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是不是从武汉P4实验室泄漏需要用石正丽用生命担保吗

风清扬斈 3年前 (2020-02-05) 网络资料 4045 0

今日头条发布了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她用生命担保

同时国内的众多媒体也登了这条消息——

我相信“石正丽用生命担保病毒不是源自实验室”的这个消息将是今天最热的热点,对于这种担保方式,我是非常不认可的,因为科学家要有个科学家的样子,你要担保的东西不能用你的生命来担保,因为你的生命也千千万万个人的生命一样宝贵,什么东西也不能用生命来担保,科学家要用科学的管理和程序来担保。下面我们就看看武汉P4实验室是怎么确保病毒不泄漏的。

据财新网2020年02月01日 10:16发表的全世界只有少数实验室能接触新型冠状病毒 它们长这样 里边找找看看如何保证病毒不泄漏:

这也被考虑到了。作为一个BSL-4实验室,实验室的一切都受到24小时的监控。任何离开的东西都要经过消毒。 

比如空气会被过滤,所有的下水道都会被加热消毒,固体废物会被焚烧。

所有离开实验室的人员的身心也要被净化。他们先要让防护服冲一个7分钟的化学浴,然后脱去防护服。 

脱光光后,到这个气闸室里用沐浴露广告的动作洗白白。在离开安全区之前,还要再洗一次。我觉得喵星人不太适合做BSL-4实验室研究者。

基于财新的这篇文章,我认为,作为一名科学家,石正丽不需要用生命担保病毒不是从P4实验室泄漏的,她所工作的P4实验室应该公布以下信息:

1、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所有防护服的使用、保管信息以及这些防护服的破损检查信息;

2、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武汉P4实验室的所有监控录像交由中国以外的第三方检查,只要中间有断点,那么就不能否认武汉P4实验室存在泄漏嫌疑;

3、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P4实验室的空气过滤设备工作状况记录、下水道加热消毒运转情况记录、固体废物焚烧记录;

5、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所有离开办公室的研究所人员的接触史,重点查证有没有任何研究所的人员在七天内接触过任何家禽家畜;

在这里要说明一下为什么是公布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2月19日期间的相关记录,因为武汉军运会是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举行的,参加武汉军运会的人并没有罹患武汉肺炎的消息传出,而2020年12月19日这个日期源自于2020年01月24日 17:57 来源于 财新网发表的解码新型冠状病毒:SARS的“近亲” 自然宿主或为蝙蝠提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在武汉引起了急性呼吸综合征的流行。该疫情始于2019年12月12日,在疫情早期,石正丽团队从5名患者身上获得了该病毒的全长基因组序列,它们基本上一致。研究发现,nCoV-2019与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达79.5%。此外, nCoV-2019在全基因组水平上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对7种非结构蛋白的成对蛋白序列分析表明,nCoV-2019属于SARSr-CoV。研究还发现,从一名危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分离出的nCoV-2019病毒,可被数名病人的血清中和。重要的是,该团队证实,这种新的冠状病毒进入细胞的受体与SARS-CoV一样,均为ACE2(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根据这篇文章武汉肺炎的疫情始于2019年12月12日,石正丽团队就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所以我把2019年12月12日再加7天也就是2019年12月19日作为检查记录的终点。与这个终点日期对应的问题是作为一名科学家的石正丽在发现这种病毒以后有没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向相关防疫部门进行汇报?如果没有汇报,那么作为一名科学家的石正丽是否存在渎职嫌疑?如果作了汇报,那么请接到汇报的相关部门公布相关信息并公布对于这次汇报的处理意见。

只有公布了前文提到的五条记录(笔者注:这五条记录是根据财新文章整理出来的,如果有关于P4级别实验室更多方面的记录要求,则应该按要求再补充其它记录),才能从程序上保证武汉P4实验室不存在泄漏嫌疑,如果武汉P4实验室拿不出这些记录,那么它就不能保证不存在泄漏嫌疑,因为只有所有的过程是可追溯的,才能在事后对所有的细节进行检查,这才是最科学的态度,请石正丽团队和武汉P4实验室对这些进行回应,而不是动辄以生命做担保,因为在这个国家生命是最不值钱的,作为盗国贼白手套的王健可以被动用国家力量清除,普通百姓的生命在盗国贼的眼里又值几何呢?同样的石正丽的生命在我们眼里是宝贵的,在中共眼里却未必值钱。

注:关于石正丽的详细信息请参阅石正丽的个人主页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