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可以叫“万岁”?

风清扬斈 3年前 (2019-09-23) 网络资料 537 0

 “万岁”一词是怎么成皇帝专利的?

宋人高承曾谓:“万岁,考古逮周,未有此礼。”此说颇有见地。“万岁”与封建帝王划上等号,成了皇帝的代名词,是有个发展过程的。

在甲骨文中,无“万岁”,亦无“万寿无疆”的记载。在西周中、晚期的金文中,每见“眉寿无疆”、“万年无疆”(与“万寿无疆”同义),并亦有“万寿”的记载。但是,它并不是专对天子的赞颂,而是一种行文款式,铸鼎者皆可用。诸如“眉寿周邦,是保其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保永享”,“乙公作万寿尊鼎,子孙孙永宝永之,“唯黄孙子系君叔单自作鼎,其万年无疆,子孙永宝享。”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显然,这里的“万年无疆”云云,不过是子孙常保,永远私有之意。这一信息,我们从我国最古老的诗集《诗经》中,也不难窥知。固然《大雅·江汉》中有“天子万寿语,表示了人们对天子“万寿”的祝福。但是,更广泛的意义,则不是这样。

《幽风七月》:“跻彼公堂,万寿无疆。”《小雅·南有嘉鱼·崇丘》:“南山有台,北山有叶,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寿无疆”《七月》中的“万寿无疆”,是描写年终时人们在村社的公堂中,举行欢庆的仪式后,举杯痛饮,发出兴高采烈的欢呼。至于后二首,无非是见兴比赋。所谓君子,朱熹谓:“指宾客也”若然,这里的“万寿无期”、“万寿无疆”都是诗人对宾客的祝福语,很可能是当时人们口头上的家常便饭。

从战国到汉武帝之前“万岁”的字口眼尽管也常常在帝王和臣民的中出现,但其用意,可分为两类,大体上仍与古法相同。其一,是说死期。如:楚上游云梦,仰天而笑曰:“寡人万岁千秋后。谁与乐此矣?”安陵君泣数行而进曰:“大土万岁千秋后,巨愿以身抵黄泉驱缕蚁。”刘邦定都关中后。曾说:“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戚姬子如意为赵王,高祖忧万岁之后不全也。又“万岁之期,近慎朝暮”颜师古注谓:“万岁之期,谓死也”这就清楚地表明,不管是楚王的仰天大笑说“万岁千秋”后也好,还是安陵君拍马有术所说的“大王万岁千秋后”也好.以及刘邦在深情和为小儿子赵王优心忡仲不同场合所说的“万岁后”,都是表明死后。

这跟普通人称死,只能说卒、逝、谢世、不讳、不禄、陨命、捐馆舍、弃堂帐、启千足之类比较起来.虽然显得有点特别,但与后来被神圣化了的“万岁”,毕竟还是大相径庭的。其二,是表示欢呼,与俄语中的“乌拉”颇相近,请看事实,蔺相如手捧稀世珍宝和氏璧“奏秦王,秦王大喜,传以示美人及左右,左右皆呼万岁。

至汉武帝时,随着儒家的被皇帝定于一尊,“万岁”也被儒家定于皇帝一人。从此,“万岁”成了最高封建统治者的代名词。稽诸史笈,这是汉武帝精心炮制的政治谎言的产物。史载:元封元年“春正月,行幸糇氏,诏曰:“朕用事华山,至于中岳……翌日亲登嵩高,御史乘属,在庙旁吏卒咸闻呼万岁者三。登礼不答。”“呼万岁者三”,谁呼的,荀悦注曰:“万岁,山神称之也”原来,是神灵向汉武帝高呼“万岁”,以致敬礼;而且,汉武帝向神灵致意还礼,无不答应,真是活龙活现!汉武帝为了神化君权以强化封建专制而编造的“咸闻呼万岁者三的神话,成了后世臣民给皇帝拜恩庆贺时,呼万岁”——雅称“山呼”的不典之典。

十五年后,亦即太始三年二月,汉武帝又编造了一个更神乎其神的谎言。他声称“幸琅邪,礼日成山。山称万岁。”石头都喊他“万岁”,臣民焉得不呼,从此,封建帝王的宝座前,“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万岁”既归于皇帝一人,如他人用之,就成了谋逆、大不敬。

汉武帝后,封建统治者在“万岁”一词上,花样百出。武则大曾多次改元,以“天册万岁”自居。她在公元696年的年中,年号迭更,一曰“万岁通天”,一曰“万岁登封”.竟将“万岁”二字冠于年号之上。明朝臭名昭著的太监魏忠贤,大权独揽,虐焰熏天,在全国遍建生祠,以“九千岁”自居。寅缘攀附者在他的生祠塑像前,“五拜、‘稽首,一诣像前祝称:某事赖九千岁扶植。”“九千岁”比“万岁”,虽然还少一千岁,但也算得上准“万岁”。

“万岁”既与最高划建统治者划上了等号,巨民百姓必须在向皇帝顶礼膜拜时呼喊.否则当然就是大不敬。但是。考唐律、明律、清律等封建法典中,并无此等条文。这就表明,皇帝“称万岁之制”,及相应的大不敬律,是用不成文法固定下来的;而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不成文法比成文法要厉害百倍。重压之下,百姓只好供一块“当今皇上万岁万万岁”的牌位,以明心迹。正如清人张符骥在诗中所说的那样,“未必愚民真供佛,官家面上费庄严。” (来源: 历史春秋网)

 “万岁”一词是怎么成皇帝专利的?

宋人高承曾谓:“万岁,考古逮周,未有此礼。”此说颇有见地。“万岁”与封建帝王划上等号,成了皇帝的代名词,是有个发展过程的。

在甲骨文中,无“万岁”,亦无“万寿无疆”的记载。在西周中、晚期的金文中,每见“眉寿无疆”、“万年无疆”(与“万寿无疆”同义),并亦有“万寿”的记载。但是,它并不是专对天子的赞颂,而是一种行文款式,铸鼎者皆可用。诸如“眉寿周邦,是保其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保永享”,“乙公作万寿尊鼎,子孙孙永宝永之,“唯黄孙子系君叔单自作鼎,其万年无疆,子孙永宝享。”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显然,这里的“万年无疆”云云,不过是子孙常保,永远私有之意。这一信息,我们从我国最古老的诗集《诗经》中,也不难窥知。固然《大雅·江汉》中有“天子万寿语,表示了人们对天子“万寿”的祝福。但是,更广泛的意义,则不是这样。

《幽风七月》:“跻彼公堂,万寿无疆。”《小雅·南有嘉鱼·崇丘》:“南山有台,北山有叶,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乐只君子,万寿无疆”《七月》中的“万寿无疆”,是描写年终时人们在村社的公堂中,举行欢庆的仪式后,举杯痛饮,发出兴高采烈的欢呼。至于后二首,无非是见兴比赋。所谓君子,朱熹谓:“指宾客也”若然,这里的“万寿无期”、“万寿无疆”都是诗人对宾客的祝福语,很可能是当时人们口头上的家常便饭。

从战国到汉武帝之前“万岁”的字口眼尽管也常常在帝王和臣民的中出现,但其用意,可分为两类,大体上仍与古法相同。其一,是说死期。如:楚上游云梦,仰天而笑曰:“寡人万岁千秋后。谁与乐此矣?”安陵君泣数行而进曰:“大土万岁千秋后,巨愿以身抵黄泉驱缕蚁。”刘邦定都关中后。曾说:“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戚姬子如意为赵王,高祖忧万岁之后不全也。又“万岁之期,近慎朝暮”颜师古注谓:“万岁之期,谓死也”这就清楚地表明,不管是楚王的仰天大笑说“万岁千秋”后也好,还是安陵君拍马有术所说的“大王万岁千秋后”也好.以及刘邦在深情和为小儿子赵王优心忡仲不同场合所说的“万岁后”,都是表明死后。

这跟普通人称死,只能说卒、逝、谢世、不讳、不禄、陨命、捐馆舍、弃堂帐、启千足之类比较起来.虽然显得有点特别,但与后来被神圣化了的“万岁”,毕竟还是大相径庭的。其二,是表示欢呼,与俄语中的“乌拉”颇相近,请看事实,蔺相如手捧稀世珍宝和氏璧“奏秦王,秦王大喜,传以示美人及左右,左右皆呼万岁。

至汉武帝时,随着儒家的被皇帝定于一尊,“万岁”也被儒家定于皇帝一人。从此,“万岁”成了最高封建统治者的代名词。稽诸史笈,这是汉武帝精心炮制的政治谎言的产物。史载:元封元年“春正月,行幸糇氏,诏曰:“朕用事华山,至于中岳……翌日亲登嵩高,御史乘属,在庙旁吏卒咸闻呼万岁者三。登礼不答。”“呼万岁者三”,谁呼的,荀悦注曰:“万岁,山神称之也”原来,是神灵向汉武帝高呼“万岁”,以致敬礼;而且,汉武帝向神灵致意还礼,无不答应,真是活龙活现!汉武帝为了神化君权以强化封建专制而编造的“咸闻呼万岁者三的神话,成了后世臣民给皇帝拜恩庆贺时,呼万岁”——雅称“山呼”的不典之典。

十五年后,亦即太始三年二月,汉武帝又编造了一个更神乎其神的谎言。他声称“幸琅邪,礼日成山。山称万岁。”石头都喊他“万岁”,臣民焉得不呼,从此,封建帝王的宝座前,“万岁”之声不绝于耳。“万岁”既归于皇帝一人,如他人用之,就成了谋逆、大不敬。

汉武帝后,封建统治者在“万岁”一词上,花样百出。武则大曾多次改元,以“天册万岁”自居。她在公元696年的年中,年号迭更,一曰“万岁通天”,一曰“万岁登封”.竟将“万岁”二字冠于年号之上。明朝臭名昭著的太监魏忠贤,大权独揽,虐焰熏天,在全国遍建生祠,以“九千岁”自居。寅缘攀附者在他的生祠塑像前,“五拜、‘稽首,一诣像前祝称:某事赖九千岁扶植。”“九千岁”比“万岁”,虽然还少一千岁,但也算得上准“万岁”。

“万岁”既与最高划建统治者划上了等号,巨民百姓必须在向皇帝顶礼膜拜时呼喊.否则当然就是大不敬。但是。考唐律、明律、清律等封建法典中,并无此等条文。这就表明,皇帝“称万岁之制”,及相应的大不敬律,是用不成文法固定下来的;而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不成文法比成文法要厉害百倍。重压之下,百姓只好供一块“当今皇上万岁万万岁”的牌位,以明心迹。正如清人张符骥在诗中所说的那样,“未必愚民真供佛,官家面上费庄严。” (来源: 历史春秋网) 

timg.jpg

2011年2月21日—27日《书刊报》第4版刊登《蒋介石第一个喊出“毛主席万岁”》。该文开篇说:“谁是第一个喊‘毛主席万岁’的人?有人说是1949年3月, 毛泽东设宴款待黄炎培等20多位知名民主人士, 第二天毛泽东与黄炎培畅谈, 第三天北京市市长叶剑英在国民大戏院开欢迎会时, 黄炎培高呼了‘人民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也有人认为是1950年4月2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的《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口号》中的最后一条是‘伟大的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万岁!’其实, 都不是。第一个喊出毛主席万岁的人, 是蒋介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 毛泽东亲赴重庆谈判, 在谈判期间, 蒋介石曾六次高呼:‘毛主席万岁!’” (原文摘自《国家历史》)

实际上, 以上三种说法都不对。那么, 几亿人喊了几十年的“毛主席万岁!”的口号, 究竟是谁最早喊出来的呢?

口号往往是人们表达思想感情的即兴呼喊, 原本不是为留诸文字传之后世的。“毛主席万岁”也是这样, 在口语中, 现在很难弄清楚是何人何时最先喊出来的。经过初步查证, 有文献史料记载的, 主要有两种情况: (一) 1939年7月20日中国女子大学开学典礼上最早喊出:“毛泽东同志万岁!” (二) 1943年11月29日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最早喊出:“毛主席万岁!”

一、毛泽东同志万岁

1939年7月20日下午, 中国女子大学在延安中央大礼堂举行庄严热烈的开学典礼, 在延安的中央政治局领导同志全体出席, 万人参加, 会上隆重举行献旗礼, 并开歌舞晚会。首长讲演, 第一个就是毛泽东同志。他的重要讲演结束时,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并高呼:“毛泽东同志万岁!”

1939年7月25日, 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第四版刊登了记者叶澜撰写的题为《万人庆祝中庄严热烈举行了中国女子大学开学典礼》的详细报道。其中引述了毛泽东讲话的要点, 并用以下文字结束了对其讲话的报道:“最后, 以含有重大意义的‘全国妇女起来之日, 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两语做结。全场报之以热烈的掌声, 并高呼‘女大万岁!’‘毛泽东同志万岁!’”在通常情况下, 大会口号应是会前拟定的, 并应指定领喊人。因此, 在极为庄重的中国女子大学开学典礼上, 全场高呼的口号, 很难说是自发喊出的。在此之前, 是否有人在群众集会上喊过“毛泽东同志万岁”, 就不得而知了。

20世纪30年代后期,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内的实际威望和地位已远远高于他人。例如, 前文《万人庆祝中庄严热烈举行了中国女子大学开学典礼》中说:这次大会“名誉主席团:首先提出的有史达林和季米特洛夫同志;其次提出中央政治局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洛甫、项英、王稼祥、康生、博古、彭德怀、任弼时、陈云、邓发、刘少奇、凯丰及王明同志”。1939年2月22日《新中华报》, 报名右侧为毛泽东头像, 并配有“中国人民的领袖——毛泽东同志”的说明, 左侧为毛泽东有关抗战的语录。1939年7月25日《新中华报》第4版刊载延安中国女子大学在《给中共中央的献词》一文的开头说:“我们最崇敬最信爱的中国领袖毛泽东同志及中共中央全体同志们”。由上看来, 在中国女子大学开学典礼上高呼“毛泽东同志万岁”的口号并非突然。

为什么那时的口号是“毛泽东同志万岁”?这个口号与当时毛泽东没有担任中共中央最高领导职务有关。1935年1月15日至17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贵州省遵义召开。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 撤销了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 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确立了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领导。会后常委分工, 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共中央负总责, 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史称“博洛交权”, 张闻天成为中共中央一把手, 至1943年3月。

二、毛主席万岁

毛泽东于1943年3月20日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书记处主席。这是毛泽东担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最高领导职务的开始, 后在历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上都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和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2006年7月第1版《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中说:“1943年3月16日—20日, 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 推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会议决定:中央书记处由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组成”。毛泽东自从1943年3月任中共中央最高领导职务以后, 毛泽东以前的称谓“毛委员”被终止, 取而代之的是“毛主席”。

1943年11月29日, 中共中央在延安中央大礼堂举行招待劳动英雄大会。陕甘宁边区的二百多位劳动英雄代表参加, 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出席。大会上, 王震宣读了延属分区劳动英雄代表吴满有、赵占魁、申长林、杨朝臣等45人《向毛主席献词》。《献词》的结束语是:“毛主席, 你像一盏明灯发出亮来, 在前面给我们指点着路, 我们就永远跟你走。我们是够幸福了!我们的后代还要更幸福, 革命一定要大大的胜利, 我们禁不住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群众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1943年12月2日《解放日报》第一版刊登了《延属分区劳动英雄向毛主席献词》。

当时来延安参加大会的劳动英雄们, 深感自己过去是被人看不起的穷苦人, 现在翻身了, 成为光荣的劳动英雄, 非常感谢毛泽东、朱德和共产党, 于是他们纷纷给毛主席、朱总司令发出献词。仅《解放日报》1943年12月3日刊登的《劳动英雄献词一束》中就有8篇献词。其中, 中直军直边直留直劳动英雄及模范生产工作者代表区敬献给毛主席的献词, 以“毛主席!我们在你的旗帜下获得了劳动英雄、模范生产工作者的光荣称号。我们光荣!我们愉快!但是我们并不自满, 我们正在总结经验、研究如何提高技术、组织劳动力、增加产量!我们将永远在你的旗帜下, 前进!直到最后胜利!我们要高呼:毛主席万岁!”而结束。

“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中的“主席”二字, 主要是指他在中国共产党内担任的最高领导职务——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自从1949年9月30日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主席以后, “毛主席万岁!”这句口号中的“主席”二字, 也含有国家主席的内容。一句“毛主席万岁”, 表达了中国人民对毛泽东无限尊敬、无限热爱、无限崇拜的朴素感情。

 “万岁”词义探微

李娟红

南阳师范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


摘    要:

“万岁”是封建社会常用词之一, 学界对其词义诸问题的理析虽成果丰硕, 其词义演变历程已基本厘清, 但其释义却仍有可商榷之处。本文建立在此前研究的基础上, 检索语言类词典16种, 各种专科词典7种, 搜罗其对该词的释义及用例情况进行分析, 进一步理清“万岁”一词的内涵义, 发现其中有4个义项分合不定, 且所举佐证纠缠不清。基于此, 笔者提出两点意见:1.在词义发展过程中, “万岁”之义可分三系: (1) 数量词, 万年; (2) 祝福义; (3) 皇帝的代称;2.义项“帝、后死的讳称”是不存在的。根据检索现存词典和现有成果中所引之相关佐证的共性特点, 足可见此义项是对“万岁 (千秋万岁) ”之后 (后、之期) 词组的释义, 而非对“万岁”单个词条的释义。

关键词:

万岁; 内涵义; 祝福; 帝、后死;

作者简介: 李娟红 (1980—) , 女, 河南新郑人, 文学博士, 南阳师范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主要从事汉语词汇史的研究。;

收稿日期:2017-02-10

基金: 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 (14CYY059); 河南省科技厅软科学项目 (项目编号:152400410555);

Probing into the Acceptations of the Honorific Title of “Wansui”

LI Juan-hong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Nanyang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honorific title of wansui ( 万岁) , literally meaning ‘long live', is one of the most frequently used phrase in feudal times, which used to be adopted exclusively to address the emperor as a prayer for his long life and reign. At present, many scholars have attempted interpretations into the implied meanings of this phrase, making it more and more clearly defined. However, there are a host of issues remaining to be clarified regarding its exact interpretation. Based on an retrieval of information via dictionaries and previous studies, the present author proposes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implied meanings of wansui (万岁) .

Keyword:

“Wansui”; implication; wish; death of emperor or empress;

Received: 2017-02-10

一、关于“万岁”

“万岁”一词, 乃封建社会常用之语, 由最初专门的祝福语发展至皇帝的代名词, 涵盖了丰富的文化内涵。笔者在对文人笔记中相关语料进行整理时, 发现其中对“万岁”一词语义内涵及演变历程观照颇多:宋人高承《事物纪原》[1]、南宋张淏《云谷杂记》[2]、清代学者赵翼之《陔余丛考》[3]等均对此词条从不同角度做过讨论。具体情况如下:

万岁, 考古逮周, 未有此礼。战国时, 秦王见蔺相如奉璧, 田单伪约降燕, 冯谖焚孟尝君债券, 左右及民皆呼万岁。盖七国时, 众所喜庆于君者, 皆呼万岁。秦汉以来, 臣下对见于君, 拜恩庆贺, 率以为常。 (《事物纪原》, 卷二)

此条例已明确提出“万岁”作为君王的专属, 并非自古就有, 存在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 颇有见地, 但高承的说法仅限于是对“万岁”词义源头的粗略探讨, 并未做进一步的细化论证。而吴曾《能改斋漫录》[4]则立足于高说, 却又不囿于高说, 表明了对“万岁”源头的不同看法:

高承《事物纪原》云:“万岁之始, 考古逮周, 未有此礼。战国时, 秦王见蔺相如奉璧, 田单伪约降燕, 冯谖焚孟尝君债券, 左右及民皆呼万岁。盖七国时, 众所喜庆于君者, 皆呼万岁。秦汉以来, 臣下对见于君, 拜恩庆贺, 率以为常。”

已上皆高说。予按:《大雅》云:虎拜、稽首, 天子万寿。人臣之奉上以万岁, 疑发于此。 (《能改斋漫录》卷一《事始》)

南宋张淏《云谷杂记》2则选用《吕氏春秋》中“宋康王饮酒”例与《战国策》“冯谖烧债券”例, 用其记载中所使用的“万岁”作为旁证, 亦为对“万岁”词源发展所进行的举证和深入思考。而清代赵翼的《陔余丛考》“万岁”条例原文如下:

万岁本古人庆贺之词……盖古人饮酒必上寿称庆曰万岁, 其始上下通用为庆贺之词, 犹俗所云万福、万幸之类耳。因殿陛之间用之, 后乃遂为至尊之专称, 而民间口语相沿未改, 故唐末犹有以为庆贺者, 久之遂莫敢用也。 (《陔馀丛考》, 第409—411页)

此条例是对“万岁”词义源头、演变以及使用情况的进一步查考。另许观《“万岁”之辞初无禁制》[5]还摘录、记载了取自北宋范缜《东斋记事》记录的一系列文字材料。

综上, 历代文人笔记中不乏对这个词条的关注。其实, 古文经学家们 (如下文提到的颜师古) 在释经过程中亦屡见对“万岁”的专门解释。现代学者对“万岁”词义问题的考辨及厘清亦不乏见。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后, “万岁”就一度成为学界讨论的热点之一, 学者们对本词条的出现源头、始见时间、词义演变、政治内涵等方面均有讨论, 前期成果可谓丰硕, 王春瑜[6]、朱立平[7]、白芳[8]、谢晓燕[9]等均对此有过讨论, 这些文章或以“万岁”的出现演变为基点, 或以其词义的演变发展为纲进行详细考证, 都对其词义的厘清做出了不可或缺的努力和贡献。

综观之, 本词条词义演变发展的过程, 前人研究成果已基本理清, 并得出如下结论:汉代前, “万岁”可指对一般人的祝颂之语;汉武帝时, “万岁”开始成为帝王的专称, 一般人可间或使用;宋代以后, “万岁”成为帝王的专用语。立足于此前研究成果及当前词典义项, 笔者认为, 目前“万岁”义项的主要问题在于其词义内涵的确定以及厘清上。

二、“万岁”词义内涵现状

“万岁”在封建社会是一个常用词, 使用频率颇高, 词义不断生发孳乳, 内涵日益丰富, 这在现存各类词典的释义、相关论文的讨论中均有体现。

(一) “万岁”在各类词典中的词义内涵

笔者对该词条在现存词典中的义项进行检索 (共检索汉语语言类词典16种, 各种专科辞典7种) , 具体情况如表1。

表1 现存词典中“万岁”的义项     下载原表

表1 现存词典中“万岁”的义项

表2 万岁义项在各词典中存在的总体情况     下载原表

表2 万岁义项在各词典中存在的总体情况(二) “万岁”在前贤成果中的词义内涵

篇首提到, 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 就已经出现对这个词条释义的讨论、再讨论, 这些成果在“万岁”词义内涵的探讨上亦见仁见智, 观照颇多:王春瑜对“万岁”的源头、演变过程、内涵做了初步的讨论[6];白芳则在考证“万岁”源头的基础上, 分时段对词条的内涵做了细致、深入的探讨[8];祝琴以“万岁”为基点, 从语言学角度阐释语言与文化之间的关系[10];闫廷亮亦对该词从词义演变的纵向发展进行了论证[11];还有一部分学者立足于出土文字 (字画) 对“万岁”的源流及内涵做了考证[12]

综观检索到的前期相关成果, “万岁”词条的词义内涵主要涉及以下四方面: (1) B祝寿之歌颂词; (2) B表示致敬赞叹的欢呼语, 相当于俄语中的“乌拉”; (3) B皇帝的代名词; (4) B帝、后死的讳称。不难发现, 这些成果对“万岁”释义的总体情况较各类词典已简洁许多, 但词典释义中发现的两个问题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笔者从相关成果中释义的举证情况看, 同样发现: (1) 这些成果将 (2) A、 (5) A、 (6) A三个义项存在分别与 (1) B、 (2) B的融合, 且融合方向不确定; (2) 义项 (4) B在绝大多数成果中都得到承认, 但其所举之佐证仍存在与 (4) A同样的问题, 殊为牵强, 兹不赘述。

综上所述, 虽然前人成果及现存各类词典对“万岁”词义的考辨、义项的概括、义项旁及诸问题的讨论已经较为全面、深入、细致, 却仍有可圈可点之处, 尚待后人进一步查考。

三、“万岁”内涵义待商榷之处

如前所述, 对于“万岁”的内涵义, 笔者以词典释义和前期成果讨论为基点, 发现其存在的显性问题主要有二: (1) (1) A、 (2) A、 (5) A、 (6) A四个义项究竟该分该合? (2) 义项 (4) A (B) 的存在究竟是否合理?

(一) 义项 (1) A、 (2) A、 (5) A、 (6) A的分、合问题

从前期成果以及词典释义总体情况看, 义项 (1) A、 (2) A、 (5) A、 (6) A四个义项分合无定, 且所举之佐证纠缠不清。以义项 (1) A、 (2) A为例, 有些词典 (《古汉语常用词词典》《新华汉语词典》) 将二者合并;有些词典 (《现代汉语大词典·上册》) 却只提“祝颂”义, 不提“欢呼”义;还有些词典 (《汉语同韵大词典》) 将义项 (2) A作为敬辞处理, 却没有提及义项 (1) A……如此种种, 见仁见智, 至今尚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对于义项 (1) A、 (2) A之间的纠缠, 学界绝大多数学者对其“分”持肯定态度, 如王春瑜、朱立平、闫廷亮、白芳均等明确指出“祝颂”义的存在, 并各举数例以说明, 但从其所择取之典型例证看, 各家处理意见明显存在纠缠、分歧, 以下为笔者捡择例证具体情况。

1.“秦王大喜, 传以示美人及左右, 左右皆呼万岁。” (《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2.“太后明之, 乃赦焉。及出狱, 京师市里皆称万岁。” (《汉书·李固传》)

3.“每奏一篇, 高帝未尝不称善, 左右呼万岁。”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

4.“ (田单) 使老弱女子乘城, 遣使约降于燕, 燕军皆呼万岁。” (《史记·田单列传》)

5. 大朝诸侯, 群臣置酒未央前殿。高祖奉玉巵, 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 不能治产业, 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 孰与仲多?”殿上群臣, 皆呼万岁, 大小为乐。 (《史记·高祖本纪》)

以上五例皆为“万岁”常见之释义佐证, 王春瑜[6]认为均表“欢呼”, 与俄语中的“乌拉”相近, 并明确指出:此时的“万岁”并非专指帝王。例3刘远钊 (1985) [13]亦取, 认为相当于今天的叫好;白芳 (2008) [8]取例1、4释为“庆贺欢呼语”, 释3、5为“欢庆语”, 实可并而为一;例1之“万岁”, 《古汉语实用词典》释为“【名】专用做对皇帝的祝颂之词”, 《古汉语常用词词典》释为“祝愿语”, 《逆序类聚古汉语词典》释为庆祝之词, 这几种解释有专指与泛称之分, 亦有“祝愿”和“庆祝”之小异。

经过考察发现, 除 (1) A、 (2) A之间存在如上情况, (2) A、 (6) A之间, (1) A、 (6) A之间, (2) A、 (5) A之间, 甚至在 (1) A内部, 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如上纠缠和混淆。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种种的纠葛, 实为未理清“万岁”词义系统之故。笔者以为, 此四义项实可归为两类: (1) “万年”类; (2) “祝颂”类。 (1) 类义为 (2) 类义之基础, 由“万年”义引发出“千秋万代、万世永存”之内涵义; (2) 类义项系统则可如下排列表示: (1) C:祝寿语→ (2) C:祝福、祝愿语→ (3) C:专指皇帝的祝颂语→ (4) C:臣下见君王的必需礼仪。在这个线性序列中, “千秋万代”“万世永存”是贯穿祝寿、祝愿、祝颂三者中的内涵, 而后三者则是前者在不同语用环境中得以体现的形式。“欢呼”更只是作为词条内涵之附加义存在的, 而“祝寿”“祝愿”“祝颂”义是此附加义的载体。鉴于此, 笔者以为:词典释义系统中的 (1) A、 (2) A、 (6) A可并而为“祝福”类义, 而 (5) A可独成一类, 是“祝福”类义生成的基础。

(二) 义项 (4) A (B) 存在的合理性

义项 (4) A (B) 的存在, 一直为语言学界所承认, 已成定论, 这在古文经学家们的文献注释中就有据可查。例如:

“孝成皇帝自知继嗣不以时立, 念虽末有皇子, 万岁之后未能持国。”师古曰:“末, 晚暮也。万岁, 言晏驾也。” (《汉书·外戚传下》)

“万岁之期近, 慎朝暮。”师古曰:“万岁之期, 谓死也。” (《汉书·翟方进传》)

此两例中, 经学大家颜师古在注释《汉书》原文时, 明确界定:“万岁, 言晏驾也”“万岁之期, 谓死也”, 有力印证了这个义项在“万岁”词义系统中存在的“合法地位”。据检索, 义项 (4) A (B) 在现存各类词典、学界前期相关成果中均有不同程度地存在, 且皆有大量举证证实, 现随机摘录常用例证如下。

1.楚王游云梦, 仰天而笑曰:“寡人万岁千秋后, 谁与乐此矣?”安陵君泣数行而进曰:“大王万岁千秋后, 臣愿以身抵黄泉驱蝼蚁。” (《战国策·楚策》)

2. (刘邦定都关中后) , 曾说:“吾虽都关中, 万岁后, 吾魂魄犹乐思沛。” (《史记·高祖本纪》)

3.“戚姬子如意为赵王, 高祖忧万岁之后不全也。“ (《汉书·张苍传》)

4.“万岁之期近, 慎朝暮。” (《汉书·翟方进传》)

5.万岁之后, 高台既已颠, 曲池又已平, 坟墓生荆棘, 牧竖游其上, 孟尝君亦如是乎? (《汉书·中山靖王刘胜传》)

6.娇儿索父啼, 良友抚我哭。得失不复知, 是非安能觉。千秋万岁后, 谁知荣与辱。 (郭茂倩《乐府诗集·挽歌》)

7.孝成皇帝自知继嗣不以时立, 念虽末有皇子, 万岁之后未能持国。 (《汉书·外戚传下》)

8.“陛下所为不乐, 非为赵王年少而戚夫人与吕后有隙耶?备万岁之后而赵王不能万全乎?” (《史记·张丞相列传》)

9.“钱皇后千秋万岁后, 与朕同葬。” (《明史·英宗孝庄钱皇后列传》)

10.廷议孝肃周太后万岁后, 并葬裕陵, 祔睿庙, 礼皆如适。 (《明史·吴宽列传》)

在上文随机择取的10条例证中, “万岁”“千秋”连用者3例 (1、6、9) , 其余例皆为单用。乍看这些用例, 似乎“万岁”指“帝、后死的讳称”合情合理, 实则经不起仔细推敲。统而观之, 上述1~10中“万岁”的使用情况均有一个共同特征:“万岁” (万岁千秋) 之后皆有其他成分———除去例4例的“万岁”后为“之期”外, 其余诸例“万岁 (万岁千秋、千秋万岁) ”后均有“之后”或“后”。这个共性特点使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认为:“帝、后死的讳称”是“万岁 (万岁千秋) ”与其后成分连用为短语后的整体义而非单词的释义;且此看法在前人注释中可寻到蛛丝马迹:若“万岁”指“帝、后死的讳称”义是合理的存在, 前例4《汉书·翟方进传》中颜氏所注之“万岁之期, 谓死也”又该作何解释?故笔者认为:“万岁”中之“万”仅仅是概数, 用以表“无穷”之义, 上述例证中, 实为用短语“万年之期”“万年 (万年千秋、千秋万年) 后 (之后) ”, 而非用单词“万岁”来讳称“帝、后的死亡”, 某事物或某生命个体“无穷之期已近”或“无穷已过完之后”, 毫无疑问, 就是消亡或死亡了。

四、结论

综而观之, “万岁”一词出现后, 因在词义演变的过程中, 词义内涵不断丰富, 并处于经常变动中, 在现存词典、前期成果讨论中出现释义错综复杂的状况不难理解;但其发展的主线是词的理性义不断缩小, 并最终由泛指转而为专称。而对其词义的厘清, 笔者经过对学界前期成果以及各种、各类词典释义的综合考察, 得出如下两条结论, 以期就教于方家。

1.在词义发展过程中, “万岁”之义可分三系: (1) 数量词, 万年; (2) 祝福义; (3) 皇帝的代称。毫无疑问, (1) 系义是字面意思, 是 (2) (3) 系义的基础;需要注意的是, “万”在此系义中为概数, 表示时间久远。第 (2) 系义的词义线索可理析为:祝寿义→祝愿义→专指皇帝的祝颂义→臣下见君王的礼节;在此系义项中, “千秋万年、万世永存”是作为显性因素贯穿其中的。而 (3) 系义则是 (2) 系义在封建皇权专制下的产物, 虽亦有“千秋万年、万世永存”义的存在, 但已成为隐性因素潜隐在词的表层义之后, 成为一个专门的指称名词。

2.义项 (4) A (B) “帝、后死的讳称”是不存在的。根据检索现存词典和现有成果中所引之相关佐证的共性特点, 足可见此义项是对“万岁 (千秋万岁) ”之后 (后、之期) 词组的释义, 而非对“万岁”单个词条的释义。上文提到, 词条中之“万”是概数, 以表“多”“无穷”之义, 而上述短语则为以“无穷之后”或“无穷之期已近”来讳称事物或生命个体已走到尽头, 即死亡、消亡。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