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考研村 400多学子群体考研为谋生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01-06) 国学散记 4423 0


  
 

亲历考研村 400多学子群体考研为谋生
 

--------------------------------------------------------------------------------
 
 2004/12/01 16:49  重庆晨报  
 
  核心提示 2005年全国硕士招生考试明年1月底举行。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网快报显示,截至10月30日,2005年全国硕士招生考试报名人数达1676768人,比今年的94.5万增加70多万,考研人数再创历史新高。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党支部书记李隆琼透露,2005年,学院招硕士15人,目前,报考人数超过了60人。 

 
  昨日上午,记者走进了我市最大的“考研村”———沙坪坝区覃家岗镇红炉厂,与聚集在那里发奋考研的考生零距离接触。 

  考研村房屋很俏租 

  红炉厂其实是一个小村,建筑同一般的乡村没有大的区别,名声在外的唯一原因,就是这里聚集了不少考研的学子。据了解,目前聚集在红炉厂内准备考研的学生达到了400多人。而这几百学子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根据地,是因为这里位于西南政法大学的后山,步行15分钟,就可以到达西政和川外的校区。另外,环境比较清静,房租相对便宜。 

  一位拥有7间房屋的房东告诉记者,今年来此租房考研的学生特别多,房屋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租完了。 

  小饭馆挤满考研族 

  时至中午12时,记者看见,不少考研的学子从出租房内涌到街上,街边的一些小饭馆成了他们裹腹的最佳选择。 

  “他们很少坐在一起吃,而且吃得比较简单,一个菜加一个汤,匆匆吃完就走。”一小食店的老板告诉记者,除了中饭和晚饭的时间,平时很少能够看到他们。 

  “没有办法,要考研,就没法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只有靠家里支持。”来自四川南充的小文称,自己只能尽量节约,每天将伙食费控制在10元以内。 

  小文租的是“考研村”内位置比较偏僻的房屋,“我和老板说好了的,租半年,每个月平均100元。”虽然洗澡要到对面房屋二楼,洗脸也要下三层楼,但小文还是对自己租的这间房很满足。 

  歌舞厅这里没市场 

  下午2时,阳光更加灿烂。附近的村民纷纷走出房门,遛狗、打麻将,寻找各种消遣。 

  而在各栋楼楼顶,则多了些背英语单词、背法律条文的考研学子的身影。 

  “能晒晒太阳真的很舒服,窝在屋里的时间长了,闷得不行。”准备考研的小赵说。 

  记者在红炉厂街上发现,这里几乎找不到卡拉OK、投影厅、网吧。“以前搞过,但是根本没什么人来。”一位村民坦言,住在这里的学生大多数都是为了考研,娱乐场所在这里没有“市场”。 

  在采访中,大部分考研的学生都向记者表示:考研,一半是为了谋生———找到一个好的工作,一半是为了理想———证明自己的实力。本报记者李澜郭刚 

  相关新闻 “考研村”中故事多 

  -不要爱情也要考研 

  来自四川南充的小文,知名度比较高,原因是:为考研,他不仅辞了公务员职务,还同相恋两年多的女朋友分了手。 

  26岁的小文2001年从西政法三系毕业,考上公务员后回到了老家派出所工作。但小文觉得“自己属于那种不爱交际的人”,为考研,他毅然决定辞职,女朋友苦苦劝阻,也未改变他考研的决心,两人只好选择了分手。 

  “工作没了,爱情也没了,我可是破釜沉舟啊!”小文称,今年7月来到重庆,国庆节也没有回家,除非特殊情况,自己从不下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激励自己考上研究生。    

  -苦读英语踩光田埂 

  在红炉厂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有一栋小楼被一些考研的学生戏称为“考研状元楼”———近几年,从这栋楼里考出去的研究生已有六七名。 

  昨日,记者经人指点,来到了红炉厂75号的这栋“状元楼”。此楼是一座灰土土的两层楼房,地势比较高,碎石铺的小路十分难走,但小楼周围却十分幽静,绿树环绕,不远处还有一池塘。眼下,有3名学生住在这里准备考研。 

  “天天在那里读书,地上的草都长不出来了。”提起考研的学生,房东李师傅对两年前在这里租住的学生张小帆(化名)念念不忘。小帆天天早上到小楼不远处池塘边读英语,时间久了,荒草满坡的田埂,竟然被他踩出一块光溜溜的空地来。那年,小帆考上了西南政法大学的研究生。    

  -忍辱负重连考四年 

  已经是西南政法大学研2的单新国,谈起自己的考研路感慨万千。今年32岁的他,拼搏四年才如愿以偿。 

  昨日上午,仍然租住在“考研村”的单新国,向记者回顾了他的辛酸考研路。 

  单以前是河南信阳一镇中学教师,已有10年教龄。5年前,开始了考研路。“我的家人都不支持我,亲戚朋友也不理解我。我就像有罪一样,以至于外出时都低着头,时间久了竟然有一点点驼背。尽管我如此忍辱负重,但命运之神对我却并不特别关照。第二年的考试,分数差了近100分,自信差点被击溃。第三年,离分数线差6分。直到第四年,才如愿以偿考上西南政法大学经济学硕士研究生。”本报记者李澜郭刚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