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的“争议”,以及常识的极度匮乏。

风清扬斈 2年前 (2020-04-28) 网络资料 352 0

现在很多中国人不喜欢听真话,甚至讨厌真话,以至于辱骂和斗争那些说真话的人,典型的文革思维。这是时代的一道风景。

这事儿确实超出想象。
张文宏医生完全没想到,他会因为让大家在疫情期间别给孩子喝粥,而是要多喝牛奶、多吃鸡蛋,背上崇洋媚外的骂名。
4月2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文宏再一次就中国粥事件做出解释。面对镜头,他一脸无奈地说:这些事情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我认为有讨论就是好事。
这事儿,不仅是超出了他一个人的想象,也超出了任何一个有基本常识的人的想象。这真的是好事?或许吧。但我觉得,这个回答不过是张爸无奈的表现罢了。
1.
百度一下就能清楚明白的简单问题,竟然激起了广泛讨论。这实在太荒唐了!它所反映的,实际上是很多人对科学常识的匮乏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多喝牛奶多吃鸡蛋的逻辑有多简单,如下:
1.蛋白质是人体免疫力的生理基础,各种免疫细胞都由蛋白质组成。
2.疫情期间,为了让提高免疫力,最好多补充些蛋白质。
3.牛奶鸡蛋中的蛋白质含量比粥高很多。所以,早餐别喝粥了,多吃牛奶鸡蛋。
就这么简单。
关于牛奶和粥里的蛋白质含量,也是百度一下就能马上查到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争议。


就这,和崇洋媚外有半毛钱关系吗?
当然,你可以说,张文宏只说了喝牛奶,但其实豆浆也不错,这或许倒是可以争论一下。
因为,虽然豆浆里其他营养成分未必比牛奶含量高,但豆制品中的蛋白质含量也不错。但是,如果只是比较蛋白质,粥和牛奶根本没法比,完全没讨论必要。
疫情发生以来,张文宏的表现根本就不像一个医学专家,他几乎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常识。翻翻他的语录,有一个医学术语吗?有一篇牛逼到爆的国际医学论文或者超越大多数医学专家的研究成果吗?没有!
我一直在想,张文宏之所以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很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说出了很多我们已知但被有意无意忽略掉了的常识:党员先上、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疫情期间)防火防盗防同事、你在家里不是隔离,是战斗、不要到处瞎玩,正常生活正在慢慢回归,但是还没有到为所欲为的地步、医护一体,不要忘了一线护士、暂时还没有特效药,只能扛。
这里哪一句,不是常识?包括牛奶比粥蛋白质含量高。
甚至可以说,冠状病毒人传人都是一个常识。如果它不是我们普通人的常识,也应该是医学界的常识。
前几天,高福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明确否认自己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他说他一再重申: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从来没有。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科学家都不能够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因为对这个病毒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它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冠状病毒)总是人传人的。
2.
八筒觉得,这次疫情,我们真是吃尽了常识匮乏的苦头,但非常多的人(尤其是微博上的乌合之众)完全不懂得反思,甚至把不懂常识当牛逼,真可谓无知者无畏。
什么都能杠,连粥和牛奶都能杠,你咋不去举重呢?!
很多人,不仅缺乏科学常识,也缺乏社会常识,而且拒绝学习常识。
比如,方方在海外出书的争议。很多人讲,为什么方方此时她要在海外出书?这是给敌对势力递刀子。这,完全就是不懂在海外出版的常识。
第一,人家哪里此时在海外出书了?那明明就是个预售,至少要到8月才能出,根本就没翻译好。如果不信,你现在买本英译本成书出来晒晒?做个封面就叫此时出书了?那张实在没啥美感的封面图,我5分钟就能做好,你信不信。
第二,有人讲,这都是提前策划好的,有海外约稿。我在网上看到,方方就差挨个@别人,让读她写的那个交代了。人家说得非常清楚,最开始是《收获》约稿,只是后来写成了每日一记而已,但根本没有人听。我想,反对她的人也不可能听。
第三,有人说,那本书客观上会给敌对势力递刀子。那本所谓的日记,绝大部分内容就是一些个人感受,还充斥着各种听说。如果你认为这有什么情报价值,恐怕真是把敌对势力想得太弱智了。那要真是把刀子,还用得着她来递?都2020年了,美国情报系统连个懂中文的人都找不到,还等着你来给人翻译?
第四,在海外出书实际上极其容易,书号非常好搞。你要真想出本圆圆日记,同样很容易。当然,就你那个没常识的脑袋,书能不能卖得出去可能会是个问题。即使就是方方那本书,如果8月才出,真能有多少销量,我都很替她担心。
就这,微博上都炒破天了:多少朋友割袍断义,多少恋人分崩离析,多少网民互相拉黑这特麽都是在干啥?
3.
我发现,很多人,真的是很多人,面对常识就三句话: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孩子不要喝粥了,要吃牛奶鸡蛋,多补充蛋白质。
你侮辱中国粥,你崇洋媚外。
牛奶确实比粥的营养价值高。
你侮辱中国粥,你不爱国!
有争议也是好的,只要让更多人知道就好。
你侮辱中国粥,你崇洋媚外!
你就是个不讲常识的大傻逼!
我是中国人,你骂我是傻逼,你是卖国贼。


不讲常识的人,永远立场先行;为了立场,常识完全可以不要。
这什麽病,是不是神经病?
感染科的张文宏,不是这方面专家;就算钟南山,也不可能治好这病。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