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儿女拒绝“低端老外”?当中国用“天下”看世界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3-15) 网络资料 412 0


「炎黄子孙,不要黑白!」中国《外国人永居条例》,近来引爆中国网友的激烈反对。图为2018年《央视》春晚节目,中国艺人娄乃鸣(右一)涂黑脸扮装成非洲黑人、夸大臀部身材,在节目上歌颂中非合作。同场还有非裔演员扮演猴子,整个演出引发了种族歧视和刻板印象的争议。 图/CCTV央视
今年2月27日,中国司法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徵求公开意见。这个永居条例旨在让「高精尖缺」(学历高、技术精、尖端产业与稀缺性)的外国人才能取得中国「绿卡」。未料,网民的留言一面倒大加反对,有人忧虑西方国家已够乱,来中国岂不更添乱?有的更带着战狼式的口吻,「炎黄子孙,不要黑白!」就连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以柔软姿态为政策缓颊。
1月23日武汉封城以来,防止武汉肺炎扩散已是首要,不过在疫情仍然严峻的情形下,关于外国人居留权的讨论居然洗版,可见中国网民之愤怒。这些留言内容多贬低外国移住者,批评他们「质量不高却享受超国民待遇」,又或者诉诸民族性,坚决反对外国人永居「以保中华民族」、「不想看到五颜六色的外国人,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结果这个司法部的公开徵求意见,最后竟讽刺地关闭评论。


中国网友的各种洗板流言。图由左至右分别为:左一和左二《中国日报》的新闻底下,出现大量无关新闻的反永居条例抗议。右一则为《人民日报》发生同样的现象,几乎无论何种新闻底下都有洗板的抗议留言(但截至目前3月中,绝大多数都已遭到屏蔽删除)。 图/微博


留言内容多贬低外国移住者,批评他们「质量不高却享受超国民待遇」,又或者诉诸民族性,坚决反对外国人永居「以保中华民族」、「不想看到五颜六色的外国人,在中国搞『颜色革命』!」结果这个司法部的公开徵求意见,最后竟讽刺地关闭评论。 图/微博
如果因此解读中国民族主义具排外色彩或许言之过早。另一个相反的例子是前巴西国脚为主的外援入籍中国。近五、六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中国球迷最多的运动足球也开启人民币足球时代,中超俱乐部花大把钞票签来知名度与身价俱高的外援。
有趣的是,中超俱乐部花大钱买外援却不愿精心培育本土青年球员,这导致中国国家队实力快速下滑。近一两年,为了前进世界盃,中国足球把目光放在特别是巴西外援身上,重金让他们入籍中国,企图打造「巴西二队」。这些加入中国籍的国脚们国歌未必会唱,但中国媒体基本上乐观其成,甚至有的兴奋地下了「全亚洲睡不着」的耸动标题,网民虽有反对者,但更多的声音却是正面看待,毕竟,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归化中国的足球选手:左为来自挪威的侯永永(John Hou Saeter)、右为来自英国的李可(Nico Yennaris)。 图/新华社
中国足球的特别之处在于中国是强调与西方一别苗头的体育大国,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鲜少有外籍选手归化的例子,像中国足球外援已有5人进行归化,这样的规模在中国运动史裡非常罕见。
真正的问题应该是:为什麽中国对某些外国人入籍中国大表欢迎,对另外一些外国人却大加排拒,而且还只是居留权?
到底中国民族主义的构造裡,有着什麽样的矛盾之处?


为什麽中国对某些外国人入籍中国大表欢迎,对另外一些外国人却大加排拒,而且还只是居留权?图为上海的外国白人成功申请永久居留权,还成为官媒《新华社》的专题报导。 图/新华社
▌刺激「中国有机体」成长的激素
借用中国中小学教科书将中国比喻为有机体的说法,在这个有机体裡,东亚病夫与社会进化论就是刺激这有机体不断成长的动力,有机体不断膨胀,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与反作用也就越大。
时间回到一百多年前满清帝国的黄昏时刻。1897年严复开始翻译英国生物学家赫胥黎的《天演论》,重要的是,严复其实是借赫胥黎的文本创造自己的想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与「优胜劣败」等语彙迄今人们依旧印象深刻,这些想法出自严复之手,已非赫胥黎原着的想法。之所以如此翻译,在于中国1894年开始与日本的甲午战争最终惨败,朝野为之震惊,严复于是藉《天演论》的翻译创造警语,在这个适者生存的国际竞争裡,中国如果不励精图治,终究要被淘汰。


严复藉《天演论》的翻译创造警语,在这个适者生存的国际竞争裡,中国如果不励精图治,终究要被淘汰。 图/维基共享
九年之后,梁启超1903年在「新民说」裡痛斥中国人的种种,没有权利观念等云云,其中他提到:
夫中国一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
所谓的「东亚病夫」一词其实是中国製造,梁启超痛批中国国民性的心情,其实跟严复相同,都是「爱之深责之切,中国不根本改变无法在世界上立足!」1902年21岁的鲁迅兴奋地读着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他觉得严复译笔甚佳,当然,在此变革时刻,年轻的鲁迅应该也从这裡萌生很多想法。而后鲁迅留学日本之后再回中国,历经种种人生经历与观察,1921年描写中国国民性的经典之作《阿Q正传》终于诞生。
相较社会进化论在知识分子阶层流转,「东亚病夫」在大中国文化裡得到更多的演绎,平江不肖生的《近代侠义英雄传》是华人世界武侠文化很重要的基底,功夫武侠电影裡的重要角色霍元甲就出自这部小说。平江不肖生之所以写侠义小说,旨在推动武术,如果人人强身健体中国就会强大——这不就是超越东亚病夫的实践吗?


所谓的「东亚病夫」一词其实是中国製造,梁启超痛批中国国民性的心情,其实跟严复相同,都是「爱之深责之切,中国不根本改变无法在世界上立足!」将这个词彙演绎、深植于大众社会的作品之一,莫过于李小龙的《精武门》。 图/电影《精武门》
▌当中国用「天下」看世界
然而,东亚病夫与进化论这两帖强国药方虽然有识之士倡议者众,但终究未能挽救颓势,倒是在共产党那裡成为革命论述的核心。
东亚病夫与进化论的共通之处,在于强调中国必须不断追赶才能成为强国,一代代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落后就要挨打」就是东亚病夫与进化论的精义,「落后就要挨打」的要旨在于中国就是因为积弱不振,因此从鸦片战争开始连续遭到帝国主义的侵略,只有中国强大才能避免惨状。
「落后就要挨打」是历史教训,在中小教科书裡更有不少课文把赶超的实例化为经典课文。
近二十年来,中国中小学教科书从类似台湾的一纲多本转化为2019年的教育部部编本,其中,中国生物学家童第周的故事,始终是赶超的典范课文。课文大意是1930年代童第周留学比利时,室友因他是中国人而瞧不起,童第周于是与室友相约竞争看谁先毕业。这类故事结局自然是童第周赶超西方人室友,为中国人「争一口气」(这也是该课课文题目)。


「落后就要挨打」的要旨在于中国就是因为积弱不振,因此从鸦片战争开始连续遭到帝国主义的侵略,只有中国强大才能避免惨状。图为在上海的扯铃比赛,一名外国人扯单铃。 图/欧新社
无论是社会进化论或是东亚病夫,都是强调中国在强国之后的阶序,中国必须迎头赶上。有趣的是,现今中国已是大国崛起,一百多年前的警语不仅没有失效,两者依旧在有机体裡有效地运作着。也随着中国崛起,昔日荣光成为政治论述,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与郑和下西洋的组合,此外,更重要的是:昔日中华帝国根本的运作概念「天下」,也重新成为中国人的世界观。
社会进化论持续在当今中国演绎,对内依生存能力为标准区分了强者与弱者,2017年北京市政府因外来人口众多的大兴火灾之后,顺势清理「低端人口」。低端人口一词震惊国际,事实上在2000年以来的政府文件裡这个名词便已存在;本文开篇所说的「高精尖缺」,其实也是中国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共识,为了争取「高精尖缺」人才,各级政府给予的各种住房补贴等,中国区分人的高、中、低已是政府认证。


低端人口一词震惊国际,事实上在2000年以来的政府文件裡这个名词便已存在;中国区分人的高、中、低已是政府认证。图为广州的非裔劳工。 图/中新社
至于超越东亚病夫,随着大国崛起已在大众文化裡不断演绎,近年来几部「中国英雄」电影可做代表。中国英雄形象可分两类,他们的英雄行径与应对国家有所不同。一是《湄公河行动》、《战狼二》、《红海行动》等裡的中国英雄形象,主角们一身肌肉、骁勇善战,样板就是过去美国好莱坞大美国主义的电影,有趣的是,这些电影裡的背景东南亚、非洲与叶门,大抵就是因战乱或毒品的失序之地。
另一种中国英雄是《海阔天空》(中国片名为《中国合伙人》),以英文补习起家的新梦想(以现实中的新东方为原型),最终因为版权问题与美方唇枪舌战,「今天我来到这裡,其实只想告诉你们一件事:中国正在改变」、「孟先生,我提醒您,姚明正在NBA打球」、「那是因为NBA需要中国市场」等如同中美两国外交对峙的词令,建构另一种中国英雄形象——他们是中国的创业英雄,应对的对象是美国也因此是「文明」的法律面的唇枪舌战(附带一提,中国游泳选手孙杨以身体外加挑衅对抗应该用「现代文明」应对的欧美选手,这种野性的风格让他成为小粉红的偶像)。
可以看到,随着中国式天下的浮出,中国之外的国家也如社会进化论一般,有高低阶序的差异。


随着中国式天下的浮出,中国之外的国家也如社会进化论一般,有高低阶序的差异。图为广州的非裔劳工。 图/法新社
▌韭菜与阿Q
中国中小学教科书裡把中国比喻为有机体,而且是洁淨的有机体,也藉此比喻强调有危害有机体的病菌入侵时必须将之排除。问题就在于「谁来定义病菌」。在官方眼中,病菌可能是很黄很暴力的视频、也可能是西方有心人士的阴谋,总而言之,就是官方说了算。
有趣的是,大多时候一般百姓就跟着共产党走,甚至也跟着摇旗呐喊,但这回在外国人永久居留权的议题上,怎麽就不依了?民族主义某个角度来说是「心」的政治,心理怎麽想认同就往那去,中国民族主义瞬间转变的案例,是1990年代中期轰动一时的报导文学《留学美国》当中的一段纪录:1980年代因改革开放中国开始出现留学潮,1985年日本因为开放语言学校签证,日本大使馆门口开始出现大量的中国留学生,不过,到了1988年名额突然限缩,上千名无法获得签证的年轻人们在日本大使馆前示威并高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谁来定义「病菌」?在官方眼中,病菌可能是很黄很暴力的视频、也可能是西方有心人士的阴谋,总而言之,就是官方说了算。图为北京蟹岛度假村的外国游客,后方的中国民众看着眼前「泳装奇特」的外国白人。 图/欧新社
当人们对现实条件不满,心的变异非常快速。中国以市场之力让天下浮现之前,政治上为了第三世界国家的地位,经济上为了产业的发展,前者给了非洲国家相当的优惠,例如以奖学金等鼓励留学生到中国求学;后者则是为了招商引资,给予外国企业相当的优惠条件吸引前来等。
当中国崛起之后,「一带一路」之类的政治蓝图越画越大,但一部分人只有空洞的强国自豪感,个人的社会地位或经济收入却没有太大变化,他们不是「赵家人」(意指中共权贵)可以分享到中国经济崛起的大饼,他们的处境更像是近一两年来源自市场的网路流行语「韭菜」,韭菜生命力强,砍了之后也能很快长出。之所以成为市场比喻,在于股市大户眼中,总有很多股市散户进场,价高后大户快速卖出散户被割韭菜,悲剧是还是会有源源不绝的韭菜们进场。韭菜可以说是一种市场弱势者的自我镜像。


从2009年开始广州的非洲人快速增加,这个现象也为媒体所报导,不少广州对这个群体的印象就是爱滋病、伊波拉病毒、聚众闹事等负面印象。图为2009年广州非裔劳工的抗议集会,引来警察公安的制止。 图/法新社


网民抗议所援引的例子多是天朝阶序眼中较低的非洲,多少有些弱弱相残的味道。图为2009年广州非裔劳工的抗议集会,引来警察公安的制止。 图/法新社
也是这样的心情反过来对前来中国的外国人视为威胁。有趣的是,这些网民抗议所援引的例子多是天朝阶序眼中较低的非洲,多少有些弱弱相残的味道。现实社会中,广州的非洲人是一个例子。大致从2009年开始广州的非洲人快速增加,这个现象也为媒体所报导,不少广州对这个群体的印象就是爱滋病、伊波拉病毒、聚众闹事等负面印象,「鬼佬」成为广州人对这个群体的称呼。
可以说,抗议的网民们是用种族主义的立场来表达,在中国脉络下这种立场的言论相对安全,官方要化解也不是太过困难。不过,也可以看到他们与民族主义挣脱不开,他们需要民族主义让自己乐嗨嗨,即使不满也是用民族主义来攻击。也是这样的複杂心理,他们可以接受跟自己现实较无关联的外援加入中国籍,在他们看来,那是中国足球江河日下唯一的办法,当这些入籍球员上场,管他这些球员中文说得如何、会不会唱国歌,他们一样会摇旗呐喊。
民族主义有意识形态的一面,也有现实考量的一面。能屈能伸,精神胜利最重要——《阿Q正传》问世到今天足足99年,现实裡的阿Q们依旧上演着。


民族主义有意识形态的一面,也有现实考量的一面。能屈能伸,精神胜利最重要。 图/美联社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