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不能拒绝西方的垃圾,谁在把亚洲变为垃圾回收国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11-11) 网络资料 137 0

西方发达国家,希望自己的国家绿水青山,总想把其他国家变成垃圾聚集地,高污染企业全部放在发展中国家,自己国家全是无污染的绿色企业。既然指责发展中国家不爱护环境,那么发展中国家有抵制洋垃圾的权利吗?傲慢的西方价值观和种族优越论,其实也就是奇谈怪论。价值观的多重标准而已。


伦敦——自去年中国宣布不再想成为“世界的垃圾桶”——回收全球大约一半的塑料和纸制品之后,西方国家一直在苦苦思考,当禁令生效后要怎么办。该禁令已于1月1日正式生效。

到目前为止,至少在英国,答案是什么都不做。伦敦至少有一家废弃物处置场正在眼看着塑料回收物不断堆积,并且不得不付费来把其中一些挪走。

有报道称,加拿大、爱尔兰、德国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采取了类似的备用计划,无数的垃圾正在如香港这样的港口城市堆积成山。
俄勒冈州先锋回收公司(Pioneer Recycling)的史蒂夫·弗兰克(Steve Frank)拥有两座工厂,每年收集22万吨可回收材料并进行分类。直到最近,其中大部分都会出口中国。

“我的库存已经失控了,”他说。

弗兰克说,中国的禁令已经让“全球回收物的流动大受打击”。他说他现在希望把废品出口到印度尼西亚、印度、越南和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到任何我们可以的地方”,但“他们还是无法弥补这个差距”。
在英国,废品处理公司欧多诺万废品处理(O’Donovan Waste Disposal)的总经理杰奎琳·欧多诺万(Jacqueline O’Donovan)说,自从中国的决定生效以来,“这个市场彻底改变了”。她说,她的公司每年收集并处理约70000吨塑料垃圾,并预计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英国到处都会出现大麻烦”。
周四,英国首相特丽莎·梅(Theresa May)做出保证,要在25年内消除可以避免的废物。在一份准备好的演讲中,她敦促超市推出不用塑料包装的货架通道,所有食品都是散装。
欧盟引述了中国的禁令和海洋生态健康等各种原因,计划提出一项对塑料袋和包装征收新税的法案
这些举措有一天或许会有助于缓解这个问题,但英国目前面临着回收物的不断堆积,却没有地方可以放置它们。专家表示,对这场危机最立即的回应可能就是进行焚烧或填埋——这两种方法都会对环境造成伤害。
英国阿斯科特的一家回收站。
英国阿斯科特的一家回收站。 STEVE PARSONS/PRESS ASSOCIATION, VIA ASSOCIATED PRESS
作为一场广泛的清理项目和打击“洋垃圾”活动的一部分,中国的禁令覆盖了24种进口固体废物,包括未分类的纸制品和塑料瓶使用的低档涤纶树脂。该国同时也对其他回收物的杂质含量设定了新的限制。
长期以来,中国处理了全世界至少一半的纸制品、金属和塑料废品出口,根据最近的行业数据,2016年共处理了730万吨。去年7月,中国对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表示,它计划禁止对一些垃圾的进口,称这个举动对于保护该国的环境和改善公众健康是有必要的。
“大量的高污染垃圾甚至危险性废物,混合在可回收成为原材料的固体垃圾中,”北京向世界贸易组织写道,“严重污染了中国的环境。”
中国官员还抱怨称,该国从海外接收的回收材料中,许多都没有得到妥善的消毒,或者与非可回收材料混在了一起。
这个突然的举动让西方国家不得不仓促处理堆积如山的塑料和纸制品垃圾,同时寻找这些废品的新市场。
“这不仅是英国的问题,”英国回收协会(Recycling Association)执行主管西蒙·埃林(Simon Ellin)说。“世界其他国家都在想,‘我们能做什么?’当前的情况很艰难。”
 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80%的回收垃圾都销往中国,负责固体垃圾事务的马修·凯利赫(Matthew Keliher)说,他基本上已经找到了接受塑料的其他买家,但用来生产购物袋和包装材料的低级塑料薄膜除外。这些塑料的库存已超过哈利法克斯的存储能力,以致该市不得不获得特别许可,将大约300吨这种材料埋在一处垃圾填埋场。
阿尔伯塔省的卡尔加里把50%的塑料和全部杂废纸运往了中国。在这里,从去年秋天开始,这类材料就被存储在空库房、集装箱、拖车和仓库里。该市垃圾和回收利用服务的负责人莎伦·霍兰德(Sharon Howland)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anad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截至目前,已经收集了5000吨。
“这些材料是一种可售的资源,因此我们会尽量保存,然后再评估我们的选择,”她说。
在英国,就连政界似乎也措手不及。上月在议员面前被问及即将实施的禁令时,环境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这件事——非常坦率地说——我还没有充分考虑过。”
肯尼亚内罗毕的一座垃圾场里堆积成山的垃圾和塑料袋。
肯尼亚内罗毕的一座垃圾场里堆积成山的垃圾和塑料袋。 BEN CURTIS/ASSOCIATED PRESS
近年来,塑料造成的污染引起了全球的关注。BBC播出的大卫·爱登堡(David Attenborough)的《蓝色星球2》(Blue Planet II)系列节目显示,塑料袋和塑料瓶造成海洋堵塞,鱼类、龟类和其他海洋野生动物死亡,促使各国政府实施更严格的规定。
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分部(Greenpeace U.K.)的数据显示,英国每年运往中国的可回收垃圾,足以填满一万个奥运标准游泳池。废品回收行业协会(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的报告称,美国每年向中国出口逾1320万吨废纸和142万吨废弃塑料。这是美国对中国的第六大出口商品。
“可能有其他市场,但它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设在布鲁塞尔的欧洲回收行业联盟(European Recycling Industries’ Confederation)秘书长伊曼纽尔·卡特拉基斯(Emmanuel Katrakis)说。
对于中国称进口的所有废品废料都含有大量污染物的说法,卡特拉基斯表示反驳,称北京对大部分废品制定的门槛“远高于”欧洲和美国。与此同时,他说,欧洲过于关注收集塑料垃圾和把它们运出去,但对鼓励制造商用它们生产新产品的关注不够。
“我们必须开始降低产量,生产质量更好的可回收产品,”埃林说。
他说,制造商常常生产出对环境有害的产品,然后“把责任推给”零售商,后者又把出钱对可回收垃圾进行分类的责任转移给地方议会。
“现在的情况是,这条供应链上的最后一环转过头来说:‘不,我们不会再接收这种劣质的东西了。你们自己留着吧。’”
“污染物的含量不能再超过0.5%,”他指的是中国对目前还没有被禁的一些材料实行的严格限制。
来自海外的塑料垃圾“是在中国看不到蓝天的原因吗?”他问。“我认为不是。去打大仗吧,不要耗在小仗上。”

在维吉尼亚州马纳萨斯市(Manassas)美国垃圾处理公司“共和服务”(Republic Services)的一个废品回收厂(Material Recovery Facility, MRF),成堆的未分类回收废品等待处理分拣捆扎,一天前,这里刚处理了600多吨的废纸和废塑料等回收品。过去,分类捆扎好的废品,40%出口中国,现在,几乎为零。

废品回收新现实

这是中国“洋垃圾”禁令的结果,也是美国回收业不得不面对的新现实。 中国2018年1月开始禁止塑料和纸张等大多数外国的可回收固体废料进入中国。今年3月,中国官员重申不会放松这项禁令,并争取在2020年实现固体废料零进口。

马纳萨斯市的那个废品回收厂现在把原本出口中国的废品出口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或是美国本土自己消化,但是运营经理查尔斯·史蒂文森(Charles Stevenson)说:“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中国过去的进口量相比。”

过去20多年来,美国回收的固体废物中,大约三分之一被运往中国。2017年,美国出口中国的废料价值56亿美元,是美国对华出口的第六大类商品。

全国废物和回收协会( National Waste & Recycling Association )技术与法规事务副总裁安妮·吉尔曼(Anne Germain)说,30%看起来可能不是很严重,但是废品每天都会产生,如果每天都有30%处理不掉,很快就会堆积如山,无处可去。“所以我们看到价格的变化惊人,” 她说。

史蒂文森说,禁令之前,废旧纸板可以卖到200多美元一吨,现在是69美元,而未分拣废纸曾经是150多美元一吨,现在是负19美元,意味着“要付钱让人运走。” 他说,如果其他市场库存增加,减少需求,导致价格进一步下挫,他的回收厂可能还要亏本。

这种影响也不可避免地传导到回收产业链的第一环节:各个城市的垃圾回收利用项目。追踪中国垃圾进口禁令对美国影响的行业网站WasteDive说,美国每一个州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一些城市选择支付更高的费用继续回收项目,还有一些地方则完全停止或大幅缩减回收利用项目,或是把回收来的旧报纸和塑料瓶送去垃圾填埋场或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些做法引发环境担忧。

吉尔曼说,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一些沿海地区,那些地方最依赖出口,也比较依赖中国市场消化可回收利用的材料。

“垃圾”贸易

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可回收废品最大的处理中心。美国行业团体废物回收工业协会(The 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统计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大陆和香港购买了美国49%的出口废塑料,55%的废铝,53%的废纸。从1993年到2017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所有固体废料达2.78亿吨。

分析人士说,中国上世纪90年代后制造业的蓬勃发展、原生材料的短缺催生了对可回收利用材料的巨大需求。数据显示,从1995年到2016年的20年间,中国平均每年进口可回收废品从450万吨增长到4500万吨。

吉尔曼说,美国曾经也有很多把固体废料加工再生成为原料的工厂,但是中国企业给的价格往往比美国企业的更具有竞争力,使得美国向中国的废料出口逐渐增加。

这个贸易还因美中之间多年的贸易逆差变得更为便利。由于贸易逆差,每天数千个满载中国商品到达美国港口的集装箱有些可能要空箱而回。因此,美国沿海和港口城市的回收企业往往能以很低的价格把回收来的废料运往中国,远比将这些废品填埋处理或运到美国其他城市的再生工厂更为便宜。美国媒体报道说,美国曾经每天有近4000个装着可回收废料的集装箱运往中国的回收工厂。

这条贸易产业链得以维持数年,也是因为每个参与方都能获得好处。对于美国的回收公司而言,节省了处理回收品的成本,甚至可能还能从城市补贴和对华出口中双重获利。对于中国的接收方,低价格购入有回收利用价值的材料,经过层层分拣后再转卖出去。对于中国的加工企业,则是得到了廉价原料,取得了产品的成本优势。

一些分析说,这个贸易不仅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垃圾回收问题提供了廉价的解决方案,也成为中国低端制造业保持成本优势的重要因素。

中国对“洋垃圾”说不

虽然这个贸易互惠互利,但也不是没有问题。在中国,一些外国废料被走私入境,在缺乏环保措施的不正规小作坊拆解处置,造成环境污染。2016年一部名为《塑料王国》(Plastic China)的纪录片揭示了中国塑料回收行业令人触目惊心的状况:成千上万个小作坊分类清理从外国进来的废品,儿童在肮脏不堪的垃圾堆中成长。虽然这部纪录片在中国遭禁,但影片2017年1月在圣丹斯电影节上首映后不久,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文件称,出于公共健康和生态环境原因,中国将禁止进口“洋垃圾”,包括废旧塑料和未分拣废纸等废料。

美国行业团体废物回收工业协会国际事务高级主任阿迪娜·瑞尼·阿德勒(Adina Renee Adler)认为,“中国的政策表面上是要保护环境,实则为了产业发展。这是要迫使中国的回收业者和消费者只从国内的资源获取原料。”

分析人士说,中国自身产生的垃圾也在日益增多,禁令旨在鼓励本国回收品再生企业循环利用“土垃圾”,发展本国的垃圾回收处理系统。阿德勒说,中国发展本国垃圾处理系统是值得支持的,但是这个体系仍在发展阶段,在这期间强行切断中国一些企业所需的外国优质可再生废料进入中国,并不一定是很好的做法。

中国表示,中国禁止“洋垃圾”并没有“一刀切”,而是按行业和种类给出了禁止进口的时间表。

中国现在仍允许废旧纸板等废料的进口,但是行业人士说,中国要求这些废料的清洁程度达到99.5%,几乎不可能达到。国际上一般通行的标准是允许有3-5%的杂物率(contamination rate)。

一些回收企业和“共和服务” 一样,转向东南亚国家和其他地方寻找替代市场。不过现在,包括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在内的国家也决定效仿中国,对废料进口实施新的限制或禁令。

美国第二大垃圾回收公司“共和服务”副总裁理查德·库珀兰德(Richard Coupland)说:“我认为,我们行业今天面临的情况和其他商业周期是不同的。这是全球回收业经历的巨大变化。”

应对新常态

但是分析人士说,这场由中国禁令引发的危机可以让人们重新审视过去的回收方式。

中国宣布禁止“洋垃圾”之时,美国许多地方的居民废品回收项目都在实行一种“单流回收”(single stream recycling)方式,也就是不要求消费者将塑料瓶、硬纸板和报纸分门别类,而是把所有可回收废品全部丢进一个回收桶,由废品处理中心分类。

这种方式被认为可以鼓励居民多进行回收,但也可能导致回收品的污染率(杂物率)上升,比如玻璃瓶和硬纸板可单独回收,但如果放在一起,玻璃瓶在运输过程中破碎,玻璃渣子嵌进纸板,就会导致纸板无法回收利用。业内人士说,其中最让人头疼的问题是“想当然回收”(wishful recycling)——消费者把自认为可以回收的东西都扔进回收桶。在“共和服务”的废品回收厂,收来的废品中,有20%-30%的东西没法回收。

全国废物和回收协会的吉尔曼说:“多年来,美国把重点都放在鼓励回收上,试图提高回收的参与度,但没有非常注重清洁回收,现在,重点已经有所改变。”

有的废品回收企业和城市开始要求居民分类放置废品。一些废品回收厂雇佣了更多工人来清除废品中的杂物,以便提高可回收品的清洁程度。一些回收企业也在鼓励人们正确回收, 不要把垃圾和不可回收的东西丢进回收桶。

“共和回收”副总裁库珀兰德还认为,如果要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回收企业还得与地方政府合作,向民众解释回收所需的真实成本。他说,过去回收业通过可回收品价格受益来支付分拣处理成本的模式已经不可持续。

一些行业人士认为,尽管中国的禁令给美国回收业形成挑战,但也有积极影响。

废物回收工业协会的阿德勒说:“中国政策的一个积极影响是,这个产业现在有很多投资。我们看到,很多可回收材料的处理加工正在这里发生。”

报道说,美国的一些造纸厂重新开工或扩大规模。一些中国企业也到美国投资设厂,在当地收集废旧塑料或废纸,制成塑料颗粒或纸浆后再运回中国。

这些投资可能要一两年后才能产生切实的影响,但是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垃圾回收技术的发展,美国国内处理能力的增加,美国回收业的前景仍然是乐观的。

全球每年产生的城市生活固体垃圾达20亿吨。如果把这个数字形象化,可以填满80万个奥林匹克标准游泳池。

20亿吨固体垃圾分摊到全球每个人头上,平均每人每天要制造0.74公斤垃圾。

垃圾排行

这么平均垃圾显然是不公平的。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只占世界人口16%高收入国家人口,制造了全球34%的垃圾。相比之下,占全球人口9%的低收入国家,只产生了全球5%的垃圾。

全球生活垃圾的最大制造者是美国人。如果按人头平均,美国人产生的垃圾是全球平均数的三倍。

美国人均年产生垃圾773公斤,占了全球垃圾总量的12%。一个美国人一年产生的垃圾是一个中国人的三倍,是一个埃塞俄比亚人的七倍。

而如果从垃圾回收再利用来衡量,美国的老大地位一下子就掉下来了。美国的固体垃圾的回收再利用率只有约35%, 只达到回收率最高的德国的一半(68%)。

实际上,主要西方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唯一一个垃圾制造超过垃圾回收的国家。


美国垃圾
Image caption全球生活垃圾的最大制造者是美国人。如果按人头平均,美国人产生的垃圾是全球平均数的三倍。


过去20多年里,垃圾处理对于美国人,也包括英国等在内的西方国家的人,似乎并不特别在意。垃圾处理不了,打包送到海外。“洋垃圾”是一宗国际大生意。中国是洋垃圾进口大户。

彼之砒霜、此之蜜糖。但是,这个行当从2018年以来发生了根本变化。

《塑料王国》

2017年1月,在圣丹斯电影节上首映了一部专题片,《塑料王国》(Plastic China)。纪录片的镜头录下了中国大江南北成千上万个小作坊在分类清理从外国进口的塑料废品。儿童在肮脏不堪的垃圾堆中长大,村民在焚烧垃圾的黑烟中窒息。

中国导演王久良拍摄的这部纪录片还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电影节上获新人大奖。这部纪录片在中国大陆遭禁映。但是,纪录片首映后不久,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文件称,出于公共健康和生态环境的考虑,中国将禁止进口“洋垃圾”,包括废旧塑料和未分拣废纸等废料。

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生活垃圾最大的进口商,也就实际上成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海外垃圾处理中心。

美国垃圾

过去20多年来,美国每天回收的固体生活垃圾中,大约三分之一被运往中国。2017年,美国出口中国的垃圾价值56亿美元,是美国对中国出口的第六大类商品。

美国行业团体废物回收工业协会(The Institute of Scrap Recycling Industries)统计的数据显示,从1993年到2017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所有固体废料达2.78亿吨。


垃圾
Image caption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生活垃圾最大的进口商,也就实际上成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海外垃圾处理中心。


在中国宣布垃圾禁令之前的2017年,中国购买了美国49%的出口废塑料,55%的废铝,53%的废纸。

中国将洋垃圾拒之门外后,美国垃圾立刻“爆仓”。美国维吉尼亚州一家垃圾回收公司的经理忧心忡忡对媒体表示,过去未分拣废纸一吨可以卖到150多美元,现在是负19美元,也就是要倒贴钱让人把垃圾运走。这样下去,生意没法做,只能关张。

自食其果

在失去了全球最大垃圾市场之后,中国周边的东南亚国家就成了“洋垃圾”的首选去处。


垃圾
Image caption菲律宾甚至把已经抵达口岸的69个洋垃圾集装箱重新装船,"遣返原籍"加拿大。


绿色和平组织根据美国普查机构的数据统计发现,中国宣布禁止垃圾进口后,2018年上半年,美国有一半的塑料垃圾转而出口到了泰国,总量超过了9.15万吨,是2017年全年的20倍。

但是,洋垃圾涌到这些国家的口岸,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强烈的反弹。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越南也都相继宣布了禁止进口垃圾。菲律宾甚至把已经抵达口岸的69个洋垃圾集装箱重新装船,“遣返原籍”加拿大。

中国的“洋垃圾禁令”被西方国家视为是警铃(Wake-up call),迫使出口垃圾的国家重新思考垃圾处理的战略。

2018年10月,欧洲议会通过全面禁止一次性塑料制品的立法。到2021年,欧洲市场上塑料吸管、餐具等一次性塑料产品将完全消失。


垃圾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的草原上堆砌的废旧汽车。


与它的欧洲盟国相比,无论是政治意愿还是基础设施投资,在垃圾的回收再利用上,美国都相形见绌。

全球风险评公司Verisk Maplecroft 环境研究部的负责人尼克斯(Will Nichols)说,调查一再显示,美国缺乏垃圾回收再利用的基础设施。现在中国不收美国的垃圾了,美国只好就地焚烧垃圾。

Verisk Maplecroft 的评估报告警告,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已经不愿再做世界的垃圾场。发达国家必须重新制定处理自己的垃圾的新战略。



受中国推进环保政策以及全球经济放缓影响,日本废纸批发商以及造纸商如今面临产品大量积压的局面,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情况得不到好转,未来日本废纸回收系统可能会崩溃。 

日本媒体《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当地时间11月11日报道,受中国政府在2018年6月提出“在2020年底前实现固体废物零进口”目标以及全球经济放缓影响,如今日本国内废纸批发商与造纸企业面临废纸大量积压的局面,并且废纸出口价格也较过去大幅降低。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出口情况持续低迷且造纸企业下调买价的话,日本废纸回收系统便可能崩溃。 

中国自2018年起开始对“洋垃圾”实施进口管制。 报道称,2018年日本废纸出口量为380万吨,其中对中国的出口量为274万吨并占到出口总量七成多,此外有数据显示,日本国内废纸总回收量的13%被中国市场吸收,但由于中国政府继续推进相关环保政策,导致日本废纸市场如今面临产品积压局面,有部分日本废纸出口商尝试开拓销路,但是在全球性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此举并非易事。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他的企业废纸积压数已经是一般情况下的6倍并且超过仓库最大容量,对此企业方面只能把多余的废纸堆放在室外,此举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另一方面,由于东南亚地区部分国家也和中国一样加强了环保方面的限制,导致日本废纸出口面临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如今日本废纸出口价格已经跌至每公斤5日元(1日元约合0.0092)左右,较过去一年下降近80%,对此部分相关企业已经暂停出口。 

 特朗普一己之私开启世界经济恶性循环 此外报道还列举了影响日本国内纸箱需求的因素,其中包括网购的普及,台风等自然灾害的发生以及来自中国等国家相关进口产品的增加等,这些因素影响日本市场对纸箱的需求,进而使废纸价格以及数量发生变化,受这些因素影响,有些地区废纸回收奖金下降,一些居民停止对废纸进行集体回收,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废纸未来被居民当作垃圾一样扔掉,那么这些地区的垃圾处理费用将进一步增加。

 据了解,从2018年1月1日起,中国拒绝进口四大类垃圾类产品,它们分别为来自生活的废塑料(8种)、未经分拣的废纸(1种)、废纺织品原料(11种)以及钒渣(4种),此举在当时曾引发一定程度的争议,有国家认为该禁令颁布得过于突然,因此可能会导致全球出现一定程度混乱,因为外界过去一度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洋垃圾进口国家”。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固体废物实际进口量同比下降46.5%,其中限制类固体废物进口量下降得最为明显,降幅为51.5%。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