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行领导内行,疫情袭击下的武汉市中心医院

风清扬斈 7个月前 (03-10) 网络资料 3878 0

武汉中心医院这多医护人员感染,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文转载自混沌大陆公众号:
本周以来,后台共有同四名武汉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与我进行了接触,在我向其中三位医生了解情况之后,深感痛心疾首。
根据其中一位的说法,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除了梅主任,江主任,李文亮三位医生去世之外,还有四名医生濒危。
他们分别是,消化内科专家王萍,泌尿外科专家胡卫锋,心胸外科专家易凡,以及伦理委员会的刘励。
开篇之前,让我们先为这几位医生祈祷......


中心医院医生,很多收治在金银潭医院
大家应该都记得,以前刚刚爆发之时,协和医院的医生自制口罩和防护用品,我曾经用大篇幅写过此事。
中心医院也不例外,甚至比协和医院更甚。在医生给我发来的照片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线敢死队几乎等于赤手空拳。
防护服告罄之后,武汉市中心医院一线医生们用血肉筑起一道新的长城。


防护服隔离服都没有的医生,处理呼吸道插管,专业人员能明白其中的风险,在此时,中心医院的领导又有何作为呢?
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多次消毒,反复进行无菌操作成为了唯一选择,然而武汉市中心医院在这种关头拒绝个人捐助的酒精,原因是个人捐助标准不统一,不愿意承担风险,要求各科室自行联系。
不光是酒精,一位医生表示,在2月初曾经有人联系到中心医院,愿意捐赠半吨大米,司机开车前往医院,但被管理层退回,因为中心医院严守一切物资通过红会的规定。
随后,中心医院食堂断粮。
缺乏防护装备,身边的同事一个一个从火线上下去隔离,连口热饭都没得吃,这对士气是多大的打击,大家心里有个数。



正在套塑料袋的医生,和后来配发的隔离服
不仅如此,医院的监察科更是极尽媚上之能事,在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里面,急诊科主任艾芬因为多次向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病例,被训斥为不负责任造谣生事。
一位外科医生说,中心医院的监察科无非是上级领导展示权威的刽子手,没有临床经验和实际判断能力。
在过去两年武汉双评议当中,只要医生收到患者的不满意,不论谁对谁错,监察科都要处分,除了扣工资,还要在医院内网公示。
其中一位医生这么形容:
“有的处分看着想笑,大家也麻木了”


防护服产生破洞,大家只能沾上继续用
那么武汉市中心医院的领导到底是谁呢?我们先说院长,彭义香。
彭院长是夏家红院长的继任者,夏院长被评价为虽然操切,但是水平和业务过硬,有丰富的经验,这不失为一个优秀的院长。
而彭院长虽然是本科医学毕业,然而毕业之后一直从事教育方面工作,临床经验的匮乏和理想化的象牙塔生活让他失去了对病毒的敏锐眼光。
外行指导内行,莫过于此


再贴一下彭老师的论文 都是教育 没有医学
但院长只能算二把手,医院组织的真正一把手书记是蔡莉。
根据一位急诊外科医生说法,彭院长虽然工作经验不行,但好歹是医疗系统出身,然而蔡莉是卫生局系统的官员出身,和一线的差距拉得更远,也不清楚一所医院的运作方式。
一名急诊科医生告诉我,蔡莉视察急诊科时候,因为冬季外伤患者少,就要求把冬季较多的呼吸科病人拉过来,没有人敢违抗。
在命令执行下去的三年当中,制造了大量呼吸病人和外伤病人的交叉感染,骨折治好,得了肺炎的现象并不罕见。
这已经是不是决策失当,而是在制造医疗事故


隔离通道仅被木板分割
和根本起不到隔离作用
和钻石公主号异曲同工
中心医院一把手二把手,彭院长和蔡书记二位都仅仅是本科学历,而且长时间远离临床。
但是他们却通过监察科等等手段组织起一个高效的官僚队伍控制一线的博士和硕士们,道路以目,人莫敢言。
武汉中心医院作为一所三甲医院,大量博士人才光是读医学就要10年以上才能参加工作,却被两个没有经验的本科官僚控制得结结实实,这是对人才的一种侮辱。


一位医生提供给我的院内通知
监察科要求所有职工闭嘴
什么也不能说
医疗系统是个自我成长的系统,是一种手工业,通过大量病例的训练和临床经验的积累,优秀人才会转化成医疗水平的优势。
然而粗糙的行政管理和严密的控制手段,让中心医院越来越成为一言堂,成为灾难与风暴的中心,就更不要奢谈什么水平进步。
李医生在被训诫之前早就被院方严厉批评过了,急诊科主任艾芬身为教授,研究生导师,也不能逃脱监察科的耳目。
一位医生透露,“医院所有职工的微信号都被监察科监控”,“领导决定一切。”


在知网上搜索蔡,没有任何相关论文,一线也要写学术论文的当下,她根本不够格。
武汉市中心医院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不仅裹挟着病毒,更夹杂着毫无医学素养尸位素餐的官僚。
这不是平时,做好人事管理就可以相安无事,这是战时,每天都有患者去世,每天都有人感染,却有这样一群人在威胁着我们的白衣天使。
医生保护了我们,我也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我们的医生。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