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被歧视,远比对黑人的歧视要严重得多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11-03) 网络资料 203 0

在国内,中国人无比高傲和自豪,不可一世,感觉人人都是皇帝,都可以一言九鼎,一出国门就阉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为何,还不是在国外备受歧视,没有发言权,不敢说话。在西方国家,比如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西班牙,甚至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等东亚国家,这其中包括俄罗斯及其中欧国家,都非常瞧不起中国人,华人在国外买东西进社区去工作都会受到歧视(当然并非指所有人,越是上层越明显,越是底层种族观念越弱化),甚至不允许中国人在他们国家讲中文,说中国话是被禁止的,对中国的歧视和抵制是国内难以想象的,而且这种歧视是根深蒂固,甚至中国人的地位远比非洲黑人的地位还低。盲目的自信是没用的,从根本上是要改变外国人的认知和意识很难,绝非一朝一夕。注意这里说的歧视不是说歧视某一个党派,不要把党和中国绑定在一起,更不要贴上这样那样的标签。在国外,你是华人,就得低头做人,低调做事,不团结起来,就是被歧视和嘲笑的对象。

【欧洲时报网】这个世界的傲慢与偏见从未间断,中国人在海外遭遇歧视不止一次发生。可是谁又能想到,现在就连在说汉语都要被对准枪口了……不让中国人说中文,外国人用中文辱华反而成了“照顾”中国人了?


以下内容可能会引起心理不适和愤怒,请谨慎阅读……


在海外说中文,他们被“枪毙”、被“穿小鞋”


“艹蛋的中国人,你们到我们国家来,摧毁了整个市场。别等我打断你的腿,朝你脑袋上开枪”;“这里是意大利,你要想说中文,就回中国去”……


最近在网络上流传着一段视频,一名华人女子在米兰Iper超市里受到一名男子的嘲笑和辱骂,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华人女子不会说意大利语。


图为Iper超市。(图片来源:Iper公司官网)


这名华人女子想向该男子询问商品价格,却遭到对方无端攻击,男子甚至辱骂她是“super cazzola”(超级傻X)。


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人朝着华人女子头部做出“开枪”的手势,旁边的超市员工还在嬉笑着怂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视频被公开后,网民纷纷站在了华人女子一边,不光是华人社区,就连意大利本国网民都看不下去了。

愤怒的意大利网友也站在了华人女子这一边。(图片来源:社交网络截图)


然而,“不让说中文”的还不只有这名意大利人……


近日,美国杜克大学一名助理教授向全系师生群发邮件,“人肉”几名中国留学生。因为有老师要知道他们的名字,以便今后拒绝这些学生的实习或项目申请。


为什么要惩罚这几名中国学生呢?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大声说中文”!


助理教授向全系师生发的电子邮件。(图片来源:手机截图)


这位教授还在邮件中劝诫,希望学生注意在教学楼中无意说中文可能带来的后果。


WHAT!?中国人说中文,还要承担后果?


有网民指出,“试想如果一堆美国人去中国大学学习,结果见面却不能说英语,估计他们要告中国人剥夺人权了。”


如今,这名助理教授已被免去主任职务,该校已就此事道歉,并展开后续调查。


特意使用中文提示,他们是好心还是恶意?


如果说中国人在海外说汉语“错”了的话,那么谁才能说汉语呢?外国人吗?

最近一些欧洲高校和店铺使用汉语,可有些非但没有为中国人提供方便,反而引起中国民众的强烈不适……


英国利物浦大学的考务通知中,特意在“cheating”后用中文标注出了“舞弊”。通知结尾处还有一句“阴阳怪气”的附言:“鉴于我校中国学生往往不熟悉'Cheating'这个词的含义,特此附上这个单词的中文翻译:舞弊。”


英国利物浦大学发布的考务通知。(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作为海外消费大军,中国游客也受到了“特别关照”。


2018年底,德国一家服装店内张贴了一张中文提示,提醒中国游客遵守店内规定,例如不要店内剪手脚指甲、吐痰等,不要在店内打嗝或者放屁。


德国服装店用列出中文提醒,从中德文字体比例来看,店家用意显而易见。(图片来源:香港《经济日报》报道截图)


有网友愤慨道:“其他国家的人就不会打嗝和放屁了吗?”也有网友表示,中国民众的素质的确良莠不齐,但这样的表达是不是太直白?

但从乐观角度来想,特别使用中文提示,是不是也反映出中国顾客日益增多而受到“重视”了呢?


其实,海外有不少人在非常努力的学习中国,他们希望更深入地了解中国文化,更好地服务中国游客,更快地融入中国市场。


比如,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一些机场和景点特意开设了中文服务,意大利警察还上起了中文课。在许多国家,中文导购更是随处可见。


图为罗马机场屏幕提供中文服务。(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张锐 摄)


意大利普拉托警察在上中文课。(图片来源:资料图)


外国留学生在中国过春节、包饺子。(图片来源:中新社)


在小编看来,语言应该是连接不同国家人民友谊的小桥,而不应当被用作种族歧视的新工具。

近年来,随着汉语热持续升温,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中国旅游、学习或者发展经贸。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境游,不但带动了当地的旅游市场,也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在这期间,中文在海外的存在感越来越强,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一些中文标识引发了汉语使用者的极大不满,相信随着中外民间交往日益密切、民间讨论日益丰富,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少。


Image caption来自“英国华人参政计划”的麦克•韦克斯

英国华裔和华人社团负责人向BBC表示,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民间志愿者组织英国华人参政计划(British Chinese Project)的麦克·韦克斯(Michael Wilkes)表示,经常有华裔就所受到的毒打和辱骂联系该组织。

“我们一直都收到来自英国各地的电话和电邮,讲的都是他们遭遇的种族歧视。人们对哪些词华人听了觉得刺耳普遍缺乏了解。”

麦克·韦克斯还说:“华人分散居住在英国各地,很多华人非常孤单,也就显得更加与众不同,更加弱势。”

最新的人口普查显示,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的华裔人口占总人口的0.7%,大约共有392,700人。

麦克·韦克斯认为,很多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攻击事件都没有报案,原因是华裔普遍不信任警察。

他还认为,另一个原因是文化。“华人骨子里都不喜欢让别人担心自己。”

“在华人圈子里有一种心态就是:自扫门前雪,家丑不可外扬。”

麦克·韦克斯说:“在此我也呼吁年青一代的英国华人,我们要有话就说。我们如果受到歧视,就应该大声讲出来。这是我们的责任。”

“毒打”

化名Sara的华裔姑娘,今年24岁,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她自认是一个在英国出生的华人。

她说,人们在用chink(眯缝眼、中国佬)这个词时,有双重标准。歧视黑人和巴基斯坦人的那些N字头和P字头的词都不准用了,但是人们觉得歧视中国人的这个词却可以用。“

“现在有人这么说时我觉得自己也麻木了。”

“很多华人家庭教育子女用的还是传统的‘打是疼、骂是爱’方式,我们也习惯了转移这些负面的东西,把它化成正能量让自己进步,但这并不等于说我们在遭遇种族歧视时就不觉得受伤害。“

Sara在英格兰东北部的一个海边小镇长大,那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户中国家庭。她家在当地经营一家中餐外卖店。

她说:“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像雨点一样的声音,是有人向我们扔石头的声音。”

“我们的窗户都被砸了。这些人真的会把路上的柏油马路路面掀起来,把里面的石块捡出来砸我们家,冲着我们嚷嚷,可能还会吐口水。”

Sara说,她经常向警察报告她和家人受到的种族歧视和虐待。法庭也曾审理一些案件,但从来没有人被判有罪。

“我们也到法庭去,我们去作过证,但是从来没有什么结果。”

“最后我们慢慢对警察没有了信心。”

“在学校以外我们根本没有生活可言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敢到外面去。”

Sara说她家每个人都曾经因为是华人而被殴打。

Sara在向我们讲述妈妈在自家门口被一群年青人踢得昏过去时哭了。“我妈妈,她真勇敢。她之后只说了一句话:生活就是这样吧。”

“小时候你觉得自己的父母就是你全部的世界,你觉得他们对所有事情都有把握,他们可以保护你,但是等你长到13岁时亲眼看到自己的妈妈被人踢倒在地上,你心里原本对世界的看法很快就被彻底粉碎了。”

“种族仇视”

Image caption中餐外卖店主于杰被刺伤

Sara的经历似乎并不罕见。警方对华人工作场所所做的报告和研究显示,外卖店是种族歧视殴打辱骂最可能发生的地点。

2014年,在爱丁堡的中餐外卖店店主于杰(Jie Yu)被刺伤,警方称这是一起与种族因素有关的攻击案件。

这一案件中,三人被控企图谋杀,目前仍然被拘押。

在利物浦地区管理一家中餐馆的Simon Hu告诉BBC,外卖店被破坏的情况非常普遍。

他说:“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年青人。”他说自己现在工作的中餐馆虽然还没有被人破坏过,但以前就曾被人骂。

“压抑”

图片版权OTHER
Image caption黄浩勤觉得自己永远也摆脱不了种族歧视

25岁的黄浩勤,在英格兰东北部长大。他说在他生活的小镇总共只有十几个华人。

用他的话来说,他成长的经历“非常压抑,倍感羞辱”。

“我最开始交的仅有几个朋友都叫我外号chink, 这个外号被他们叫了五年。”

少年时期,他说自己每天都会经历种族主义辱骂,有一次还遭到毒打。

“我18岁生日当天,在车站三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冲我骂道:嘿!中国佬,看什么?然后就上来一顿拳打脚踢。”

黄浩勤后来到一个大城市上大学,还以为永远摆脱了种族歧视,结果等他开始在当地工作时,还是受到一个同事的种族歧视。

他说:“我觉得自己又后退了两步,觉得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摆脱种族主义阴影。”

“走在街上有时会被人骂。有人会说:你看那不是成龙吗!然后他们就模仿汉语冲我胡言乱语嚷嚷。”

黄浩勤说:“我现在对其他人肯定更愤世嫉俗。我还能感到空气中的威胁和压抑。不管去什么地方,我总有那种很不好的负面感觉。”

由英国华人参政计划去年发表的调查报告指出,华人普遍相信向警察报案没用。参加调查共520个人,其中几乎有一半表示“不相信警察会好好处理我们的报案”。

警官协会就出于仇视心理的犯罪行为问题发言人保罗·吉安纳西说:“英国所有警察都致力于打击种族主义,为受害者提供支援并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很多类型的仇视引发的犯罪,相当部分都没有报告给警方。”

“我们只有在接到人们的报案之后才能对仇视犯罪做出有效回应并继续改进我们的处理手法。”

忽视

图片版权PA
Image caption维冈球队老板戴夫•维兰因种族歧视言论被罚款

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的加里·克莱格教授(Gary Craig)长期研究英国的华人。他担心对华人的歧视情况会更加恶化。

2009年,他与慈善机构“监督团体”(The Monitoring Group)联合进行的研究指出,英国华人遭遇的种族主义暴力或骚扰或许高过其他任何少数族裔,但是对华人受害情况的真实了解经常得不到足够的重视,因为受害者不愿意报案。

他说:“根据我最近的更深入研究完全有理由推断,自2009年以来情况可以说更加严重了。”

即便所有的华人遭受种族主义攻击或辱骂的情况都向警方报案,官方纪录的犯罪数字也将华人归类于“其他民族”这一大范畴之内,因此无法提供华人所报案件的总体细节。

最近,歧视华人的chink 一词又上了新闻。

维冈(Wigan)球队老板戴夫·维兰(Dave Whelan)在一次采访中用了这个词而被英格兰足球总会罚款5万英镑。英国独立党(UKIP)的候选人克里·史密斯(Kerry Smith)在被媒体曝光用了类似的字眼后,宣布退选。

该党领导人法拉吉(Nigel Farage)此后表示,这个词“好多人”都用。

 1885年,美国怀俄明州爆发了一场针对华人屠杀,死了几十人,唐人街火光冲天,浓烟久久不散。

  受颟顸无能的清政府拖累,19世纪的海外华人饱尝歧视,忍辱负重。但细究史料不难发现,此次屠杀是由白人策动的,不过并非普通的美国白人,而是刚刚移民至此的西班牙人。

  Why?

  15年后,德莱赛的名著《嘉莉妹妹》出版,里面有段情节描述的是芝加哥工人大罢工。

  作为一个失业已久的流浪汉,主人公听说电车工人罢工,电车司机不上班了,心想“我能不能去挣点钱呢”,于是跑去开车,结果被工人痛扁,头破血流,工钱也不敢领,逃回了家。

  当时的华人,很多时候便扮演着类似的角色,即工人阶级眼中的“工贼”。

  以加利福尼亚州的劳工骑士团为例,这是美国历史上的排华急先锋,叫得最响,喊得最凶。但说到底,它又不是3K党这样的邪恶团体,不过是当时遍及世界各个工业化国家角落里的工人运动的分支。并且,翻检其主张,不分种族、没有歧视、同工同酬、不用童工等伟大光明正确的字眼也目不暇接。

  何也?

  盖因华人不参加工人运动。

  工人阶级是弱势群体,想跟资本家斗,除了抱团,别无他途。如果大家都罢工,你去上班,势必使整个运动溃于蚁穴,分崩离析。而当时的华人不仅不参加罢工,还破坏行情——拿着及其微薄的工资也能埋头苦干。

  这是其他少数族裔绝对无法容忍的。

  1882年,美国出台了历史上唯一一部针对特定种族的法案——排华法案。

  这件事的吊诡之处在于,彼时美国的远东政策是扶持中国牵制日本,关系好到其驻华公使蒲安臣卸任后居然当了清政府的首任外交使节。并且,天朝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去的正是美国。

  事实上,排华也不符合美国当时的主流精英意识形态。

  法案是在阿瑟总统手上通过的。此人是林肯的好友,废奴运动中成长起来的政治家,一贯反对种族歧视,曾经说过:“种族平等,尤其是移民自由,针对世界上任何苦难的人张开怀抱,这是美国的立国精神。”

  阿瑟一再否决排华法案,最后实在顶不住才勉强通过。而支持者的理由,他无从反驳:华人破坏民主制度,从来不参加选举,即使给了他们选票,也被工头的小恩小惠买走。

  两千年的君主专制,耗尽了国人的爱国精神。没有一个国家像古代中国一样,如此高调地宣传忠君思想。但也没有一个国家如它一般,随时准备推翻君主。

  “彼可取而代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以乡土为存在单位的中国人,一旦离开其土生土长的县域,就会感觉很陌生。事实上,秦汉以降,中央政权是靠政治强力而非情感认同把臣民归并到一起的,基层仍呈现出一种碎片化的存在,用孙中山的话讲就是“一盘散沙”。

  这样的人民,可能有私德,而鲜少有公德。要么做稳了奴才得过且过,要么忍无可忍揭竿而起,在契约和法治的框架内伸张权利的公民意识则几不可见。

  最近有本书叫《不死的中国人》,是两个意大利记者通过采访当地华人写成的。

  书中展示了意大利社会对华人的态度转变,从早年的热情好客到现在的警惕厌恶。

  在他们眼中,华人除了具有小强般的生命力和忍耐力,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封闭和神秘。即从不参加公共生活,毫无参政意识,对融入当地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不停地干活、赚钱、储蓄,夜以继日,不知疲倦。

  为什么叫“不死的中国人”?因为意大利人几乎见不到华人的葬礼,有好奇者随口说了句“中国人永远不死”,便以讹传讹了。

  答案其实很简单:华人到了60多岁时,基本都回家养老了。

  带着半辈子攒下的血汗钱。

  没有一个国家的国民不想拥有权利,也没有一个国家的国民不想度假、旅行、衣食无忧。

  除非肉食者不愿让他们有。

  转载:新浪文化

台媒称,英国自诩是民主先进国家,强调种族和谐与互相尊重,不过根据调查,华人在英国受到肢体甚至语言的种族歧视情况严重,华人在遭攻击后报警,但警方经常不处理,令他们心寒。

 据台湾“中央社”1月6日报道,根据最新的人口统计,住在英格兰与威尔斯地区的华人约有39.27万人,占人口总数的0.7%。因为不少华人居住的地区分散,易发生在社区中孤立的情况。

 推动英国华人从政的“英国华人参政计划”组织指出,他们经常接到来自英国各地华人的投诉,他们遭到肢体与言语的暴力攻击,这个组织呼吁,华人遭种族歧视的问题必须面对与重视。

 24岁的莎拉是英国出生的华人,她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说,她的父母在英格兰东北部经营外卖中餐馆,当地只有少数华人家庭,他们的餐馆窗户经常被人砸烂,走在路上也常被人大声怒骂或吐口水。

 莎拉说,每次被人骂“中国佬”(Chink),她的心就痛,平常除了上学根本不敢到外面,有回她的母亲在自家门口被一群年轻人踢打到昏倒,母亲仍选择忍耐,令她十分痛心。

 莎拉表示,她和家人曾多次在遭到攻击后向警方报案,但这些施暴者从未被起诉,令他们对警方执法不再抱有期待。

 BBC报道指出,根据警方的统计报告,华人经营的外卖中餐馆是发生种族歧视攻击最多的地方。2014年10月在爱丁堡经营外卖中餐馆的余姓老板遭刀械攻击,警方认定这是起种族攻击事件,3名嫌犯以企图谋杀被起诉,目前仍被关押。

 在利物浦华人餐馆的胡姓经理(Simon Hu)说,在英国境内的外卖中餐馆被攻击破坏很常见,他自己也曾遭人在路上点名霸凌。

 而不仅一般民众用中国佬这个字眼羞辱华人,英国足球队维冈竞技(Wigan Athletic)的老板惠兰(DaveWhelan)最近因为讲“中国佬”这个字,被英格兰足球协会罚款5万英镑(约47万人民币)。

 英国独立党(UKIP)一名候选人史密斯(Kerry Smith)因为用相同的侮辱华人字眼,退出选举;不过独立党党魁法拉吉(Nigel Farage)却不认为不妥,甚至说,很多人都用“中国佬”这个字。

 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教授克莱格(Gary Craig)对英国华人受种族歧视不公平待遇的情况十分忧心,2009年他曾与慈善团体The Monitoring Group共同进行调查,发现华人受到的种族歧视暴力或骚扰情况,并起其它少数民族更严重,由于受害者不愿意举报,造成华人被种族歧视的问题被忽略。

 克莱格表示,根据他最新的调查,从2009年到现在,华人在英国被种族歧视的情况更恶化。

印尼总统苏西洛实现他的承诺,废除1967年6号通告。

日前,印度尼西亚总统苏西洛签署2014年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1967年第6号通告,把“支那”(cina)改称“中华”。标志着这一存在40多年、对中国和华人的歧视称呼一去不复还。曾几何时,由于政治、历史等因素而导致海外华人在很多国家或地区“不受待见”,政治迫害、种族压迫,让华人在当地备受欺凌,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甚至酿成诸多臭名昭著的“排华”、“反华”事件。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华人所居住在国的积极参政与融入,社会地位不断提升,包括印尼在内的不少国家顺应历史潮流,积极推动本国立法或政府机构调整国家政策,维护多民族、多种族、多元化共存的文化理念,承认华人在本国历史发展中的贡献,纷纷为华人“正名”。但是,也有国家无视歧视华人历史的存在,欠华裔先辈们一个“交代”。

印尼政府为华人“正名” 民族团结迈出新步伐

印尼总统苏西洛日前签署2014年第12号总统决定书,正式废除1967年第6号通告,把“支那”改称“中华”。众多华裔人士表示,这是印尼在民族团结之路上迈出的新的一步,是印度尼西亚政府和人民对中国友好情谊的体现,印尼2000万华人对此表示欢迎。

据了解,1967年第6号通告是印尼前总统苏哈多时代的产物。通告将中国和中国人、华人的称呼全部改为cina(支那),包含对华人的侮辱含义。当局还禁止华人使用中文名字、过中国节日,华文刊物遭关闭。32年的“反华政策”导致印尼“反华事件”不时发生。

1998年5月12日到15日的印尼特大排华动乱,造成数千建筑被抢夺一空甚至烧毁,不少华人被杀害。当时一群有志之士为了争取印尼华人的社会和法律地位,创立印华百家姓协会,随后许多华人社会团体纷纷成立,共同希望政府能取消对华人的歧视。经过多年努力,国会终于通过2006年第12号国籍法令和2008年第40号反歧视法令。

1999年印尼改革开放,对华态度进一步转向。从2006年印尼第12号国籍法令允许华人申请护照不出示国籍证明书,到瓦希德总统取消华语禁令,再到梅加瓦蒂总统制定华人新年为国定假日,华人在印尼的境遇持续改善。

对于此次印尼废除“支那”称呼,现任总统苏西洛在决定书中提到,“支那”一词使华裔公民在社交上受到歧视性影响。使用“支那”术语也被认为违背宪法精神,因为印尼民族创始人在1945年宪法第26条中已选择使用“中华”术语。这些历史因素成为苏西洛总统废除第6号通告的思想基础。

媒体指出,“正名”对于2000万印尼华人来说可谓是扬眉吐气的大事,也是印尼民主政治进步的重要体现,但印尼距离实现真正的民族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首先,用了近50年的“Cina”一词已经在印尼社会根深蒂固,改变这个用语习惯将是个漫长的过程;其次,总统令并不具有严格的法律追责效力,因此“正名”能否真正“令行禁止”,特别是针对媒体和教育部门的监督是否切实有效,还有待观察;第三,数十年来排华思潮和意识形态对立的存在,使印尼国内的保守势力依然强大。改变称谓很容易,但要消除印尼社会的歧视思维,还需印尼华人和其他族群共同努力。

美、加等国就歧视政策道歉 华人政治觉醒是关键

除印尼外,部分曾经带给华人屈辱的国家也选择直面历史,就过去的不光彩行为向受害华人道歉。201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就《排华法案》道歉案进行口头表决获全票通过,加上2011年10月参议院同样全票通过,就此美国正式以立法形式向曾经排斥歧视华人的做法道歉。

在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道歉案中发挥主要作用的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主席薛海培表示,这是美国历史上华人最团结的一次,参与推动“道歉案”的华人团体达165个之多。他说,一开始他隐约担忧华人参政热情不高、不团结,然而仅仅几个月后这一顾虑就打消,因为请愿书很快得到了100多个华人团体的积极响应。

薛海培说,美国会对华裔道歉的一个重要背景,是华裔群体实力增强。如今美国华裔总数已达400万,无论质还是量都已崛起,让政客不容忽视。法案的通过也是全体华裔共同努力争取的结果,表明华裔参与政治和公共事务的积极性提高。他说,美国历史上华人从未像这次一样成功推动维护自身权益的法案,这一道歉法案的通过是美国华人政治觉醒的胜利,为今后华人积极参政提供了一个行动范本和模式。

另外,2005年11月26日,时任加拿大总理马丁在全加华人代表大会上表示,当年针对华人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是加国历史上灰暗的一页。加拿大政府决定拨款250万元用于支持华人社区“表彰、纪念和教育项目”。2006年6月22日,刚上任不久的总理哈珀再进一步,就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人头税”政策向全加华人正式道歉,并宣布将向受害者进行象征性补偿。

而在大洋彼岸的新西兰,时任总理的海伦•克拉克在2002年2月13日首次为新西兰华人举行的新春招待会上,为政府曾经对华人推行的歧视性政策道歉。克拉克说,从19世纪一直到20世纪上叶,新西兰政府对要求移居新西兰的华人推行了一系列歧视性政策,包括通过向他们征收人头税等措施来限制他们入境。我们认为,当时新西兰政府的做法是不能接受的。本届新西兰政府认识到,应该对中国移民采取和解的态度。

对华人歧视政策仍有国家欠一个“交代”

然而,在澳大利亚,华裔移民们已经忍受了有政府支持的歧视政策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现在,澳籍中国人正要求一个官方的道歉。

据悉,19世纪中叶,新发现的金矿吸引了大批中国移民。然而1901年的移民限制法案,即所谓的“白澳法案”阻止了包括华人在内的少数族裔移民。尽管1974年该国颁布了《澳大利亚公民法》,宣告“白澳政策”的终结,但与美、加等国相比,对华人仍缺一个官方层面的正式道歉。93岁的Arthur Chang说,一个正式的道歉将会抚平他的心灵。

然而,事情并没那么简单。特别是近些年,种族歧视在部分国家和地区有所抬头,澳大利亚也不能独善其身。近日,澳联邦政府公开讨论拟修改《反种族歧视法》,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拟修改的条款包括第18C条(公开“冒犯、侮辱、羞辱及恐吓”个人或一些人的行为属于非法),修改此法案将取消这些制约。

这一动议在文明进步的今天令人惊讶,理所当然遭到华人、越南、穆斯林、犹太等民族社区的强烈反对。广大族群的共识只有一个,就是呼吁联邦政府莫开历史的倒车。对于澳洲政府下一步的举动,华人还要拭目以待。(于小喆)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