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机器——当代学生

风清扬斈 5个月前 (12-28) 网络资料 178 0

 

江苏女教师猝死考场 ,呻吟中学生仍平静做题?真相是…

私家车第一广播.2016-01-18

 

昨天,朋友圈一条热传的帖子戳中网友们的痛点,“江苏女教师监考去世,中学生平静做题——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何以造就?”网友的热议,也成为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四次会议委员关注的焦点。有委员认为,学生专注于考试,难以关注到监考老师的异常,这未必说明学生们冷漠。也有委员建议,在学校开设国学课程,用传统经典教会孩子们如何做人。

就在这间教室,吴老师在监考中过世。

朋友圈网帖引争议

网友指责学生是“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

吴老师教音乐,已在该校工作十几年

网友的评论中写道:泰兴济川中学,一名36岁的吴姓女教师在监考中死去,等到交卷结束,才被人发现。据报道,吴老师被称作学校最美音乐老师。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已经读初中的学生,竟然能在吴老师最后的挣扎呻吟中平静地做题,是考试太投入,太认真了,还是他们太过无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看不出其中危险。

评论来自一位家长发在朋友圈中的一篇文章,“昨天中午放学回来,女儿谈到监考老师死了!那表情,那语气,没有一点点的怜惜!女儿会为了家里一只狗狗死了痛苦!!

这位家长说,“仔细问了孩子整个考试过程,其实老师在发病到死亡还是有很长一段可以急救的时间的,孩子们互相之间也有窃窃私语,但是他们只是以为老师睡觉了,那么大的呻吟声孩子们也觉得恐怖,但是还以为是老师打呼噜,常识的缺失真的很可惜。几十个孩子没有一个去叫其他班级的老师过来看一下,还是认真考试,并且在广播里叫收卷的时候,看到老师没有反应,孩子们一个个主动交卷出教室了,我问了几个孩子,他们交卷的时候看到老师是睁着眼睛,嘴角有白色泡沫的,可是还是没有人觉得异常!”这位家长认为,“孩子们学会了考试、交卷,却完全没有了生活基本的常识!今天的教育体制真的该醒悟了!

网友评论学生是“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

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学生听到“呻吟声”,以为老师睡着了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经多方联系,找到了评论中所引述内容的作者李青(化名),1月14日当天,她的女儿在吴老师监考的考场参加了期末考试。

李青仔细询问过女儿整个事情经过,她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孩子描述给我的是’呼——啦——’,那种声音很重的呻吟,我问她,你觉得是什么?她说还以为是打呼呢,很恐怖的呼噜声。

李青的女儿觉得奇怪,转过头看了一次,然后接着做卷子,直到交卷,一直以为老师在睡觉。李青说,“她肯定没有觉得是生病,她觉得很奇怪很恐怖,但是没有人敢讲,没人去问。”

收卷铃声响了之后,“广播里在叫收卷,但是老师没有收卷,胆大的学生就问,然后还是没有收卷,于是他们自己站起来把卷子放到桌上,一个一个出去了。后来有胆大的学生去摇老师,外面的孩子又进来,知道老师可能晕过去了。”

泰兴市济川中学校长杨军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下午,学校专门向考场内学生了解当时的情况,老师的座位设在教室最后一排,坐前面有学生反映没有听到,靠近后面座位的学生反映有“呻吟声”“打呼噜”“以为睡着了”

学生冷漠吗?

发帖家长:

孩子没有伤心感 让人很不舒服

“老师去世了,她回来讲的时候没有沉重感,也没有伤心感,就说老师死了,流露出来的表情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李青还就老师去世的事问过其他孩子,“就是很麻木的说话方式,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孩子怎么会这样。没有对生命的珍惜感,感觉到老师那种状况,没有人过去问一下。我觉得即使是一流的孩子,也要有点人性。”

学校校长:

好多学生哭了 要去参加追悼会

“我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济川中学校长杨军有些哽咽,“当天下午消息传开后,有老师和学生当场流泪,初一初二好几个班的同学都哭了,没有表现出冷漠的情况。学生只是没有向这方面想,怎么可能是冷漠!”

“如果是站着倒下来,学生绝对不可能不闻不问的,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杨军说,之前有老师上课时昏倒,就是学生上前把老师扶起来,喊人过来的。

杨军说,很多学生表示要去参加吴老师的追悼会。期末考试结束后,学校将专门组织悼念活动,进行感恩教育。

南京政协委员热议

责怪孩子们冷漠不妥

他们有可能只是专注于考试

面对网友对学生们“冷漠”一说的指责,有委员认为,板子不应该打在学生身上。

“这个老师太可惜了。”“说学生们冷漠,可能不太合适。”昨天下午,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四次会议教育界别小组讨论正式开始前,几位政协委员对泰州监考老师猝死一事感慨万千。

南京政协委员、南师附中副书记周俊认为,“孩子们很有可能只是专注于考试,没有发现老师有异常。监考中,也会有老师坐下来休息,如果是趴在桌子上,也有可能是在看手机。如果一个孩子考试中眼神总是围着监考老师转,那说不定是有作弊的嫌疑呢。”

另有委员表示,学校考试时,一般会有巡考的老师路过,他们也会随时了解考场秩序,所以按照常理,孩子们也不会被要求特别留意监考老师。所以,老师在监考期间猝死,实属偶然。

南京政协委员、南京鼓楼医院骨病中心主任医师林华表示,这是一起挺悲哀的事件,“可怜的不仅是老师,也有学生和家长。”他认为,“现在的教育制度,过于关心孩子的学习和成绩,而忽略了人之间的感情,太急功近利,教育的目的性太强,有时就会忽略师生情。”

孩子们缺乏生活经验

学校要开展更多的生命教育

在南京,不少学校会开设生命教育的校本课程。例如,每个学生在高一要学7课时急救培训,包括学习操作心肺复苏仪器,做人工呼吸,学习结束后,还会有考核。同时,军训时,还要进行救济培训,为时一天,学习4课时。此外,高一一年,每周还有一节心理课,教孩子们学会情绪控制和心理调节。

不过,采访中,也有委员表示,其所在的学校并未开设生命教育课程。南京雨花台中学校长穆耕森坦言,老师的猝死也跟学生们缺乏阅历有关,在监考期间猝死很遗憾,如果能有学生去问一问,或者拉一拉老师,可能会发现得更早,“但孩子们毕竟缺乏生活经验,意识不到这种危险。”

一位不愿具名的委员表示,“这两年,学生跳楼的这么多,这提醒我们对学生要有更多的生命教育,只有对自己,对父母有担当,融入生活,才会觉得周围的人和事都有意义,才会珍惜生命。”

教会孩子怎么做人最重要

有条件的中小学可开设国学课

“孩子从学校完成学业后,距离真正的长大成人,还有一段距离。”昨天下午,南京市政协委员、栖霞山文化休闲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叶宁表示,他看到这个消息之后,觉得很痛心。他认为,长期以来,学校都在推行素质教育,但实际上,不论是思想素质、身体素质、心理素质、求生素质还是常识性的素质,孩子都在退步。

叶宁表示,此次他就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提案,希望在有条件的中小学开展国学教育,他说:“传统教育和如何成人的教育,不应该被忽视。”叶宁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委员的支持,市政协委员、金陵中学心理特级教师苏华表示,她认为学校教育之中,教会孩子怎么做人应该是最重要的。

“之前也有人提出,学校应该开设安全知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学科,这些想法都非常好,但实际情况是,真正贯彻实施太难了。”苏华表示,现在学校课程很多,如果再加上这些课程,根本安排不下,更为关键的是,对于小学高年级以及初高中的学生来说,升学压力很大的时候,别说学校不愿意安排,家长也不会同意安排类似的课程。

无论真相到底如何,作为孩子家长们都应该提高警惕。教会孩子一些突发类疾病生活常识,提高孩子们对于及周边人反应的敏感性,提前告知他们紧急处置方法,这些都十分必要。希望此类悲剧不要再次发生。

急救常识还是学学的好!

01

本不想天天写老师那点事,但一则悲伤的新闻,又把我的视线拉回到高中教师这个群体。

楚天都市报消息,孝昌县第一高级中学物理教师彭东平,9月15日下午4点52分在班里上课时,突然发病倒在讲台上,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4岁。

报道中介绍,彭东平老师现年44岁,1996年参加工作,2010年调入一中,系该校物理教师,职称为中教一级,研究生学历,现任班主任,代高二两个班的物理课。

一中教师为彭东平撰写的悼念文章中也提到,他是孝昌一中引进的第一个研究生,而且是华师物理系的高材生。

02

眼尖的网友,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

一个研究生、高材生,参加工作22年、44岁,高中骨干教师,竟然还不是高级教师。

职称,永远是老师们心底的痛。

不知道孝昌一中的评职政策是怎样的,相信1996年参加工作的彭老师早就有了评高级教师的资格。

但从全国各地的实际情况看,学校评职除了看学历、能力,还要看名额和指标,如果学校没有名额,无论老师多么优秀,也评不上高一级职称。

别说44岁,就算是54岁,就算是退休了也是枉然。在现实中,有多少优秀的教师,白发苍苍了还是一级教师啊!

03

也有网友对彭东平老师出事的时间觉得纳闷:那天是周六,难道还上课了吗?

不得不说,这样的网友太不了解高中了。

全国上下,有几所高中周末不上课呢!

对于一个高中老师来讲,哪儿有什么周末,哪儿有什么双休日!

有孝昌一中的学生就留言说,学校是每周日下午休息半天,每月放一天半月假。

这样的作息时间安排,已经算是相对宽松的,有太多的学校,都是连着上一个月的课,只会在月末放一两天假。

高中老师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连轴转。

他们没有双休日,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寒暑假,除了上课,就是上课。

04

在孝昌一中老师为彭老师写的悼念文章中,我们也看到,彭老师“每天从早上5:00多起床,到晚上10点多才能躺到床上,周而复始,不能停息。”

事发时,他是“在连续上了三节课后的第四节”,倒在了讲台上。

其实,彭东平老师的工作强度,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高中班主任的常态。有一位网友就现身说法:

同样作为一名高中班主任,不禁陷入沉思。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匆匆忙忙洗漱,然后风风火火的跑去几公里外的学校(作为一名年轻老师,学校没房子,学校附近买不起房子),陪学生早读到七点半,八点钟有课要忙着跑去上课,没课要忙着备课。十二点老师要进班看学生午休情况,下午两点半到夜里九点半一直穿梭于教室和办公室之间。九点半要去寝室陪孩子们呆到他们休息,十点二十回家,回去洗洗收拾一下将近十二点。每天周而复始,一个月休息两天,不要给我提工资,中学二级(2031)。

老师这份工作,真的不是一天只上一两节课,更不是上完了课就无所事事,想干啥就干啥,他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尤其班主任老师,真的就是“班妈”一样,事事操心。

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的考试模式不但学生累,教师也累,一位尽职尽责的高中班主任,真的是在用生命教书。

05

在一些人的眼里,现在的老师或者不上课,或者课不多,一天到晚轻松得要死,而且还课上不讲重点,专门等着办班挣钱。

就在前两天,还有网友很不满地留言说,老师一年上半年班,每月还有八天休班,还有小长假十三个月的工资,简直太舒服。

但看看彭东平老师的作息时间,看看网友给出的作息时间,他们哪里有时间办班,怎么可能课上不讲课下讲。

老师到底忙不忙,累不累,彭东平老师用生命做出了回答。不知道他的悲剧,能不能让那些质疑者闭嘴。

评职难、挣钱少、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而且还不被理解,这就是教师这一职业的现状。

在教师群体里也有害群之马,这一点我们承认。但更多的老师,还是像彭东平老师一样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工作上,鞠躬尽瘁。

这些人,正是我们教育的脊梁。

一些人在给教师扣帽子的时候,要想一想还有千千万万个彭东平这样的老师,我们不能寒了他们的心。

愿彭老师一路走好!

更希望我们对教师这个群体多一些理解,让生者有勇气继续他未竟的事业。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