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车祸现场”发布会 公众愤怒中国官员管治能力低下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1-28) 网络资料 3966 0

新型冠状病毒重灾区中国湖北省政府1月26日晚召开有关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这是自2019年12月31日湖北武汉官方公布新型冠状病毒后,湖北政府的首次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不仅未稳军心,反而适得其反,直接把本已沸腾的民意推向火山口。中国网友将其誉为“教科书级的发布会”:口罩不会戴,事实错误,口径相反。_110658545_1.jpg

“教科书级的发布会”—大型车祸现场

发布会上坐在左侧的湖北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口罩露鼻孔,中间的湖北省长王晓东未戴口罩,右侧的武汉市长周先旺戴的口罩上下前后面全戴反。

而在特殊时期,地方主政官员对于外界极为关心的湖北口罩数量的三次口误被公众严厉批评,公众再次质疑湖北政府的领导力和公信力。

在发布会上,武汉市长周先旺称:“(湖北)仙桃市的防护服和医用口罩生产具有一定的优势,年生产各类口罩108亿只,其中民用8.8亿只,医用9.7亿只。”

随后他收到一张纸条,于是改口说“刚才的口罩生产规模有点出入,口误,不是108亿只,是18亿只。” 再接着又有人递纸条,周先旺又作第二次更正:“我们省口罩的年生产能力是108万只,不是亿是万,单位错了。”

而省长和市长的口径则南辕北辙。省长王晓东说“医用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仍然特别紧缺”,市长周先旺则说,武汉防护服紧缺问题“已得到全面缓解。”

发布会上高级官员们极不专业的表现让公众再次生疑,很多网友开始发帖质疑,为何湖北的领导班子未被撤换还在继续主持工作?此前中国的互联网曾流传武汉市长被控制的消息,从侧面印证公众对政府的质疑和失望情绪。

疫情耽误时间线里的“无政府”状态

三天前的1月24日,《湖北日报》高级记者张欧亚曾在微博公开发声要求武汉换帅。他说:“据当前日益严重并继续扩大的异常严峻的形势,当前的台上者不具这样的领导指挥力!为了武汉,希望立即换帅!!!”。但张欧亚被要求删除微博,《湖北日报》向武汉市委道歉。

本次疫情初期武汉存在瞒报问题、官员缺乏应急能力,导致错过黄金防疫期让病毒向全中国和世界散播。网友更是批评“武汉小跑进入无政府状态”。在最新回应批评的采访中,武汉市长1月27日对中国央视新闻称:“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

武汉卫健委第一次公布疫情在2019年12月31日,当时已有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

从1月12号到1月16日,武汉官网的病例人数维持在41例,在五天时间内一直坚称无新增病例。彼时英国科学家计算出感染人数可达1700人。彼时中国境外陆续发现感染病例,但中国其它省份未发现疑似病例。网友彼时还在打趣:“新型冠状病毒是爱国的,只传境外,不传境内。”



彼时香港的疑似案例在激增,香港得不到有效的信息,于是1月14日,香港政府曾率团到武汉考察疫情,随团的还有香港媒体记者。但数名记者在收治患者的医院范围拍摄期间被截查,之后被带入医院内的派出所,至少四家香港媒体的记者和摄影师被检查随身物品,职员亦拍摄回乡证及记者证,并要求删除在医院范围内拍摄的影片。

彼时,1月12日有675名代表参会的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武汉召开,直至18日圆满落幕。

武汉人代会结束后的第二天:1月19日,武汉的新增病例大幅上升,比18日新增59例。

在感染人数激增之时,据当地媒体报道,疫区中心的武汉于1月18日在当地的百步亭社区举办 “万家宴”活动,有4万多个家庭参加引发争议和批评。3天后的1月21日在接受中国央视采访时,武汉市长周先旺辩解称: “对这件事预警不够,目前还没有交叉感染的情况”。

武汉市文旅局也宣布从1月20日启动中国新年活动,免费送出20万张“文旅惠民劵”,成功预约者可于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费参观黄鹤楼等武汉全市30个景区,此举引起一片骂声后随后在21号紧急叫停。_110614567_gettyimages-1201285257_01.jpg

至此武汉的官方说法都停留在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

图表

1月21日,当地媒体报道,湖北省继续举办春节团拜会,省委领导全数出席,被公众诟病:彼时疫情已经火烧城墙,领导还在歌舞升平迎春节。疫情急速扩散,在此期间武汉的多家一线医院直接绕过上级主管部门武汉卫健委,通过社交媒体向社会公开征集捐赠医疗物资。

两天后的1月23日,武汉市率先从宣布“封城”,停止对外的公路、航运,并关闭市内的公交和地铁线路。私家车后续也被禁止上路,一些民众批评对生活造成不便。

武汉市民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中国武汉周四(1月23日)突然关闭公交运营,并要求市民不要离开该城市。

封城后的地域歧视和举报机制

封城造成民众恐慌,据武汉市最新公布的数字,约有1400万人的武汉,在封城之前约500万人流向中国各省市。中国各地开始陆续出现地域歧视和排挤湖北人的情况。

中国河南省的一些农村民宅的门前被贴上“本户有武汉返乡人员,请勿相互来往”、“带病回村,不肖子孙”的横幅。

微博截图图片版权WEIBO
Image caption中国媒体宣传河南采取措施严控武汉返乡人员

很多中国村庄还在村口道路设立路障和劝返点,禁止非本地人员入内。很多湖北省外的宾馆拒绝湖北人入住,从武汉返家人员的信息在中国互联网被泄露。但随后中国网友呼吁停止泄漏信息,称“倒霉的湖北人不过是下一个倒霉的我们。”

中国国务院在1月24日发布疫情防控线索征集通知。中国媒体上出现“我向国务院举报我家亲戚聚餐了!”的标题。

而担心从武汉返乡未自觉自我隔离的人士,在中国社交软件微信上可以举报,线索直接上报政府。


制度塑造和利用人性的恶

BBC中文 新闻总编 Vivian Wu

封城不是弃城。现在出现全国性歧视湖北人,人人自危,各自为营的局面很令人担忧。说好的大国气度,小康社会在哪里?在封城过程中,暴露出很多问题。处理方式的简单粗暴,缺乏同理心和自私,网民甚至批评这是“跑步回到义和团时代”。 当然公民社会中还是不断有人在伸出援手, 但必须说现在的点滴进步更多是个人的努力。

1998年抗洪和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中国人还会喊出 “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 的口号,能看出来,在多年的制度性禁止反思之后,中国政府的社会治理水平只在控制信息自由流动,专制维稳手段上有了长足提高。中国公民社会意识,社会文明管理方面反而出现倒退。制度性忽略人权,违背人性的行政管理和反普世价值的教育,让人的素质不断跌落,人性里的恶被制度性塑造并利用着。


图表
示意图

相关主题内容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