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逃出的阴影:网红拉姆遇害前屡遭家暴,前夫拿孩子威胁复合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10-02) 网络资料 55 0

2020-10-01· 南方都市报

  入院抢救15天后,极重度烧伤的藏族姑娘阿木初走了。她曾是网络平台上的“黑姑娘拉姆”,生于1990年,喜欢分享山村生活,收获了许多关注者。

  据警方通报,9月30日21时许,拉姆救治无效去世。现已查明,她于9月14日20时50分许,在家中被前夫唐某泼洒汽油后点燃,致使身体大面积烧伤。案发当晚,警方迅速启动重特大案件侦破机制,将涉嫌故意杀人罪的唐某挡获归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依法快速侦办中。

  拉姆离世的消息传出后,她的姐姐卓玛没有再回复南都记者的消息。10月1日下午,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对妹妹说:“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做你的姐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保护你,希望下辈子你让我做你的哥哥,让我保护你……”

  家人曾为拉姆发起网络筹款,短短7小时就募集了100万元,由筹款平台“水滴筹”通过快捷渠道提现,打入医院账户,用于拉姆的复杂救治。10月1日下午,“水滴筹”相关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据初步了解,拉姆的治疗共花费60余万元,在医院账户中的剩余款项将原路退还到筹款平台,后续会根据该项目赠与人与拉姆家人的意愿合理处理。

  行凶

  拉姆生前很爱笑,笑起来浓眉弯弯,眼睛亮亮的,饱满的脸颊上一左一右,两个梨涡。

  她的账号从2018年开始发布短视频,出事前一共发了205条,积累了290多万点赞,算是“网红”。不过,她不以挣钱营销为目的,单纯是记录和分享日常生活。即便生活在四川省阿坝州的山区,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她在镜头前也多半是噙着笑的,有时随性来上一段歌舞。粉丝们喜欢她的美丽、纯朴,对生活的乐观。

  

1.jpg


  拉姆.

  拉姆“上线”的时间很勤。根据她的视频记录,9月1日,她和父亲又一次背着药锄,徒步登上了海拔4500米的地方讨生活,风餐露宿,“在高山上无聊就唱歌”,想家就蹲在山坡上往下看。9月13日,她终于用自制的木筏拖着两大袋山货满载而归,声调格外地愉快。

  没人想到,山下观音桥镇的家中,有什么在等着她。

  9月14日晚,拉姆换掉褴褛的衣裳,换上洁白的民族服装,梳起两条油亮的麻花辫,在手机镜头前开始了直播。当时,她在自建房的一层,父亲和其他亲属已在另一个房间睡去,前夫唐某突然闯入。有观众回忆,看到一个人走进来,然后手机屏幕就黑了,传来尖锐的呼救声。凄厉的声音惊醒了拉姆的家人们,但当他们冲上前去营救时,情势已经失控。

  警方通报称,14日20时50分许,阿坝州金川县观音桥镇麦斯卡村村民阿某某在家中被前夫唐某使用汽油泼洒后点燃,致使身体大面积烧伤。接到报警后,县公安局及时出警,将犯罪嫌疑人控制,伤者被送往阿坝州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烧伤惨剧发生后,楼房一层发生了爆炸。拉姆的姐姐、姐夫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唐某行凶时不仅带了一桶汽油,还带了一把长刀和一把小刀。他将刀具抵在拉姆脖子上,另一只手握着打火机,拉姆撕心裂肺地冲他们叫:“阿爸快跑!”

  救治

  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事发当晚被公安机关挡获归案,烈火带给这个家庭的灼伤却已不可挽回。

  9月15日凌晨0时,拉姆被阿坝州人民医院收治。

  《诊断证明书》显示,她罹患极重度烧伤、复合伤;低血容量性休克,重度脱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因病情危重,在阿坝州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急救两天后,9月17日,她被转到四川省人民医院。此时,这个家庭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2.jpg

  拉姆的母亲已逝,现年55岁的父亲三郎甲身患疾病。村委会开具的证明称,这个家庭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种地和上山采药,2014年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而今,作为主要劳动力的拉姆全身烧得焦黑、蜷曲在病床上,需要超过100万元救命钱。

  9月17日下午,一封署名三郎甲的《求助信》逐渐从当地传开,信中写道:“看到女儿面目全非,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但看到女儿与死神挣扎,还有一线生命体征,我就要用一切办法挽回女儿的生命……无奈写下这封求助信……”

  另一边,拉姆的姐姐开始通过妹妹的网络账号向外界求助,同时她的朋友电话联系到网络筹款平台“水滴筹”,由平台工作人员立即着手,协助整理、发布相关资料。很快,“爱心接力!恳求救救我的女儿!网红黑姑娘拉姆重度烧伤,生命垂危”专页上线,以微信朋友圈、网络平台私信等方式链式传递。

  筹款的目标金额定为100万元,用于支付拉姆的先期医药费。随着拉姆的遭遇登上热搜,一笔笔10元、20元的小额捐赠持续汇流。

  据“水滴筹”方面向南都记者提供的记录,仅7个小时左右,100万元已筹满,渠道关闭前共收到47761笔捐赠。拉姆直系亲属于9月18日申请提现全部金额,平台也开辟了快速办理通道,至9月19日凌晨,所筹款项已对公打给四川省人民医院,即时到账。

  追念

  对数以万计牵挂着拉姆的人们来说,不是没有过好消息。

  在挺过了一次手术之后,9月24日,卓玛曾发现躺在急危重症监护病房的拉姆 “眼睛动了一下”。她在视频中说,妹妹曾恢复过一点意识,不过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后续费用我们现在想都不敢想,但是我们也不想放弃。”

  这些“想都不敢想”的费用里包括续住重症监护病房的治疗费、接下来多次植皮的手术费、特效药费等等,卓玛已经在为下一次筹款犯愁。可令人遗憾的是,拉姆在中秋节前夕离世了,网友们合力捐赠的100万元,剩下了近40万元,将原路退还到筹款平台。

  

3.jpg


  9月17日,直系亲属在“水滴筹”平台为拉姆(阿木初)发起筹款。目前,筹款已关闭。

  她生前的网络账户,涌入了更多悼念的人群。听着欢快的背景音乐,看着她依然灿烂的笑脸,更加不是滋味。

  有人突然发现,看似阳光明媚的内容,其实掩藏着阴翳。比如今年6月28日,拉姆晒了她和大小两个儿子的视频,三张漂亮的笑脸,看起来很亲密,可配文却是:“往后余生,两兄弟相依为命,妈妈会背后支持。”在下方的评论区,一位网友问道:“两个儿子的爸爸不管吗?”她回复说:“他爸爸在管。我连抚养权都没拿到。”而这位孩子的“爸爸”,已经很久很久,甚至可能从没有出现在她的视频里。更早一些,在今年3月17日、18日发布的3条视频动态中,拉姆仍然笑容甜美,可她的一只眼睛下方是磨皮滤镜遮不掉的淤青。她回复粉丝说:“发的是库存。谢谢朋友们关心我。还有就是开心也是一天,伤心也是一天。朋友们,我觉得你们还是想开一点。小孩的事情我自己会做好。”

  9月14日案发后,拉姆的姐姐、姐夫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唐某与妹妹结婚多年,屡遭家暴,但作为受害者的拉姆一直为了孩子隐忍,希望他能改过;今年,见唐某的暴力行为愈演愈烈,她才彻底灰心,决定诉讼离婚。法院于今年6月底做出了离婚判决,两个未成年孩子都判给了唐某,拉姆仅在个别时间有探视权。此后,唐某还曾以孩子威胁“复合”。

  而拉姆的视频显示,入夏以来,她常常是在上山“挣钱途中”。

  拉姆的离去留下了谜团。为什么年轻、美丽、开朗,熟悉互联网,又能讲一口普通话的拉姆,没有主动选择过走出大山?真的像她在简介中写的那样么,“我不是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但是为了陪在爸爸身边,所以我就靠山挣钱”?为什么视频中的她看起来总是“微笑着面对一切”?她的笑容是强撑着吗,还是发自内心?……归根到底,人们想问的其实是一个问题:像拉姆这样的好姑娘,是否曾经有可能逃过这个惨剧?

  

4.jpg


  10月1日,拉姆不治去世后,她的姐姐卓玛没有再回复南都记者的消息。但在当天下午,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对妹妹说:“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做你的姐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保护你,希望下辈子你让我做你的哥哥,让我保护你……”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