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虎城杀害爱国将领的二二兵变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1-27) 网络资料 3624 0


北大历史系教授杨奎松在其力作《西安事变新探》中一改已往关于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纯为兵谏的说法,指出红军宁夏战役的失利和蒋介石乘胜全力组织剿灭红军的作战,将张学良逼上了梁山,他想联合中共以获取苏联的援助,而当时的西北军事形势因中央军大批调入,剿共大战即将开始,红军决定南下,致使张学良通过联共取得军事与经济援助的努力将功亏一篑,所以张学良不得不铤而走险发动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杨教授还指出,对西安事变的研究所以出现偏差是由于“人们对过去的说法已习以为常,因而多年严重忽略了那些新公布的文献中所揭示的各种新的事实”。

  在西安事变研究领域的另一吊诡现象是,数不清的论文、小说、报告文学、电影、戏剧、电视长期赞颂张杨为民族英雄,而忽略了西安事变中殉难的四百名无辜官兵(包括蒋介石卫队官兵、中央驻西安军警宪单位官兵)沈冤不白,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有些已传到第五代了)在过去三分之二个世纪中所度过的凄风苦雨、以泪洗面的日子。蒋斌将军就是在西安事变余波的“二○二”兵变中被杨虎城、孙铭九一伙残杀的。事隔六十七年,民主的曙光已穿透神州大地,许多长期封存的文献资料陆续得以解密,重新评价历史事件,为冤死的爱国者平反昭雪以慰他们在天之灵,似已时机成熟。

  蒋斌,一八八九年生于福建长乐县古槐乡,十九岁毕业于山东烟台海军学校。辛亥革命爆发时,在清廷最大的兵舰“海容”号上任三副。他组织同舰弟兄并联络另一艘“海琛”号官兵,毅然驶离驻地武汉,宣告起义,抵达革命军控制的九江。此举导致满清海军十三艘舰艇全部于九江起义,并奉命西上增援武汉,截击清廷南下镇压的援军,以及控制武汉江面的交通。此举对辛亥革命的成功,厥功至伟。

  一九一七年,张勋举兵复辟,悍然解散国会,孙中山在上海运动海军发难,时任海容舰副舰长的蒋斌追随海军总长程璧光南下护法。桂系军阀岑春暄欲搭海容舰抢先南下争夺帅位,经蒋斌密报中山先生,遂令海容舰暂缓启航。八月廿五日,中山先生顺利召开国会非常会议,就任护法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蒋斌因功升任永绩舰舰长。六年后,他曾与闽系海军另三位舰长联名通电反对直系军阀穷兵黩武。一九二三年,他入保定军校步科修读交通与通讯专业,毕业后去东北,历任连长、营长、交通旅长、东北电政交通总监,深受张氏父子器重。一九二五至三○年,他在东北为收回电政主权呕心沥血,电话局从苏俄手中收回后,他亲笔题词“还我主权”,“收回东铁电政纪念”等;三十年代初沈阳、西安分别修建邮电大楼时,都是他亲笔书写奠基石。一九三一年张学良开府北平设立陆海军副司令行营,主掌冀察晋绥辽吉黑热八省军政大权时,蒋斌出任行营秘书处少将处长兼交通旅旅长。翌年张学良任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时,蒋斌任北平军分会交通组组长、北平电报局局长兼军犬信鸽训练所所长等要职,在中国现代电信史与铁路交通史上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曾有“南丘北蒋”之誉。一九三四年二月,张学良就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蒋斌任总部参谋处副处长;同年十月,张就任西北剿总副总司令,蒋任总部交通处长兼西安电信局局长和无线电台总台长,主管西北地区的有线与无线通讯,且晋升中将。那时的交通处,类似今日的后勤部,不仅负责军队电讯与地方电讯,还主管交通运输,属于要害部门。



二二兵变的主凶孙铭九是大汉奸

  西安事变爆发后,蒋斌受张学良知遇之恩,在西北军、东北军、红军三位一体组成的“西北抗日联军军事委员会”中出任交通委员会主任,随张学良亲信之十员高级将领进驻新城大楼,指挥整个西北的交通与电讯。张学良亲送蒋介石回南京后,一触即发的内战顿时消弭于无形,全国人民一致要求抗日。此时,西北军内部分裂,两派意见对峙。以王以哲、何柱国、于学忠、蒋斌、高崇民等为首的高级将领主张按张学良一九三七年一月一日致杨虎城函件的指示行事,避免内战,一致对外,反对与中央军贸然开战,并接受中央提出的整编条件,从潼关北撤;但是,以孙铭九、应德田、苗剑秋等人为首的中下级军官少壮派,则坚决主张中央先放张学良回陕才撤兵,否则不惜与中央军兵戎相见。

  此时的矛盾已经不是抗日与否的问题,而是孙铭九等野心家亟欲乘少帅不在陕之机而篡夺东北军的领导权,以及土匪出身的杨虎城企图制造兵变借机兼并东北军驻陕部队的问题了。于是便有孙铭九命令手枪连连长于方俊二月二日闯入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家中枪杀王将军的暴行。在“二○二”兵变前两日,孙铭九即以骑兵军军长何柱国的名义通知蒋斌开会,就此一去不复返。二月二日清晨,孙铭九派人找蒋斌夫人,勒索十万大洋,扬言交款才能放人。当时兵荒马乱,西北又系贫瘠地区,蒋夫人是随军眷属,何来此巨款?事后才知,一月卅一日晚,有杨虎城、周恩来等出席的三方最高军事会议散会之际,蒋斌被孙铭九党羽挟持入汽车,先藏在西安城内,后又关押在卫队营驻地的西安东城门楼上的一间小屋内。二月二日上午,孙铭九杀害王以哲、剿总副官长宋学礼、参谋处处长徐方以及西北军交通处处长黄念堂后,亲赴城门楼上把蒋斌拖出小屋。蒋斌临危不惧,大义凛然,怒斥孙铭九发动暴乱。孙铭九闻言恼羞成怒,疯狂地向蒋斌连开数枪,打碎了他满口牙齿,又向他胸膛近距离开枪。更令人发指的是,当蒋斌尚在弥留之际,孙就灭绝人性地下令将他活埋在离小屋仅十几米远的城墙脚下。当日何柱国因闻风及时躲避而免遭毒手。在遇害的五人中,王以哲与蒋斌军阶最高,均为陆军中将。

  孙铭九为何要杀蒋斌?原任张学良的机要秘书、解放后历任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国务院铁道部部长的郭维城将军曾撰文说:“东北军内部少数野心家妄图篡夺领导权,组织新东北军,蒋斌拒不与他们合作,坚决按张学良手令办,追随以于学忠、王以哲为首的正确领导,拥护三位一体,实现和平政策。少壮派为了夺权,首先要夺电台之权,为此,蒋斌被少壮派头头应德田、孙铭九私自逮捕......”另一位西北军交通处长黄念堂被害也出于同样原因,他们两人身居要害部门,不杀就夺不了电台权、夺不了军权。

  孙铭九在西安事变中纵兵烧杀掳掠,西安商户十室九空,且枪杀西安边业银行经理王德俊等暴行早已由当时西安报刊报道;“二○二”兵变时,他率部抢劫军需处,掳走了一麻袋钞票。事后证实,杨虎城曾下令全城戒严,可见“二○二”兵变背后有杨虎城的黑手。王以哲等死难后,消息传到渭南前线,一○五师师长刘多荃代表东北军全体将士致电警告杨虎城,声言如不敉平暴动逮捕叛乱分子,则前方的东北军将回师西安平乱。杨虎城见局面失控,才假惺惺地发布命令通缉孙铭九等首恶分子,以便稳定军心,挽救西北军分崩离析的局面。孙铭九、苗剑秋、应德田三凶见大势已去,遂连夜逃离西安,由周恩来安排,跑到云阳彭德怀驻防区寻求庇护。全面抗战爆发后,这所谓“三剑客”全都投降日伪、沦为不齿于国人的大汉奸。孙铭九官至伪山东省保安司令;另一名少壮派、亲自赴临潼捉蒋的东北军骑六师师长白凤翔,投敌充任日伪“东亚同盟军”司令,统率八个师的伪军,一九四一年被日本特务毒死;即如张学良的亲弟弟张学铭,竟在日寇败象毕露的一九四三年六月,投降日伪,出任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