illiteracy despite friendship with only American of greater net worth, Microsoft’s Bill Gates)。

o 对于高科技股巴菲特敬谢不敏,他说: ‘对于高科技产业我们并不具备独到眼光能洞悉何者能具有长久的竞争优势,所以我们宁愿选择我们所懂的’

“We have no insights into which participants in the tech field possess a truly durable competitive advantage。 We just stick with what we understand。”

o自1965年入主波克夏以来,除了曾与他的妻子联合捐赠二千五百股(现在价值一亿四千五百万美元)给四家慈善机构外,巴菲特从未将其持股出售过。

( Buffett still hasn’t sold a share of the holding company he started in 1965, but he and wife Susan gave 2,500 shares, now worth ¥145 million, to four unnamed charities last December。)

o巴菲特表示在他与其妻子死后,将会把他们大部份的财产捐给巴菲特基金会。

(Says bulk of his wealth will go to the Buffett Foundation when he and his wife pass away。)

o为平息外界对其继任人选的猜测,巴菲特首度指出盖可保险公司的路易士-辛普生将会在他死后接替他与长期合伙人查理孟格,执掌波克夏公司。

(To silence the after-Buffett-what? nattering, Buffett indicated in March that Geico Corp。 executive Louis Simpson, 60, could succeed him and longtime partner Charlie Munger at helm of Berkshire Hathaway。)

o 我们从不,也没有,也不会对未来一年内的股市、利率或产业环境有任何看法。

“We do not have, never have had, and never will have an opinion about where the stock market, interest rates or business activity will be a year from now。”

o 我们从未想到要预估股市未来的走势。

o短期股市的预测是毒药,应该要把他们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远离儿童以及那些在股市中的行为像小孩般幼稚的投资人。

“Short-term market forecasts are poison and should be kept locked up in a safe place, away from children and also from grown-ups who behave in the market like children。 ” 

 

o 有人问巴菲特预计什么时后要退休,他回答: ‘大约在我死后五到十年左右’。

Retirement date: “About 5 to 10 years after I die。”

o 有人问巴菲特死后,其所投资的公司会有什么影响,他回答: ‘可口可乐短期间的销售量可能会爆增,因为我打算在陪藏的飞机里塞满可口可乐’。

Retirement date: “About 5 to 10 years after I die。”

o 巴菲特说︰‘有生之年我都会继续经营波克夏,之后我可能会透过降神会工作。’

“We don’t attempt to predict the movements of the stock market,”

o 在购并General RE公司后,卖掉其所持有获利不菲价值四十六亿美金的美国零息公债后,债券仍持续大涨时,巴菲特淡淡地表示:‘我们投入的早,不过卖得更早了一点’。

Uunloaded highly profitable ¥4.6 billion zero coupon U。S。 Treasury position this year, but the Treasury zeroes kept climbing in price。 “I got in early, and I got out early,” he shrugs。

o尽管我们的组织登记为公司,但我们是以合伙的心态来经营。

(Although our form is corporate, our attitude is partnership。)

o 巴菲特说︰‘一般共同基金的管理费用是百分之一点二五,我们则只有万分之五。’

o我们自给自足。

(We eat our own cooking) 。

o以GEICO这个case,乃至于我们所有的投资,我们看得是公司本质的表现而非其股价的表现,如果我们对公司的看法正确,市场终将还它一个公道。

(In GEICO case, as in all of our investments, we look to business performance, not market performance。 If we are correct in expectations regarding the business, the market eventually will follow along。)

o Phil Graham在担任华盛顿邮报的发行人时曾说:‘新闻日报是攥写历史的第一手草稿’,而很不幸的,产险业者所提供的年度财务报告,也可称得上是该公司年度财务与经营状况的第一手草稿。 (Phil Graham, when publisher of the Washington Post, described the daily newspaper as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 Unfortunately, the financial statements of a property/casualty insurer provide, at best, only a first rough draft of earnings and financial condition。)

o 在购并国际乳品公司时巴菲特说到:‘我们把钱摆在吃得到的地方’。

(In making the acquisition of Dairy Queen, he said, “We have put our money where our mouth is。”)

o在1996年的公司年报中,巴菲特说自己正在研究可口可乐公司100年前的年报(1896年),而那时可口可乐刚问世约10年。当时的总裁坎德勒说道︰“大约从今年3月1日开始……我们雇佣了10名与办公室有系统联系的旅行销售员,这样我们就几乎覆盖了整个合众国的领土。”虽然那一年可口可乐的销售额才14.8万美元,而1996年已高达大约32亿美元,但巴菲特对当时领导人的雄心与努力仍是赞叹不已。

o巴菲特曾说过一个故事︰他的朋友在看到他的一次重大投资失误后,问巴菲特︰“虽然你很富有,为什么这么笨呢?”

o巴菲特在1985年结束波克夏纺织部门营运时,曾解释道︰‘我们不会因为想要将企业的获利数字增加一个百分点,便结束比较不赚钱的事业,但同时我们也觉得只因公司非常赚钱便无条件去支持一项完全不具前景的投资的作法不太妥当,亚当 史密斯一定不赞同我第一项的看法,而卡尔 马克斯却又会反对我第二项见解,而采行中庸之道是惟一能让我感到安心的作法。’

(I won’t close down businesses of sub-normal profitability merely to add a fraction of a point to our corporate rate of return。 However, I also feel it inappropriate for even an exceptionally profitable company to fund an operation once it appears to have unending losses in prospect。 Adam Smith would disagree with my first proposition, and Karl Marx would disagree with my second; the middle ground is the only position that leaves me comfortable。)

o巴菲特在1985年结束波克夏纺织部门营运时,又解释道︰‘一只能数到十的马是只了不起的马,却不是了不起的数学家,同样的一家能够合理运用资金的纺织公司是一家了不起的纺织公司,但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企业。’

(A horse that can count to ten is a remarkable horse - not a remarkable mathematician。? Likewise , a textile company that allocates capital brilliantly within its industry is a remarkable textile company - but not a remarkable business。)

o巴菲特说︰‘在波克夏我们不用去告诉一个打击率四成的选手如何挥棒。’

o 1950年代巴菲特花了一百五十元去上卡内基课程,他说这么做‘不是为了让我在演讲时膝盖不会发抖,而是要学会如何在膝盖发抖时,还能继续演讲。’

o巴菲特说在他四十多年的投资生衙中,只有靠十二个投资决策,造就他今日与众不同的地位。

o许多人盲目投资,从某方面来说等于是通宵玩牌,但却从未曾看清楚自己手中的牌。

o对于波克夏惟一的奢侈品-个人专机无议号,巴菲特说︰‘只要我一死,波克夏的帐面盈余立刻可增加一百万,因为查理无视于我希望与之同葬的心愿,隔天一定马上把飞机处份掉。’

o巴菲特︰‘我身上流有百分之十五费雪与百分之八十五葛拉汉的血液。’他本身的投资策略系结合两者之所长,对企业与其经营特质作深入研究,系学自费雪;对于价格与数量上的概念,则源自于葛拉汉。

o巴菲特将恩师葛拉汉‘以低价买进某公司股票,待公司有转机后在高价卖出的方法’称之为‘烟屁股投资法’。

o巴菲特说︰‘当我拾起葛拉汉的证券分析,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好像看到了光明。在所有讨论投资的书籍当中,这无疑是最好的一本’

o巴菲特说︰‘看过葛拉汉的智慧型股票投资人(注:证券分析的普级版)所得到的启示,就好像是圣保禄走到大马士革所经历的一样。’

o巴菲特说︰‘其恩师葛拉汉在聪明的投资人一书的结语-最聪明的投资方式就是把自己当成公司的老板,这句话是有史以来有关于投资理财最重要的一句话。’

o巴菲特说︰‘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经营者,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投资人;而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投资人,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企业经营者。’

o葛拉汉︰‘投资人只应该买进股价低于净值三分之二的股票。’

o葛拉汉︰‘你付出的是价格,得到的是价值。’

o巴菲特︰‘恩师葛拉汉曾说︰‘短期来看市场是个投票机器,但长期来看则是个体重计。’

o巴菲特︰‘我从恩师葛拉汉那里学到一个终身难忘的忠告,他说并不是因为别人同意你的看法,就代表你一定是对的,而是当你根据正确的事实作正确的判断时,你才是对的,这是你惟一站在对的一方的理由。’

o巴菲特用心学习葛拉汉-纽曼公司的套利密诀,然后加以发扬光大。

o巴菲特︰‘葛拉汉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财务学老师,由于他不吝于分享个人的聪明才智,而使我获益匪浅,所以我也相信应当把他传授给我的知识传承下去,即使这样可能会使波克夏产生许多潜在的竞争对手。’

o巴菲特︰‘我何其有幸能够看到葛拉汉与费雪两人伟大的著作,他们在没有任何的经济诱因下,将思想记录下来,如果当初我没有读过费雪的作品,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财富,几十年前我只花几块钱就能买到他的书,现在如果用复利计算这项投资其获利率不知凡几。’

o巴菲特说︰‘葛拉汉与我的投资观念不大一样,他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去做企业分析。’

o巴菲特说︰‘在他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三个人分别是他父亲、恩师葛拉汉与同事兼好友查理孟格。’

o巴菲特说︰‘创造营业收益所需的时间,通常不大可能与行星绕太阳一周的时间相吻合。’

o对于购并所需资金,波克夏随时作好万全准备,巴菲特说︰‘如果你想要打中罕见且移动迅速的大象,那么你应该随时把枪带在身上。’

o巴菲特说︰‘股市与上帝一样,会帮助那些自助者,但与上帝不同的是,祂不会原谅那些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的人。’

o巴菲特说︰‘一份强势报纸的经济实力是无与伦比的,也是世上最强势的经济力量之一。’;‘一家典型的报社可将旗下发行报纸售价调高一倍,而仍保有百分之九十的读者。’

o在成功撮合首都公司与ABC合并后,巴菲特说︰‘我担心恩师葛拉汉会从棺材里爬出来为我这一投资计划喝采。’

o对于好友ABC汤姆墨菲,巴菲特称赞到︰‘汤姆墨菲不但是伟大的管理者,也是那种你会希望将自己女儿嫁给他的人。’

o 1986年巴菲特正式宣布樱桃可口可乐为波克夏股东年会的指定饮料。

o巴菲特说︰‘所谓的消费者特许权是指大家偏爱而愿意付额外的代价购买某个牌子的产品。’

o巴菲特说︰‘如果你给我一千亿美金要我把可口可乐打倒,即使我的心可能会很痛,我还是会将钱原封不动的退还。’

o巴菲特说︰‘可口可乐与吉列刮胡刀是世界上最好的两家公司。’

o对于所罗门出事的看法,巴菲特说︰‘评估一个人时,你必须看准其三项特质:正直、智力与活力,若缺乏第一项,后面两项可能会把你害惨。’

o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问到巴菲特关于投资美国航空的原因,他说︰‘对啊!我的心理医生也问我相同的问题。’

o对于联邦住宅抵押贷款公司佛莱迪麦克(Freddie Mac)的看法,巴菲特说︰‘双独占仅次于垄断。’

o巴菲特说︰‘你能对一条鱼解释在陆上行走的滋味吗?在陆地上生活一天的真实感觉,胜过以言语解释它一千年,而实地亲身去经营企业也是如此。’

o巴菲特说︰‘我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工作比经营波克夏更有趣。’

o巴菲特说︰‘人们习惯把每天短线进出股市的投机客称之为投资人,就好像大家把不断发生一夜情的爱情骗子当成浪漫情人一样。’

o当1988年波克夏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时,巴菲特半开玩笑地对经纪商说︰‘假如你从今天起在两年内能成交一笔波克夏的股票,你就算是成功了。’

o巴菲特说︰‘所谓拥有特许权的事业,是指那些可以轻易提高价格,且只需额外多投入一些资金,便可增加销售量与市场占有率的企业。’

o巴菲特说︰‘香烟是一个相当理想的行业,制造成本只要一分钱,但售价却高达一块钱,消费者会上瘾,而且忠诚度非常的高。’

o巴菲特说︰‘有的企业有高耸的护城河,里头还有凶猛的鳄鱼、海盗与鲨鱼守护着,这才是你应该投资的公司。’

o巴菲特说︰‘信誉可能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建立,但只要五分钟便足以摧毁之。’

o对于员工认股选择权的浮烂,巴菲特相当不能认同,他说︰‘如果选择权不是对员工的一种报酬,那它算是什么? 如果报酬不算是一种费用,那它又是什么? 如果费用不列入损益表中,那它又应该摆在那里?’

o有人质疑巴菲特的投资策略只是运气好而已,他讲了一个有关*机率*的故事回答它们︰‘一群猪共有128000只,分别来自全世界各农场举行丢铜板比赛,投出正面的晋级,投出反面的淘汰,经过九回合后,只剩下250只猪晋级,有人认为那250只猪只是运气好而已’

巴菲特接着又说︰‘如果你发现晋级的250只猪有200只全是某农场来的,那你就必须问︰那个农场喂猪的饲料有没有特别之处? ’

o对于完全市场效率学说巴菲特完全不能认同,他反而感谢那些相信这种鬼话的机构投资人,让他能够占尽便宜,他说︰‘我们实在欠提出这种理论的学者太多了,就好比当我们在参加桥牌、西洋棋或是选股等斗智的竞赛中,对手却被教练告知思考是白费力气的一件事。’

o微软总裁比尔盖兹说︰‘基本上我也是一个巴菲特迷。’

o巴菲特︰‘若让微软总裁比尔盖兹去卖热狗,他一样可以成为热狗王。’

o被问到对他的好友微软总裁比尔盖兹的看法时,巴菲特说︰‘我不够资格去评判他的技术能力,但我认为他的商业头脑非凡,如果让比尔盖兹去卖热狗,他一样可以变成世界级的热狗王。’

o巴菲特说︰‘比尔盖兹是我的好朋友,他可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至于那小东西(指电脑)是做什么用的我一点也不清楚。’

o巴菲特说︰‘没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价值,唯一方法是彻底了解这家公司。’

o巴菲特说︰‘你应该选择投资一些连笨蛋都会经营的企业,因为总有一天这些企业会落入笨蛋的手中。’

o巴菲特说︰‘若你不打算持有一支股票达十年以上,那么你当初根本就不要买进。’

If you aren’t willing to own a stock for ten years, don’t even think about owning it for ten minutes。

o巴菲特说︰‘买股票时,应该假设明天开始股市要休市3-5年。’

o巴菲特说︰‘没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价值,唯一方法是彻底了解这家公司。’

o巴菲特说︰‘风险是来自于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o巴菲特说︰‘只有退潮时,你才知道谁是在光着身子游泳。’

o巴菲特对子女们说︰‘想过超级富翁的生活,别指望你老爸。’

o巴菲特说︰‘就算是杰西欧文斯的小孩要参加百公尺赛跑,也不能享受从五十公尺线起跑的待遇。’

o巴菲特反对取消遗产税,他说︰‘那就像是挑选二○○○年奥运会金牌得主的长子来组成二○二○年参赛队伍一样。’

o巴菲特说︰‘想要在股市从事波段操作是神做的事,不是人做的事。’

o巴菲特说︰‘我从十一岁开始就在作资金分配这个工作,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I’ve been allocating capital since I was 11 and plan to just keep doing it。 ”

o巴菲特说︰‘波克夏就像是商业界的大都会美术馆,我们偏爱收集当代最伟大的企业。’

“We like to think we’re the Metropolitan Art Museum of businesses。 We want to attract masterpieces。”

o巴菲特说︰‘四十五年前我看到机会却没什么钱,四十五年后我有钱却找不到机会。’

Forty-five years ago, I had lots of ideas and no money。 Today, I have a lot of money but no ideas。“

o巴菲特说︰‘不投资科技股绝对不是迷信不迷信的问题。’

”It’s no religious thing why we don’t invest in technology。

o巴菲特说︰‘我们充份了解科技为整个社会所带来的便利与改变,只是没有人能预测往后十年这些科技公司会变怎样,我常跟比尔盖兹及安迪葛洛夫在一起,他们也不敢保证。’

“We understand technology, how businesses can apply it, its benefits, impact on society, etc。 It’s the predictability of the economics of the situation 10 years out that we don’t understand。 We would be skeptical that anyone can。 I’ve spent a lot of time with Bill Gates and Andy Grove and they would say the same thing。”

o巴菲特说︰‘我对总体经济一窍不通,汇率与利率根本无法预测,好在我在作分析与选择投资标的时根本不去理会它。’

“I’m no good on these macro predictions。 The good thing about my economic predictions is that I pay no attention to them whatsoever。 We focus on what’s important and knowable。 Exchange rates and interest rates are not predictable。 The way we pick our investments, macro conclusions never enter the discussion。”

o巴菲特说︰‘我想我不会投资黄金,因为我看不出将这种金属从南非的地底挖出,再把它放到福克斯堡的金库中有何意义。’

that’s dug up out of the ground in South Africa and put back in the ground at Fort Knox。

 

o巴菲特说︰‘利率就像是投资上的地心引力一样。’

the effect of interest rate--like the invisible pull of gravity--is constantly there。

o巴菲特说︰‘我们偏爱的持股期限是永远。’

o巴菲特说︰‘若有人跟你谈诸如Beta等市场效率理论的东西时,赶快闪人。’

Buffett: “If someone starts talking to you about beta, zip up your pocketbook。”

o巴菲特说︰‘投资的密诀在于,看到别人贪心时要感到害怕,看到别人害怕时要变得贪心。’

Buffett: The secret to investing is to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o巴菲特说︰‘基本上,我之所以加入民主党是因为当初我觉得民主党的民权政策与我的观念较接近。’

o巴菲特说︰‘我对一切与数字与金钱有关的事物都非常着迷。’

o巴菲特说︰‘葛拉汉教我投资低价股,是孟格帮助我修正这路线,这是他对我最大的影响。’

o查理孟格说︰‘我一直以富兰克林作为我生活的典范,他四十二岁辞掉工作,专心做一位作家、国会议员、人道主义者、投资人与科学家。这是为什摸我要培养企业以外兴趣的原因’

o查理孟格说︰‘网路与科技为整个社会所带来的利与弊,就好像是葡萄干跟狗屎一样,不过两者混在一起后,还是一堆狗屎。’

Charlie Munger, on the benefits that the Internet and technology are providing to society compared to the evils of stock speculation in these sectors: “When you mix raisins and turds, you’ve still got turds。” 

o查理孟格说︰‘对整个社会来说,网路或许不错,但对资本家而言,却绝对是个负数,因为虽然网路能增加企业的效率,但对获利却一点帮助有没有。’

“For society, the Internet is wonderful, but for capitalists, it will be a net negative。 It will increase efficiency, but lots of things increase efficiency without increasing profits。

o查理孟格说︰‘波克夏的企业作风是相当老式保守的,大概跟富兰克林或卡内基差不多,难道你认为卡内基有可能会请顾问来教他如何作生意吗?? 我们旗下的企业文化也大多是如此。’

Munger: ”Our culture is very old-fashioned, like Ben Franklin or Andrew Carnegie。 Can you imagine Andrew Carnegie hiring consultants?! It’s amazing how well this approach still works。 A lot of the businesses we buy are kind of cranky and old-fashioned like us。“

o查理孟格说︰‘我实在不晓得微软到底犯了什么罪,若微软真的有罪,那波克夏旗下的企业应该学学如何去犯这种罪。’

It’s hard for me to see why Microsoft is sinful to do this。 If it’s a sin, then I hope all of Berkshire Hathaway’s subsidiaries are sinners。

O巴菲特说︰‘垃圾债券总有一天会变成名符其实的垃圾。’

O巴菲特反对股票分割配股,他甚至半开玩笑地在朋友的生日贺卡上写到‘祝你活到波克夏分割股票之时。’

Berkshire’s stock, which Buffett wouldn’t dream of splitting--he sends birthday greetings to friends that say, ”May you live until Berkshire splits“

O巴菲特推许奥美广告创办人的管理哲学‘如果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矮小的人,那么我们会变成一堆侏儒,但相反地若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高大的人,那么我们终将变成一群巨人’

We subscribe to the philosophy of Ogilvy & Mather’s founding genius, David Ogilvy: ”If each of us hires people who are smaller than we are, we shall become a company of dwarfs。 But, if each of us hires people who are bigger than we are, we shall become a company of giants。“

Asked by an 11-year-old shareholder what he attributed to successful investing, Munger replied: ”If all you succeed in doing in life is getting rich by buying little pieces of paper, it’s a failed life。 Life is more than being shrewd in passive wealth accumulation。“

巴菲特小故事

Julian Robertson’s Tiger Fund and George Soros‘ Quantum Fund

”We don’t consider ourselves in remotely the same business as Tiger and Quantum [both of which recently announced that they are closing down]。 They are mostly buying and selling securities。 We’re structured poorly from a tax standpoint to own securities。“ (Corporations like Berkshire Hathaway pay a 35% tax rate on capital gains compared to 20% on long-term gains realized by private investment partnerships like Tiger and Quantum。) Munger added, ”Soros couldn’t bear to see others make money in the technology sector without him, and he got killed。 It doesn’t bother us at all [that others are making money in the tech sector]。“

 

O巴菲特说︰‘我对1929年的股市大崩盘感受特别深刻,当时我父亲是个股票营业员,为了躲避惨遭套牢的客户,只好整天窝在家里,而你知道那时电视还不是那么地普及,所以。。。嗯…我母亲大概就是那时后怀了我,大约九个月后,我于1930年的八月三十聒聒落地。’

I’m quite fond of 1929, since that’s when it all began for me。 My dad was a stock salesman at the time, and after the Crash came, in the fall, he was afraid to call anyone--all those people who’d been burned。 So he just stayed home in the afternoons。 And there wasn’t television then。 Soooo 。。。 I was conceived on or about Nov。 30, 1929 (and born nine months later, on Aug。 30, 1930), and I’ve forever had a kind of warm feeling about the Crash。



外界评语

O浮华世界(Vanity Fair) ︰‘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管理他对别人的影响。’

O钱杂志(Money) ︰‘如果波克夏除非由上帝所经营的,这样它的高股价才合理。’

 

O史坦普(S&P) ︰‘波克夏是二十世纪最典型的投资成功故事。’

O一位巴菲特当年的合伙人 ︰‘你得从他家后门进去,穿越厨房、客厅,然后上楼到他的卧室去找他。’

O查理孟格︰‘巴菲特的头脑是个超级理性的机制,你简直就像能亲眼看到他的大脑运作一样。’

O查理孟格︰‘这么多年来我阅人无数,巴菲特可以说是所有人当中改变最少的一个。’

O巴菲特是哥伦比亚商学系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学生,葛拉汉最得意的门生。他的数学能力很强,而了解经济价值的能力则是他的天赋。

O当初拒绝投资巴菲特的可口可乐前总裁奇欧︰‘从那时起我们便开始后悔不已,若当初把那么一点点钱交给他,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拥有一所大学了。’

O巴菲特的女儿小苏珊︰‘小时后我不太晓得父亲到底在做什么,同学问我时我就说是证券分析师,很多人以为那是检查警报安全系统之类的工作。’

O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女士︰‘他极端节俭,有一次在机场,我向他借十美分要打电话,没想到他竟要拿着一枚二十五分的硬币到远处去兑换。’‘有一次他请人要我把借我一本葛拉汉的书赶快还给他,因为书是从奥玛哈的公立图书馆借来的,逾期会被罚款。’

O虽然许多人包括华尔街人士,都密切注意巴菲特的一举一动,但他自己却谦逊地说︰‘我曾刻意地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过实在是不怎么样。’

O微软比尔盖兹有一次被问到‘除了微软以外,你最欣赏的CEO是谁?’盖兹回答︰‘巴菲特。这家伙擅于思考。我喜欢会思考的人。他们绝不落于传统智慧的俗套。’

O微软比尔盖兹说︰‘他在撰写拥抱未来(The Road Ahead)这本书时,就是把巴菲特这种不懂高科技的人当作心目中的读者。’

O微软比尔盖兹说︰‘以投资智慧闻名的巴菲特是我的好朋友,一直以来我都想如何教他使用电脑,我甚至跟他说只要他愿意,我可以飞到他那里去教他基本的入门,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可以透过电脑连线与世界各地的桥牌爱好者一起打牌,情况才略有改观。’

O微软比尔盖兹说︰‘最近我们俩人一起带着太太到中国大陆旅行,我觉得他说的笑话都非常有趣,他酷爱汉堡和可乐,总之我是个巴菲特迷。’

 

O波克夏副总裁高德保说︰‘他实在聪明的不得了,反应快的惊人,跟在他身边的人都有很大的精神压力,想要努力赶上他思考的速度,在总部工作的人必须要有很强的自信心才得以存活。’

 

O巴菲特说︰‘一个人的寿命长短与他父母的年龄非常有关,而我一直很注意我母亲的饮食与运动习惯,她的运动脚踏车已跑了四万英哩。’

O巴菲特的太太苏珊说︰‘巴菲特的血管里流的不是血而是可乐,他连早餐都喝可乐。’

O巴菲特说︰‘有一回他到比尔盖兹家打桥牌,一连打了七个多小时,直到宴会开始宾客都已经在外面等了,盖兹还欲罢不能。’

O巴菲特说︰‘桥牌是最好的脑力运动,你每十分钟就会看到新局面,在股市同样是运用理性来作决定,桥牌就是一种权衡盈亏比率的游戏。’

O巴菲特到纽约时喜欢与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等三、五好友一起打一整夜的桥牌,吃花生、冰淇淋与火腿三明治,这是巴菲特到大苹果时,最理想的纽约之夜。

O有一回巴菲特在地上看到一毛钱,他弯下腰拾起这枚硬币,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只见他说︰‘这是另一个十亿美元的开始。’

O有一回巴菲特与美国总统柯林顿进行私人性质的午餐,巴菲特建议柯林顿提高税赋,控制花费是降低预算赤字的不二法门。

O水牛城新闻发行人利普席说︰‘我们没有所谓的预算,我们随时随地无不谨慎花用,因此也节省了制作预算所须耗费的大量开销与时间,这种观念在波克夏所属企业是司空见惯的事。’

O某一年的圣诞节当巴菲特来到波尔仙珠宝店选购礼物时,珠宝店老板耶鲁大叫︰‘不要把那戒指卖给巴菲特,把整间店卖给他。’

O盖可保险前CEO拜恩说︰‘从某个角度来说,盖可造就了巴菲特的金融事业。’

O富比士杂志发行人富比士说︰‘所罗门如果没有巴菲特的拔刀相助,一定会落得万劫不复,无疑的是巴菲特拯就了所罗门。’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