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布武汉谣言被捕的8人现在咋办?

风清扬斈 4周前 (01-23) 网络资料 270556 0






武汉去年12月以来传出发现27宗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其中7个病例严重。1月1日,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宣布休市整治。该市场位于武汉市江汉区,距离汉口火车站只有1.3公里。就在民众急需了解更多疫情信息的时候,武汉市公安局却在新年1月1日透过官方微博“平安武汉”通报说:有8人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散布、转发谣言”,“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已被公安机关传唤处理。当局迅速抓人,但通报并未提及“谣言”的具体内容,也未公布相关处罚内容。


1月20日中国党政“一把手”分别就武汉肺炎疫情作了指示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首次公开向外界表态,确认存在人传人现象。从当前中国网络舆论看,社会恐慌在加剧,而民众也开始审视官方在此次疫情上的信息透明度问题。

1月21日,当武汉肺炎感染者数量不断上升,且在多个城市有扩散的趋势后,关于疫情的讨论在中国最大用户社交平台微博上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当天,坚持在中国公共事件上发声的大“V”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称,关于武汉市公安系统之前因传播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消息”而处理8人的事情,希望武汉市公安局重新开展调查,并依据更新的事实情况做出结论,通报社会。

该条微博获得了1.6万个赞,2千多条评论及3千多次转发。从微博下的评论看,有不少网民支持胡锡进,要求重新调查所谓的“造谣”事件,也有声音认为胡锡进是在“带风向”,煽动舆论。

胡锡进提及的武汉公安查处传播肺炎病毒“不实消息”的事件发生在2020年1月1日,也即中国官方正式向外界通报病例的次日。当日,武汉市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近日武汉市医疗机构发现接诊了多例肺炎病例,在武汉市卫健委作了通报后有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散播不实信息,经公安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进行依法处理。

虽然官方未言明8名网民传播的“不实消息”所指为何,不过在社交平台上有称是将武汉的病毒肺炎比作2003年的SARS病毒。

从时间点来推算,当时武汉市卫健委刚刚发布了第一则通报称是“不明原因肺炎”,直到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的第四则通报以专家解读的形式告知公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从当时的认定情况来看,8名网民确实发布了与官方不同的判定结果,且从后来的官方判定结果看,这确乎就是“谣言”。可是为什么就偏偏是在有越来越多的信息证明8名网民在传谣的同时,网络上却再次重提这则20天前的事件?

在胡锡仅的这条微博发布之前,还有一件事与此相关。即是1月20日,钟南山首次向外界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次日武汉卫健委通报称,目前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武汉市卫健委这则通报的“姗姗来迟”在网络上引起极大的愤怒,这则通报意味着武汉存在刻意隐瞒新型肺炎“人传人”这一至关重要的信息,且是在钟南山将这一信息公之于众之后的被动应对。

再次回到8名网民“造谣”事件,舆论到底在愤怒什么,愤怒舆论反复提防的非典“瞒报”事件重蹈覆辙,愤怒官方“消息垄断”隐瞒大众贻误医情,愤怒官员在利益抉择面前仍不排除以维稳思维捂住“消息”。而至于那8名网民是不是在“造谣”其实并不是一个非专业人士在当下就能讨论出来的结果。

这也就解释了包括胡锡进在内的呼吁重新审查造谣事件,表面似乎在带风向,其背后隐藏的正是对官方的不信任,对信息透明性的诉求。

相关原文:武汉相关人士打来电话,和老胡亲口说了内情!

在武汉新型肺炎出现扩散势头,武汉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消息得到证实的情况下,人们想起今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媒体发布的一则消息,那条消息说有8人因为散布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消息”被警方依法处理。老胡星期二通过社交媒体也指出了这个问题。那8个人是否遭到拘留了呢?他们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呢?如今情况变了,又该怎么看这件事呢?

老胡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显然被武汉市有关方面注意到了,也引起了他们的重视。星期二晚上,武汉有关人士给老胡打来电话,讲了这件事情的内情。他说,武汉市公安部门当时把那8位市民请过来调查,过程非常友好客气,这些情况都有录像可以证明,他特别强调,那8位市民没有一人被拘留、被处罚

武汉的那位人士还表示,现在回头看,那8人说这次的病毒就是SARS,这不准确,但他们作为非专业人士有这样的偏差可以理解。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没想到疫情后来会发展得如此严峻,而社会情绪的稳定是官方当时的优先考虑。他表示,现在大家都投入到了“武汉保卫战”中。

老胡如实把那位人士的话转述给大家。也许是老胡心软吧,当放下电话之前我了解到,那位打给我电话的人和他周围的人现在都日以继夜地工作,我心里的滋味说实话蛮复杂的。

总结星期二一天的消息,到晚上9点钟,全国累计确诊了308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其中湖北省共270例,广东14例,上海6例,北京、浙江、重庆各5例,天津2例,河南1例。而在星期一晚上是224例。一天增加80多例,还是蛮快的。



全中国正在打响一场回击新型肺炎的战争,而武汉市是绝对的主战场。老胡主张,对于开始那段的情况,武汉的疫情通报有点慢,舆论已经做了广泛的批评,现在到了我们大家团结一致、坚决抗击这种我们目前还不是十分清楚的病毒的时候了。让我们支持鼓励武汉人打好他们的“武汉保卫战”,那里及早控制疫情,全国就会多一分安全。同时各地都要认真分析武汉的案例,一定要把自己的保卫战也都打好,决不能让全国出第二个新型肺炎病例集中的爆发点。

武汉肺炎疫情下A股公司众生相:有的驰援武汉、有的怒刷存在感,还有的“否认三连”

武汉肺炎病毒疫情牵动人心,A股市场反应灵敏。1月21日收盘,A股三大指数纷纷回调,唯有医疗板块一枝独秀。行业板块方面,生物科技、制药、医疗保健、休闲用品四大板块翻红;概念板块方面,超级细菌、禽流感、抗辐射、血液制品、抗生素、抗癌、独家药、青蒿素、医疗改革、医保概念等凡是与医疗相关的指数纷纷暴涨。

个股方面,鲁抗医药、东北制药、莱茵生物、海正药物、联环药业、四环生物、海王生物等强势涨停。



此前,科华生物、硕世生物、华大基因、达安基因等通过不同渠道宣布研制相关检测试剂盒。截至1月21日收盘,上述个股纷纷大涨,科华生物、达安基因涨停,硕世生物涨幅达到19.59%,逼近涨停,华大基因涨幅达到2.28%。

除此之外,在互动平台上,与疫情相关的物理防治、治疗药物、检测试剂和设备等生产销售情况的提问数量大增,多家上市公司对此作出回复。

01驰援武汉

武汉本地公司塞力斯专注于医疗检验集约化营销服务、体外诊断产品的代理以及自主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具有医院检验试剂耗材完整的供应链体系,供给服务能力有保障。公司作为武汉本土企业,将全力配合相关主管部门工作,积极响应号召,做好防护预防措施。”

另外,有媒体从香雪制药获悉,目前公司正在加班加点积极生产,全力满足一线人员及治疗对“抗病毒药品”的需求。1月20日晚间公司已连夜筹备200件总价值为28万元的抗病毒口服液,作为义捐物资支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一线。


睿创微纳专业研发制造非制冷红外成像芯片、模组和测温整机产品,可用于人体精准测温和疾病防控。睿创微纳在互动平台上表示,疫情发生后,公司快速响应,积极应对,部分研发和生产人员中止了春节假期,抓紧将产品发往合作伙伴和防疫前线。子公司艾睿光电的测温模组和人体体温快速精准筛查红外热像仪已经应用到疫情筛查一线中。为高效精准监测和有效遏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艾睿光电系列产品春节期间正常供应,助力疫情防控。

金盾股份亦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参股子公司浙江红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手持及在线红外热像仪的功能包括监测人体温度,但是精准度有待提升,目前红相科技的产品在疫情防控设备市场上份额较少,会持续投入技术研发及市场力量,为国家控制疫情贡献力量。

02

抗病毒药品供不应求

江苏吴中主营范围包括输液剂、注射剂、冻干针剂、片剂等销售。其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公司在产在销的盐酸阿比多尔片为广谱抗病毒药物。该药品除了抗流感病毒以外,对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有一定的疗效。医药集团目前针对本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在积极与相关医院对接盐酸阿比多尔片采购进院事宜。

九州通表示,公司产品奥司他韦(可威)能抑制流感病毒在人体内的传播,以起到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作用。据悉,九州通2019年与东阳光药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获授包括磷酸奥司他韦(可威)三个品种在中国大陆OTC渠道独家总代理权,合作期三年,计划首年销售额12亿元。目前正处于冬、春流感高发季及武汉肺炎病毒蔓延,奥司他韦(可威)供不应求,部分品规紧张,预计首年可威销售额会超预期完成合作指标。



03怒刷存在感

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如何提前预防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一时间,口罩等物理防治产品遭到市场抢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有多家上市公司在互动平台上怒刷存在感,表示公司生产相关用品。

际华集团表示,公司防护系列产品包括防静电服、防静电净化服、防微波服、抗电磁波辐射服、医用防护服以及医用卫生口罩、耐酸碱、阻燃产品等。

振德医疗表示,公司目前生产销售的口罩主要为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医用防护口罩及日常防护型口罩等。

鱼跃医疗表示公司生产的口罩产品可以有效防止病毒通过飞沫传播。

华森制药是一家中医药公司,其在互动平台同样被问及公司的药品是否可以用于这次疫情。公司表示,作为制药企业,公司秉承“兴民族医药,做中国好药,为健康护航”的企业宗旨,愿为本次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及人类健康事业贡献力量,并希望本次疫情能够得到及时、有效的控制。

04否认生产相关产品

上海三毛直接表示未涉及口罩生产及病毒防治方面的业务。

广电计量称公司目前尚不具备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检测能力。

苏州固锝被问及是否生产电子体温计时,直接否认。



奥赛康被问及公司药品能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董秘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已上市产品替加环素主要用于多重耐药菌感染的治疗,待上市产品中泊沙康唑主要用于侵袭性真菌感染的治疗,两者不会对病毒产生直接作用。如果病毒感染患者合并以上两类感染问题,或者是需要预防治疗的侵袭性真菌感染的高危患者,则可根据病情发展,在临床医生指导下使用。

博晖创新拥有国际领先的微流控芯片技术开发的全自动核酸检测系统,被问及产品能否检测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时,公司在互动平台坦言,流感试剂盒仅用于甲流、乙流检测。

一品红是一家以化学药、中药产品为核心的现代化药品生产企业,其在互动平台明确表示暂时没有生产和研发针对新型肺炎的产品。华仁药业同样否认有产品可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分析人士提醒,以往在大事件面前,A股公司不乏蹭热点的行为,引发游资炒作。但实际上有些公司相关业务只占很小的比重,投资者要学会辨明,切勿跟风。

相关评论:行走中的生命|向八名"谣言"发布者致敬

最早向社会公开武汉疫情的不是专业部门,而是普通民众。

对于社会重大事件、突发事件,国家从没规定过,普通民众对该类消息的发布传播,是违法的。实际上,社会普通民众对重大社会事件的关切,正是一个公民社会责任感的表现。

一月一日,武汉警方公开发布,“经调查核实,已传唤八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为此,警方还特别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

此时,据传病源发生地,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已经休市整顿。

警方在处置传谣事件中,都有个“调查核实”的过程,这也是警方处置谣言的事实依据,也正是有这个依据,警方才能依法处理。那么武汉警方现在是否可以公布它当时是怎么调查,向谁核实的。

如果警方没有认真调查就对当事人依法处理,那么警方的处理就是违法;如果警方的调查核实来自权威部门,那么权威部门就要承担渎职责任。

从一号的武汉传谣者被查处,到二十号全国各地该疫情的发现公布,这二十天时间的耽误,正出在武汉警方对传谣者的处理上。
武汉警方基于错误或瞒报的信息对八名普通民众的“依法”处理,让社会失去了防控疫情扩散最关键的二十天。

对重大疫情瞒报造成的重大社会损失,我们在2003年的SARS事件中,就有过惨重的教训,时隔不到二十年,在武汉居然还再次出现。

到底社会和民众要付出多大代价,才能让这些职能部门吸取教训?

在“非典”时期,社会出现了一大批英雄,特别是医务人员。可最早向社会披露真相的普通民众,他们的作用一点不亚于甚至更超过这些英雄。

只是,我们的有关部门到今还没形成一个真正能听取民意的氛围,对发自民众的不同声音,特别是和有关部门不一致的声音,往往当作谣言处理。

其实类似武汉警方对此次“谣言”的处理,并没有平息民众对疫情的怀疑,反而更加剧了对疫情的恐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警方对所谓“谣言”的处置,已经失去了权威。

在民间对于警方处置的谣言,往往视为“遥遥领先的预言”,这种认知,正是社会对警方权力滥用的反应。

很遗憾的是,本来应该承担向社会第一时间通报疫情的职能部门,没有承担起应负的责任。

而社会民众的自发传播,又被当成“谣言”传播者“依法处理”。

我们难以想象,面对官方和民间两个渠道都被封闭的社会环境下,这样的疫情怎么能做到真正防控?

好在这次的处置还算及时,中央高层及时做出部署,希望被武汉有关部门耽搁的时间能够夺回来,在春节国人流动量最大的假日,让民众的健康有切实的保障。

面对谣言,除了警方的依法,更应该公布真相。任何谣言都止步于真相,而不止步于智者,更不会止步于权力。

而对于民众的言论,相关部门是否能用更宽容的态度,而不是苛求他们的精准。

就如那八个被依法处置的所谓谣言传播者,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他们的说法肯定有不精准的地方,如果依此就定义他们是造谣传谣,势必会打压民众言论自由的权利。

现在疫情已经公布,那八个被当作谣言制造或传播者的普通民众,警方会如何处置目前还无法了解。

但作为个人,我把他们当作英雄,为民众对疫情的防控,敲响了第一声警钟。

致敬,被依法处理的八名“谣言”发布者。



爆发于中国中部城市湖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在近日引发极大的关注与讨论。1月20日中国党政“一把手”分别就武汉肺炎疫情作了指示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首次公开向外界表态,确认存在人传人现象。从当前中国网络舆论看,社会恐慌在加剧,而民众也开始审视官方在此次疫情上的信息透明度问题。

1月21日,当武汉肺炎感染者数量不断上升,且在多个城市有扩散的趋势后,关于疫情的讨论在中国最大用户社交平台微博上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当天,坚持在中国公共事件上发声的大“V”胡锡进发了一条微博称,关于武汉市公安系统之前因传播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消息”而处理8人的事情,希望武汉市公安局重新开展调查,并依据更新的事实情况做出结论,通报社会。

该条微博获得了1.6万个赞,2千多条评论及3千多次转发。从微博下的评论看,有不少网民支持胡锡进,要求重新调查所谓的“造谣”事件,也有声音认为胡锡进是在“带风向”,煽动舆论。

胡锡进提及的武汉公安查处传播肺炎病毒“不实消息”的事件发生在2020年1月1日,也即中国官方正式向外界通报病例的次日。当日,武汉市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近日武汉市医疗机构发现接诊了多例肺炎病例,在武汉市卫健委作了通报后有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散播不实信息,经公安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进行依法处理。

虽然官方未言明8名网民传播的“不实消息”所指为何,不过在社交平台上有称是将武汉的病毒肺炎比作2003年的SARS病毒。

从时间点来推算,当时武汉市卫健委刚刚发布了第一则通报称是“不明原因肺炎”,直到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出的第四则通报以专家解读的形式告知公众:“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从当时的认定情况来看,8名网民确实发布了与官方不同的判定结果,且从后来的官方判定结果看,这确乎就是“谣言”。可是为什么就偏偏是在有越来越多的信息证明8名网民在传谣的同时,网络上却再次重提这则20天前的事件?

在胡锡进的这条微博发布之前,还有一件事与此相关。即是1月20日,钟南山首次向外界证实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的现象,次日武汉卫健委通报称,目前武汉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

武汉市卫健委这则通报的“姗姗来迟”在网络上引起极大的愤怒,这则通报意味着武汉存在刻意隐瞒新型肺炎“人传人”这一至关重要的信息,且是在钟南山将这一信息公之于众之后的被动应对。

再次回到8名网民“造谣”事件,舆论到底在愤怒什么,愤怒舆论反复提防的非典“瞒报”事件重蹈覆辙,愤怒官方“消息垄断”隐瞒大众贻误医情,愤怒官员在利益抉择面前仍不排除以维稳思维捂住“消息”。而至于那8名网民是不是在“造谣”其实并不是一个非专业人士在当下就能讨论出来的结果。

这也就解释了包括胡锡进在内的呼吁重新审查造谣事件,表面似乎在带风向,其背后隐藏的正是对官方的不信任,对信息透明性的诉求。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