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1933 至 1936 年

风清扬斈 1个月前 (05-30) 网络资料 149 0

640.jpg

文│二大爷

作为二十世纪最为臭名昭著的人物之一,希特勒能够在德国一战战败后的短短十几年后,以一己之力挟持德国,掀起了导致人类最深重灾难的二战,这个中的原因,有很多必然因素,也有很多偶然因素。如果单看外在因素,希特勒能够得逞,把他捧上台任其欺骗和奴役的德国人民固然需要反思,其实前期一直作壁上观的欧美亦难辞其咎。希特勒起家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不断撕毁国际条约,挑战文明秩序的过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正是文明世界心怀幻想、步步退让的绥靖政策,一步步的培养起了希特勒膨胀的野心和实力。

一、 凡尔赛的枷锁

一战后于1919年签署的《凡尔赛条约》中国人并不陌生,因为它和五四运动息息相关。这个条约很大一部分内容就是针对德国的。由于一战后德国实力尚存,普鲁士军国主义的根基依然强大,所以为了防止德国穷兵黩武东山再起,这个条约规定德国军队不能超过10万人,同时在法德边境的莱茵河以东50公里内,德国不能驻军,即所谓的“莱茵非军事区”。

为保证非军事区不至于沦为空谈,这个条约还规定,莱茵河以东桥头堡将由协约国军队占领,为期15年,也就是到1935年。暂时无力与协约国对抗的德国不仅认可了这一做法,而且为了表示守约的诚意,在1925年德国与协约国又签了一个“洛迦诺公约”,再次明确保证遵守关于莱茵非军事区的规定。

希特勒的纳粹党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利用爱国主义的虎皮煽动民粹,把德国的困境归咎于不平等条约的束缚,极力号召推翻凡尔赛的枷锁。所以在没上台之前,希特勒在自己1925年的自传《我的奋斗》中其实就赤裸裸的流露出要毁约的心思。

但希特勒虽然狂,却并不傻。他1933年上台后,德国各项军备都还在凡尔赛条约的限制下,不具备和国际联盟抗争的实力。所以他高举“韬光养晦”的大旗,再三声明,德国将恪守一切之前签订的条约。

那个时候的希特勒估计自己都不相信,他要面对的世界是如此软弱。

二、 恶棍的试探

1935年,协约国遵守约定,正式从莱茵河东岸撤军,整个地区的控制权重新落入德国之手。但是由于非军事区的限制,德国不能驻军,而该地区是希特勒入侵西欧和法国的必经之地,如果遵守约定,那希特勒占领欧洲的梦想就是空谈。

希特勒马上动了毁约的心思。其实早在1934年,希特勒一面对世界高喊“德国当前的问题不能通过战争来获得解决”,一面重新启动了军备生产。被希特勒的和平口号迷惑住的英法两国,居然同意用“军备平等”这种自毁凡尔赛条约的方式来拉拢德国。

看清了英法心态的希特勒于1935年3月开启了毁约的冒险,进一步试探世界的反应。他宣布凡尔赛条约已经是历史文件,德国重新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重建空军,并准备将常备军扩展至50万人。

英、法、意、美几个凡尔赛条约主要签约国对如此严重的毁约行为如何表态呢?英、法、意三个怂瓜居然只是通过一纸决议,对德国毁约扩军表示“遗憾”,准备研究“可能的”对德国经济制裁措施。美国远隔重洋,干脆不闻不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实际上德国当时只有10万常备军队,列强如果实力接入,完全可以干涉德国扩军。然而英法等国各怀鬼胎,都认为祸水不会泼到自家门口,甚至希望德国东山再起后能够给自己在经济上"帮忙"或者与自己结盟,所以面对希特勒纯属壮胆的吆喝,世界形成了怂成一片的奇观。

本来心怀忐忑、惴惴不安的希特勒大喜过望,立即着手进一步冒险,彻底突破凡尔赛条约的限制。

三、毁约的冒险

1936年3月,希特勒开始了他一生中最为疯狂的一次冒险——进军莱茵非军事区。

前面说过,作为开战的最大障碍,莱茵非军事区的存在一直是希特勒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希特勒的算盘是,用这种方式撕毁凡尔赛条约,在国内可以提高希特勒的人望,在国际上可以进一步试探各国的底线。

1936年3月,希特勒命令3万德军进驻莱茵河非军事区。这一行动却引起德军高级将领的惊慌。德军将领力谏希特勒放弃冒险,因为当时德国扩军还没落实,10万人的家底很薄弱;而法国和它的两个盟国(捷克和波兰)却可以马上动员90个师,还有后备军100个师。此外法国和苏联还有互助条约,如果法国对德国采取制裁行动的话,苏联必须支援法国。

眼看希特勒一意孤行,负责领军的冯•勃洛姆堡还密令部队遇到法国军事干涉就“赶紧从莱茵河对岸撤回来”。希特勒嘴巴虽然硬,但其实内心也是极度惶恐,他后来表态,“在进军莱茵兰之后的24小时,是我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刻,我不止一次地跪下来祈求神显灵,保佑德国。结果我的祈求灵验了。”

是的。不管是陈兵几十万的法国还是冷眼旁观的英美、还有焦虑不安的捷克、波兰,在希特勒并没有底气的明目张胆的毁约行动中,都令人震惊的选择了毫无作为。英国首相艾登和外交部长西蒙3月25日访问德国时,只能被动地聆听希特勒的重新扩充军备的报告,都不敢说一个“不”字。他们当时只要选择出兵应对,甚至都不需要一颗子弹,就能吓退德国人。但事实就是,他们被德国人吓退了。

冒险成功的希特勒得意洋洋在国会发表演说:我们宣誓,在恢复我们民族的光荣的时候,决不屈服于任何力量!

毁弃凡尔赛条约如此顺利,让希特勒觉得,整个世界的文明秩序原来如此不堪,只要敢于乱来硬来,最终都会臣服在他的脚下。通过毁约,他不仅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和野心,还获得了德国民粹们狂热的支持,领袖地位不可动摇。随后的历史我们都很熟悉了,欲求不满的希特勒1938年3月吞并奥地利、1938年9月占领苏台德地区、1939年9月入侵波兰引发二战……

四、 痛定如何思痛

历史没有如果。今天我们再说什么假设都已经改变不了血淋淋的历史。但是我们却可以回望反思,在诅咒魔鬼的同时,是不是这个世界对于魔鬼的成长也负有原罪?

对于德国人民而言,鸡血一时爽,苦果十年偿。在最初几年尝到了民族主义、军国主义带来的短暂高潮之后,一个号称理性严谨的民族,被一个来自奥地利农村的疯子元首带进了史无前例的大坑。这个大坑,是一个国家被彻底打烂、数百万人横尸沙场,数十万女性遭到苏军强奸凌辱铺垫的。你们既然选择了歌颂魔鬼,理应为魔鬼付出灵与肉的代价,不能说绝对无辜。

而对于欧美而言,虽然最终胜利,可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沉重。法国作为欧陆传统豪强,遭遇希特勒巴黎阅兵、举国投降的奇耻大辱;英国日不落帝国体系也彻底瓦解,从此困守本土;波兰、捷克则早早就亡国,备受蹂躏;美国虽然从此定鼎,但也不能说一点代价没有——苏联最终成为威胁,很难说不是一系列蝴蝶效应的后果。

希特勒的疯狂毁约既能看见前兆,又能看见后果;与此利益攸关的列强也有绝对的实力在萌芽之初进行制裁和钳制。纳粹德国的冒险其实只有一个途径,阻止他冒险却有很多的途径,但这个世界号称最文明的国家们,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小算盘面面相觑,坐视纳粹德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让原本不可能发生的发生了。曾经用很小代价就可以阻止的事,最终全世界以高昂的代价为之买单。以为事不关己,最后个个深受其害。

今天,我们把这种对野蛮一味迁就、退让最终导致深受其害的政策叫做——绥靖政策。文明国家最容易的犯的错误,就是以君子以心度小人之腹。误以为文明可以感化野蛮,甚至可以和野蛮做朋友、长期共存。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文明确实可以容忍野蛮,但野蛮却绝不会容忍文明。在铁木真的眼里,全世界都是他们的牧场和奴隶,这是奴隶制的基因决定的。

纳粹德国如果说留给世界什么教训,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法西斯极权的本质决定了它不可能与世界和平共处,迟早要露出獠牙,而拳头是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二是如果要打,一定要早打、痛打,把法西斯们扼杀于萌芽才是文明世界应有的使命。

2020/5/25

本文人物引言出自《希特勒传》,[英]伊恩·克肖著,史鉴译,世界知识出版社2018年1月版

 此照片为希特勒检阅 35,000 名帝国突击队员(冲锋队 - SA),即纳粹党准军事组织成员。拍摄于 1936 年 2 月 20 日。—USHMM Photo Archives #878921931 年 5 月 13 日,比利时 Count Henri Baillet-Latour 领导的国际奥委会授予德国柏林 1936 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权。这个机会标志德国自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再次回到世界的大家庭中。两年以后,纳粹党的头目阿道夫•希特勒上台,德国脆弱的民主政治很快变为一党独裁专政。警察围捕数千名政治反对派,未经审判便将他们拘押在集中营中。纳粹政权还推行种族政策,目标是“纯化”并壮大德国的“雅利安人”(Aryan)。一项残酷无情的运动开始了,德国五十万名犹太人从每一方面都被排除在德国民众生活之外。
阿道夫•希特勒总理是纳粹党的领导人。很多德国人希望,希特勒会使这个饱受经济萧条、社会不安和政治动荡折磨的国家变得井然有序。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同时具有几个部分:极端民族主义、军国主义、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
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担任德国总理1933年2月28日演说、集会、言论自由和其他基本权力被剥夺。1933年3月20日纳粹在达豪 (Dachau) 建立第一座永久性集中营。1933年4月1日纳粹组织联合抵制犹太人所有企业。1933年4月7日禁止犹太人担任政府公职,包括各阶层教学工作。1933年7月14日对残疾人、吉卜赛人和黑人采取强制绝育措施,新立法为此提供了依据。1934年10月德国全国掀起大规模逮捕同性恋者的首波浪潮。1935年3月16日实行义务兵役制。1935年4月德国境内很多耶和华见证会员被捕。1935年9月15日《反犹太种族和公民法》在纽伦堡 (Nuremberg) 颁布。1936年2月6日冬季奥运会在加米施•帕腾基兴 (Garmisch-Partenkirchen) 开幕。1936年3月7日德军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下,顺利进军莱茵兰 (Rhineland)。1936年7月16日大约 800 名吉卜赛人被关押在柏林(Berlin)附近。1936年8月1日夏季奥运会在柏林开幕。

从屌丝逆袭元首,希特勒只用了这一招!

一战后,在德国身处严重的经济危机,原有的政治制度已经失灵的情况下,希特勒打破了原有的政治制度,带领德国工人党,即纳粹党登上了历史舞台。

1933年1月,希特勒如愿以偿成为内阁总理。但是当上总理并不等于坐拥独裁权力,希特勒的权力依然受议会民主的制衡。早在1932年1月,他就明确表示:“法西斯要求全部权力,绝不同其他势力、保守派政党和派别长久地分享权力!”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希特勒肆无忌惮地以暴力手段破坏其他党派的竞选活动,利用“国会纵火案”打击德国共产党和左翼人士,通过一系列台上台下的政治手段,摆脱了国会和总统的监督,逐渐将总统、总理两个职务合并为一,集党权、政权、军权于一身,成为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独裁者!

与此同时,随着德国在纳粹党领导下出现的“经济奇迹”,民众对纳粹党欢欣鼓舞并感恩戴德,对元首希特勒个人的狂热崇拜气氛一时弥漫全国。尤其是1933年希特勒执政后,整个德国都近乎陷人了一种癫狂状态。

翻阅当时的历史资料影片,我们经常可以看到30年代的德国民众向希特勒欢呼的场景,这些场景带给我们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集体疯狂的印象。几乎每一座德国城市都有以希特勒命名的大街、广场,相当多的城市封希特勒是自己城市的荣誉市民,给希特勒立雕像;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纷纷向希特勒写信,表达对帝国元首的崇拜和感激之情。

这些场景带给我们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集体疯狂的印象。一向以科学、严谨著称的德意志民族为何会出现群体性的疯狂状态?为什么希特勒会获得万众拥戴,把个人崇拜搞到登峰造极?

也许有人会将这种疯狂的个人崇拜归结于希特勒出众的个人能力。抛开他的政治组织能力不说,希特勒是一个极其出色的演说家,他的演讲具有强烈的鼓舞性和煽动性,能够让所有听到他演讲的人都打了鸡血般热血沸腾。

当然,这些个人魅力都属于主观因素。除了希特勒本身的个人能力以外,云石君觉得,希特勒能够获得万众拥戴还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一战后,德国的极端破坏以及由此造成的巨大心理落差,使得人们的救世主情结抬头,而希特勒的出现,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要。

德国统一后,迅速赶上了工业化的第二个高潮,经济发展迅猛。到一战前,德国经济位居欧洲第一、世界第二,国内工业结合高技术的发展,已经控制了大部分欧洲的工业力量。可以说,一战前德国的国运算得上是顺风顺水。

一战结束后,德国作为战败国,受到了相当严厉的制裁,海外殖民地全部被剥夺,国内社会动荡,不仅丢失了大片领土,还欠下了巨额外债。随着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德国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经济直推崩溃的边缘,工业生产水平甚至严重倒退到了1896年。失业率急剧上升,工业产量大幅下降,工业危机反过来又导致了金融危机,银行纷纷倒闭,对外贸易锐减,而经济危机又进一步激化了社会阶级矛盾。

面对现实的极端窘迫,德国民众连保障日常的生活都变得极其艰难,很难通过正常的途径来翻身。而新兴的魏玛政府权力本身受限,无法有效干预经济挽救德国,也无法有效压制社会动荡,对外也无力对抗以法国为首的外部压制,这又大大削弱了魏玛政府的政治权威。

在这种极端绝望的境地下,德国民众的救世主情绪逐渐抬头,他们渴望俾斯麦家长式的保护,渴望出现一位政治强人,对内压制分歧,维持稳定;对外集中资源,强势应对,进而提振民众的国家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

恰恰就在此时,希特勒的出现,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要,而他本人也需要利用民众对政治强人的个人崇拜,增加民众的心理同一性和对国家的认同感,进而得到他们的支持,这更有利于中央集权的实现。

其次,一战后德国的衰退和战后惨状,很大程度上皆因外部压迫导致。为了抵抗外部压力,德国在政治体制方面就要极端中央集权,个人独裁和崇拜由此而成。

由于独特的地缘区位,德国长期以来就受到周边列强的压制,无法拓展自己的地缘影响力。即便是在统一后,临近的法国和沙俄也没有放松对德国的压制,剥夺德国的边缘区,压制它的战争潜力。

一战后,德国战败,受到了相当严苛的制裁,国运跌到了谷底,国家依然面临着巨大的外部威胁。面对外部压力的步步倒逼,德国要翻身,必须进一步拓展生存空间,但战后的德国经济遭到重创,国家资源又极端窘迫,怎么办?只能大量依赖外债和经济援助来促进工业发展。

这种以弱博强的局面和持续的整体受压,决定了德国必须尽可能地整合国内社会资源集中用于对外博弈,相应的,在政治体制方面就要极端中央集权。毕竟,相较于权力被分散的民主政体,集权政体效率更高、权力更为集中,在发动底层民众、调动国内资源、煽动国民的国家民族情结一致对外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在列强间矛盾与冲突加剧、德国面临外敌打压的局势下,可以增加德国跟列强博弈时的战斗力。

关于这一点,已被中国无数次证明。在长达数千年的农耕时代里,华夏文明的军事威胁主要来自塞外游牧势力,而历代的朝廷凭借着高度的中央集权,才能最大限度的整合内部资源,将自身强大的地缘实力发挥到极致,一次次击退游牧民族势力的侵袭。

到了近现代,虽然游牧武装的威胁消失,但是来自先发工业国的威胁更加恐怖。这个阶段,外部势力不仅在武力上,就连在文明程度上都已超过华夏文明,所以中国第一次有了亡国灭种的威胁(古代游牧武装,只能在政治上消灭中原汉族政权,但却无力铲除华夏文明)。因此,这个阶段,对中央集权的追求,不仅没有被弱化,反而不断强化,并上升到强人大权独揽的程度,政治领袖在某些方面(尤其是精神领域)的权威,甚至超越了古代的皇帝。

在强大的外部威胁压力下,德国选择了极端中央集权来维护国家的稳定——而个人独裁作为中央集权的最高形式,也由此形成。希特勒和纳粹正是迎合了这种需求,才在民众心中树立了政治强人的形象。

再次,第二次科技革命在信息传媒业的突破,为希特勒的个人崇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传统时代,由于信息传播方式落后,领袖的个人影响力不能深入基层。其权威塑造,通常只是依附于其所取得的权力,最多也就是再添加一点血统出身、宗教身份等诸如此类的外在认定的作料加持。但这种权威背后,人们尊崇的更多的是权力、血统、宗教认定等外在因素,而非个人本身,所以不具备个人崇拜的基础。因此,在古代社会,世俗领袖除了确实建立过实实在在的大功业(比如拿破仑、成吉思汗等),很难让人对其个人本身产生崇拜。

而第二次工业革命后,随着电影、广播的出现和大范围普及,个人形象塑造成为可能,个人魅力能够更加直观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让人们更多的因为其个人魅力而倾倒。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普通人,只要个人包装到位,一样能蛊惑万民,而希特勒就凭借着其出色的演讲能力沾了新媒体的这个光。

我们不妨举个例子。纳粹上台之初,德国的收音机普及率不高,一时间也没法让家家户户都很快拥有一台收音机,于是当局从实际出发,创造性地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大伙在一起收听元首的极富煽动性的演讲。而等到二战开打的时候,德国收音机的普及率已经到了家家户户,即使走在大街上,街头的扬声器照样会把希特勒的声音传送到你的耳朵里,这就使得希特勒的各种演讲能够无缝地插入民间的各个角落,进而获得万众拥戴。

总而言之,强人政治作为中央集权的最高形式,其之出现,与国家所面临的内外部政治经济形势有着极大的关联,而当权力高度集中于个人后,对国家领袖的个人崇拜自然也就不可避免了。

一个民族如果陷入过度盲目的个人崇拜以及极端的爱国主义情绪当中,必定会从理智走向疯狂,从善良陷入邪恶。令人悲哀的是,此时此刻,德国民众却浑然不觉,一直沉浸在这种崇高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之中,真的以为要跟随伟大领袖去创造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神圣事业。在这种全国性的集体疯狂崇拜中,纳粹再一次启动了战争机器。

事实上,在纳粹前期崛起时,实力并不强大,英法按说有能力阻止,但实际上英法却并未这么做。无论是德国扩军备战、侵占莱茵非军事区,乃至于到后来的吞并奥地利、捷克,英法始终奉行绥靖主义,甚至到德国闪电战打败波兰,正式宣战后,英法等国也依然表现消极。

为什么英法对纳粹的崛起和扩张视若无睹?这背后又有哪些复杂的背景因素?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第163章——德国之第7部分。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用微信关注公众号:云石,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