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雷登创办的燕京大学,名气很大,后来被拆分给5所大学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8-08) 网络资料 126 0

清末民初,随着科举考试的废除,一大批新式学堂在中国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其中,不乏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等顶级名校。

时光如梭。100年过后,许多人已经忘了,在这批顶级名校名单里,曾经有一所叫“燕京大学”的大学。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100年前的1919年。

1919年,美国人司徒雷登将北京汇文大学、通州华北协和大学、北京华北女子协和大学这几所由英美教会创办的大学合并在一起,组成了一所新的综合性大学。这所新的综合性大学最初命名为北京大学,但中国已经有了一所由京师大学堂改名而成的国立北京大学,为了避免混淆,遂接受诚静怡博士的建议命名为燕京大学。

司徒雷登亲自担任燕京大学的校长。燕京大学成立之初,办学地址位于北京东城的盔甲厂旧址,这里房屋简陋,规模很小,第一批学生只有94人。教员也是寥寥可数,一部分外籍教员甚至不具备在大学教书的资格。更重要的是,燕京大学严重缺乏办学经费。


怎么办呢?司徒雷登决定回美国向企业家筹集办学经费。从1922年开始,司徒雷登几乎每年都要回一次美国,回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筹款。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迎来“一战”后的黄金发展时期,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企业家也愿意拿钱出来发展教育文化事业。司徒雷登每次回美国,都没有空手而归。有一年,司徒雷登一次就筹集了150万美元。

有了钱,好办事。鉴于盔甲厂旧址办学条件有限,司徒雷登决定给燕京大学重新找一个办学地点。经过一番艰难的寻找,司徒雷登看上了位于北京西郊的一个皇家废园淑春园。


淑春园毗邻圆明园、颐和园等,本来是皇家园林,后来被乾隆皇帝赏赐给和珅,成为了私家园林。和珅死后,又辗转落到醇亲王一族。清朝灭亡后,淑春园转到陕西督军陈树藩手里。司徒雷登专门来到陕西,与陈树藩商谈转让淑春园的事宜。

陈树藩虽是一介武夫,只读过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却很支持发展教育。他欣然决定,以6万银元的低价,将淑春园转给燕京大学作为校址。同时,将2万银元捐献给燕京大学,作为奖学金。

司徒雷登获得面积有40公顷的淑春园后,再买下附近的勺园,作为燕京大学校址。随后,司徒雷登聘请美国著名建筑师墨菲主持校园规划设计,建成了体现着中国古典建筑风格的燕京大学。


燕京大学校园里既有北方园林的宏伟气度,又有江南山水园林的秀丽特色,而在中国古典建筑的内部,尽量采用暖气、热水、抽水马桶、浴缸、饮水喷泉等当时最先进的设备,是近代中国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环境最优美的一所校园,被称为“燕园”。司徒雷登对自己一手缔造的燕园很满意,曾经自豪地说:“凡是来访者,无不称赞燕大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校园——它有助于加深学生对这个学校及其国际主义理想的感情。”

最美丽的校园,当然得配上顶尖的教学。为此,司徒雷登不惜重金聘请教授。他制定了教授的月薪标准,最高是360银元。这一标准,远超当时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教授月薪。司徒雷登非常尊重教授、讲师,给予他们很大的教学自主权。燕京大学是一所教会学校,但司徒雷登规定,所有教授、讲师都可以不信教。


经过一番努力,燕京大学云集了一批堪称大师级别的教学团队。吴宓、周作人、郑振铎、钱穆、陈寅格、冯友兰、张东荪、俞平伯、顾颉刚、费孝通、冰心、王世襄、吴文藻等都曾经在燕京大学任教。

经过10年发展,燕京大学成为了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齐名的综合性大学,许多教育方法与课程设置还被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模仿。1928年春天,燕京大学与美国哈佛大学利用美国铝业大王查尔斯的遗产基金,合作成立哈佛燕京学社,两校同时招收研究生,共同培养。这意味着,燕京大学已经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


1952年,在全国高等院校的院系调整中,燕京大学被分拆给5所大学。其中,文、理科并入北京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经济学系并入中央财经学院(今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并入北京政法学院(今中国政法大学),民族学系、社会学系、语文系(民族语文系)、历史系并入中央民族学院(今中央民族大学)。燕京大学留下的燕园,作为北京大学的校址,一直至今。

经过拆分后,燕京大学宣告结束历史使命,销声匿迹了。自此,世上再无燕京大学。


原标题:燕京大学:司徒雷登曾任校长 仅存在33年(图)



  1922年,燕京大学女生在女子学院大门前合影留念。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中,“燕京大学”频频出镜。这所沉寂已久的大学,重新被推到观众面前。燕大仅仅存在了33年,曾是中国教会大学中的执牛耳者。它的前世今生,如今能说清者已然不多。

  提到燕京大学,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人物——司徒雷登。司徒雷登是生于中国杭州的美国传教士后裔。他曾经是美国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做过美国驻华大使,而他最引以为豪的一个身份是燕京大学校长。

  1918年,汇文大学和华北协和大学有意联合,于是邀请司徒雷登出任校长。当时在南京金陵神学院任教的司徒雷登,一心传教,婉拒了邀请。后来,几经周折他才接受了这所“分文不名”的大学。1919年春,司徒雷登就任这所合并而成的大学的校长,并给学校起了个新名字——“燕京大学”。次年,华北协和女子大学也并入燕大。燕京大学成为中国最早实行男女合并授课的大学之一。

  建校伊始,燕京大学的处境非常窘迫。据冰心的老师包贵思夫人回忆:“那时的燕大是一无可取。我们很局促地住在城内,没有教员,也没有设备,学生不到百人,教员中只有两位中国人。许多西方教员都不合于大学教授的条件。”为此,司徒雷登费尽周折,在美国好友亨利·卢斯的帮助下,为学校筹集资金。他骑着毛驴、自行车转遍了北京四郊,为燕大寻找新的校址。最后经朋友建议,决定买下陕西督军陈树藩在北京西郊的二百多亩的宅子——勺园。司徒雷登准备了20万美元的巨款,赴西安与陈树藩协商,令司徒雷登惊喜的是“督军仅以六万大洋的价格把这块地让了出来,不仅如此,他还把其中三分之一的款项作为奖学金”。校址定下来后,司徒雷登邀请毕业于耶鲁大学建筑系的亨利·墨菲主持设计了校园,建造了极富中国特色的燕园。1926年夏,燕京大学各院系正式迁入新校园。司徒雷登曾自豪地宣称:“凡是来访者无不称赞燕大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校园。”

  虽然是一所教会大学,但燕京大学的气氛十分自由。司徒雷登为使燕大更加世俗化、中国化,对中国教员和外籍教师一视同仁。他甚至自筹经费,聘请了诸多知名学者来任教,如留洋归来的刘廷芳、洪业、胡适、闻一多、吴宓、冰心、冯友兰、萧公权等,还有国内久负盛名的陈垣、周作人、郑振铎、钱穆、钱玄同、俞平伯、朱自清、顾颉刚等。燕大成为当时大师云集的人才重地。短短几年的时间,燕京大学一跃成为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齐名的一流大学。

  司徒雷登鼓励燕大学子“应与社会和国家发生密切关系”。燕大的进步学生经常到北京大学参加活动,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几年后,燕京大学就开始出现了共产党员。燕大文科生戎之桐于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燕大的第一个中共党员。此后,燕大党支部成立,张淑仪、赵宗复、张兆麟等纷纷加入。到1935年,全校880名学生中有46名党员。这些进步学生积极参与爱国活动,为抗日战争和新中国的诞生做出了贡献。

  1952年,中国实行大学院系调整,教会大学被全部取消。燕京大学文、理、法各系并入北京大学,工科并入清华大学,新闻系及一些社会学科最终并入中国人民大学,改组后的北京大学迁入了燕园。

  张小英/文

  本版图片由爱历史提供



  1941年,燕京大学女生在向外教报体育测试成绩。

  1931年,燕京大学女生在波逸德(Boyd)体育馆里上体育课。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