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4-17) 历史札记 3126 0
 

                秋瑾

  唉!世界上最不平的事,就是我们二万万女同胞了。从小生下来,遇着好老
子,还说得过;遇着脾气杂冒、不讲情理的,满嘴连说:“晦气,又是一个没用
的。”恨不得拿起来摔死。总抱着“将来是别人家的人”这句话,冷一眼、白一
眼的看待,没到几岁,也不问好歹,就把一双雪白粉嫩的天足脚,用白布缠着,
连睡觉的时候也不许放松一点,到了后来肉也烂尽了,骨也折断了,不过讨亲戚、
朋友、邻居们一声“某人家姑娘脚小”罢了。这还不说,到了择亲的时光,只凭
着两个不要脸媒人的话,只要男家有钱有势,不问身家清白,男人的性情好坏、
学问高低,就不知不觉应了。到了过门的时候,用一顶红红绿绿的花轿,坐在里
面,连气也不能出。到了那边,要是遇着男人虽不怎么样,却还安分,这就算前
生有福今生受了。遇着不好的,总不是说“前生作了孽”,就是说“运气不好”。
要是说一二句抱怨的话,或是劝了男人几句,反了腔,就打骂俱下,别人听见还
要说不贤慧,不晓得妇道呢!诸位听听,这不是有冤没处诉么?还有一桩不公的
事:男子死了,女子就要带三年孝,不许二嫁。女子死了,男人只带几根蓝辫线,
有嫌难看的,连带也不带,人死还没三天,就出去偷鸡摸狗,七还未尽,新娘子
早已进门了。上天生人,男女原没有分别。试问天下没有女人,就生出这些人来
么?为甚么这样不公道呢?那些男子,天天说“心是公的,待人是要和平的”,
又为甚么把女子当作非洲的□□一样看待,不公不平,直到这步田地呢?

  诸位,你要知道天下事靠人是不行的,总要求己为是,当初那些腐儒说甚么
“男尊女卑”、“女子无才便是德”、“夫为妻纲”这些胡说,我们女子要是有
志气的,就应当号召同志与他反对。陈后主兴了这缠足的例子,我们要是有羞耻
的,就应当兴师问罪。即不然,难道他捆着我的腿?我不会不缠么?男子怕我们
有知识、有学问、爬上他们的头,不准我们求学,我们难道不会和他分辨,就应
了么?这总是我们女子自己放弃责任,样样事体一见男子做了,自己就乐得偷懒
,图安乐。男子说我没用,我就没用;说我不行,制约保着眼前舒服,就作奴隶
也不问了。自己又看看无功受禄,恐怕行不长久,一听见男子喜欢脚小,就急急
忙忙把他缠了,使男子看见喜欢,庶可以藉此吃白饭。至于不叫我们读书、习字
,这更是求之不得的,有甚么不赞成呢?诸位想想,天下有享现成福的么?自然
是有学问、有见识、出力作事的男人得了权利,我们作他的奴隶了。既作了他的
奴隶,怎么不压制呢?自作自受,又怎么怨得人呢?这些事情,提起来,我也觉
得难过。诸位想想总是个中人,亦不必用我细说。

  但是从此以後,我还望我们姐妹们,把从前事情,一概搁开,把以後事情,
尽力作去,譬如从前死了,现在又转世为人了。老的呢,不要说“老而无用”,
遇见丈夫好的要开学堂,不要阻他;儿子好的,要出洋留学,不要阻他。中年作
媳妇的,总不要拖着丈夫的腿,使他气短志颓,功不成、名不就;生了儿子,就
要送他进学堂,女儿也是如此,千万不要替他缠足。幼年姑娘的呢,若能够进学
堂更好;就不进学堂,在家里也要常看书、习字。有钱作官的呢,就要劝丈夫开
学堂、兴工厂,作那些与百姓有益的事情。无钱的呢,就要帮着丈夫苦作,不要
偷懒吃闲饭。这就是我的望头了。诸位晓得国是要亡的了,男人自己也不保,我
们还想靠他么?我们自己要不振作,到国亡的时候,那就迟了。诸位!诸位!须
不可打断我的念头才好呢!


----
秋瑾(1875~1907)

  清末民主革命者。女。字卿,号竞雄,自号鉴湖女侠。
浙江山阴(今绍兴)人。1904年自费留学日本。发起共爱会
,创办《白话报》,号召推翻清朝封建统治,提倡男女平权
。1905年回国,参加光复会。同年再赴日本,加入同盟会,
任评议部评议员和浙江省主盟人。1906年因抗议日本取缔中
国留学生而回国。在上海组织锐进学社,创办《中国女报》
,宣传妇女解放,倡导民主革命。1907年主持绍兴大通学堂
,任督办,联络浙省革命志士和会党成员,组织光复军,与
徐锡麟策划皖浙同时起义。7月徐在安庆举义失败,清政府
探查到皖浙联系,派兵包围大通学堂。秋瑾遂于14日被捕。
15日在绍兴轩亭口就义。工诗词,有《秋瑾集》。

(《中国与世界》信息资料;1999.3.8)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