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戴口罩出门,中国留学生被無故攻击!

风清扬斈 1年前 (2020-02-03) 网络资料 526 0

(示意图中人物非当事者)


疫情当前,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别人,全体中国民众已经带上了口罩,在外的留学生们也不例外。可谁想到,在公共场合带着口罩的他们,却屡屡被误解,甚至遭到殴打。

据英国谢菲尔德媒体《星报》报道,当地时间1月30日,一名当地中国留学生在通往谢菲尔德大学的路上,遭到了三个陌生人的谩骂与推搡。

该女生介绍,自己当时带着口罩,三个陌生人拦住她,质问为什么带着口罩,是否有问题,“我当时没敢说话,因为那种情况下,很恐慌。”

谢菲尔德当地共有约1万中国人,华人社区的Sarah Ng在接受采访时直言,这个女生戴口罩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公众,但英国媒体上关于中国新冠病毒的报道很多,在当地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所以才被误解,这是因为当地人并不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

她还透露,这个女学生人很好,目前不想提出指控,“因为她明白了,被误解是因为对方不了解状况。”

无独有偶,据德国《每日镜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1日,德国柏林的Mitte区,一名23岁的中国女生被两个女子袭击,她们对这名中国女子进行了诸如揪着头发、轮番踢打之类的攻击,在目击者出现后,这两名女子才停手,中国女生则受伤入院。

根据警方的记录,这起案件被归类为“仇外”,该事件是否和新冠病毒有关暂未证实,但发言人表示,正在进行此方面的调查。然而,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德媒称,最近,亚洲人因该病毒成为了不少种族主义者的目标,他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一些极端评论。

此外,日前,韩国在出现确证病例后,随即有人向青瓦台发起“禁止中国人入境”的请愿,数十万人参加;越南部分餐厅拒绝中国人入住;法国、加拿大等国也出现了不少种族主义行为和歧视言论。

在类似不理智的“排华现象”出现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看不下去了。2月1日,他表示“这是错误的心态”,他强调,这是个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国家和种族之间的问题。公众不应抵制中国人,各国得和中国齐心协力,才能共同克服挑战。

李显龙还特别称赞道,“中国正在尽全力、倾全力地控制疫情的扩散,包括取消所有出境的旅游团,也安排专机把那些在海外的湖北人接回国。所以中国做的是负责任的事情。”



El Periódico de Aragón消息(编译 青峰) 目前正在武汉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除中国外,已传至亚太地区、北美和欧洲,疫情现状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各个国家已采取措施预防疫情的发生和蔓延。这几日正值中国新年,旅西华侨华人也因此受到影响,取消了部分春节活动。

  其中,生活在阿拉贡萨拉戈萨地区的侨胞们因为庆祝新年的一系列活动,即使已经在当地经营商店或餐饮场所多年,但是由于其祖籍国的身份和近期的消息有时会受到一些顾客的“怀疑”,以为他们是前几天刚从中国回来西班牙,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种“冷眼”或是带有歧视的对待使得华人们深受困扰,也感到深深的无力与愤懑。一位在当地经营自助餐厅的华人老板娘说:“我在萨拉戈萨生活了十二年,几乎很少回国过年。出于谨慎预防的想法,家里人也很少出门,我们家没有什么问题。”她也解释说,她知道放在往年身边很多朋友会回国过年,但是今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次都只好选择留在西班牙。

  当地的华人协会成员Yaxi Ye也表示,因为是中国人,而中国正在受到疫情的影响,于是西班牙人看到中国人眼神透露出怀疑,这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和表现都是不公平的,“刺痛”了本地华人,尤其是华商们感受颇深。

  据悉,一位名叫爱德华多·瓦列霍(Eduardo Vallejo)的外国人正住在上海,他如今生活在口罩和各种预防措施的环境里,距离萨拉戈萨9988.5公里。他解释,为了预防病毒传染,目前当地大部分商店和工厂都关闭了,与此同时,街上的行人大多数都带着口罩。他还说:“其实身处其中,远没有国外想的那么忧心。”

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升溫,歐洲多國傳出確診病例,華人臉孔在歐洲遭受歧視的案例也隨之增加,英國傳出有中國學生戴口罩遭到騷擾,恐慌情緒蔓延令人憂心。

英國目前有2起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正接受專業治療。約克大學證實,其中一人是在校生。「每日郵報」報導,這名在校生來自中國,另一名確診病例是他的母親。

隨著確診病例出現,英國各地藥局傳出口罩缺貨,網路上的口罩被炒出高價。根據亞馬遜網站,10個外科口罩甚至開出49.99英鎊(約新台幣2000元)。然而,即使買到口罩,戴著口罩在路上走也有其他風險。

英國學生報The Tab報導,雪菲爾大學(University of Sheffield)一名中國籍女研究生1月30日下午1時戴著口罩獨自在街上行走時,遭到言語及肢體騷擾。

雪菲爾華人社區中心表示,這起事件顯現缺乏文化上的理解。員工說,這名女學生被問為何要戴口罩,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她感到害怕,沒有回答。這名學生狀況還好,她也不想要提告,她理解這是因為大眾不了解整體情況。

曼徹斯特大學亞裔碩士生潘山姆(Sam Phan)在「衛報」投書表示,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和病毒一樣迅速傳播,他搭巴士、走在街上時都有類似經驗,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占據頭版,身為亞裔的他越來越感到不愉快。

他寫道,巴士上,他一坐下,隔壁男子立刻拿起行李換座位;在火車上,他聽到隔壁乘客討論週末計畫,其中一人說:「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去中國城,他們有那種病。」他也聽到一名女子大聲談話,說著她朋友和中國學生工作過一陣子,真擔心朋友會把病毒傳染給她。

潘山姆說,類似情況時有所聞,他的朋友在學校圖書館只要一坐下,對面的人就會收拾東西離開。

他說,身為英國公民,他和這些人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其實一樣高,但所有東亞人種在這時候都被視為一體。不論是來自中國非感染區,甚至來自其他國家,對他們而言都一樣。

歐洲其他國家也傳出類似情況。「衛報」報導,在中國旅客最愛造訪的歐洲國家義大利,聖西西利亞音樂院(Santa Cecilia Conservatory)院長朱利安尼(Roberto Giuliani)叫中國、日本與韓國學生在找醫師確定沒有感染前不要到校上課,他因此受到批評。

義大利「共和報」(La Repubblica)在網站刊登一張照片,顯示羅馬特里維噴泉附近的一家咖啡廳張貼告示,禁止所有來自中國的人入內。

義大利最多華人居住的普拉托(Prato)地區華裔議員王小波(Marco Wong)說:「不幸的是,這場疫情帶來的必然影響之一就是仇外情結。」

他說:「如果有中國籍同學,家長就不讓孩子去上課。有人在網路上發文,要大家不要去中國店舖和餐廳。假新聞到處流竄,像是有個義大利人聲稱人在武漢,知道有關秘密實驗室製造出病毒的秘辛。」

在法國,民眾紛紛以#JeNeSuisPasUnVirus (我不是病毒)的標籤分享自己的故事。一名年輕女子在推特(Twitter)發文說:「並非所有亞洲人都是中國人,並非所有中國人都在中國出生、到過中國。一名亞洲人咳嗽,不代表感染冠狀病毒。因為病毒而侮辱亞洲人,就像是因為炸彈攻擊事件而侮辱穆斯林。」

新型冠状病毒在国内是“武汉病毒”,武汉人在全国各地受歧视和打击,情形悲惨。

随着国外病例的上升,“武汉病毒”成了“中国病毒”,国外排华情绪抬头,歧视和排斥现象在世界很多国家都频频出现。

并不是所有排斥华人的言行都是种族歧视,很多都不是,而是出于对疾病的惧怕。恐惧是人的本能,人在害怕的时候会有不理性的言行。毕竟, 媒体上一群群戴着口罩、神情肃穆的中国人的照片,看上去确实有点末日来临的恐怖。同时,错误信息和谣言乘虚而入。

在新加坡,十几万人联名要求政府禁止中国大陆人入境;

在其它亚洲国家 – 越南、泰国、南韩、日本…… 到处可见“不欢迎、不招待中国大陆顾客” 的标志。

香港的一些商铺规定只为讲英语和粤语的华人服务。医务人员罢工,要求政府关闭大陆边境。

多伦多北边的一个城市,8000多名家长联名写信给教育局,要求隔离有家人最近从中国大陆回来的所有学生。

我在纽约和多伦多的亲友也注意到一些周围人的异常举动,例如地铁里的乘客看到华裔或亚裔,下意识地退后几步,或用手捂住嘴巴。

又如在教室里,同学都坐得离华人学生远远的。

......

如果以上行为都是出于对疾病的恐惧,可以理解,那么下面的举动就很明显是歧视、仇视的表现了。

据法国一家大媒体的报道,一个法国亚裔受到出租车司机的侮辱。司机故意把车开过积水,把水溅到这个过路人身上,还大声对她喊“肮脏的中国人,把病毒留给你自己,法国不欢迎你们”。

法国一家地区性报纸刊出一个标题:“黄色警告”(双关词:黄色=黄种人) 。

多伦多市郊有家华人开的饭店, 频频收到恶作剧电话,点”蝙蝠汤“ 外卖。

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有人对中餐馆的评论:“你们菜单上有'蝙蝠汤' 和 '清炒树熊' 吗?”

澳洲和德国的公交车上有殴打华人事件发生。

多次在网上看到“滚回中国去”的评论。

我们当地媒体有报道,有人直截了当对一位亚裔说:白人、黑人咳嗽,我不怕;你咳嗽,我就害怕。

......

亚裔也跟着倒霉。有的韩裔、日裔、越裔等,觉得有必要到处声明自己不是中国人。

港、台华人、新加坡等国的华人, 觉得有必要声明自己不是大陆人。

来自大陆的华裔也觉得有必要声明自己是从来不碰野味的,因为网上出现“中国人肮脏、残忍的饮食习惯“之类的言语。

前天在超市听到两个美国女人的对话,其中一个说:"凡是从中国来的东西和人,都不要去碰。" 另一个说:"我们不是刚在沃尔玛买了一大包东西吗,全是中国制造的。" 我心里暗想,真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推特上有不少凶狠的评论,不是针对武汉人或大陆人,而是针对作为一个族裔群体的所有华人,甚至是所有黄种人。

大家应该还记得2003年的非典,也刮起过一波排华浪潮。但这次因为有了社交媒体,歧视和排斥更为突出和广泛。

还有911之后,对穆斯林和中东移民的恶意排斥,好像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恐怖分子。我想,仇视穆斯林和仇视亚裔的人,很可能是同一批人,或同一类人,就是xenophobia,恐外、仇外、反移民。

实际上,对华人的仇视、偏见和厌恶一直是有的,只是在正常情况下没有表现出来罢了。现在有了疾病的借口和恐怖的空气,这种情绪就浮出了水面,一些人就乘机在社交媒体上煽动恐惧、煽动仇视、幸灾乐祸。

令我吃惊的是,这种言论的点赞还不少。

中国新移民,如果居住在华人聚集的社区,网络生活只限于微信或国内网站,可以说很“幸运”,很少有机会看到歧视的语言。我认识的一对新移民,还以为美国的种族歧视只是针对黑人呢。

反而是华人的第二代、第三代,才注意到歧视和偏见现象。

你可以说,都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几粒老鼠屎坏了一大锅粥。但是,很多人偏偏就看这一锅粥,他们不会去找老鼠屎。

歧视和偏见的本质,就是以点带面,把个别或少数人的行为概括为整个群体的特征。你再优秀,表现再好,也不过是这个群体的一员而已。

排华情绪有其历史渊源,而当前中国和西方关系紧张,一些西方人更是把普通中国人等同于中国政府,对大陆华人怎么看都不顺眼。来自其他亚裔和大陆以外的华人的偏见,就更不用说了。

我认识一位三年前来的大陆新移民,常听他说,中国强大了,我们这些海外华人的腰杆子也硬了。

最近因为冠状病毒,他的孩子(初中生)也在社交媒体和真实生活中受到仇视和排斥,他还认为“没什么,病毒过去了,就没事了“。

只是,在当下,海外华人的腰杆子实在硬不起来。

 

(纽约唐人街,网图)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