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內篇一逍遙遊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3-06) 历史札记 5794 0
莊子內篇一逍遙遊

堯讓天下於許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大意翻譯

堯帝想把天下讓給許由,說:「日月出來了,而火把卻不熄滅,想要放光照亮,不是很困難嗎?(不就多此一舉嗎?)及時雨下了,還在灌溉做什麼呢?灌溉對於水澤而言,不是徒勞罷了!您既然出現於世上,天下即將大治,我還站在這祭祀(站君位)的位置上,我覺得我缺乏能力不足以治世,今天想把天下讓給你。」許由說:「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經治平了,要我來代替你,我是為了名嗎?名是事實外在的名義,我是為了這事實嗎?鷦鷯處在深林之中,只要有一支樹枝可棲息就夠了,偃鼠渴飲於河,喝飽了就算了。你回去吧!天下雖大,我是沒有用的。當負責煮飯的人煮不出好的祭品,當尸祝的也不能越過樽俎代替他做啊。」



神話(高士傳)

堯漸漸老了,於是留心天下賢人。他聽說陽城的許由最賢,便親自去拜訪許由,希望把天下禪讓給許由。可是許由是清高的人,不願意接受,連夜逃跑到箕山下面的穎水去住,堯見他不願意接受禪讓,就派人來請他做九州長,許由聽了更是討厭,連忙跑到穎水邊掏水洗耳朵。許由的朋友,巢父牽了頭小牛來這裡正想給牛飲水,看見他在洗耳朵,覺得奇怪,就問他原因。許由告訴他:「堯想聘我去做九州長,我討厭這種惱人的言語,所以來洗耳朵。」巢父聽了之後,回答說:「你若是一向居住在深山窮谷,一心不想讓人知道的話,那麼誰又能來找你麻煩呢?你故意在外製造名聲,現在卻又來這裡洗耳朵,可別把我的小牛的嘴巴弄髒了。」於是他就拉著小牛到上游去飲水了。




歷史想想

1. 兩篇故事裡的許由,個性似乎不大相同,試分析之。

2. 莊子逍遙遊中,你覺得莊子要表達的是什麼?

3. 堯的「治世」在莊子眼中是怎樣的治世呢?

4. 許由在莊子的筆下,是否真的很清高?

5. 你喜歡莊子筆下的許由嗎?

6. 看到神話部分,你覺得許由逃到穎水邊的舉動是怎樣的呢?

7. 許由不要天下,是為了 a. 讓人高之 b. 偷懶、怠惰 c. 無利可圖?

8. 你覺得巢父批評許由有沒有道理?

9. 許由與巢父,你覺得哪個人的作為比較高?

10. 巢父批評許由,但你覺得巢父的作為又是如何呢?





補充說明1

高士傳:帝堯之世,天下大合,百姓無事。壤父年八十餘,而擊壤於道中。觀者曰:「大哉,帝之德也!」壤父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何德於我哉?」



補充說明2

詩名:謁許由廟 作者:錢起



故向箕山訪許由,林泉物外自清幽。

松上挂瓢枝幾變,石間洗耳水空流。

綠苔唯見遮三徑,青史空傳謝九州。

緬想古人增歎惜,颯然雲樹滿巖秋。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