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生上徐总统书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4-17) 历史札记 4098 0
    
            一九一九年五月十九日罢课后发

  呈为据实声明事:呈为暂行停课,亟谋救国,谨陈原由,请准谅察事:外
交失败,国是凌疑,凡有人心,罔不兴起。五月四日以来,学生等本外争国权,
内除国贼之义。呼吁于我大总统之前,已觉精疲力竭。而于事未济,反招怨尤。
学生等多思维,不解者有六。中心如焚,无意为学,乃不得不暂时停课,陈其崖
略,而有所请求,惟我大总统赐察焉。学生等之惟日不息,为奔走呼号者,为青
岛与山东之主权而已。今青岛问题已决,而政府尚无决心不签字之表示。此不解
者一也。曹汝林,章宗祥,陆宗舆等素以亲日相号召,阴卖国以媚外,以攘权,积
累巨资,逆迹显著。乃舆论不足以除奸,法律不足以惩罪。五四运动,实国民之
义愤所趋,而曹陆等犹饰词狡辩,要挟求去;明令则反殷勤慰流之。此不解二者
也。教育总长傅公,大学校长蔡公,学问道德,中外推重,近来教育界发皇振劝
之气,皆属二公之赐。而傅公则无端免职,蔡公则被迫远引,以致各校校长联翩
辞职;日内复盛传政府将以品卑学陋之田应璜继傅公之后。似此摧残教育,国家
元气以伤。此不解者三也。集会言论之自由,载在约法。值兹外交之际,尤赖学
子提倡,纾其怀抱,唤醒国民,振厉民气。乃14日明令,视学生如土匪,防学生
如大敌,集会言论之自由剥夺净尽。学生等痛心国弊,将欲无为,则违匹夫有责
之义;将欲有为,又犯纠众滋事之禁。此不解者四也。五月七日,为我国耻纪念
日。我留日学生,于是日游街纪念,实为我民族精神之表现。在日人痛恨疾恶,
固无足问。独怪我驻日代公使,竟于是日招致优伶,酣歌宴乐;更招日兵保卫使
馆,蹂躏学生。置国耻于不顾,视国人如仇敌,丧心病狂,莫为此甚。政府不立
免该代使之职;而于日人擅拘我学生,又不容我学生之吁请,以向日政府抗议。
此不解者五也。南北和议,为全国国民所殷望,尤为我大总统酷爱和平之初意所
坚持。而近日政府许议和代表辞职,竟有任其决裂之象。随兹外患方迫,岂宜再
起内讧。此不解者六也。

  学生等身在学校,本不应谋出其位。而此六不解交萦于中,实有不能安心受
课者。谨于五月十九日起,暂行停课,籍图挽救。伏望大总统本全国人之公意,
对于青岛问题,出不签字之决心,以固国土;惩办曹汝林,章宗祥,陆宗舆等,以
除国贼;力挽傅蔡诸公回职,打消以田应璜长教育之议,以维教育;废除警备学
生明令,以重人权;向日政府严重抗议,释被拘学生,重惩日警,以重国权;恢
复南北和议,速谋国内统一,以期一致对外。我大总统以国人之心为心,当能鉴
此愚忱,俯允所请。俾学生等,彻心了解,早日上课。是则不惟学生之幸,抑亦
国家之福也。迫切陈词,不知所云。谨呈。

  摘自《五四爱国运动资料》科学出版社1959年发行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