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议领导?女教师反映形式主义被约谈

风清扬斈 7个月前 (10-21) 网络资料 271 0

教师的职责是什么,是教书育人,但是现如今教师的职责变了,成天的搞汇报,写反思,应付检查应接不暇,党校也就算了,但是普通高校,甚至中学也这样搞,就本末倒置了,意识形态控制过于严苛,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泛滥成灾,就会导致舍本逐末,不务正业。这种导向是有问题的,左倾思潮泛滥,特别是中下层领导把自己的工作层层转嫁,自己的稿子让秘书写,秘书的稿子让科员写,搞得科员天天加班。材料写不完,问题没解决,然后再写,恶性循环,出现一系列问题,基层受不了,任务做不完,民怨沸腾,领导却充耳不闻,不汇报,不向上反映,愚弄上级。中下层领导从不自我反思,只是强调去执行,反而脱离群众,搞得怨声载道,一点点怨言就会被扣帽子,不禁惊呼,是不是文革又要来了?文中的李田田是幸运的,因为她有亲戚罩着,领导还叫姑爷,好歹也认识,而且她反映的问题还被纪委和有关部门注意到了,坑定会给个说法。苦逼的是广大基层群众,有怨言也不敢说,更不敢乱发,这才是最苦逼的。

怎样对待一个专注教学、关心学生、敢于讲真话的教师李田田,不仅反映当事学校的整改诚意,也考验着当地教育生态的成色。

▲李田田。来源:微信公众号“山花诗田”

文 | 斯远

因为发文批评形式主义检查一事,湖南湘西州25岁的乡村女教师李田田陷入舆论漩涡。

据媒体报道,近几日,学校领导规定,凡来校找李田田的人须在门卫处登记,李田田的外出行程也要向校领导如实汇报。“我见朋友只能在校外见,不能带进学校,我去哪个地方干什么也要告诉他们,现在我的压力真的很大。”李田田的教学任务也从两个班变成了一个班。20日,永顺县政府新闻办发布通报,称永顺县已成立由县纪委监委牵头的调查组,对李田田老师及媒体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及时整改并严肃处理。

李田田的遭遇让人难以理解。此事形成舆论后,当地已经明确表态将整顿永顺乡村教育现状,少些形式检查。10月17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湘西州州委书记叶红专也向媒体称,湘西州将整顿一切形式主义的检查,教师有什么意见、好的建议,支持公开发表,他们也会及时调查解决。

然而,话音未落,公众此前的担心就来了,李田田外出行程都要向领导汇报,如此矛盾割裂,令人怀疑当地整改的诚意。

无休止的卫生检查,频繁的迎接检查,各种形式主义的折腾,必然会耽误学生课业,助长说假话的风气。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不仅没有任何检讨与反思,反而迁怒于说出真话的女教师,这本身就值得深思。

同样,在州委书记明确表态支持教师公开发表意见和建议的情况下,地方上仍明里暗里给李田田施压设绊,也足以表明当地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中毒”之深。或许,在一些人看来,打压不同意见本身,就是整改。

李田田此前称因为频繁的检查,“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现在好了,她的语文课已被停掉了一半。当地学校的这种做法,或许可以看作一种惩戒,毕竟每个教师都有一定的课业任务,课业太少,好比把你闲置起来。当然,此举也可视为一种试探,试探李田田的态度与舆论的反应。而不管怎么说,都难言正常。

现在,据最新消息,当地纪检部门已介入,表明此事或将有一个积极的处理结果。

无论如何,怎样对待一个专注教学、关心学生、敢于讲真话的教师李田田,不仅反映当事学校的整改诚意,也考验着当地教育生态的成色。

□ 斯远(媒体人)

“我出事了!刚刚写作时,局里来电话,要我马上赶进城,因为那篇文章,局长要见我。”10月15日22:45,李田田在朋友圈发布了上述文字。
25岁的李田田是湖南省永顺县桃子溪学校的一名语文教师,也是一位童话小说作家,10月11日,她在公众号“山花诗田”发文称,自己疲于应对上级各类检查,耽误了教学。该文引起广泛关注,当晚该文被删除。
“上面的领导要求我们了解情况,再汇报。”15日晚,李田田的姑爷、永顺县教育局人事股肖股长说,这篇文章造成了不良影响,有些细节还需要核实一下,对于文章中反映出的问题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不是那么回事。”对于是不是要求李田田老师连夜进城一事,16日上午,永顺县教育局局长潘清海回应上游新闻,“是她亲姑爷为了关心她,想了解一下情况。”

李田田。受访者供图
山区女教师发文批形式主义
10月11日,李田田在公众号“山花诗田”发布题目为《一群正在被毁掉的乡村孩子》的文章称,自己疲于应对上级各类检查,而耽误了教学。
李田田所工作的桃子溪学校是一所九年制学校,地处永顺、桑植、永定三县区交界处,李田田自2016年9月起进入该校工作至今。
文章说,学校极缺老师,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开学以来,学校几乎每周都有检查,隔两天就要带学生大扫除。停课扫地是常有的事,我的语文课已停滞不前。有时甚至得提前两三天扫地,扫来扫去,治标不治本,检查一过,学生的行为习惯仍是老样子。”
“我拿着国家的工作,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面对那一群信任我的学生,无法再装模作样地快乐工作。我读的书,我接受的文化熏陶,使我没法继续当一个哑巴。”对于写文章的初衷,李田田在文章里这样描述。
该文经各平台转载引起广泛关注。不过,当晚,该文被发布者主动删除。
李田田解释说,“他们到学校来过两次,按照他们的要求,叫我删,我也删了。我本来也不是写杂文的。”
“这就是很自然的写作,不针对任何人。”李田田说。

李田田发朋友圈称自己被要求连夜进城与局长见面。微信截图
女教师被要求深夜冒雨进城
10月15日晚,正在学校宿舍写作的李田田接到了姑爷、永顺县教育局人事股肖股长的电话,要她连夜进城面见局长。
随后,李田田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消息,“从乡下到城里,要一两个小时,局里说安排了一个有车的同事,马上送我进城。现在都半夜了,我很惶恐!”
李田田解释:“如果事情不大,不会半夜三更,叫我一个女孩子马上进城。我所在的地方是很偏远的山旮旯。我身后毫无背景,写文初意,也不是跟谁作对。我此刻很害怕,一直在流泪,只能求助网友帮忙。”
当晚,上游新闻记者跟李田田通话时,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近乎抽泣。她说,自己半夜一个人不想进城,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全身都在发抖。”
“这么晚了,下暴雨,我不想去。”李田田说,文章发布以后,学校同事都不想和自己有什么牵连。

李田田在深夜接到进城的消息后表示很惶恐。微信截图
局长称女教师没进城,是她姑爷关心她
15日晚,记者拨通了李田田姑爷肖先生的电话,他证实了自己被安排叫李田田进城的消息。
“上面的领导要求我们了解清楚情况,明天早晨要汇报。我们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也没办法连夜写出汇报材料,所以就叫她到教育局来说明情况。”肖股长说,此前教育局安排工作人员去过一次学校了解情况,但有些细节了解的还不够。文章造成了不良影响,有些细节还需要进一步核实,对于文章中反映出的问题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她说不来就不来呗,现在也没办法。抽时间我们再到学校去了解情况。”肖股长说。
16日上午,李田田在微信发布消息:16日凌晨零点左右,领导亲戚和一同事推开我宿舍门,把我从床上喊起来,大意是针对我文章,县里给予一一答复,直到我满意签字,承认自己的目光片面与言辞过激。李田田拒绝了签字。
16日上午,记者再次拨打李田田电话未接,微信亦未回复。
“没有没有没有,不是那么回事。”对于是不是要求李田田连夜进城,16日上午,永顺县教育局局长潘清海如是回应上游新闻记者,“她不是发了一篇文章嘛,是她亲姑爷关心她,想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潘清海介绍,姑爷从小关心李田田,但是没有叫她连夜到县城,又怕她出事,肖股长连夜到学校去看望了她,“县里网信办正在了解情况。”
(原题为《湘西女教师发批评文章被要求深夜进城说明情况?局长:是她姑爷关心她》)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