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猪“入侵”土猪灭绝,吃货也可以拯救地球!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4-05) 网络资料 72 0

1000.jpg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土猪的调查文章,很多时候,我们面对一个物种的灭绝感到悲哀,而中国本土地方猪种的消失,同样也是一场生态灾难,却往往被我们忽视掉。

文 | 付永军







▲濒临灭绝的成华猪



3

9000多年的家猪,

灭绝只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





▲第二次全国畜禽遗传资源调查





▲濒危灭绝的中国地方猪种





▲韩建斌生态养殖的三元杂交后的成华猪,已很少成华猪血统

红领农场的农场主韩建斌是成都生态农业里较早养猪的,然而高昂的成本和市场的反差,让这个憨厚的山东大汉举步维艰,不得不缩减规模。

红领农场的窘迫,只是中国地方土猪的一个缩影。

人所共知,我国绝大多数的地方土猪的猪肉都比外来猪种好吃,而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们似乎只关心生长期和瘦肉率。

既然人没有意识,那么猪也没有选择。

1990年代,是一个分水岭,进口猪的入侵与中国地方猪的消亡,几乎是同一个时间。

在短短十余年之间,来自英国的大约克夏猪、来自丹麦的长白猪、来自美国的杜洛克猪(简称杜长大),以及它们的二元杂交、三元杂交后代,几乎占据了中国所有的生猪市场。

超短的生长周期、瘦肉率高达65%以上,没有养殖户再愿意养中国的地方土猪了。

“壹号土猪”曾经做了一个调查,1994年之前,中国土猪约占90%市场份额,而在此之后被大型商品猪挤压,2007年,中国土猪的市场占有率不超过2%。



▲三大外来品种之一的长白猪

曾经广泛分布川西地区的雅南黑猪,与荣昌猪一起,被评为中国48个优良猪种之一,改革开放前后,养殖规模达到数百万头,如今已经很难再看到雅南黑猪的踪迹。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陈清明在一次采访中曾痛心疾首地呼吁道:“同所有物种灭绝一样,猪种的灭绝同样是一场生态灾难。”

为什么现在的猪肉没有肉香味?

做生态农业这么多年,许多人会经常问我这个问题。除了品种的暗中偷换,还有另外一个方面:饲养方式的改变。



▲泔水猪的漫画

有一天,我们正在开车,朋友坐在副驾,突然问了我这个问题,我没有回答,沿着三环路开出好远。

直到快出城的时候,看到一个运送泔水的车子,我慢慢地将车靠近泔水车。

大约还有500米的样子,朋友已经闻出了味道,立即把车窗关了。

我看着她说道:“明白什么原因了吧?”朋友恍然大悟。

对啊,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城市,人类每天浪费大量的食物,而浪费的食物中,又以猪肉为主。

这样发酵一两天的泔水,就算500米开外也恶臭难闻,它们却是城外养猪场的主要食物来源。

我们很难要求天天吃泔水长大的猪肉,既要保证安全,又要保证美味,还要物美价廉,我们这样难为猪,猪也做不到啊!

泔水中含有太多同类的肉,人类给猪喂食泔水,自己吃自己,除了人道主义的缺失之外,更是一代一代毒素的累积。

5

不是中国人多不够吃,

是你的浪费刺激着食品安全的风险。

在这场追逐更快更大的利益面前,我们疯狂的催熟催长。

有人说,中国人口众多,要追求安全的食物很难,但是我们真的是不够吃吗?

我们占世界19%的人口,却生产了全球70%左右的淡水产品,67%的蔬菜,51%的生猪,40%的大宗果品,和21%的粮食。



▲平均每个中国人每年要吃掉半头猪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养猪大国,据统计2017年,全国生猪出栏量6.88亿头,就算是14亿人口的大国,平均在我们每个人头上的消耗量,每年要消耗0.5头猪。

2018年4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与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联合发布了《2018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对北京、上海、成都、拉萨四城的餐饮消费做了非常详尽的调查统计。

报告称:餐饮业平均浪费率12%,而午餐外卖浪费更是高达1/3。

我们的许多食物,并不是我们吃了的,而是浪费掉的。

我们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食物越来越失去了味道——我们浪费越来越多——食物的消耗越来越大——拉动的生产越来越高。

为了满足人们群众日益增长的虚荣心理,养殖者不得不更换更适应消费者需求的洋猪品种,也不得不投入和研发更加催长的饲料。

就算我们全部更换为洋猪品种,人类依然嫌商品猪的养殖时间太长。

这是一场关于时间的赛跑,我们在不停的刷新商品猪的出栏记录:从7个月,到6个月,刷新5个月,冲刺4个月。

生长时间虽然越来越短,但投入的饲料似乎有增无减。



▲平均每一头猪要吃掉合成饲料139公斤

据统计,2017年中国饲料产量达到28465.5万吨,其中,猪饲料产量为9551万吨;如果以2017年6.88亿头的生猪出栏量计算,平均每头猪需合成饲料139公斤。

一头标准的商品猪,出栏体重约110公斤,时间严格控制在180天内,这期间会吃掉139公斤合成饲料,数十车的泔水,大量的青饲料。

人类在动物的饲料中,添加大量激素、猪血、猪骨,甚至有报道称添加安眠药、镇静剂等药物。

6

洋猪引进中国30年后,

一场非洲猪瘟席卷了全国。

中国本土猪种的灭绝,可能真的是一场生态灾难的开始。

我们如此大力度的保护中国本土猪种,并不仅仅是只让你吃到小时候的味道,而是一场关于优良品种基因的保留和品种多样性的研究。

相对于杜长大系进口猪种,中国的本土猪经过自然选育,保留了更适应本土的优良基因,除了肉质和口感远胜于洋猪种外,还具有对环境的抗逆性强,对病毒的抵抗力高。



▲截止2018年11月的非洲猪瘟疫情图

2018年8月份的一场非洲猪瘟,席卷全国,目前已蔓延到19个省份。

在自然界中,这并非第一次。



相比这样的报复,非洲猪瘟是温和的,只在猪群间传播,不传播给人类。



▲曾经的笼罩全国“非典”依然历历在目

其实,非洲猪瘟一直肆虐西方近百年了,尤其是在杜-大-长系进口猪的故乡欧美两地;只是今年第一次进入到中国。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某一个物种变为同一个亚种,而这个亚种又在特定病毒面前毫无抵抗力,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将彻底失去这个物种呢?

如果它又是我们驯化了9000多年的猪,我真不知道如何向子孙们交代。

最后一只加拉帕戈斯象龟消失的时候,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默哀;

最后一只白鳍豚从长江中消失的时候,所有媒体都在报道和讨论;

当世界上最后一只项城猪消失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有谁知道?

人类对于食物,总是站在高处俯视众生。

我们很少愿意蹲下身来,去了解和学习一个食材的来源与区别。

曾经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于许多城里人而言,现在变成了“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我们很少有人去溯源自己的饮食,更难理解这背后的农业生产的逻辑。

7

『吃货拯救地球』

这件事情与我们每个人有关

近年来,随着农业专家的呼吁和官方的逐渐重视,令人欣慰的是,目前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十一五期间,我国各地共建设79个猪保种场、3个基因库,在全国范围内划定了37个地方猪种保护区。

这其中,包括宁乡猪、荣昌猪和藏猪等3个国家级保护区,以及太湖猪、民猪、黄淮海黑猪等猪遗传资源保种场35个。

与其他物种保护不一样,保护地方猪种正需要的就是“吃”。国家层面的物种保护,也并非是“为了保护而保护”,如何实现商品产业化和市场推广,才是保护地方猪种的关键。

雪崩来临时,没有哪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们永远要记住“吃货也可以拯救地球”。

不要当我们回想起来,开始怀念记忆中难忘的猪肉味道的时候,中国优良的地方猪种却已经消失于我们的餐桌上。



▲立在珠海【绿手指】生态农场里的牌子,永远在警醒着人们:

我们不是旁观者,每个人都是参与者。

本文转自中改研究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