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中国官场:湖北F4无视李克强组长

风清扬斈 10个月前 (02-06) 网络资料 260556 0

繼習近平於中央政治局第二次就武漢肺炎疫情召開的常委會議上發表講話,提出了3個中央的說法後,在湖北省委常委當晚研究貫徹落實的會議上,省委書記蔣超良在講話中只強調習近平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及副總理孫春蘭的中央指導組,對總理李克強掛帥的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卻隻字不提。

武汉肺炎,官方一直称之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比较冗长,但可能只是临时性的命名,为了方便,个人称之为“武汉肺炎”。并无他意,只是为了表述方便。请武汉人民不要心生芥蒂。

从2019年12月首位病例出现以来,武汉市委市政府和湖北省委省政府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之所以称之为“错误”而非“罪行”,是因为尚未有法院审理宣判。在宣判之前,他们作为政府公务人员,同样享有公民权,尚不能称其为罪人,顶多叫做嫌疑犯,不是吗?本以为都2020年了,在前有SARS疫情时卫生部部长和北京市市长就地被免职的教训,后有发达的网络媒体能够让任何谎言无所遁形的今天,怎么还会有政府干部敢于对世人撒谎,敢于将疫情瞒报谎报。真是怎么也想不通,想不明白。

武汉肺炎疫情的转折点出现在1月20日。因SARS而闻名于世的钟南山带队去了一趟武汉了解情况后,面对白岩松的采访,在镜头前说出了“确定能够人传人”这句实话。这直接导致了全网舆论和全国媒体报道方向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在此之前,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的官方声音始终是此次肺炎疫情“可控可治”、“不要恐慌”、“没有证据表明能够人传人”。

尽管目前官方没有对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主要领导采取措施,但个人仍然坚定地认为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这种严重渎职以及误导,是造成此次疫情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最主要推手。无论何种解释和缘由,总不能稀释官方面对亿万人民堂而皇之的说谎的恶毒。

诚然,面对新型病毒时,谁也不是神仙,一下便能料定病毒的性质和危险性。面对未知,谁都会茫然,这可以理解。自然,我们也可以理解,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在面对新疫情出现后最初数日内,甚至一两周内的不知所措和诚惶诚恐,可是他们本有机会谨慎性的、有限性的披露新病毒肺炎的有关情况,但他们却不断的对全市全省,乃至全国全世界犯下明知疫情很危险却瞒着不说的说谎之恶、瞒报之恶,这是不能被宽恕的。

足够多的证据表明,在钟南山院士面对镜头说出“确定能够人传人”之前,武汉市政府及湖北省政府不可能不知道新病毒能够人传人的特性。就在此之前,因为疫情病情特殊又危险,而官方始终不正面面对,包括武汉协和医院医生在内的8位“热心武汉市民”“散布谣言”说武汉确诊了7例SARS患者,希望身边的亲人朋友们提高警惕,做好预防和应对措施。诺大的武汉市和湖北省不可能无人知晓和确定新病毒的危险。这8位率先说出有关疫情实话的市民,迅速被武汉市公安局以“散布谣言“的罪名拘留起来,并发布了通报,随后央视竟然也转播了此条新闻。后来,事情的发展不断证实这8位所言属实,也不断有网友在网上问候武汉市政府,关于前期拘留的这8位散布谣言者该如何处置。官方难堪至极。后来的报道中,官方改称此次拘留行为为”约谈“,真是滑稽至极。当时像喊出“皇帝怎么没穿衣服“实话的8位武汉市民,后来人们尊称为”武汉八君子“。

此次疫情,本人大约于1月20日开始看到有关新闻,但起初也只是当作普通新闻看待。大概在21日,因为较为了解天朝政府言论特性,个人便通过新闻察觉出武汉市政府和湖北省政府关于此次疫情明显在撒谎。所以在个人账号上发了个疑惑和感慨:

总有种感觉,ZF在故意淡化武汉肺炎的严重程度。事发至今,未见中央级别医学团队或部门前往武汉指导工作和统筹部署。很显然,面对如此危险的肺炎病毒,非武汉或湖北而能控制得住,需中央层面统筹安排。这种新型肺炎,稍不注意便可使疫情一发而不可收拾。这种病毒极可能会成指数级传染,等到集中爆发的那一天到来,为时晚矣。不知在等什么。

发过这条消息,第一次感受到网络水军的存在。因为发完这条消息没多久,第一条评论来自一个起初账号名字叫做“robert**(后面的记不得字母)“的网民,后来此账号既更换了新头像又更换了账号名称,留得评论还挺长,摘录如下:

我咋感觉你是在故意夸大严重程度。未见中央级别,一是明明有中央级别专家莅临武汉,其次武汉医学在全国前列。完全有能力抵御一般的病毒风险,不是什么东西都需要从中央调,武汉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不用事情(注:应为“事事“,原文如此)都需要完全依赖中央,要是现在华中重镇的科研水平都要动不动找中央来才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评论写得挺好,可惜账号本身暴露出了问题。首先,账号应该是由软件自动注册生成,账号名字应该也是自动生成还没来得及修改;其次,账号只有关注者而没有任何粉丝;第三,没有主动发过任何有价值的消息。虽然判定为水军,但也感动于现在水军都这么用心么?为了洗地,留下这么多字的评论也是拼了,这5毛钱挣得累啊。这一天发个成千上万的评论不得活活累残了手指吗。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接着有一位陌生网友居然回复了这个水军,水军居然又回复了这位陌生网友,又是一段“长篇大论“。真心佩服市政府和省政府请的这些水军真是敬业。

我朝媒体秉持报喜不报忧的最高指示,一以贯之的桑事当喜事报。在此次严峻的疫情中,媒体没有报道普通市民如何度日、疑似病例如何就医、确诊病例如何收治等等民生问题,反而大肆报道医护人员如何奉献自我,不要命的请战坚守岗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如何高度重视,又有多少患者治愈出院等等这些新闻。

此次疫情既是一次传染病灾难,也是一出湖北省官场现形记。在形形色色的官员中,湖北F4名声最大。所谓F4,即湖北省委书记、省长,武汉市委书记、市长。他们四个分别为:摆拍慰问蒋书记、物资充足王省长、查无此人马书记、万家宴会周市长。之所以被网友冠之“F4“,实在是因为武汉市和湖北省这四位主要领导在此次疫情中展现出的鬼畜一般的动作,令广大网友气愤不已。他们四位大仙齐心联手意图瞒住疫情,面对媒体,四位大仙不断重复着犯着SARS疫情时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原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公然说谎的错误。令政府公信力散失殆尽。

接下来,更令广大网友气愤不已的是湖北省第二大疫情重灾区——黄冈市的卫健委主任唐志红。面对中央督查组的询问,一问三不知、三问九摇头,甚至面对督查组的询问,竟然以沉默对抗。事后面对记者的单独采访,唐主任更是语出惊人,认为督查组问话有问题,更是当着镜头理直气壮的说道“那我不知道,我搞不清楚“。其对抗心理昭然若揭。

一个处级干部竟然无视中央督查组,无视央视镜头的曝光率,其脑之无脑令人乍舌。令人痛快的是,她再牛也只是一位处级干部,市委市政府便能决定去留,不像中管干部的任免那么手续麻烦。唐主任上了热搜后当晚便有小道消息透露其火速被罢免,又火速提拔有关人员顶岗顶职。事后证明小道消息属实。后来,唐主任被免职的消息再次上了第二天的热搜。一个处级干部霸占两天热搜也算悲中有喜,失中有得,一生中红过两回,往后余生工作都好找点。

其实,武汉市、黄冈市乃至湖北其他地级市,更多的真实状况是无助和无奈。个人决不相信官方数据。武汉市有若干武汉肺炎患者直到病死家中或者暴死街头也未能等到一盒核酸检测试剂,而不能被核酸试剂检测确诊,便不能获得救治的机会,更不会获得医院的床位,只能被当作普通发烧用药对待,或者回家等死。他们有的人直到死去也没有成为官方通报中的数字。这才是真的人间悲剧。至今,没有媒体报道那些疑似病例如何被隔离,如何被治疗。也没有媒体报道有多少人本来不是武汉肺炎,因为隔离的不当导致被传染上武汉肺炎?又有多少人本来有机会可以存活下来,却因为官方的处置不力导致命丧黄泉?最后一个问题:武汉究竟有多少武汉肺炎患者?谁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没有人能回答。因为没有人掌握着确切数据,谁也不知道在这座城市中藏有多少病毒携带者,谁也不知道。

在此,个人妄加揣测,再次预言,武汉这座城市关于武汉肺炎的战役远没有结束。接下来的三个月,情况会出现矫枉过正的错误。目前是发热病人多,核酸检测试剂少,导致许多发热病人不能被检测,而只能自行回家隔离或者乱投医,等过一段时间后,随着管控力度越来越大,城市封锁越来越厉害,会有越来越多的发热病人被强行隔离和强行检测,本着宁可抓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即便不是武汉肺炎也可能会被收治。

这场疫情还没达到高峰,新增的病例仍然日渐增长。可是,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武汉市和湖北省没有一位如当年北京市代市长那样的果敢和雷厉风行的决策者,没有一位能够拥有坚定信心带领全市全省人民战胜病魔的定海神针者,没有一位敢于扛起千斤重担负重前行的担责者。镜头面前,全是一帮乌合之众。这才是最可怕和令人恐慌的重要事实。




接連幾天,武漢肺炎疫情快速擴散,大陸網路上開始出現對於武漢,甚至湖北省高層的指責聲浪,省委書記到醫院慰問,照片一出來,被說根本是在擺拍作秀,而武漢市長,更因為在疫情已經擴散的時候,還舉辦公眾活動「萬家宴」而被罵翻。 圖/翻攝自可爱可怜 微博 湖北媒體記者:「我現在是在百步亭萬家宴的主會場,除我現在的大禮堂以外,今年還有9個分會場,有4萬多名社區居民齊聚一堂。」 您沒聽錯,武漢市區,四萬人共聚一堂,時間就在一月十九日,疫情已經擴散,人與人間最該隔離的關鍵時刻,到底誰該負責? 武漢市長周先旺:「(之前)我們對這次疫情傳播,人與人之間是有限型傳播,是基於這個判斷所以預警不夠。」 不只武漢市長,現在微博上,大陸網友點名痛批「湖北F4」,也就是省市的黨政一把手,全部中槍,因為1月24日,當前線防疫醫師只能吃泡麵跨年,還要擔心醫院口罩、手套等物資都快斷炊的時候,湖北省長是這樣說的 湖北省長王曉東:「請大家放心,我們的物資儲備,和市場供應是充足的。」 隨著疫情擴散,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前往醫院慰問,這張新聞照片卻被質疑,怎麼不是深入病房,而是選在醫院高層辦公室,不但浪費寶貴的防護衣,竟然連戴口罩,還分官位高低,貴賤有別,除了看照片挑毛病,網路討論更指控,武漢肺炎疫情擴散,這幾名官員輕忽之責,總有一天該說清楚。

 

接連幾天,武漢肺炎疫情快速擴散,大陸網路上開始出現對於武漢,甚至湖北省高層的指責聲浪,省委書記到醫院慰問,照片一出來,被說根本是在擺拍作秀,而武漢市長,更因為在疫情已經擴散的時候,還舉辦公眾活動「萬家宴」而被罵翻。

BBZkHh6.jpg

湖北媒體記者:「我現在是在百步亭萬家宴的主會場,除我現在的大禮堂以外,今年還有9個分會場,有4萬多名社區居民齊聚一堂。」

您沒聽錯,武漢市區,四萬人共聚一堂,時間就在一月十九日,疫情已經擴散,人與人間最該隔離的關鍵時刻,到底誰該負責?

武漢市長周先旺:「(之前)我們對這次疫情傳播,人與人之間是有限型傳播,是基於這個判斷所以預警不夠。」

不只武漢市長,現在微博上,大陸網友點名痛批「湖北F4」,也就是省市的黨政一把手,全部中槍,因為1月24日,當前線防疫醫師只能吃泡麵跨年,還要擔心醫院口罩、手套等物資都快斷炊的時候,湖北省長是這樣說的

湖北省長王曉東:「請大家放心,我們的物資儲備,和市場供應是充足的。」

隨著疫情擴散,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前往醫院慰問,這張新聞照片卻被質疑,怎麼不是深入病房,而是選在醫院高層辦公室,不但浪費寶貴的防護衣,竟然連戴口罩,還分官位高低,貴賤有別,除了看照片挑毛病,網路討論更指控,武漢肺炎疫情擴散,這幾名官員輕忽之責,總有一天該說清楚。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