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早期疫情,更无一人是男儿,为何只有钟南山说真话?

风清扬斈 3周前 (01-28) 网络资料 2694 0

为何肺炎发生了一个多月,在钟南山发声后才被重视,网上医生一再质疑,为何像王广发一样的专家还在强调“可防可控”,如果能早一点做出预警甚至预案,加强监测和隔离,也不会导致病情蔓延和急剧扩散。在疫情面前,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机遇,我们的政府和官员是不是响应的太迟了,这种迟还不如国外对疫情的预警,武汉远低于香港的透明,一直遮遮掩掩,层层上报,贻误战机,祸国殃民。

在疫情面前,如果权威真相持续缺席,人们就会相信流言。如果真相不能有效传播,人们就会宁可相信坏消息,也不相信好消息。

  十七年,疫情再现,我们愿意相信钟南山。

图 /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大食

  1月20日晚间,84岁的钟南山再次“出山”。这次,他作为国家卫建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接受了白岩松的采访,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作出一系列回应。他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来自野味,“肯定的人传人”,存在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提醒公众提高防范意识,如果身体不舒服及时就诊。出门最好佩戴口罩,勤洗手,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

  钟南山的发言更新了疫情的最新情况,尤其指出“肯定的人传人”,而非此前武汉官方发布的“有限的人传人”,引起民众警觉。在采访中,他用词谨慎而直接,语气与十七年前非典时期并无二致。

  钟南山在疫情一线高强度地工作着,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们关注,人们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哪怕只言片语,那也许就会是破解疫情的关键线索。1月18日,84岁的钟南山挤上了下午五点广州开往武汉的高铁,奔赴武汉防疫前线,出任国家卫建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由于春运期间车票紧张,他被安顿在餐车一角。晚上11点达到住处后,他简单的听取了武汉方面的情况,19日一早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疾控中心了解情况。下午开会到五点后,他飞去北京,奔赴国家卫建委开会,直到凌晨两点才睡下。20日6时,钟南山又开始了高强度的工作,他接连出席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直到深夜。

  在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答记者问中,钟南山重申了“人传人”,指出当时患者95%以上都跟武汉有关系,去过武汉,从武汉来。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

  1月21日16时,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提出:对感染者进行前端隔离,并严密跟踪密切接触者,是目前防控疫病传播的最好手段。他提到在武汉就出现了一个病人影响了14个医护人员的案例,“这个并没有出现在传染病医院,而是出现在不是收传染病人的地方——神经科。所以我们要关注所有的医护人员的防疫问题。”

  1月21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中)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广东全面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情况   图 / 新华社

  实际上,在疫区,早期病患出现在其他科室后来被证实绝非孤例,相当数量的病毒携带者,早期因为没有发热症状,难以被及时发现,这也为后来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埋下了隐患。

  在再次奔赴疫情前的最后一个采访中,钟南山表示,目前防控措施能想到的都做了。

  钟南山的出现与言论对民众起了关键作用,口罩迅速脱销,他的照片被制作成拜年图片出现在朋友圈和微博中。他在媒体露面之后,一则淡盐水漱洗咽喉部位可杀死病毒的信息广为流传,落款“钟南山院士建议,2020年元月21日”。直到钟南山院士团队正式辟谣才告一段落。非典之后,这类以钟南山之名发端的谣言数不胜数,昭示了他在民众心中强大的声望。关键时刻再次站出来的钟南山,又勾起人们对这位当年敢讲真话、抗击“非典”英雄的集体回忆。

  2003年2月16日,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英东广州重症监护医学中心,钟南山(右)与其他专家在医治一位非典病人   图 / 纪粤鸣

  2019年年初,本刊曾专访过钟南山院士。令人意外的是,钟南山特别重视门诊,虽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但是如无特殊情况,他每周四下午的时间都留给例行门诊,问诊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

  病人都是通过专家热线预约,提交病例后由钟南山的助手们筛选,紧急的病症有可能优先安排。每周只有十几人能坐在钟南山面前,获得和钟南山一对一的至少半小时。这些病人平均要等三到六个月。名声最盛时,约他看病的人甚至排到两年后。他同样重视的事情是周三上午的查房,他的学生、护士、护士长、主治医生、主任医师紧随其后。查房所看病人有限,有病人会边哭边拉住他。

  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教授张挪富回忆,1992年刚到医院时,大查房就已经开始了,至今未曾间断过。“他主要是看一些诊断和治疗有困难的疑难病人,解决我们没有解决的问题。”

  钟南山自认是“临床医学家”,门诊发现的疑难病症,他会当作学术研究的挑战,回到实验室攻关。在他心中,疑难病症是课题。“实践医学就是一边实践,一边科研,不能只是搞研究,最重要的还是解决病人的问题。”

  他早过了退休年龄,但从未停下,已经很多年没休息过了。“我有周六和周日,但我要干活。”

钟南山为从甘肃赶来的患者检查     图 /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大食

  67岁那年发生的事情是钟南山人生众多转折点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一笔。2003年,“非典型肺炎”(以下简称“非典”)来袭,在疾病最先爆发的广东,作为广东省乃至全国呼吸科的代表人物,原本只在行业内享有盛名的钟南山被推到了台前。

  在这次新中国成立后最严重的疫情危机中,当疫情一度被瞒报、人心惶惶时,拥有准确的信息、有依据的治疗措施,主张无隐瞒披露的钟南山迅速成了抗击非典的“领头人”,他的每一句发言都能占据媒体醒目的版面,他的一举一动成了非典疫情的风向标。他被贴上“敢说真话”的标签,同时也成了非典时期医疗工作者的最佳代表。有关他的传记《勇敢战士——钟南山传奇》排在非典时期畅销书前列。

非典时期,广医一院呼研所科研人员在进行病原研究   图 / 受访者提供

  对于钟南山所展示的形象,媒体多用“斗士”或“战士”来描述,《人民日报》形容他拥有“大无畏的献身精神、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拯救生命于死神的博爱精神”。

  在参观“中国-东盟领导人关于非典型性肺炎问题特别会议”时,钟南山走访了16个国家和地区,以一线医学研究者的身份讲解中国如何应对非典。“他非常忙,很疲惫,但只要有机会,他就主动到国外演讲。国外的人都知道他在呼吸疾病领域是中国的权威,他实事求是把中国情况告诉国外专家和媒体,讲述中国政府是怎么做的,采取了什么措施,取得了什么成效。这种做法得到很多国外学者的认可。当时很多国家都把中国封闭起来了,他的行为为政府缓解了很大的压力。既消除了国际社会的误解,又证明了真实的重要性。”

广医一院抗击非典全院动员大会    图 / 受访者提供

  “敢说真话”的性格让钟南山成为媒体追逐的热门人选,参加两会时一段被记者长枪短炮封锁的50米路段,他要走半小时,对提出的问题,无论是否专业,他都会说点什么。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钟南山说”。他对公共事件的发声延续了非典时期的风格。他在政协医卫界会议上发问:“现在药品名称这么多,我临床45年,有的药我都叫不出名字,这么多新药是怎么出来的?同一种药能有十几到几十个名字,往往是一个药品改个名,摇身一变成新药,‘身价’立刻飙升。这些批号是怎么拿到的?这些问题到底谁来把关?”也在论坛上批评广州的空气污染:“无论是有病还是没病,50岁以上的广州人肺都是黑色的!”在2013年全国两会上提出:“灰霾与肺癌有极大的关系”。他每一次发言,几乎都会引发广泛讨论。2011年至2012年,他多次呼吁检测公布PM2.5数值。2013年1月,环保部公布全国各城市PM2.5数值,而非按原计划到2015年在重点地区进行防控。

  他的生活和工作没有太大变化。每周三周四,查房问诊雷打不动。下午下班后快走或跑步20到25分钟,双杠、仰卧起坐、单杠,一套流程下来大约一小时,每周三到四次。十年前的一次心脏手术让他告别了篮球场,“现在不太能做对抗性的运动。”球队并未忘记他,82岁生日那天,送了他一件所有队员签名的球服,上面写着“福如东海,寿比钟南山”。

  如果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他会继续之前的忙碌生活,专注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防治工作,大力推动肺癌筛查居民健康服务,建成广州呼吸中心依然是他最大的追求。

  曾经接受央视播出的《面对面》谈话节目中,主持人王志问钟南山,“你关心政治吗?”

  钟南山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只想搞好自己的业务工作,以及做好防治疾病的工作,这本身就是我们最大的政治。一个人在他的岗位上能够做到最好,这就是他的最大政治。”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张明萌

武汉疫情。

一个老人,也随之重回公众视野。

2003年,非典肆虐。67岁的他说:把最重的病人送到我这来。

2020年,武汉有事。84岁的他一边告诉公众“尽量不要去武汉”,一边自己登上去武汉的高铁,挂帅出征。

钟南山,一个仿佛永远不会怂的逆行者。

最近,一张照片刷屏。

这是钟南山在工作一天后,紧急登上去武汉的高铁。没有座位,他挤在餐厅一角,疲惫地睡着了。

随后,他频繁出现在媒体,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该怎么办。

而他说的每句话,人们都信。

在民众眼里,他就代表正直,代表科学,代表权威。

一个中国工程院院士,一个医学专家,神奇地拥有了100%的可信度。

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老百姓为什么信他?

听了下面几个故事,你就懂了。

1

他的逆行,改写了非典的结局

2003年,中国出了两个英雄。

一个顶天,一个立地。

顶天的是航天英雄杨利伟。他乘神舟五号飞船进入太空,成了中国第一个“上天”的人。

立地的,就是医学专家钟南山。他在抗击非典中战功赫赫,拯救了不知多少生命。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说:如果没有钟南山,抗击非典的结果可能要改写。

这句话背后,是个惊险的故事。

2002年11月,广东佛山出现第一个非典病例。

随后,这个可怕的疾病迅速在全国传播开来,成千上万人感染,却无药可医。

你能想象那种局面吗?

一种极易传染的病,得了就可能没命,但医院毫无办法,用了各种药,都完全无效。病人一波波涌进医院,医生护士一批批被传染,但他们都只能无望地躺在医院里,一天天恶化。

医学专家都在拼命想办法,但前期,很多专家误入歧途。

北京方面,有权威人士宣称“病原基本可确定为衣原体”,并建议使用抗生素治疗。

媒体随后大量报道。

这是一个错误的方向。如果照此方案执行,不知非典还要多带走多少生命。

但在当时一团懵的局面下,大部分人倾向于采纳这个建议。

只有钟南山坚决反对。

因为他试过很多次,抗生素对非典患者根本无效。

于是他顶住压力,多次疾呼:病原不是衣原体,不能使用抗生素。

公开挑战权威和同行,这是很“没情商”的行为。

钟南山后来跟朋友解释:“这不是一般的学术争论,事关病人的生死,耽误时间,用错了药,就可能多死几百人。”

这位67岁的老人,通过翔实的研究,最先摸出了非典的基本真相——“是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

他的坚持,使广东在非典防治中没有走更多的弯路,广东省SARS病死率全球最低(3.8%)。

而钟南山团队当时提出的行之有效的救治方法,也成为我国SARS诊治指南的基础,大大提高了非典的治愈率,明显缩短了病人的治疗时间。

如果不是钟南山的“叛逆”,也许非典的结局真要改写。

2

“灾难面前,不能扯淡。”

当然,钟南山的“叛逆”,远不止那一次。

2003年4月,卫生部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有官员在会上宣称“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尽管钟南山会前已经被告知“不要讲太多”,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反对:“什么叫现在已经控制?根本就没有控制!目前病原都还没搞清楚,你怎么控制它?”

钟南山不傻,他知道这样说话意味着什么。

他事后透露,发布会前,他在父亲的坟前站了很久,最后下定决心说真话。

因为他坚信“真话和真药一样重要”:

“当时全国疫情都在蔓延,我们所的医生都倒了20个了,实在不能扯淡。”

“非典是疫情,社会上的谣言和恐慌则是另一场疫情。现在回头看,后者的破坏力更大。”

他好像有些叛逆,但这正是一个科学家应有的良知和勇气。

那场发布会9天后,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因为处置非典疫情不力,双双被免职。

灾难之下,最见人性。

有人趁着混乱,大赚横财。

有人为了保官,欺上瞒下。

有人惊慌失措。

有人避之不及。

但是。

也有钟南山这样的人,于危难中挺身而出,奋勇向前,左手对抗灾难,右手托出真相。

这样的人,就是国家栋梁,就是民族脊梁!

3

他心中,有信念。

钟南山,1936年生于一个医学世家,父亲是享誉全球的儿科专家,母亲是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

因为他出生的医院地处南京钟山以南,所以父亲为他取名“南山”。

他儿时经常去医院,眼见父亲全心全力治病救人,从不懈怠。

他的家里,也经常有家长带着孩子来看病。孩子康复后,家长高兴,他父亲也很开心。

钟南山说:

“那时候我就觉得,医生能给别人解决问题,会得到社会的尊重,有很强的满足感,这是我热爱这个行业的一个原因。”

所以,他对“治病救人”这件事,是有强烈信念感的。

他做医生,也许有谋生的考虑,但更是骨子里的追求,这是他至高的梦,他不愿亵渎。

他说,中学老师曾经告诉他一句话:

人不该单纯生活在现实中,还应生活在理想中。

人如果没有理想,会将身边的事看得很大,耿耿于怀;

但如果有理想,身边即使有不愉快,与自己的抱负相比,也会变得很小。

这句话,钟南山记了一辈子,也践行了一辈子。

所以,他会在非典最凶时,大义凛然地说“把最重的病人送到我这来”。

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的使命。

非典时期,67岁的钟南山曾经连续工作整整38个小时。

最后查完病房走出来时,他感到天旋地转,因过度劳累而病倒。

他发烧,乏力,甚至出现了肺炎。

但他自己观察体会,觉得不是非典,就把自己隔离在家,在门框上钉一枚钉子挂水。

几天后,症状消失,他立刻回到医院,继续投入战斗。

没有人要求他,是他自己发自内心地愿意有此担当。

一颗救世之心,一腔赤子热诚。

一身高超医术,一片赤胆忠心。

有这样的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是全体国人的幸运。

4

路见不平就开怼

非典之后,钟南山的名字渐渐在公众视野里淡去。

但他其实一直没闲着,他在坚持业务研究之余,不时发声。

几乎每一次,都大快人心。

他质疑新药上市不规范,在政协医卫界会议上发问:

“我临床45年,有的药我都叫不出名字,这么多新药是怎么出来的?同一种药能有十几到几十个名字,往往是一个药品改个名,摇身一变,就成了新药,‘身价’立刻飙升。这些批号是怎么拿到的?这些问题到底谁来把关?”

他看不惯有些人空谈,在广东两会上开怼:

“现在大家的发言,8分钟是肯定和表扬,2分钟是自我表扬,最后一分钟提点问题,而且还鼓掌,我一直想,鼓什么掌呢?”

他坚持对公共事件的发声,在论坛上批评广州的空气污染:

“无论是有病还是没病,50岁以上广州人的肺都是黑色的!”

八九年前,人们还不知道PM2.5为何物,他就多次呼吁检测公布PM2.5数值,并提出“灰霾与肺癌有极大的关系。”

当时方舟子跟他论战,说他蹭雾霾的热点,夸大雾霾的危害。

钟南山有理有据地回应了他。

两年后,世界卫生组织把雾霾列为一级致癌物,完全印证了钟南山的观点。

因为屡次发表质疑观点,钟南山一度获封“炮王”。

他自己说:

“我老有一种感觉,好像专门喜欢跟谁较劲,老觉得不管走到哪儿,自己都不太受欢迎。”

但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心做一个耿直科学家,不要乖乖听话,但求无愧于心。因为“科学只能实事求是,不能明哲保身。”

5

自己打脸

极偶尔的时候,钟南山也会错。

2009年5月,他有次对媒体自我检讨:

“昨天我说甲型流感与普通流感的病死率相似,应该是说错了。确切的数据应该是普通流感的病死率是百分之零点多,而甲型流感是百分之一点多,其病死率要高于普通流感。”

那时,他已经是极受推崇的大神,但他依然保持冷静,严谨遵守科学精神,发现错了,就主动站出来,自己打脸。

比起那些明知错了还讳莫如深、咬牙嘴硬的专家,的确是高出很多。

钟南山说:

我接触过许多真正有学问的人,他们敢于肯定自己,也敢于否定自己。

对的东西,他敢坚持。但经过实践发现是错的,他也敢否定。

否定自己有时比肯定自己还要难。

我要按照事实来说话。一旦事实证明我错了,我就要纠正过来。

“错了,就要承认并改正。”

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品质。

但我们成年人,因为虚荣,因为利益,因为各种各样的复杂心理,往往很难做到。

只是,出了错,又不认,那谈何改变,谈何进步?

毫无疑问,一个愿意认错的科学家,才会是一个好的科学家。

一个坦诚接受打脸的人,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6

所以,人们信他。

仔细看钟南山的采访,你会发现他有个口头禅:“我实事求是地讲”。

每次他预估自己的话不太中听,就会沉吟一下,说“我实事求是地讲……”后面一定是一堆大实话。

他严格秉承一个科学家的高贵品质:客观,诚实,有一说一。

包括这次在武汉。

在他开口之前,我们对疫情所知甚少。

很多重要信息,都是钟南山第一个告诉我们的:

明确此病人传人。

医护人员有感染。

没事尽量不要去武汉……

这个84岁的老人,不但医术高超,更敢讲真话。

《人民日报》微博这样评价他:

84岁的钟南山,有院士的专业,有战士的勇猛,更有国士的担当。

一路奔波不知疲倦,满腔责任为国为民,的的确确令人肃然起敬!

的确。

所谓医者,妙手仁心。

这世上缺回天的妙手,更缺无畏的仁心。

钟南山二者兼具,所以,举国敬仰。

同事说,她妈本来有点为疫情恐慌,但昨天在电视里看到钟南山,就跟她爸说:看到钟南山,我心里就踏实了。

她爸说:我也是。

老百姓不会太多溢美之词,这句“看到你,我心里就踏实”,就是最大的赞美和信任。

而钟先生,也配得上这赞美,这信任。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