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高速流浪7天,他们的经历堪比《囧途》,成了电影素材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2-12) 网络资料 253 0

 1 月 7 日,货车司机肖红兵从湖北荆州市出发,赶往四川拉货。由于疫情爆发,厂家不给装货,他只好返程。随后疫情升级,他的湖北车牌已经寸步难行。经历各种服务区不让进、高速路口不让下,开始在高速上 流浪 。至 1 月 29 日,汉中高速交警在应急车道发现他时,肖红兵已经在高速上被困了 7 天。

在和民警交流时肖师傅哭诉称: 我唯一的奢望,就是能有个地方让我停下来,好好的睡一觉,吃一口饭。 经过卫生防疫人员的检查排除后,汉中高速交警将他安置在汉中北服务区,为他送上了食物和水。



高速漂泊 7 天

困了就扇自己,只想清醒点。

发现他的时候,已经弹尽粮绝了,据说两天两夜没怎么合眼,两次差点撞上了护栏。 交警梁亮告诉记者,找到肖师傅时,他的车正停在十天高速汉中市新街子下站口附近的应急车道上。

经过一番了解,原来肖师傅是想往湖北方向开,但由于太疲惫,竟然开反了方向。 我困了就扇自己,只想清醒点。

跟着我们走,去最近的出站口掉头,休息下再开。 在汉中勉县北出站口,交警为肖师傅提供了水和方便面,短暂停留他又开启了 暴走模式 ,往湖北行进。没开多久,竟然在汉中北又打起了盹。没想到,这次又遇到了巡逻的交警梁亮,这让梁亮哭笑不得。



汉中交警给肖红兵送去了食物和水

我太困了!只想在这儿睡一会儿。 说着,肖红兵几乎要落泪。 你要休息可以,但不能在高速上。 看着肖师傅的情况,梁亮十分揪心。

通过防疫人员的检查和消毒,肖红兵身体没有异常。经过沟通协调,在高速上 流浪 7 天 7 夜的肖红兵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汉中市交警支队高交大队汉台中队的招待室。 那时候我想的就是有个没人的地方让我停车休息一下,吃一口饭都好。 肖红兵情绪激动,出发时带的 2000 多元现金也已经只剩 300 元。



除夕独自在高速上度过

想等疫情结束再回家

回忆起这些天的经历,肖红兵心有余悸,几度哽咽: 连除夕都是一个人在高速上过的。



大年初一,天空下着雨,地面湿滑,路上没有车。漂泊了几天的肖红兵心里更不是滋味,把车停在了路边。发文, 一车飘天下,江湖怜为家,天高弹指近,崖深依云齐,除夕关东静,初一琅琚行,前方无乡音,梦还陆羽亭。 而 陆羽亭 ,正是肖红兵家乡湖北天门市的地标。

被救助后,肖红兵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专门与当地交警合照一张传到了朋友圈。他坦言,汉中交警配得上 最美高速交警 的称号。

肖红兵告诉记者,当地媒体报道后,收到了不少好心人的捐款。汉中交警也已帮忙联系了家乡当地的政府说明情况。但由于疫情严重,政府建议暂时不要回乡。 我一定会配合,等疫情结束再回家!

除了湖北司机肖红兵,浙江温州餐饮老板陈先生也经历了一次 人在囧途 似的旅程

在温州做生意的陈先生,春节前开车去江西的朋友家,回程时因疫情封村封路,被困在路上 15 天。他住在车上被村民举报,为了躲避举报曾经把车停在墓地边,因为车上没有开水,只能啃方便面 10 多天,最后他下定决心回温州,目前他已经回到了温州市,现在在永嘉县的隔离点隔离。

餐饮老板被困高速

车上住 15 天

陈先生的老家在安徽,身份证住址在四川,现租住在温州,从事餐饮行业。因为去年做生意亏了钱,有家却不敢回,他准备开车到江西上饶的朋友家过年,年后返回,却因为疫情的影响,在外流浪了 15 天才得以回到温州。



怕被举报

避开人群住在车上

陈先生在温州做餐饮生意,去年做生意亏了很多钱,过年前,他觉得回家没有颜面,便打算去江西上饶朋友家过年。到达上饶时,武汉已封城,湖北多个城市的城市区域公共交通停运。

他听说朋友的村子也开始封村了,牌照是温州和武汉的车不允许进村,为了不给朋友添麻烦,他就继续住在车里, 我当时以为疫情就那么几天,在这里等到初六再回温州,将就一下就能过去。

他就这样住在了车上。最开始的几天,他还能在街上吃到炒米粉、馄饨和烧烤。流浪第三天时,他去店里吃饭,老板告诉他下次别再去买了,他说自己没病,老板让他不要说话,他只好打包好食物回到车上吃。

在这之后,热水对陈先生而言都成了奢侈品,他只能吃方便面、喝冰冷的矿泉水,吃到口腔溃疡。

因为是外地车牌,他被人举报了,警察过来让他出示身份证件,他又在车垫下找到了身份证,警察劝他赶紧离开上饶。陈先生将车开到一个半山坡上的教堂旁,那里人迹罕至。

白天,陈先生会在山野中散步,但是到了晚上,他只敢待在车里, 窗户都不敢开,用被子蒙着头,连出去上厕所都不敢

已回到温州

有人联系他拍电影

2 月 7 日,陈先生的一个朋友将他的经历写成文章发到网上,他成了红人。2 月 8 日,陈先生将车开至温州七里港高速路口,路被封了,工作人员让他去乐清北高速路口试试,他又开车开到乐清北高速路口,也封了。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低血糖,他的头开始晕,心跳速度也变快,他将车停在高速入口,吃了几块雪饼。

有朋友告诉他温州东高速口已经恢复,他赶到后,测出的体温正常,拿出之前的健康证明,终于通过了。下了高速,他在经历第二个卡口时又被交警拦住劝他返回。

经过交警的沟通,陈先生暂时回不了乐清,先在永嘉县的隔离点隔离,需要交一定的费用。2 月 8 日晚 11 点过,他被送到了隔离点,在外流浪 15 天,他终于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身上轻了好几斤。

2 月 9 日,陈先生的电话就没有断过,不断有朋友和媒体跟他联系,还有人联系他,说想把流浪的这 15 天的经历拍成微电影。这些都不是他最在意的,因为一直被催债,心跳速度仍旧没有恢复,他不好意思问朋友借钱,正在隔离房里发着愁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