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骂方方:一个地富反坏右的后代,想翻天吗?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4-06) 网络资料 109 0


Capture.PNG


方方,你的封城日记,老夫都看了,几度欲言又止。前几天,你说你的日记即将告终,老夫在你封笔前把憋了多日的话说出来。

  1。

  方方,你我皆为60后,都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我们亲历了太多的灾难,1976年唐山大地震,造成242769人死亡、16.4万人重伤、数以万计的家庭满门遭灭,是20世纪世界地震史死亡人数第二,仅次于海原地震。两次灾难相比,仅死亡人数一项,唐山大地震就是此次瘟疫的70倍,遑论其它。

可见,唐山大地震是何等悲惨!但,当年我们的报纸、广播、电视没有一篇文章、一个画面,哪怕一个字的负面文章。其时,我们的媒体,连同我们的文化人是多么的正面、多么的主旋律,多么的干净,多么没有杂音啊!相比之下,再看你的封城日记,则全是灾区人民的怨恨、牢骚、痛苦、呻吟、哭喊、呼号……有人说你开了历史先河,是中国首个以日记形式直击重大灾难,以老百姓的视角,碎片式复盘灾区实情,为灾民代言、替受难者哭喊、为困苦者集体释放精神压力,在中国文学史乃至文化史上具有标本性的意义。

  这些话,在老夫看来,总有一种小资产阶级的,或说西方国家的,或说美帝国主义的味道。当年,唐山大地震,没有哪个作家跳出来写什么《唐山日记》,写灾民的苦难,搞所谓代言、疏导、代发牢骚。且,至今,44年过去,我们的唐山人民、我们的媒体、我们的作家,在回顾和记录那场大地震时,始终坚持正面肯定、正面支持、正面讴歌,总之全是亮点、亮色,一切都是弘扬主旋律。特别是唐山人民,他们经受的巨大苦难,比这次武汉要大一百倍,但几十万唐山人民默默地强忍着、不发声、不宣泄、不给国家添乱,甚至于在地震后接受采访时,为坚持正面宣传,他们以微笑,以欢乐,以歌声,以无比幸福的面颜去回顾那场灾难。

  只有冯小刚在2010年拍了《唐山大地震》,电影里有一些惨不忍睹的镜头。这个拍贺岁片的家伙,就因为拍了此片,他才离莫言、张艺谋这些汉奸文艺家,只差一步之遥了。他的《唐山大地震》也因此被很多人斥骂。

  2。

  这些年,咱国家多灾多难,1998年的洪灾、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大震、2015年天津大爆炸等。在灾难发生时,灾区的人民群众都能顾大局,都不公开发泄痛苦与怨恨,更没有像你一样的作家,去写什么洪灾日记、非典日记、汶川日记、爆炸日记之类,去疏导灾区人民发泄痛楚,倾吐苦闷。

  这,已成为了我们的一个优良传统,也可见,我们的人民群众是多么爱国,多么能够忍痛啊!而你破坏了这个优良传统,以后国家倘有大灾难,很可能又会有作家写××日记来添乱,你是始作俑者,是罪人啊!

  这也使老夫想起《三国志》里描写关羽的一段:“痛羽尝为流矢所中,贯其右臂,后创虽愈,每至阴雨,骨常疼痛。医曰:‘矢镞有毒,毒入于骨,当破臂作创,刮骨去毒,然后此患乃除耳。’羽便伸臂令医劈之。时羽适请诸将饮食相对,臂血流离,盈于盘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你看看,在中国,一千多年前,就有这样“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英难。难怪,当年唐山人民,没有一个用写文章的方式,来喊痛叫苦的,他们一个个都是金刚之身,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都是当代关羽啊!那些在灾难中,喊痛啊、苦啊、恨啊的,只能是小资产阶级分子,他们从来就缺乏“刮骨疗毒”的大无畏英难气概。

  你知道,作家是灵魂的工程师,是精神医者。在中国,这样的医者何止千万。他们在给“病人”疗伤时,都只“补正气”,或以英雄人物为榜样,或以“舍小家为大家”为古训,或以宣扬正能量故事为良方。而你下的“处方”却是要“病人”把埋在心里的痛苦,全倒出来,叫他们哭,喊,叫......你这样,让灾民一吐心中块垒,但给组织上增加了麻烦,是添乱。

  而同样是作家,且,都是作协的领导,当年那个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就比你有大局观、有国家意识、有集体荣誉感。他在汶川大地震后,写的《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其中有些话被人骂,如:“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但此诗不失为爱国作品、是讲大局的Z治宣言,那些骂他的人是Z治觉悟太低!

  你呢,你不写“民族大爱”,不写“纵做鬼,也幸福”,不写“亲历死也足”,眼里只有老百姓,写他们的感受,写他们的血,写他们的死,写一切违反主旋律的东西。难怪,那个16岁的中学生,要问你,你端了谁的碗,你在替谁说话?尽管此言,引来很多人的指责,那些人替你说话,说你有权力把疫区的真相告诉世人。这说法似乎有理,但,你毕竟当过湖北省作协主席,官至正厅,国家给过你权力,你也享受过很多福利,你总得回报组织吧。而你眼里除了老百姓还是老百姓,对官职、对级别、对待遇,全颇为不屑——你岂止是违背,你简直是在向TZ伦理宣战。

  3。

  你的日记除替灾民发泄外,还指责政府、批评官员,有些话,你说得猛,说得过火,也很不给当地政府面子。你说“现在我虽然不是湖北作家协会主席,但我还是个作家。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但请你们在下笔时,思考几秒,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这话,像一个干部、一个主席、一个厅官说的吗?你自己不写颂文倒罢了,你还要逼你的同行,不让他们写,这就太过分了,且,你那口气,几乎是在威胁别人,谁要是谄媚,你就跟谁急。

  你说“专家宣布病毒不会人传人那会,他们就犯下滔天大罪。”你说“病毒掀翻了Z治正确的桌子。”类似的话,你说了很多,几乎每一句,都被千万网民点赞,被称为金句。老百姓这么说,情有可原,可,你是国家干部啊,怎么能说这些不利于干群团结的话呢?你对疫情初期有的领导工作不力,紧抓不放,力陈追责:“二十天的延误,二十天的隐瞒,带来的灾难当然不只是死亡一件事。”“比方,李文亮的事,已经调查了这么久,说法呢?”“这个心结要及时解开,否则,时间越久,这个结会越系越紧,越变越复杂,心头的创面和深度,也会越发扩大与加深。心理咨询专家说,随着危险的解除,真正的创伤,会浮出水面。变成简单的话,就是:你要给李文亮一个说法,给中心医院一个说法,你也要给我们大家一个说法。”你的这些话,同样得到了海量的民意点赞。你比纪检监察委的号召力,大一百倍,但都是负能量,因你干扰了抗疫,甚至使得有的领导人心惶惶,不安心工作,影响了抗疫大局。

  方方,你别以为作家都跟你一样,就在你的日记,火遍天下时,有一篇文章也火了,叫《县委书记眼中血丝,已织成了迎春的花卉》。人家也是作家,也是干部,也在现场,就比你有政治头脑,人家就不给疫情添乱,而是“谨以此诗献给战斗在抗疫一线的浠水县党员干部”。诗中有些句子,尽管有点肉麻,被人嘲笑,诸如:你将目光随着我们的镜头推拉摇曵/他们走在白衣天使和“藏青蓝”队伍的前头/走进抢救病人、守望平安的队伍前列/走在时光流水的前面/走在党对公仆初心的谆谆教诲里/你看,县委书记、县长眼里的血丝/已织成了迎春的花卉。要承认,这些话,确实有点那个,但这个作家懂得“端了谁的碗,替谁说话”的道理。再说,这诗赞扬了抗疫一线的领导同志,是弘扬主旋律,在大疫压城的形势下,这样的作品鼓舞人心,挨点老百姓的骂,也是值得的嘛!

  4。

  那个中学生说,你批评官员,正迎合了西方国家口味,于是,网上有人说你的日记得到了霉国ZY的肯定。乍看,老夫感觉你能量真大啊,连霉国ZY,都来帮你了。不过,老夫打开那篇帖子,才发觉,又一个标题党,原来霉国ZY只提到你的日记,未置可否。因此,这事,同样被挺你的和黑你的人,拿来作文章。当然,老夫坦言,在我们反方派队伍中,有些脑残,他们就凭那个帖子,说你与西方敌对势力为伍,然后上纲上线,来攻击你。拿这么个捕风捉影的事想撂倒你,怎么可能呢?

  自那个中学生给你写信后,网上天天书信满天飞。那些给中学生回信的,全是挺你的。你的学长易中天戏说“今天是全民写信日”,其中一篇《一些中学生给一个中学生回信》再次引起热议。此信说:“我们倒是想说,很多时候问题并非在于过度关注黑暗,而恰恰在于我们过度热爱光明了——乃至让这种强光损害了我们的视力。”这段话,让你感慨,你说“高中生”与“高中生”居然有这么不同。为此,据说你哭了。因此,有些人就想起鲁迅先生那句——救救孩子!

  你大惊小怪干吗?中学生之间存在“三观”不同,很正常嘛,就像人之十指,会一样长吗?正像对你的日记,有正反两大阵营一样。老夫要提醒你的是,别看挺方派有海量公众支持者,而反方派人是很少,弱势,但反方派中,不乏重量级的学者、教授、退下来的高官。这些人中,以北大哲学博士王诚先生对你的态度,最为猛烈。他的一段话,在网上也炸开了锅,他说:“我强烈建议公安检察部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方方,与境外势力有着何种程度的勾结,与资本集团存在着何种利益共生关系。她领取三份高薪是否涉及职务犯罪,她的五套别墅是否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对于这些问题一查到底,反腐败不能只反共产党的干部,党外的干部犯罪,必须一视同仁,否则就是对党员干部的歧视和不公。”

  这个,这个……这个王博士的话,虽让老夫觉得有点义和团,不那么像出自一个博士之口,更不像北大的高知所言,但这段话吹响了向你发动总攻的号角。我们反方派中的齐建华,就是闻号而动。可惜,他的拳脚功夫,也是王博士的套路,说你曾利用职务干过一些坏事,是个腐败分子,云云。前天,你在日记里一跺脚,说:齐建华,你自行处理你的文章,否则,法庭上见!这个齐就乖乖删文了。

  老夫要承认,这两个回合,我们反方派是失败了。老夫甚至笑话过王齐二位,说他们看上去是教授,其实与那些叫喊着,要打到你家里去的蛮夫,没什么两样,是丢了咱们反方派的丑。

  好在,在咱们反方派阵营里不乏高人。比如大V八方斋就比王博士们高明,他批你的文章不但挖出你的种种背景,还揭露你的日记是经过国内外包装过的,并预言,将来很可能是恶毒攻击中国的信息武器。八老师还高度总结:“在仇恨新中国的人里,方方这类地富反坏右的后代最多。”这真是醒世之言,老夫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如今,这么多人不爱国,原来这些家伙多是地富反坏右的后代!也难怪,这几年,总有有识之士呼吁重提阶J斗争、重新划分身份、再来一次WG,真是远见之明啊!

  5。

  方方,原来,你是地富反坏右的后代,也就是说你是牛鬼蛇神!何谓牛鬼蛇神?你我辈人,想必再明白不过,也应该记得彼年代,最流行的一句话:把牛鬼蛇神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方方,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有些人虽然阶J斗争的弦松了,但我们的江山还是红色的,总有一天,你们这些牛鬼蛇神会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行文至此,老夫忽然想起电影《芙蓉镇》,此片结尾时,那个姓王的疯人,猛一敲锣,大喊:“运动喽!”

  有些人在等着那一天。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