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抗“疫”27日考:追忆那些被贻误的宝贵时机

风清扬斈 3周前 (01-28) 网络资料 518 0

这次武汉肺炎疫情估计要永载史册了,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中国官员业务能力太差,屡屡出错,甚至错失良机,反应迟钝,可能还会改变中国慵懒和过分权力集中唯尚带来的种种弊端,下面这篇文章复盘了27日前的一些重要发展过程,不清楚的朋友推荐一读。

(武汉抗“疫”一线的逆行者。)

1月24日,除夕夜。39岁的张琴(化名)和丈夫余东(化名)在治愈出院后,选择了留在武汉和家人一起迎接鼠年新春的到来。

作为一名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班的普通打工者,张琴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最早的一批确诊患者之一。张琴也是目前42个治愈出院的幸运者之一。

与此同时,在武汉各大医院抗“疫”战线还有万千医护人员奋战在一线。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无烟战争”已然打响,全国驰援、志愿服务也在快速推进。

武汉这场抗“疫”之战至今已历经27天,《中国经营报》记者自武汉卫健委文件下发的次日深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等第一时间接触市场商户、确诊患者家属和奋战在医院的医护人员,试图通过还原一些鲜为人知的过程,追忆那些被贻误的宝贵时机。

风暴来临前的平静

这场发端于华中重镇武汉、迅速波及全国的疫情,发展速度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风暴肇始于2019年末。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汉市卫健委下发的一则《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紧急通知》”)引发社会关注,也让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个位于武汉市汉口闹市、隐没在高楼大厦中的低矮市场,成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波及全国的“风暴眼”。这个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海鲜市场,有商铺千余家,面积达5万平方米。

武汉市卫健委下发《紧急通知》的第二天,《中国经营报》记者深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内部看到,市场商户还在正常经营,不时有市民购买海鲜、猪肉等产品。

(2019年12月31日,还在正常营业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在往常,年前的这段时间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生意最繁忙的时候,众多商户备足了充分的货品,在保证武汉市内年货供应的同时,还向周边的各地市州发货。2020年1月1日清晨,一纸休业整治通知贴满了市场的各个出入口,决定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实行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

当天上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部分商户已关门停业,还有部分商户在整理打包,准备撤出。多位商户表示,早上7点多就收到了关停通知,城管和公安都过来要求尽快搬离。同时前来的还有多位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逐一在商铺里用液体擦拭水产箱等,并收集采样。

武汉市相关部门作出关停市场的决定可谓迅速。不过,在此后的近半个月时间里,就像暴风雪来临前一样,武汉还显得颇为平静。这段时间,也是年终总结、年会聚会最频繁的时期,武汉市内酒店、餐馆人满为患,特别是晚间的饭局找一个像样的包房需要提前多天才能协调预订。

1月18日,南方的小年夜。按赵玉笛的计划,这一天晚上他要喊上在武汉最要好的一些朋友,庆祝乔迁之喜,顺便做个“年终总结”,然后各自回老家过年。不过,市内酒店的火爆程度超出他的想象。

赵玉笛告诉记者,他提前两天到新房门口的简朴寨酒店订包房,服务员告知晚上的包房早就预订完了,只剩当天中午的一个包间还没有订出去。赵玉笛又去附近找了几家酒店也都给出了没有包房的答复。

“没办法只能临时通知把饭局改到了当天中午,订下了简朴寨最后一个午间档包房。”赵玉笛表示,当天中午酒店大厅也是爆满,亲朋好友聚会的特别多。

同样是1月18日,一年一度、热闹非凡的百步亭社区“万家宴”,也并没有因为肺炎疫情而中断。据媒体报道,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举办“万家宴”活动,4万多名居民端出13986道菜品,摆满党群活动中心主会场和9个分会场。

这是百步亭社区“万家宴”连续举办的第20个年头。而江岸区百步亭社区与江汉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间的直线距离不超过8公里。

“今年之所以继续举办这个活动,是基于之前我们对这一次疫情传播是人与人之间有限性传播的这个判断,所以对这件事预警不够。”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接受总台央视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次百步亭聚集活动,虽然目前还没有交叉感染的情况,但确实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本报记者梳理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发现,这段时间官方口径对外发布的信息也颇为平静,在1月5日前仅有的3则通报中,“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成为数据更新外的关键词。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四楼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被贻误的时机

1月5日至10日,是武汉市卫健委对外通报的“空窗期”,没有对外通报最新情况。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重启情况通报,直到1月19日之前,“我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成为新的关键词。

记者梳理发现,随着疫情发展,武汉市卫健委对外通报的频率和口径也出现了细微变化。在通报频率方面,从1月11日开始变为一日一通报,在口径方面也从此前的“未见明显人传人”改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这段时间,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会在武汉相继召开。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武汉协和医院的医生林羽回忆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武汉市的策略都是“冷处理”。他所在的医院就通知,在没有单位授权的时候,不允许私自在公众平台谈论病情,不允许私自接受媒体采访,不仅仅是临床系统,包括院感、CDC那边消息管控更严格,“整个就不让说”。

也有一线医护人员向记者证实,前期确实没料到疫情会发展这么迅速和严重。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告诉记者:“一开始我们也没有采取戴口罩等防护措施,大概是在1月17日左右才发现问题不对,提高了警惕。”

据一位医生家属介绍:“在1月17日晚上,在医院工作的医生才告诫我们出门一定戴口罩、勤洗手,说‘现在情况不对,形势很紧张,不知道啥时候才会告诫全市市民’。”

1月2日、3日,疫情刚开始发酵的时候,《中国经营报》记者曾连续两天蹲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最早一批确诊患者被统一隔离在该楼四楼治疗,部分其他医院转过来的轻度患者则住在六楼。

记者在住院部南楼内部观察了解到,除四楼、六楼集中收治患者外,五楼也被腾空备用,尚没有收治患者,而该楼的一至三楼为流感科和流感病房,还有众多普通感冒发烧患者在这里治疗。

(1月2日,腾空备用的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五楼。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这两天,包括本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采访期间也受到了阻力。1月2日下午,某媒体记者扛着摄像机前往医院住院部南楼采集视频信息并采访患者家属,立刻引起医院安保人员警觉,一位保安同样要求本报记者删除手机中的所有采访内容,记者躲入车内反锁车门才得以脱身。

媒体记者与患者家属交流也受到监视、阻止。本报记者与一位患者家属的交流在记者的车内才得以顺利进行。

另一个令人难忘的细节是,记者前往医院行政楼宣传科求证患者收治信息和诊疗安排,在得到“信息统一由武汉市卫健委对外发布”的答复后,该科派出一位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盯防,并要求记者离开院区。

此后,在该院行政人员和保安人员干预下,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被以核实身份为由带到警务室,并记录下了媒体单位和姓名、联系方式等信息。在该院宣传科负责人介入下,记者最终离开。

(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警务室,多位媒体记者遭留置、盘查。)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当时的通报,疫情发展尚在“可防可控”范围内。在武汉市共有确诊患者44例,其中重症11例,接受医学观察的密切观察者有121名。

“当时并没有预料到疫情会这么严重,医院的其他门诊和病房还都正常向社会开放,除肺炎患者集中的四楼和六楼出入口严格隔离外,并没有其他隔离措施。”一位在四楼病房接受隔离治疗的郑姓患者家属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期间也发现,彼时金银潭医院还有众多普通流感发热患者。多位额头贴有退热贴的小孩被家长抱着穿梭在门诊楼和住院部之间。

据郑姓患者家属介绍,其丈夫今年69岁,经常去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品后统一发往荆州,大概每天都要去拿货,最早于2019年12月12日开始发烧,经同济医院检查,“初步诊断为重症病毒性肺炎”,后于2019年12月31日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集中治疗。

“刚转过来的第一天,患者家属还允许进入病房,后来门口贴上了告示才不允许进入病房,让家属每天下午3点至4点集中(把物品)送过来在门口交给医护人员。”该患者家属回忆称,感觉从一开始的防控就有些懈怠了。

在此期间,武汉市民虽然会谈论肺炎疫情的状况,但还远没有到“谈疫色变”的程度,街头也很少能看到戴口罩的市民。和往常相比,疫情似有似无地存在着,持续多日通报没有新增病例,没有明显的人传人证据,让大多数武汉人坚信疫情很快会得到控制,他们的平静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多打扰。

值得注意的是,从1月19日开始,在武汉市卫健委对外通报中,新增病例快速攀升。1月17日至20日,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分别新增17例、59例、77例和60例。

直到1月22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工作提示》,全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由湖北省卫生健康部门发布,武汉市卫健委不再发布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

就这样,居住有超过1000万名常住人口和几百万名流动人口和近百万名大学生的武汉市,在农历鼠年到来之前,度过了一段平静如常的生活,直到一场风暴迅猛袭来。是疫情自身发展传播得太快,还是在看似平静中贻误了风暴来临前的“黄金窗口期”?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前线匮乏的物资

形势急转而下的转折出现在1月19日之后。

这天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为代表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来到武汉指导调研疫情防控工作。

1月20日晚,钟南山在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连线采访中明确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并首度向外披露“14个医务人员的感染”。而1月21日凌晨近2点,武汉市卫生健康委通过健康武汉官微证实,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而事实上,1月20日白天,在钟南山对外披露这一信息之前,协和医院的医生就明确得到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信息,“医院有十几个医护人员感染了,收了个病人把病房工作人员‘一传十’了”,并告诫其家属尽量别去医院附近。

“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是非常重要的标志。”钟南山建议,出门随时佩戴口罩,近期尽量避免前往武汉。

也就是从1月21日起,武汉市民开始前往药店等争相购买口罩。这一天,记者在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民族大道沿线的多家药店看到,前来购买口罩的市民络绎不绝,但多家药店已脱销。记者当天中午在这家药店观察的10多分钟时间里,有至少6位市民询问有没有口罩。

随后而来的是因“封城”带来的短暂生活物资匮乏。1月23日中午11点左右,一位留在武汉过年的市民告诉记者,上午在位于武汉市洪山区团结大道金地广场的永旺超市挤满了前来采购年货的市民。其发来的现场照片和视频显示,有部分货架的商品已基本被拿空,超市收银处有众多市民在排队。

“超市里不停地广播说今天不打烊,让大家理性选购,货架补货也很快。”上述市民表示。

和口罩、蔬菜等生活物资短缺相比,武汉市内多家发热门诊定点医院和周边地市医疗机构物资匮乏更让人担忧。

1月22日,武汉市卫健委向社会公布武汉市汉口医院、市红十字会医院、市七医院、市四医院西院区、市九医院、武昌医院、市五医院等7家发热门诊定点医院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收治医院。

在1月24日除夕夜,武汉市五医院、九医院和汉口医院等多家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均向本报记者证实,医院正面临着医疗物资紧缺的现实。“没有护目镜和防护服,甚至没有饭吃,外卖也都停了。”武汉市第九医院的谢青告诉记者。

同样奋战在防疫一线的还有武汉市第五医院护士王媛。“不当英雄,也不当逃兵。”1月24日,在医院值夜班接诊发热病人的她,写下了这样的感触。工作间隙,王媛在简单吃了几口“年夜饭”后,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

(奋战在抗击肺炎一线的医护人员。)

一则武汉市第九医院院办的求助信息显示,现在很需要医疗物资,急缺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紧急求助各界人士捐助。经武汉市第九医院工作人员证实,求助电话和求助信息属实,确实存在医疗物资严重短缺情况。

除夕夜被临时调往武汉市汉口医院、主要负责照顾肺炎重症患者的护士陈倩,同样证实医院物资缺乏,口罩、防护服、饭都得不到保障,因口罩、防护服等物资急缺,这些物品使用时间超过时限,并导致没法换班,只能在一线继续坚守。

让人愈加欣慰的是,全国的目光正汇集到武汉,官方和民间的八方驰援也正在进行。1月25日,工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自1月23日接到联防联控机制转来武汉物资需求清单后,立即通过中央医药储备向武汉紧急调配各类应急救援物资。截至当天中午的汇总情况,中央医药储备共调用了防护服1.4万件、医用手套11万双;通过协调紧急采购,为武汉落实各类口罩货源300万个,落实防护服货源10万件,落实护目镜2180副。

相信在各方关注下,随着医疗物资和全国医护人员的紧急驰援,物资短缺及一线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的状况或将得到彻底扭转。而相关部门此前是否对疫情可能出现的恶化情况有同样的预判,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同样值得追问。

坚强的互助后援

“壮士出征,唯有致敬。”1月24日深夜,在看到第二军医大学150名人民解放军医护人员从上海乘坐空军飞机直飞武汉以及陆军军医大学135名医生奔赴武汉抗击疫情的消息后,已从武汉返回老家的刘正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刘正是一名“新武汉人”,大学毕业后就在武汉工作生活,并安家立业。尽管在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前已回到老家山东并按要求在家自我隔离,但他仍然关心、关注着武汉这座城市抗击疫情的点点滴滴。

全国的医护人员驰援还在进行。同样是1月24日除夕夜,上海52家医院的136名医护人员和128名广东省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紧急整理行装,“逆向而行”出征武汉。

(向武汉驰援的救援物资车辆。)

来自武汉民间的互助支援也在进行。

“国难当头,男儿自当鼎力。”1月23日晚,一位武汉私家车主在报名参加“善缘义助武汉医疗支援车队”时这样写道,武昌,私家车一台。不求任何回报,汉街居住,有任何要求联系我。

“善缘义助武汉医疗支援车队”是武汉市民自发成立的志愿团队。这支车队的“总调度”张小艳还在一线忙碌着,调度私家车,对接医院医护人员的用车需求。

张小艳告诉记者,车队已与武汉市第四、第六、第三和第一医院以及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等建立起联系,并和多位医生对接接送工作。“今天武汉停止公共交通运营后,一些出租车不太愿意接送医生,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刚才已经带了两位医务人员成功从高速回到武汉了。一位同济医院的护士,一位武汉市第一医院放射科的医生。”“善缘义助武汉医疗支援车队”一位私家车主告诉记者,在仙桃上高速的地方给警察出示了身份证明和工作证明就放行了,在高速公路上还遇到运输救援物资的大卡车。

同样通过自发组织向医护人员提供支援保障的还有武汉人肖雅星,她主要负责对接武汉市内酒店,为医护人员免费安排酒店住宿。“现在有个380人的医疗大队伍还没有入住安排,我们在协调,现在人手不足。”肖雅星在忙碌的间隙告诉记者。

武汉抗争疫情的无烟战争还在继续,并进入争分夺秒、丝毫不敢懈怠的新阶段。武汉,并不孤单。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