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发C刊越来越难?

风清扬斈 5个月前 (09-29) 写作文摘 141 0


 上海师大何云峰 知识与价值 前天

目前,越来越多的高校和科研单位要求科研人员和博士生发C刊,其他刊物上发表文章都不算数。但是,人们发现,要在C刊上发文章越来越难了。这是为什么?这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C刊发文量越来越少。C刊每两年评一次,每次评选出的数量在有效期内是固定的。每次评选出来的C刊大约相当于中文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总数的20%。总体上,所有C刊所刊发的文章总量成下降趋势。目前,全部C刊的载文量大概是每年7万多篇。比几年前下降了将近30%。之所以会下降,是因为各个C刊越来越倾向于少刊发文章。由于C刊的评选主要依据的是引用率,发表的文章越少就意味着分母越小,引用率就会上升。尤其是C刊是按类别比较的,在同类期刊竞争中发文多的刊物很容易被摊薄引用率。于是,所有的C刊都努力少发文章。但作者群却在不断增加,供求矛盾自然会越来越突出,发C刊的难度自然而然会不断提高。而少发文章的必然选择是发长文章,因为刊物的版面是相对固定的,要减少发文数量,就只好刊发长文章了。这样,大家看到的C刊文章越来越长,就是必然的了。一方面在C刊上发文越来越难,另一方面C刊上的发文越来越“啰嗦”。有极个别的文章似乎跟专著差不多了。事实也表明,少发文,发长文,是进C刊和提高排名的捷径。分析一下那些挤进C刊行列的几乎都是有少发文和发长文相“伴随”才有可能的。然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越来越少的作者有发文机会了。有个别的刊物为了少发文,甚至把月刊改成了双月刊。一下子减少了不少作者的发文机会。有的月刊年发文量仅有130-140篇。大家可以想象其长度是多么令人叹息了。不过,刊物也是为了生存,主编们也没有办法。期刊评价导致的!所有的评价系统都很注重引用率。期刊主编和编辑们也别无选择,除非不想进核心。

第二,C刊对所刊发文章的作者层次要求越来越高。有人发现,高层次的作者引用和转载比例都明显高于一般作者,而且有的期刊评价系统还将作者层次作为一个指标进行评价。这就产生了指挥棒的作用。于是,期刊都倾向于发所谓“高层次作者”的文章。几乎所有C刊都不发硕士生的文章了,发硕士生或者本科生论文的C刊恐怕要绝对地凤毛麟角了。博士生单独发论文也比以前困难了。甚至普通学校的教授发文章的难度也在增加。大多数C刊更倾向于发“名人”“名校”的高层次作者文章。如果作者是教授博导+博士生的,不少刊物会倾向于将博士生放在第二作者。期刊主编也没有办法。对于办刊者而言,首选是进C刊,因为所有评估、奖励、填表都只承认C刊。若C刊进不了,也希望进入其他评价系统的核心期刊系列。比如北大核心、中国社科院核心等等。核心系统有作者层次指标,那就要按照它的指挥棒办刊。有的期刊评价系统还有专家评价环节。而现在的专家多数只了解有限的刊物,他们大多数也是靠知网数据库检索查找参考文献。这样,专家对期刊的认知非常有限,评价的时候也不大可能先调查专家了解多少期刊。只要是专家似乎就被假定为对学术期刊很了解,被假定为有资格进行期刊评价。专家在有限的期刊质量认知基础上,当然就会重点看期刊所刊发文章的作者层次了。然而,毕竟“高层次作者”是少数,“名人”是少数,大多数作者属于“无名鼠辈”,属于普通层次作者,所以只能等高层次作者版面占据之后剩余的地盘,才会考虑次高层次作者。这样,自然而然大多数作者就感到很困难了。高层次作者来不及写,许多期刊排着队想发他们的稿子;普通作者写了文章却没有C刊愿意发;发非C刊又不被承认,等于不发。这样的矛盾日益突出,成为人文社会科学学界的魔咒。

第三,C刊越来越倾向于更多地约稿,刊登自然投稿的比例越来越小。C刊普遍的主要稿源都是约稿和专家组稿。而编辑约稿和组稿,肯定会首选“高层次作者”。据说,许多办刊人似乎都认同这样的办刊经验:期刊主要取决于主编,主编的策划和办刊思路决定着期刊的质量。于是,大家都按照这个经验去办刊,都去策划、组稿。在国际上主编基本上不需要在稿源方面做什么事情,但在中国则主编为了弄到好稿源,几乎是挖空心思,费尽一切脑筋,要动用所有关系,去求高层次作者的稿子。有的刊物有钱,甚至不惜重金去“优稿优酬”。普通作者愿意支付高额版面费,也难有C刊可以发;而高层次作者则到处是挡不住的发表之路。不同层次的作者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天壤差别呀!不少主编都是专家学者。不做主编的时候,都是被人家求稿,一旦做了主编就得求别人赐稿了,感觉也是天上人间一样的不同。当然,主编和编辑们之所以“低三下四”求人赐稿,也是被逼无奈。人家都是这样办出C刊的,你不这样,无论如何也不安心的。可见,现在的以刊评文体制不仅让大多数作者没有地方发文章,而且让每个主编甚至编辑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所以,发C刊难,不要怪主编,还是源于管理体制的问题。

许多高校在“双一流建设”的驱动下,急于提高GDP,会进一步简单化地“坚守”以刊评文体制。这会带来985、211、“一流建设高校”等高层次作者聚集的高校受益匪浅 ,这些优质高校会有更高的C刊产量,而其他学校的学者们将会更难发C刊。久而久之,中国高校在知识创新方面的两极分化将会越来越严重。极少数高校会成为“垄断”知识创新的态势,而大部分普通高校则会沦为“无知识创新能力”的纯粹教学机构。于是,少数那么几个高校极有可能站在世界名校的前列,成为站在珠穆拉玛峰顶端的巨人,实现国人的世界一流高校梦想,而大部分高校则只能表现平平。这样,建设成效显露出来了,靠的是大多数高校的平庸化。绝大多数的下一代年轻人将在这些表现平平的高校里接受教育,极少数佼佼者在国内的世界名校里排队等候签证,被输送到西方发达国家继续深造。这是我的预测。若读者有心的话,可以去统计分析一下看这种两极分化趋势是否存在。所以,我强烈建议,有小孩的读者朋友,尽早把孩子的外语弄好,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这将是唯一出路,因为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国内的好高校将会越来越少,大多数孩子没有机会进去的。

文章来源

何云峰:为什么发C刊越来越难,微信公众号“知识与价值”2019年9月27日首发.

C刊就是人文社科期刊中的CSSCI期刊,学术界通常使用C刊作为评价学术价值和行业地位的硬性指标。而且很多高校要求“发两篇C刊文章才能进行博士毕业答辩”,所以C刊变成了很多博士毕业生必选的项目,但是很多人反映发表C刊论文很难,那么发C刊论文为什么那么难?

 很多有过C刊发表经历的博士生都表示,文科博士发C刊确实较难,主要原因为以下三个:

 第一,博士生每年都会扩招,但核心期刊版面有限,如此竞争之下投稿难度骤增;

 第二,除了博士生之外,很多大学人文社科类的老师也要求发C刊,C刊发表量关乎高校教师职称评定晋升等方面,加剧了C刊发表的激烈程度;

 第三,跟其他学科相比,人文类学科需要更长时间的积累沉淀,例如像历史学等学科更是需要日积月累,发一篇C刊论文小集聚几年的科研时间。

 北京某高校的一名在读博士表示,如果想要留校某得教职工作,C刊论文几乎是必须要发表的,就算学校不做硬性要求,很多毕业生为了就业还是会主动发表C刊论文。高校的教授说,2篇C刊论文的难度就很大了,再加一篇20万字的博士毕业论文,很多学生因为无法按时完成导致毕业延期。


论文为什么难发表?可能你写的根本就不算学术论文。

原来你写的根本就不是学术论文

来源 | 学术写作大讲堂

作者 | 刘第红等

 主编简介 

刘第红 :《高教探索》编辑部主任

赵大良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副主编

田卫平 :《学术月刊》总编辑

刘曙光: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副主编

江中孝: 《广东社会科学》总编辑

胡智锋: 《现代传播》主编

 刘第红:论文为什么难发表 

科研论文就是科研成果的体现,是以研究的方法解决问题,从而产生新知识的表达形式。

论文的实质结论,要有真知灼见,没有以实实在在的研究为前提,是不会有高质量论文出现的。从目前投稿情况看,有50%的稿件不是论文,而只是一般的经验和体会。因此,论文必须以研究为前提,必须找到科学的研究方法,解决问题,产生新知识,提出新观点,有创造性和学术性,才是真正的论文。相反,只重复名家的观点,没有实质的知识,没有独特的观点,没有真知灼见,没有学术价值,这样的“论文”注定是写不好的。

对于论文的评价标准,如何判断论文的含金量。

概括起来一个字:新。具体说来,从问题的提出和选题有没有对学术界有贡献;提供的新事物、新知识有没有对学术界有贡献;获得的新知识、新结论有没有对学术界有贡献;研究的角度和方法对学术界的发展有没有贡献等等,说明论文的评价标准就是“新”,新的选题、新的研究方法、新的角度、新的材料、新的结论。一句话,“每一个作者都是编辑,要对自己的文章以上述标准,进行一而再、再而三认真审视,这样,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大的提高。”

对于论文如何创新,要保持良好的心态,静下心来,不浮躁,长期积累,长期研究,从实践中摸索总结才能真正找到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以现代画家齐白石的独特艺术风格和最新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为例,提出了论文研究不能缺少的“悟性”。要悟就必须阅读大量的文献资料,收集相关资料成果,进行艰苦的研究,才能从中悟出新的观点,写出好的文章。期刊编辑在编审文章时,往往不是从开头看起,而是从参考文献开始,看了参考文献,基本上就知道文章是否价值了。总之,论文创新性的关键在于“悟”与“思”。

如何提高论文的投稿命中率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一要定好题目,做到吸引编辑,让编辑看了你论文的题目后就忍不住想看摘要,看了摘要后就要想看正文,能做到这样的话就成功了一大半。

二是论文要选择中观层面的题材,太宏观不好把握,泛泛而谈没有价值;太微观的研究的范围太小,意义不大,成果不显眼。三是要收集资料要全,研究方法要新。学术界跟买卖不一样,往往是人越少研究的选题就越有价值。要从不同的方法进行研究,走不同的路多了,就自然会发现不同的风景。变换学术路径、创新研究方法,就会发现不同的研究成果和价值。四是多学科研究合作写论文这种方式值得提倡。不同学科、不同研究方法进行交流,碰撞,往往会有创新的方法产生。

 赵大良:投稿与卖萝卜 

投稿,就如同我们到市场上“推销萝卜”。

如果自己的萝卜连泥带草堆在那里,一定不会好卖!这样不讨人喜欢的萝卜你还想卖个好价钱,那就更不可能。就是你给人家开价,人家都会笑话你!这就如同:一篇粗糙的稿件还要在一个高档期刊上发表一样。如果想自己的萝卜卖个好价钱,那么就要将萝卜收拾一下,打扮打扮,包装包装。萝卜还是原来的萝卜,可是身价就会不一样了。如果我们再能够根据不同的客户,进行不同的包装,针对不同的客户展现萝卜的不同功用,那么说不准还能“萝卜卖个人参的价钱”!另外,进一步要打探一下什么样的人喜欢吃萝卜,什么样的人喜欢吃什么样的萝卜,这样有目标地销售,“何愁销路不好”!这就叫:投其所好!

将这个道理用到论文的投稿上来:首先对自己的成果要进行加工包装——写作格式和表达形式要像那么个样子;第二要研究什么样的期刊喜欢什么样的稿件——学科、形式,甚至表达方式,都会从一本期刊的征稿简则和所发稿件中读的出来,了解期刊的口味;第三则是根据不同期刊的口味将自己的稿件再有针对性的加工,分类投向“对应”的期刊。这也就是:投其所好。

 田卫平:三种论文与五个支柱 

编辑心目中的学术论文是有低、中、高之分的,分别定位为学术作文、学术论文、学术美文。“我从1982年开始做学术期刊的编辑,接手的稿子90%都只能称之为学术作文,但是编辑部需要发表的文章是学术论文及学术美文”。

何为学术论文呢?学术是指有系统比较专门的学问,论文是讨论或研究某种问题的文章,而从编辑的角度定义学术论文则是学者们针对特定的学科研究对象或者问题使用规范的术语、范畴、范式在规范的体系下撰写的文章。

学术论文包含了两个要点:第一个要点,无论哪个学科哪个专业都有特定的研究对象,都必须使用规范的学术语言或词汇,使用规范的学术范围和研究范式;第二个要点,无论是宏观问题研究还是微观问题研究都要在规范的体系中进行论述和阐述。随着学术研究的不断进步,学术语言也不断变化,出现了新的学术语言及新的研究范式,学术观念也在与时俱进,但是这种与时俱进不是割裂式的生搬硬造,而是在前人基础之上的创新。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学术论文的必须的两个内涵不可缺少,第一就是拟发表的原始研究成果,能被同行所认可,第二是内容必须是全新的、重要的,能够被同行所理解,这也是很多学者的共识。

不管什么学科什么专业,研究内容虽不相同,但基本的论文架构是相同的。论文的基本架构包括五个支柱:

第一个支柱是高屋建瓴的旧文总结。学术研究是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过程,前人研究成果的描述是必不可少的,对前人研究成果的描述又分为三种,一是为了问题而问题,属于低层次;二是与自己的研究问题相关联的描述,这是一种中层次的;三是在描述的同时又有自己的看法和评论的,这是一种高层次的。关于这种描述,不是网络链接式的罗列,而是高屋建瓴式的概括,同时根据自己的文章的需要进行安排。

第二个支柱是"不疑处有疑"的问题发现。对前人研究成果描述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引出自己所要研究的问题,最关键的是要把别人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挖掘出问题来,扩展成大问题,正是胡适所说的做学问需要不疑处有疑。

第三个支柱是收放自如的逻辑展开。一篇能够称得上学术论文的文章需要符合以下五点:一是立体的而不不是平面的围绕问题展开;二是迂回的而不是直白的对问题做分析阐释;三是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要围绕主题进行深度阐释而不是偏离主题;四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止的;五是柔和的而不是武断的行文应付。总之,一篇好的学术论文能够把自己研究的问题作为一个主问题向相关的问题做辐射,使问题扩展深化,同时辐射出去也要能够收回来。

第四个支柱是含而不露的价值意义。一篇论文从撰写到发表,包含着学术意义和学术价值,但有没有学术意义及学术价值是编辑与读者通过阅读文章中得出来的,而不是作者喊出来的。

第五个支柱是层次分明的结构安排。学术论文是一种借助文字表达思想观念的艺术形式,是属于视觉艺术范畴。古代就有字字珠玑、锦绣文章的赞誉,但是与其他文章或视觉艺术不同的是,学术思想可以自由驰骋,无拘无束,学术表达时的用语行文要遵守学术规范,因此要讲层次,讲布局,讲美感。

“学术美文”有两点,一个是视觉冲击;一个是阅读冲动。这两点在于作者写时,就要抱有打动读者的“雄心”和征服读者的“欲望”。用“佳肴”来做比喻:一道“佳肴”要具备六要素:气、形、香、 味、意、养。气:选题要有特色——视觉冲击;形:结构严谨;香:才气和学术积累;味:论文的味道是由读者来品味作者的语言而得出的,所以作者行文的语言要流畅优美;意:新领域、新视角;养:学术价值。

以标题的“色”为例:论文标题起好了就成功了一半了。一篇美文一靠论文的内在质量,二靠论文的外在包装——标题设计的像新闻标题就不怕没人看了(吸引眼球)。编辑喜爱的论文:喜欢跨学科研究或学术批评的文章。尤其是中国的学术需要批评的文章。要把握好两点,一点是要心平气和,摆事实讲道理;二是抓主要问题不要纠缠于枝节。

 刘曙光:“标题”与“选题” 

一、题目

(一)标题一定要生动、新颖、简短

1、标题一般不用一个完整的句子,而应为名词或名词性短语副标题的作用:

       调整论文的研究角度

       限制论文的研究范围

       突出论文的研究重点

注意:副标题的范围必须比正标题窄

(二)投稿的选题要与所投刊物的办刊宗旨、风格定位一致

1、看“稿约”或“投稿须知”

2、专业性刊物和综合性刊物的读者定位是不同的

3、不要一稿多投、一投多稿,尽量寄送纸质稿件(可附简短信件介绍文章内容)

二、选题

(一)根据论文选题意义选择投稿刊物

全国社科期刊包括:A:社科院社科联(1/3):偏现实性应用性B:高校学报(2/3):理论性

(二)学术导向与政治导向

学术论文是学术性和思想性的统一学术与政治的关系非常复杂。

(三)选题要大小适度难易适中

(四)选题不要凑热闹,也不要钻冷门

(五)选题不要功利性太强 

选题应该是短期与长期的统一。

(六)选题要有新意。

学术创新由高到低有这样几层:①理论层面的创新②方法层面的创新③材料层面的创新(A补充性的材料,为老观点提供新材料;B得出新结论的材料,如考古的新材料;C从老材料得出新观点。)④理论应用层面的创新。

 江中孝:选题小技巧 

论文选题既不能过大,也不能过小,在确定论文题目之前,应对其进行学术史的梳理,了解其学术动态。具体来说,在选题的时候,应该问自己三个问题:第一,为何对这个题目感兴趣?即选取该题目的依据何在;第二,这个题目研究到了什么程度?要求他们不仅要了解国内的学术动态,还应具有国际视野;第三,我能做什么?即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别人研究的不足之处而自己可以深入的地方。

 胡智锋:三题合一、三个层次与论文评价 

好的选题应该是“三题合一” 的,即时代话题、现实问题、学术命题的有机结合。

首先要抓住“时代话题”。传媒本身无疑具有强烈的时代气质,是我们把握时代脉搏、探知时代气息的重要途径,传媒学术论文也不能完全脱离这种“时代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核心话题,如当下媒介产业化、媒介伦理、媒介公共服务可能是这个年代更具时代感的话题。

同时,也有一些选题虽然是常态,但每个时代都有对这些选题的核心关注侧重。能否把握时代话题,是对研究者敏锐度的重要测试,传媒研究者要对不同时代话题有清醒把握。同时要抓住“现实问题”。论文研究的内容是不是从问题出发,是不是饱具问题意识,在所有现实问题中是不是抓住了最重要和最迫切的问题,这是传媒学术论文选题的关键。如今,新闻从业者从“白领”逐渐走向“蓝领”,研究的现实问题已经从他们所发挥的权力问题,转向新闻从业者生存保障的问题。

第三还要抓住“学术命题”。所谓学术命题是指在学术发展中沿着一定学术轨道延伸出的命题,并常常体现了学术的前沿性、独特性和深刻性。就前沿性而言,例如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的研究是前沿问题,值得不断动态探讨;同时,我们也发现,当前一般性的前沿研究较多,实质性的前沿研究(如对传媒内容的跨屏研究)较少,这就需要我们在学术上既要鞭策自己站在“前沿的前沿”,也要在前沿研究中力求深刻洞见。就独特性而言,例如我们对常规地域和常规传媒领域的研究较多,而对于西藏、新疆这些特殊传媒地域,对于宗教传媒这些特殊传媒领域的关注较少。就深刻性而言,我们的研究有时不能贪多求大,更不能囫囵吞枣,对于同样的命题,要不断激励自己提出有惊醒意义的思想和观点,不能安于思考的舒适而流于平面化研究。

我们在阅读传媒学术论文时,常看到一些有观点无逻辑、有素材无观点、有想法缺思路的文章,而这一切都源自思维清晰度和表达层次感的缺失。在笔者看来,好的学术论文,不管从哪里入手,怎么展开论述,不可缺少的三个叙述层次是必要的,即“为什么”,“是什么”和“怎么样”。

所谓“为什么”,就是对研究背景和问题本身要分析清楚;所谓“是什么”,就是要对研究对象和概念本身要界定清楚;所谓“怎么样”,就是对呈现与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策略对策等要叙述清楚。好的传媒学术论文,在“为什么”的揭示上是到位的、深入的,在“是什么”的揭示上是准确的、清晰的,在“怎么样”的提供上是有针对性的、有效的。

以“传媒内容的低俗化”问题为例,我们从写作思路来讲,首先要提出“是什么”,即低俗化的内涵、外延,以及各种低俗化的现象、危害,这些都需要清晰明确的在“是什么”层面上做精准描述。同时,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对造成低俗化问题的原因进行深挖,在“为什么”的层面上进行探究,例如对过度追求媒介产业化,媒体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存在内在矛盾,以及行政、法律监管不够严格等因素进行分析。而最后在“怎么样”的层面上,需要思考如何从政策、法律、社会舆论监督、媒介自身伦理自律等各个层面,进行监控和约束,就低俗化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有效对策。

“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三个叙述层次对应着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三个维度。如果传媒学术文章中,问题的提出不够清晰,概念的阐释不够到位,解决问题的思路又缺乏有效性,那么这样的文章自然浅显,层次不高。

学术论文最容出现的问题,概括起来有三类:炒冷饭、掉书袋、赶时髦。

所谓“炒冷饭”是指所写的文章话题陈旧、老生常谈、太过常识。比如现在如果们还简单将新闻5W问题拿来反复分许或者套用这个理论说事,显然是一种“炒冷饭”的做法。虽然研究领域没有禁区,但是如果研究者没有新的见解、创见,只是简单重复已经被反复讨论的问题,局限在老话题、老领域、老方法、老材料、老观点上打转,很难说这个研究者触及到了学术的核心。

所谓“掉书袋”是指所写的文章,通篇都是引用,简单摘引,堆砌各家的观点与说法,或者简单去论证前任学者说的哪个观点是正确的,唯独缺乏研究者自己的角度和自己的创见,这就是典型的“我注六经”而不是“六经注我”。这种研究只相当于研究生开题与中期考核的工作,一篇优秀的传媒学术论文不能只单纯做了梳理工作,没有观点的提炼;即便是在梳理中也应该提供见解和创新。“理论、模式和方法是我们研究问题的工具,写文章不是向读者普及专业知识,更不能在文章中罗列堆砌知识和理论,而是要我们运用某些理论、模式、方法来分析和解决相关问题。”

所谓“赶时髦”是指所写的文章,喜欢无缝追随一些当前政治、社会、学术话语中新的时尚词汇,更喜欢对这些新名词、新概念进行简单的拼接与包装,在对这些新名词、新概念一知半解甚至完全不理解的状态下,就敢于“大胆”使用、“大胆”发言,鲜有真知灼见。对于经典的敬畏、对于文献的敬畏、对于新名词新概念的敬畏,是研究者应有的研究态度;但是将应有的敬畏变成“炒冷饭”、“掉书袋”、“赶时髦”,这便成了我们需要警惕的传媒学术文章的多发问题。

对于学术论文的评价尺度,可以在“现实的”、“历史的”、“理论的”、“实践的”四个维度的交叉中进行判断。

“现实的”和“历史的”维度互为一对相互融合的评价尺度。“现实的”维度是指文章依托现实、立足现实、回应现实的真问题,而不是从现成的概念出发或者方法出发。例如国际传播的西强我弱、中国国际传播能力提升、中国传媒软实力的加强,都是重大的现实问题。当然,同样的问题,不仅需要现实层面的回应和叙述,如果说“现实的”维度更多强调问题意识,那么“历史的”维度更加强调对问题的纵深解读。历史与现实往往有惊人的相似,可为现实所借鉴。只有放在历史长河中观察,文章观点的定位才会更为准确,“现实的”和“历史的”这两大维度不可分割裂。例如媒介的事业产业、社会文化、公共服务平衡的问题,不仅是现实问题,也是历史的问题,只有放到历史中考察、考察同类现实问题的历史沿革,对现实的问题与对策的提出才会更加深入。

“理论的”和“实践的”维度互为一对相融合的评价尺度。在“理论的”评价尺度中,我们需要特别需要注意文章是否提出了新的理论观点、开创了新的理论领域,运用了新的研究方法,发现了新的研究材料。当然,这些新观点、新理论、新方法的获得,是在深刻把握已有观点、理论、领域、方法的基础之上的。在注重“理论的”思考和创新的同时,一些文章也需要注意关照“实践的”维度,回应传媒实践,特别是要看文章在有用性和有效性的层面上回应传统媒体实践的水平,要看这些文章是不是对正在运行的传统媒体时间提供了具有借鉴意义的参考。如果说在“理论的”维度我们鼓励对“新”的探索,那么在“实践的”维度我们鼓励对“迫”的探索,鼓励文章提供传媒实践所迫切需要的理念、思路和方法。

来源:学术写作大讲堂(ID:xsxzdjt)

作者:刘第红 赵大良 田卫平 刘曙光 江中孝 胡智锋

本文已获原作者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