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打造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为何并未及时启动?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2-05) 网络资料 638 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SARS之后国家重金打造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为何并未及时启动

来源:经济观察网

XxjpsgC001119_20130828_TPGFN1A001_M.jpg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玉海 瞿依贤 北京报道 2003年SARS袭击中国之后,中央政府花重金在疾控系统打造了中国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简称网络直报系统),对各类传染性疾病展开监测,不明原因肺炎更是监测、报告的重点。但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1月31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网络直报系统的启用没有那么早”。

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1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作为乙类传染病并按甲类传染病管理后,才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上报病例。以贵州为例,1月21日开始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上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信息。

那么,国家重金打造的这个传染病疫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究竟是如何运行的?何以在此次疫情中其未能及时启动?对新发现的传染性疾病的报告,其是否存在漏洞?

仅硬件建设就花了3000万

中国疾控中心原公共卫生信息首席专家金水高,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监测与信息服务中心主任期间,主持了这个网络直报系统的建设。

据其介绍,2003年抗击SARS期间,国务院分管卫生工作的领导到中国疾控中心现场办公时发现,当时的传染病疫情报告机制是一个月报告一次,且是逐级汇总的层层上报,不仅时间严重滞后,且只报总数而不是报病例个案。

“当时领导就说了一句,一个月报一次数据,有什么用啊。”金水高介绍,抗击SARS之后的 2003年下半年,中央就拨款建立新的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路直报系统。“当时一般项目拨经费都是一两百万,但建设这个网络直报系统仅硬件建设就花了3000万元!”

“这个系统用通俗的话说,就8个字:纵向到底、横向到边。”金水高介绍,所谓纵向到底,就是全国所有乡级以上的卫生机构都纳入这个系统,可以登录上报信息,且联网;横向到边,就是覆盖全国所有的卫生机构,包括医疗、监督、疾病预防控制的机构。

该网络直报系统的具体运行机制是:无论是乡镇卫生院、县医院或协和、301医院,只要医生发现临床传染病例,都需在规定时限内将信息报告至医院传染病科(也有的叫防保科、院感办),由专人填传染病报告卡,登陆这个网络直报系统的账户,录入信息、上报——甲类传染病和个别乙类的报告时间是2小时内,大部分乙类传染病是24小时内报告。

以贵州为例,全省约有包括乡镇卫生院在内的2500家医疗机构,各自都有一个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的账号,可进入该系统。“当医疗机构监测到传染病后,马上建卡由单位专人在系统建卡上报;系统中的传染病例卡,国家、省、市、县疾控部门,都可实时看到。疾控部门需对上报的病例及时核实、审卡。”贵州疾控系统一位人士介绍。

医疗机构上报传染病信息之后,各级疾控中心就知道了——疾控中心的疾病预防科或者传染病科有专人盯着网络直报系统,随时看有没有疫情。地方各级疾控中心可以看到辖区内上报的实时病例情况;中国疾控中心则可以实时看到全国各地上报的传染病案例信息。

“所谓直报,就是从乡镇卫生院可以直接报告到中国疾控中心,而不是一级一级逐级上报——这个系统最大的特点,就是直接报告,上面、下面想截也截不住——以前有些地方发生疫情后,担心影响旅游、经济,就不敢说;第二个特点是,报告的是传染病例个案,而不是一个月汇总一次的数字;还有一个特点:报告是即时的,几个小时、一天之内就能报上来。”金水高表示。

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在网络直报系统报告后,中国疾控中心可实时看到全国各地上报的传染病案例信息,并每天撰写检测日报,然后汇总成周报向国家卫健委提交。

“如果发现重大疫情,会写专门报告,上报国家卫健委。”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介绍。但她强调,中国疾控中心没有对公众“发布疫情的权力”。

此外,中国疾控中心会根据报告的传染病案例情况,派人进行案例核查和流行病学调查、访视病人、采集疫情样本,并给出疫情防控指导意见。

2004年1月1日,该网络直报系统上线;4月1日,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启用。

 2004年来曾一直运行有效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报告法定传染病病例是相关责任人的法定义务。这套网络直报系统正式启用后,中国疾控中心对疾控和医疗机构人员进行了培训,并每年每过一段时间派人检查是否有漏报情况。

“尤其是2004年后,抓的特别紧,如果漏报,乌纱帽就没了。”金水高介绍,从查漏报情况来看,“基本都是不错的”。

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任内曾分管网络直报系统的相关工作。据其介绍,这套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启用后一直有效运行,直到去年,她在基层社区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电脑里都可以正常点开这套系统。

并且,利用这套网络直报系统,中国疾控中心捕捉到了很多传染病情况,“像禽流感、甚至有一年还在一个地方发现了鼠疫,都很早就及时有效的发现问题,然后处理病人,没有传播开”。杨功焕介绍。

对于现有39种法定传染病之外新发现的或无法识别的传染病,这套网络直报系统是否会漏报?尤其是类似武汉此次不明原因肺炎,是否会漏报?

杨功焕认为不会。“因为鉴于SARS的经验,我们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专门、特别设了一项:不明原因肺炎,人感染禽流感、鼠疫、腺鼠疫,很多刚开始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不明原因肺炎,又比较凶险,就用不明原因肺炎这一类来监测。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很多以后,在这个疫情报告里不会出来准确名称,但会去调查、核实以后上报。”

金水高则认为,有可能漏报,“因为不认识——在这39种传染病之外,肯定会出现新型的、大家叫不上名字的传染病,就像这次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但他介绍,这个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除了上报传染病例外,还可上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举个例子,吃完东西一堆人发生腹泻了,就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要通过这个网络系统上报:要把这个事件描述一下,有多少人,有什么症状。”

 “此次疫情网络直报系统的启用没有那么早”

事实是,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网络直报系统的启用没有那么早。

一位中国疾控中心内部人士表示,1月20日国务院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作为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后,才纳入网络直报系统。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是一个新发疾病,在现有传染疾病报告目录里是没有的,调整网络直报系统设置、人员培训需要一个过程。”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1月31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

据一位疾控系统人士介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新发现的传染性疾病,但在宣布为法定传染病后就必须在直报系统报了,“新冠按甲类管理,所以都在2小时内完成上报、审核”。

据上述中国疾控中心内部人士介绍,在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纳入网络直报系统之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数据直接报到国家卫健委,其所获得的数据也是从国家卫健委反馈回来的。

金水高推测,武汉是通过卫生行政系统的应急办将疫情上报国家卫健委的。“否则,也不会在12月31日就以国家卫健委的名义派出专家组到武汉。”

只是,在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到达武汉以后至1月20日疫情防控紧急升级的这20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国家卫健委专家组给出了怎样的疫情研判?又给出了怎样的疫情防控指导意见?


新型肺炎背后的疫情报告系统

仍在持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一套“系统”在悄然运转。

 

这套系统的历史可追溯至“非典”时期——它耗资11亿元,过去15年间持续监测我国39种法定传染病。其中甲类传染病可实现2小时直报。

 

非典之后,中国搭建了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简称网络直报系统)。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被国家卫健委纳入法定传染病管理,4天后网络直报功能正式开启。

 

新京报记者自地方疾控部门获悉,各地医院接诊的新型肺炎疑似病例即要上网直报。经核酸检测后的确诊病例,要再次上报。系统中的数据直达各级疾控中心,包括中国疾控中心。

 

全球最大的疫情直报系统

 

填写病例报告卡,提交。

 

几乎就在医院端完成这一操作的同时,全国各级疾控机构、卫生行政部门和各级政府,都将接收到同一病例的信息。

 

这套覆盖全国、由地方直报中央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是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在过去15年间持续监测我国39种法定传染病。

 

这套系统的发端,可溯至“非典”时期。

 

虽然中国在1959年便启用了法定传染病报告制度,但很长一段时期,采用的是手工填写传染病报告卡的“原始”方式。一件病例的信息,需要通过一张填写好的卡片,经过乡、县、市、省、国家等逐级报告和汇总统计。最初的疫情信息往往需要1个多月,甚至几个月才能到达决策人员手中,获取疫情数据犹如大海里捞针,非常困难。

 

2003年,中国疾控中心着手搭建这套网络直报系统。至2004年4月1日正式上线运行,共投资11亿多元。

 

目前,网络直报系统覆盖了全国所有县级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同时覆盖98%的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和96%的乡镇卫生院。

 

借由网络直报系统,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一旦发现规定报告的传染病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可以直报至国家层面。传染病疫情信息平均报告时间从原来的5到7天缩短至2到4小时。

 

第一起网络直报

 

2019年12月29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和院方一起,上报4例病例,为“不明原因肺炎”。《长江日报》的报道披露了这一消息。

 

这是目前有公开信息可考的,此次新型肺炎最早一次网络直报。这次直报,为疫情的发现揭开了冰山一角。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在柳叶刀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论文里,也印证了这个信息。论文提到,2019年12月29日,当地医院运用“不明原因肺炎”监测机制,发现了最早报告的4个病例,这4例均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

 

作为一种人类知之甚少的新疾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最初并不在网络直报系统目录中。在系统内部,它的最初身影是“不明原因肺炎”。

 

“不明原因肺炎”是继2003年SARS疫情之后提出的名词,并建立了监测机制,目的是尽早发现新型病原体。新型冠状病毒正是其中一例。

 

按照“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监测、报告制度,各级各类医院发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应立即报告医院,由医院在12小时内组织医院专家会诊和排查。会诊后仍不能明确诊断的,必须注明“不明原因肺炎”进行网络直报。

 

不过,新型肺炎疫情发生的初期,由于未明确按照法定传染病管理,并不排除有医生由于不敏感但未上报的情况。

 

上述论文披露,2019年12月8日至12月31日,发病的感染者总数共有41例。

 

2小时内上报

 

1月15日,深圳市通过网络直报系统上报首例病例。“作为其他疾病报告的,因为当时(新冠肺炎)还没有列为乙类传染病报告”。深圳市卫生系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这意味国家将新型肺炎疫情的防控应对提至最高级别。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网络直报,系统信息设置调整、人员培训都需要一个过程。”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日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单广良介绍,按照国家对新型肺炎防控方案的要求,中国疾控中心完成了网络直报系统新冠肺炎动态监测功能的开发和测试。

 

1月24日,新冠肺炎的网络直报功能正式上线。这意味着,各地医院可以在网络直报系统中上报新冠肺炎病例信息。

 

按照2006年原卫生部修订后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传染病疫情监测信息报告管理办法》,甲类传染病疫情应于2小时内上报。

 

湖北省某市疾控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上报具体流程是:各医疗机构接诊后发现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每天交由专家组会诊,会诊通过作疑似病例上网直报,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阳性的由定点医院作为确诊病例上报,阴性的则排除,按订正的其他病种报告或处理。定点医院上报至系统中的数据可以直达各级疾控中心,包括中国疾控中心。

 

全天候运行的监测

 

上报病例中的内容,除姓名、职业等个人基本信息外,发病时间、诊断时间等信息,也均在直报系统中记载。

 

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教授单广良认为,这样的网络直报实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病例的个案信息、诊治信息和感染来源等相关信息的快速报告,提高了疫情监测的及时性和监测信息的准确性。

 

“简单地说,就是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疫情发现得早,发现得准,发现得全。”单广良说,任何医院发现的病例都是直接报送到了中国疾控中心,通过上报数据的分析,可以了解已经出现了多少轻症的、重症的或死亡的病例,病例的性别和年龄分布,以及各地区病例的数量等情况,可以及时和准确地掌握疫情现状和流行趋势,有利于制定科学的防控决策。

 

疫情结束后,针对病毒的监测也不会停下。

 

单广良说,这一监测系统运行以后,将全天候地进行监测,即使这场疫情过去了,在“和平时期”也将对它进行全面监测,以防疫情卷土重来。

 

新京报记者 许雯

编辑 陈思 校对 张彦君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