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

风清扬斈 1年前 (2020-02-05) 网络资料 1102 0

2月2日下午3时左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自己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同时转发这个打脸消息: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篇预印本文章。

长江日报记者通过中科院武汉分院工作人员,向她本人求证此条朋友圈消息属实,并获准发布。

科学的真谛在于求真求实用事实说话。据了解,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

1月31日,《科学》也发布最新调查报道称,生物信息学家正努力用科学击败“阴谋论”。

作为石正丽的长期合作伙伴,美国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PeterDaszak在接受《科学》采访时表示,每当新疾病、新病毒出现时,都会产生诸如实验室泄漏或者生物工程制造一类的“阴谋论”。“这令人羞耻!”

中科院武汉分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石老师和病毒所的同事们从疫情一开始就不眠不休地投入到研究中,和病毒赛跑,向他们致敬,同时也向所有恶意中伤科研人员的人说一声,管住嘴,管住腿。”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表明

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

武汉病毒所建有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湖北省人民政府共同建设,于2018年11月批复筹建。

1月23日,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origin”),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文章首次证实了该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已经筛出

能较好抑制新冠病毒药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方面取得突破,已筛选出几种能在细胞层面较好抑制这一病毒的药物,具有潜在临床应用价值。

筛选结果已向国家和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科技攻关组报告,供综合研判后指导医疗救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依托该所建设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和国家病毒资源库的核心支撑作用,着力进行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等研究,努力为一线防控治疗提供重要资源储备和科技支撑。

该所实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相关抗原蛋白的原核和真核表达。通过与珠海丽珠试剂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新型冠状病毒IgG、IgM血清学诊断试剂盒,可作为除咽拭子病原核酸检测以外的重要辅助诊断手段。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方面,该所已基本完成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的建立,将为后续研究提供关键支撑。同时,该所正积极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工作。


2020年2月4日讯/生物谷BIOON/---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冠状病毒已引起两次大规模疫情: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一般认为,主要在蝙蝠中发现的SARS 相关冠状病毒(SARSr-CoV)可能会导致未来疫情暴发。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报道了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一系列病因不明的肺炎疫情。从当地的一家海鲜市场开始,到2020年1月26日为止,疫情已蔓延至中国有2050人感染,其中56人死亡,其他11个国家有35人感染。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2月3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重要的是,Nature期刊在2020年1月20年收到这篇论文的手稿,1月29日就接受了这篇论文,并以“加快评审文章(Accelerated Article Preview)”的形式在线发表了这篇论文。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Zheng-Li Shi)研究员。

这些患者的典型临床症状是发烧、干咳、呼吸困难、头痛和肺炎。疾病发作后可因肺泡损伤导致进行性呼吸衰竭(如横向胸部CT图像所观察到的那样),甚至死亡。根据临床症状和其他标准,包括临床体温升高,淋巴细胞和白细胞减少(有时白细胞正常),胸部X光片上出现新的肺部浸润,三天抗生素治疗无明显好转,临床医师将这种疾病确定为病毒性肺炎。大多数早期病例似乎都与最初的那家海鲜市场有接触史,但是如今这种疾病已发展为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在疫情开始时就进入了重症监护病房(ICU)的7名重症肺炎患者(其中有6名是海鲜市场销售者或送货者)的样本被送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实验室进行病原体诊断。考虑这次疫情发生的环境与SARS相同,即在冬季和在一家海鲜市场里,石正丽及其课题组在冠状病毒(CoV)实验室中首先使用泛冠状病毒PCR引物来测试这些样本。他们发现了5个PCR阳性样本。通过使用下一代测序(NGS)对从支气管肺泡灌洗液(BALF)中收集的样本(WIV04)进行宏基因组分析以鉴定潜在的病原体。

在总共10038758个读取片段(read),或者说人类基因组过滤后的总共1582个读取片段中,有1378个读取片段与SARSr-CoV序列相匹配(图1a)。通过从头组装和靶向PCR,他们获得了一个大小29891bp的冠状病毒基因组,它与SARS-CoV BJ01(GenBank登录号AY278488.2)具有79.5%的序列一致性(sequence identity)。将这些1582个读取片段与所获得的基因组进行重新映射可取得较高的基因组覆盖。这个基因组序列已被提交GISAID网站(登录号EPI_ISL_402124)。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名称,他们暂时将它称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2019-nCoV)。随后从其他四名患者中使用下一代测序和PCR获得了另外四个2019-nCoV全长基因组序列(WIV02,WIV05,WIV06和WIV07)(GISAID登录号EPI_ISL_402127-402130),彼此之间的一致性高于99.9%。

图1.2019-nCoV的基因组特征,图片来自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012-7。


2019-nCoV基因组由冠状病毒共有的6个主要的开放阅读框(ORF)和一些其他的附属基因组成(图1b)。进一步的分析表明,一些2019-nCoV基因与SARS-CoV在核苷酸序列上的一致性低于80%。然而,用于冠状病毒物种分类的开放阅读框ORF1ab中的七个保守性复制酶结构域在2019-nCoV和SARS-CoV之间具有94.6%的氨基酸序列一致性,这意味着这两者属于同一病毒物种。

他们随后从蝙蝠冠状病毒BatCoV RaTG13中发现了一个短的RdRp区域,这个区域之前在云南省的中华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中检测到,它与2019-nCoV具有高度的序列一致性。他们对这种RNA病毒样本(GISAID登录号EPI_ISL_402131)进行全长测序。Simplot分析显示,2019-nCoV在整个基因组中与RaTG13非常相似(图1c),全基因组序列一致性为96.2%。

通过使用2019-nCoV、RaTG13、SARS-CoV和先前报道的蝙蝠SARSr-CoV的比对基因组序列,在2019-nCoV基因组中未检测到重组事件发生的证据。对全长基因组、RNA依赖性RNA聚合酶(RdRp)基因和S基因序列的系统进化树分析均显示RaTG13与2019-nCoV存在最密切的亲缘关系,但与其他SARSr-CoV形成不同的谱系(图1d)。2019-nCoV的编码受体结合蛋白---刺突蛋白(S)---的基因除了与RaTG13的S基因具有93.1%的核酸序列一致性外,与其他冠状病毒高度不同,与所有先前描述的SARSr-CoV的核苷酸序列同一性低于75%。2019-nCoV的S基因和RaTG13的S基因比其他SARSr-CoV要长。与SARS-CoV相比,2019-nCoV的S蛋白的主要区别是N末端结构域中的三个短插入序列和受体结合基序中的5个关键氨基酸残基有4个发生了变化。2019-nCoV的S蛋白在N末端结构域的插入序列是否具有像MERS-CoV那样的唾液酸结合活性需要进一步研究。2019-nCo与RaTG13存在密切的系统进化关系为2019-nCoV起源于蝙蝠提供了证据。

他们基于S基因的受体结合结构域(不同冠状病毒基因组中变化最大的区域)快速开发了一种qPCR检测方法(图1c)。他们的数据显示,针对这种检测方法设计的引物可以将2019-nCoV与所有其他人类冠状病毒(包括与SARS-CoV存在95%一致性的蝙蝠SARSr-CoV WIV1)区分开。在这7例患者中,他们在针对qPCR和常规PCR测试的首次采样期间,在6个BALF样本和5个口腔拭子样本中检测到2019-nCoV阳性。但是,在第二次采样期间,他们在来自这些患者的口腔拭子、肛门拭子和血液中不再检测到2019-nCoV阳性(图2a)。他们必须指出,包括RdRp或E基因在内的其他qPCR靶标可能用于常规检测。基于这些发现,他们认为这种疾病应当通过呼吸道传播,但是如果将研究扩大到更多的患者,他们不能排除其他的传播可能性。

图2.对患者样本进行分子和血清学研究,图片来自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012-7。


为了对2019-nCoV进行血清学检测,他们使用了先前开发的蝙蝠SARSr-CoV Rp3核衣壳蛋白(NP)作为IgG和IgM ELISA测试中的抗原,这种核衣壳蛋白与2019-nCoV的核衣壳蛋白具有92%的氨基酸一致性,结果表明与除了SARSr-CoV之外的其他人类冠状病毒不存在交叉反应。作为研究实验室,他们只能从这7名病毒感染患者中获得了5个血清样本。他们在疾病发作后的第7、8、9和18天监测了其中的一名患者(ICU-06)的病毒抗体水平,结果观察到明显的IgG和IgM抗体滴度增加趋势(在最后一天下降)(图2b)。在第二项实验中,他们在疾病发作后约20天左右对这7例病毒阳性患者中的5例进行了病毒抗体检测。所有患者样本而不是健康人样本,均显示较强的病毒IgG阳性(图2b)。他们还发现了三个IgM阳性样本,这表明是急性感染。

他们随后使用了来自ICU-06患者的BALF样本在Vero细胞和Huh7细胞中成功分离出了这种病毒(名为2019-nCoV BetaCoV/Wuhan/WIV04/2019,下称毒株WIV04)。在培养三天后,在细胞中观察到明显的致细胞病变作用。通过使用交叉反应性病毒核衣壳蛋白抗体进行免疫荧光显微镜检查、通过宏基因组测序表明它的大多数读取序列可映射到2019-nCoV基因组以及qPCR测试表明病毒载量从第1天到第3天发生增加,毒株WIV04的身份在Vero E6细胞中得到了验证。

在电子显微镜下,受感染细胞的超薄切片中的病毒颗粒显示出典型的冠状病毒形态。为了进一步确认病毒IgG阳性样本的中和活性,他们使用5个IgG阳性患者血清在Vero E6细胞中进行了血清中和测定。他们证实所有血清样本均能够以1:40~1:80的稀释度中和120 TCID50 2019-nCoV。他们还发现,这种病毒可以被马抗SARS-CoV血清在1:80的稀释度下交叉中和,但与SARS-CoV抗体交叉反应的潜力需要通过人抗SARS-CoV血清加以验证。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II(ACE2)被认为SARS-CoV的细胞受体。为了确定2019-nCoV是否也将ACE2作为细胞进入受体,他们使用表达或不表达人类、中华菊头蝠、果子狸、猪和小鼠的ACE2蛋白的HeLa细胞进行了病毒感染性研究。他们发现2019-nCoV能够使用除小鼠ACE2以外的所有其他物种的ACE2蛋白作为表达ACE2的细胞中的进入受体,但在不表达ACE2的细胞中不会如此,这表明它很可能是2019-nCoV的细胞受体(图3)。他们还证实2019-nCoV不使用其他的冠状病毒受体:氨基肽酶和二肽基肽酶4。

图3.对2019-nCoV受体使用进行分析,图片来自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012-7。


这项研究提供了关于2019-nCoV的第一份详细报道,其中2019-nCoV是造成中国中部武汉市正在发生的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的可能病因。在所有测试的患者中观察到的病毒特异性核苷酸阳性和病毒蛋白血清转化提供了这种疾病与这种病毒的存在之间存在关联性的证据。但是,仍然有许多紧急问题需要解决。尚未通过动物实验来证实2019-nCoV与这种疾病之间的关联性以充分符合科赫法则(Koch's Postulates)。他们还不知道这种病毒在宿主之间的传播途径。这种病毒似乎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人们应当密切监视这种病毒是否继续演变成更强的毒性。由于缺乏特异性治疗,并考虑到SARS-CoV与2019-nCoV之间的亲缘性,一些针对SARS-CoV的药物和临床前疫苗可能可以用于抵抗这种病毒。最后,考虑到SARSr-CoV在它们的天然病毒库中的广泛传播,未来的研究应当集中在更广泛的地理区域对它们进行主动监视。从长远来看,应当为这类病毒引起的未来新兴传染病准备广谱抗病毒药物和疫苗。最重要的是,应对野生动物的驯养和消费制定严格的法规。(生物谷 Bioon.com)

参考资料:

Peng Zhou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012-7.

多益网络董事长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

凡事就怕认真二字

【本人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

基于以下事实与证据作为线索,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我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

我决定向国家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希望国家彻查该研究所实验动物管理情况,及相关蝙蝠冠状病毒改造为可感染人类的研究情况。


基本事实如下

1、没有证据证明野生蝙蝠所携带的冠状病毒能感染人类。(缺乏中间宿主,缺乏进化演绎证据)


2、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过【联合美国研制SARS转基因病毒,促使新转基因病毒(嵌合病毒)可以感染人类】。

这是一种把原本不伤害人类的冠状病毒用转基因技术转变为可以伤害人类的转基因新型冠状SARS病毒的研究

在2015年前就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美国把原本不感染人的蝙蝠冠状病毒及小鼠的SARS病毒组,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通过修改蛋白的ACE2开关,【把原本不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类的新冠状病毒】。他们2015年的自然杂志论文说已经做了老鼠实验,证实损害了老鼠肺部,还继续做猴子实验。


(我认为这种通过转基因技术人为制造感染人类的病毒,还把病毒及研究数据共享给美国,属于联合美国研究【转基因病毒】,有泄露风险,有被美国转变为转基因生化武器的风险,应当严格审查。)


3、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出售活猴


4、2019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相关病人中,首次发现能感染人造成肺炎的2019新冠状病毒。(在繁华都市首发,而并非偏僻乡镇首发)


5、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有大量种类蝙蝠的冠状病毒样本,且至少有一种与2019导致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相似,相似度达96%


6、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

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7、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在2020年1月2日,就已经确定了2019新冠状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根据他们以前对S蛋白及ACE2受体的了解,这时可能已知2019新冠状病毒存在人感染人。)


8、上海研究员发现,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的ACE2结合,这恰好是2015年石正丽团队改造蝙蝠冠状病毒传染给人的研究目的。


9、ACE2受体主要存在于人的肺和肠道中(所以武汉新冠状病毒症状有人有腹泻症状),既然蝙蝠粪便里可能带这些病毒,中国人以中药治疗,重点收集吃了上千年蝙蝠粪便(夜明砂)都没有导致冠状病毒肺炎瘟疫,近期短期变异迅猛概率极低,短期多次爆发不同的蝙蝠来源病毒疫情?这很可能是转基因病毒技术产物。


10、石正丽团队认为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可能传染给人,而抓蝙蝠时却不戴防护装备??

人类自古百万年都吃野生动物,这怎么是不文明呢?

不戴防护装备的钻山洞抓蝙蝠,是否文明?蝙蝠到底危险不危险?

(有石正丽团队接受采访公布的照片为证)

(所以真相很可能是他们知道蝙蝠的冠状病毒不会感染人,需要中间宿主。而实验室转基因改造跳过自然进化的过程,是蝙蝠病毒感染人的最可能的途径)


以上事实证据如下

1、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为作者2015年在自然期刊发布的相关论文


网页链接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由于野生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几乎都不能感染人类,但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他们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蝙蝠冠状病毒传染到人,需要一个到多个中间宿主,而石正丽的之前的实验,恰好是完成了这些,小鼠和非人类灵长目动物的猴子就是其实验的中间宿主)


另一相关中文报道见


触目惊心,中美科学家5年前曾制造出类SARS新冠病毒


2、美国医学专家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期刊的质疑文章


网页链接


3、媒体对2019新冠状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蝙蝠病毒有96%一致的高度相似报道。


宿主可能是蝙蝠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成果在NATURE在线刊出


4、媒体对华南海鲜市场野味店出售活猴的报道。


网页链接


5、武汉病毒研究所2020年1月2日就确定2019新冠状病毒基因全序列的报道


网页链接


6、媒体报道:

网页链接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发文,论文内容之一是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的机制和通路进行了分析。

他们认为,尽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新结构与ACE2蛋白互作能力,由于丢失的少数氢键有所下降(相比SARS病毒S-蛋白与ACE2的作用有下降),但仍然达到很强的结合自由能(-50.6kcal/mol)。这一结果说明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2互作的分子机制,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


——————————————

以上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证据真实性、合法性、相关性明显,逻辑合理周密,

所以我认为这很可能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的原因,应当彻查,以便控制疫情及防范避免未来类似疫情。


因为事关重大,影响严重,我认为即便99%是误解,1%有可能如上,也应该仔细调查。

找到原因,才好解决问题。

研发病毒疫苗和查阅以前的研究记录,可以同步进行,可以不造成影响,

【可以是在不干扰石正丽研究的基础上,国家专业部门根据以往的研究记录来调查】


另外意见

1、难道不明肺炎患者不应该被收治吗?没有确诊但不能排除是武汉新冠状病毒的肺炎患者,都应该收治隔离。

2、必须非常警惕针对亚裔的转基因生化武器风险。

上海同济大学左为团队研究发现,亚裔的ACE2受体(导致感染新冠状病毒和SRSA病毒的关键受体),是白种人、非裔平均水平的5倍,即亚裔是这两类病毒的更易感人群。

因样本数量少,所以还需要进一步多样本研究更清晰证实


网页链接


虽然有反驳者称这样样本少不说明问题,但这虽然目前不足够说明明显种族差异,但已经明显证明了DNA导致的个体差异。

DNA遗传特性也必然导致家族差异,也必然导致血缘族群差异,只是是否会有明显的肤色族群区的整体分差异而已。


所以针对DNA基因致病受体不同,制作转基因生化武器,是明显被证实可能的。

可以制造转基因病毒可以只感染某一些人,而难以感染另一些人,这是已经被理论和实践所证实的。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类风险警惕慎重,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生存。


3、为何早知道SARS冠状病毒针对ACE2攻击,而武汉病毒与SARS80%左右相似,ACE2主要分布在肺部肠道,为什么这么晚才做粪口传播途径的检查?


4、我支持转基因技术研究,但我认为必须警惕和先谨慎选择方向,对可能对我国利益造成重大风险的转基因研究,必须特别警惕。否则若一旦管理不善,很可能对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给中华民族生存发展带来巨大伤害。


其他可能

有可能美国某些团队故意引导蛊惑石正丽团队如此研究,后美国方面为摆脱干系,2014年表面被美国疾控中心要求停止研究,而转为私下研究或联系获取数据,再通过美国实验室转基因制造出病毒,趁某些机会携带到武汉野味食材交易场所扩散,嫁祸武汉病毒研究所。(基于假设他们之前已经研究得知ACE2亚裔比白人和非裔高,但没有公布)

且他们私下因得知相关病毒研究数据,研发了应对药物,借灾难卖抗病毒解药谋取暴利。


这个事情需要国家充分调查,才能得知,渴盼国家彻查,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

(例如将石正丽之前相关冠状病毒的转基因病毒研究的病毒基因,与武汉新冠状病毒基因对比;例如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检查武汉新冠状病毒抗体抗原,来判断其是否在研究中就免疫过武汉新冠状病毒)


真相需要调查、需要证据,科学家更应该用事实和科学证据来说话,而不能靠利益冲突者“生命发誓”及让别人“闭上臭嘴”


我很惊讶,如此风险巨大的事情,是要只靠信任科研人员的人品及发誓吗?不应该充分监督审查?中央哪个部门监督审查了,确保这次武汉病毒疫情,不是来源于实验室泄露?


只有充分调查,才能还科研人员清白及确保超高风险的事情不存在管理漏洞。


最后总结

我认为这是一场【转基因病毒】带来的人为灾难,造成这灾难的人确实该死。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